正文  第七章 妩媚李菜花

章节字数:2085  更新时间:08-09-23 10: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族长喝酒喝死了。是到镇上陪官员喝酒,喝多了死的。寨人为他办了个盛大的丧礼。出殡那天,单走在前面的白幡,就有几十面,由一式的少年高举红旗一样,举向祖宗的墓地。唯独没去参加丧礼的是他马明松。其实那天他是有点想去的,可双脚刚踏出门口,一眼看到李菜花像死了父亲似的从巷口经过,便连一点点想去的念头都打消了。

    马明松知道,村长并不缺酒喝,也不缺肉吃。说是暴食暴饮而死,根本说不过去。村长隔三差五到镇上开会涮上一顿,也是常事。镇上的小吏来到寨里,族长也如见皇上,要明松贡献出些腊野猪头,以山珍来陪客,一年当中也不少。但这都是小事一桩。族长脑子活络,常带些山珍野味去镇上行礼。每当征丁去打仗,或征夫去筑河建城墙的时候,他就有权点谁去谁去。谁敢不去,镇上的小吏就会带兵来,强拉了去。

    手上有这等权在握,就足令族长在寨里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

    李菜花的丈夫马明德,就是族长点名,被拉去当兵的,去没两年,便传回了死讯。

    想到这点,马明松心里就有一肚子火。寨里有很多少伙子,族长不叫去,偏要已为人父亲的马明德去。堂而皇之的理由是马明德身材高大,能打仗。当时,明松找了几个族老,谈了自己的看法,认为马明德不该去。几个族老的目光都刀一样直砍他的脖子,凉嗖嗖的意思很分明,你打你的野猪,他去他的兵丁,千万别多事,管过了界。族老的目光就像病毒,很块在寨中传播。就连小孩望他的眼神,都毒毒的、辣辣的,好象他是吃人的生番,来毁灭马屋寨的外星人。跟人搭话,别人眼白翻翻,仿佛他的话是毒药,会毒害了他们。因为在他们心目中,族长的话是至高无上的,谁反对,无疑是犯了天条。

    当然,对他马明松打回的野猪,却热情高涨,争先恐后地均分。

    郁闷。寨子像盛夏的火炉一样郁闷着他马明松。无人可以诉说。可以诉说的马明德却早死了。马明德虽是李菜花的丈夫。可丈夫只能管老婆一丈之内的事,一丈之外,常常就鞭长莫及。马明德是在镇上的庙会上认识李菜花的。李菜花的家在镇子旁边,算得上半个镇上的人,眼光都高的,不知如何瞧上了马明德。因此,马明德认识他不到半年,便跟李菜花成了亲。洞房花烛夜,寨子的人当作是狂欢夜来闹。闹完之后,狗四、烂三他们仍躲在窗下听房。

    却听到了哭声,是一记响亮的耳光之下,李菜花发出的哭声。

    没人敢问是怎么回事,又都隐隐觉得是怎么回事。在洞房之夜挨打,大多都是因为对方身子不洁,该见红的地方没见红。但当马明德和李菜花出现在人们面前时,却是亲密无间,春风满脸。朵朵幸福的笑容,从李菜花的脸蛋飘落在巷头巷尾。不到三年,就为马明德生下两个漂亮的女孩,一个胖胖的男孩。

    马明德被拉去当兵丁,走之前希望他马明松照顾他的妻儿。作为唯独能跟他马明松一块去打野猪的老友,他岂能不答应?

    谁知马明德一去不回。

    李菜花是什么时候跟族长上的床,又是在什么时候上的床,谁都不知道。那天,要不是狗四跟着他马明松的野猪头回家,烂三抱了一坛米酒过来,喝得狗四一塌糊涂,胡言乱语中道出了扒窗偷听的事,他马明松还一直蒙在鼓里。

    知道之后,马明松提着野猪头便直奔族长家。族长正在陪镇上的小吏喝酒。他二话没说,举起野猪头就砸在族长的头上。族长被砸倒在地。砸罢才骂,你个猪头,吃了那么多猪头,你还是个猪头。

    为这事,马明松被镇吏拘到黑牢关了十五天。

    “太鲁莽了你。”父亲一生没说过他马明松一句不是,这下却说了。父亲无疑言之有理。因为族长并没因他这愤怒的一砸而有所收敛,反而逢人便道,看吧,跟我斗,不就斗入黑牢去了?

    于是,寨人望他马明松的目光,又多了一种讥嘲。

    同父亲几杯酒下肚,他即海阔天高,全不当一回事。如同寨人怎么看他是一回事,怎么禁不住野猪肉的诱惑又是一回事。当老蔫报了料,看着他挎着弓箭出门,寨人的嘴巴便啧啧着,飘起了野猪的肉香。族长对此开只眼闭只眼,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巴不得他打头千斤万斤的野猪回来,以一改寨人满脸的菜色。

    这下族长死了,喝酒喝死了,他既没半点高兴的意思,也没落入好人好报,恶人恶报的俗套,倒是感到一种莫名的悲哀。相对于马明德的惨死,他觉得族长的死反而是快乐着死的。喝酒喝死,当然是醉死。是在醉得麻木,醉得不知天日的情况下死的。

    坐了黑牢回来,马明松找到李菜花。李菜花一脸的悲戚,立马他心软,到了嘴边要骂人的话,也缩了回去。看到三个小孩在床上安睡,他欲骂人的话变成了自我检讨,菜花,都怪我没照顾好你们,我……

    明松兄弟,别说了。该做的你都做了,明德在天有灵,都会感谢你的……

    不知为何,一提到明德,他的心中便升起了一股无名火,不由冲节菜花吼道,你还念着明德的话,你就掌好你的裤子,活出点人样来……

    明松兄弟,你以为我想的?我一个女人婆,有什么本事养好三个孩子?不靠他,要我们吃西北风不成?

    是怎么离开李菜花的家的,他记不起了。他只记得自己那晚喝了很多酒,有生以来第一次喝醉了。弯弯的山月,也像一把锋利的勾刀,狠狠地宰割着他的心……

    但有什么办法?李菜花还不到三十岁,本就长得漂亮。走起路来一摇三颤,像会颤出许多妩媚来。

    族长好色,好色的目光岂能不盯住她李菜花?

    苍蝇不叮不破的蛋。

    显然是为了得到李菜花,族长才点马明德去当兵的。可李菜花偏偏跟这样的仇人上床……

    女人啊,搞不懂的女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