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大会看英雄  第47章身份(二)

章节字数:3186  更新时间:21-05-06 15: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再浓的夜雾,也有散的时候。

    华青青终于在一个房顶上站稳之时,远远的,曙光已悄然到来。

    身边,盛宸若有所思,华青青左右看看,不觉露出了不解的样子。半个时辰前,他们就已出了房家庄的范围,盛宸的目的明确,一路直奔此处而来。他没有故意甩开华青青,然而,华青青的轻功终究不如他,直到现在才到这里。只是,这里,究竟是何处?盛宸他,终究为何而来?

    华青青想着,悄悄拉了拉盛宸的袖口。

    盛宸回头看他。

    “这是哪里?”华青青无声问。

    盛宸笑了笑,俯身取下了一片脚边的瓦片,紧接着冲着屋内使了个眼色。

    华青青露出狐疑的神色,不过,还是看了进去。就在她向屋内看进去的时刻,几乎立刻看出了那负手立于窗边的白衣人的身份。

    司岩,逍遥宫的大司尊,逍遥宫宫主在这世上最信任的那个人。

    只是,看清楚屋里人的身份与其说是解答了华青青的原本的疑问倒不如说是带来了更多的问题。华青青看向盛宸,一挑眉。

    盛宸笑笑,无声道:“别急。”

    不急就不急!华青青心里翻了个白眼,目光重又投进了屋顶的那个小洞。

    没过多久,有个人一手拎着酒壶,自远处晃晃悠悠而来。

    这个时辰,万籁俱寂,华青青很容易就听到了来人的脚步声。然正当她正打算看清楚时,盛宸一拉她的胳膊,一下子将他拉进了阴影。

    “小心。”

    华青青皱眉。

    盛宸做了个“嘘”的手势,微笑摇头。

    来人一手拎着酒壶,一手推开了门。紧接着,房间里响起了“啪”地一声。华青青瞧了盛宸一眼,又向房顶的洞看去。

    刚过来的人显然住在此处,他一进门就发现了司岩。所以,适才华青青听到的声音,只不过,是酒壶摔碎的声响。

    他出手的速度很快,可见功夫不凡。然而,就在他合身扑向那白衣人时,白衣人突然转过了身。紧接着,本已一触即发的争斗消失了,那摔碎了酒壶的主人,就这么硬生生停住了攻势。

    “属下见过大司尊,您突然出现,吓了属下一跳。”

    司岩温言道:“几日不见,左叔的功力又见进步了。”

    华青青看向盛宸,无声问:“左叔?”

    盛宸淡淡点头作为回应,随即又做了个“嘘”的手势。

    华青青横一眼盛宸,继续无声道:“不用你提醒。”

    盛宸含笑向脚下示意。

    房中,左护法凝视着大司尊司岩,干笑了两声,道:“过奖了。”

    司岩看着他不说话,左护法也跟着不言语了。想当年,新任宫主还是个孩子,而“大司尊”,不过也还是新任宫主送给自幼一起成长的兄弟的位置。包括他在内,所有人都没将他们放在眼中。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人都发现,那些曾经轻视新任宫主和大司尊的人都错了,错得实在是离谱。原来,如今的宫主年纪虽轻,行事却没有丝毫的年少轻狂。那场中原武林来势汹汹的攻伐之后,他便开始剥夺前任宫主身边得到信任的人身上的权力。到如今这个时候,那些曾得到前任宫主信任的老一代手中的权势都变得有名无实,而因为宫主常年沉迷于修习高深功法,现如今的逍遥宫,早已是这位大司尊的天下。

    “左叔,此行还算顺利?”司岩道,“主尊吩咐的事,本应晚辈去办的,无奈中州事多,晚辈实在是走不开,事情又紧急,这才劳驾左叔亲自走了一趟。晚辈今夜过来,为得,就是亲口向左叔道一声过意不去。”

    “大司尊说得哪里话”,左护法道:“莫说是属下接到了逍遥令,就是未接到,身为属下,替宫主办事也是天经地义的。这不,属下星夜兼程,总算是没耽误主尊的大事。如今,见到大司尊,属下也算是能交差了。”

    司岩凝视着左护法,片刻,淡淡一笑,道:“真的麻烦左叔了。”

    左护法道:“为逍遥宫尽职尽责,是属下的责任。何来麻烦二字!只不过……有件事,大司尊就是嫌弃属下多嘴,属下也得问一句。”

    “请讲”,司岩温言道。

    左护法道:“宫中弟子都知道,大司尊乃是宫主最相信之人,这几年常在中原武林中行走,宫主给予便宜之权也是常见。然而,逍遥令毕竟是宫主贴身之物,大司尊借逍遥令行事,怕是不太妥当。”

