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大会看英雄  第58章左护法死了(一)

章节字数:3151  更新时间:21-05-30 16: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正值人来人往的时辰,酒楼内外自是热闹非凡。连盛宸都没想到的是,就在他终于走回大门附近时,酒楼的大门之外早已被看热闹的人群围成了一个圈,