    “左叔的意思,是晚辈我假传主尊的意思,指挥宫中护法替自己办事咯”。左护法还未回应,司岩已接着说了下去,“这可是犯了宫规的大过错,左叔若拿住了我的把柄,自然可以将我交给主尊。左叔看着主尊长大,主尊的个性左叔是最清楚的,倘我当真做了错事,左叔绝不需要担心主尊会徇私包庇于我的。”

    左护法的面色缓缓变了,他笑了笑,道:“大司尊这就是在开我玩笑了。”

    “可惜,我一向不太懂说笑话”,司岩凝视着左护法,一字字道,“至少左叔就不觉得好笑。”

    左护法干咳了声,道:“逍遥宫弟子都知道,见逍遥令如见宫主。逍遥令既出,属下自是不敢怠慢,只不过,见到逍遥令,属下还以为此行当真能见到主尊的身影呢。”

    司岩沉默了半晌,忽然道:“之所以出动逍遥令,只不过是想要护法您上心一些。倘若引起了什么误会,晚辈向护法道歉了。”

    左护法暗暗长出了一口气:幸好,并不是宫主亲自来,不然还真怕不能轻易过关。

    “左叔在想什么?”司岩微笑着问。

    左护法目光闪烁,勉强笑了笑,道:“听说,城中出事了。”

    司岩凝视着左护法,少顷,脸色忽然一沉,道:“左叔在逍遥宫的时间比我要长,应当比我更熟知宫规。”

    左护法一怔。

    司岩缓缓道:“逍遥宫宫规,逍遥宫弟子需知心正则行正,则语正。不必在意他人言语,但却得对自己的所言所行。”

    左护法干笑了两声,道:“总管所言极是,回头属下便去教训他们。”

    司岩的目光一闪。

    左护法道:“既然主尊不求称霸武林,那此番参与中原武林的武林大会,又是为何?”

    “胖子是要一口一口吃得”,司岩一字字道,“主尊所思所想,自有他的深意。我等身为逍遥宫弟子,要做的,便是根据他的部署而行,就可。”

    左护法一愣,笑了笑,道:“说的也是。”

    司岩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方才害你打碎了酒壶,回头我会赔给你。明日午时,你带弟子去房氏演武场。到时,我会准时出现。”

    “属下遵命”,左护法这次是没有多问,似是很希望司岩早点离去。

    司岩凝视着左护法的头顶,沉默了半晌,道:“北冥之水,左叔出门是否有带在身上。”

    左护法微微一怔,抬眼道:“大司尊若需要,属下即可想办法取来。”

    司岩凝视着左护法,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笑了笑。

    左护法看着司岩,半晌,问道:“大司尊还有事?”

    “没了”,司岩含笑欠身。

    左护法拱手还礼,待他直起身时,眼前哪还有司岩的影子。

    再说全程看完了这一切的华青青,就在左护法起身去关门时,她悄悄拉了拉盛宸的袖口。

    盛宸看向她。

    “看完了吧?”

    盛宸点头,道:“走,先离开这里。”

    早餐。

    丰盛的,让人垂涎欲滴的早餐。

    换做往常,华青青在一夜未眠之后一定是要好好吃一顿的,只不过,现下她当真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连她最喜欢的烧麦也才吃了两口,就原放下了。

    盛宸瞅了眼华青青,放下了粥碗。

    “北冥之水是何物?”华青青凝视着盛宸,一字字问,“你一早就看出来,那个未知身份的死人,是死在北冥之水之下?”

    “是的”,盛宸道,“这北冥之水乃是我宫中近几年按照古方提炼出的一种毒药。表面上看,它和普通的水没有任何区别,实际上,使用得当的话,一滴北冥之水,就足以杀死一房家庄的人了。”

    华青青脸色变了变,不说话了。

    盛宸有意容华青青想了想,才继续说道:“配方是我偶然在古书中到的,我不过是一时好奇,才想法子提炼的。开始提炼之后发现,此毒提炼极其不易,到现在为止,提炼出的北冥之水也数量极少。”

    “既如此不易……”华青青看着盛宸,一字字道,“你既提炼出了毒药,想必也炼出了解药。”

    盛宸道:“无解。”

    “无解?”华青青道,“只要是毒,一定会有解药的,你怎么能说无解呢。”

    盛宸道:“你说的对,理论上讲,任何毒物都有法可解。北冥之水按理说应当也有,只可惜,书上没有记载,而我,也一直未有时间另行研究。”

    “你的意思是”,华青青停顿了半晌,才继续道,“无论如何,这北冥之水,都不该出现在中原,更不该用它来杀人。”

    “是的”,盛宸道,“姑娘说得对极了。”

    华青青道:“既然如今已找到了下毒之人,那现在怎么办。”

    “依你看”,盛宸道,“就一定是左护法下的手吗?”

    “难道不是?”华青青反问。

    盛宸缓缓道:“他确实是有得到北冥之水的条件,就像他有得到宫中其他东西的条件。”

    华青青凝视着盛宸,半晌,面色渐渐变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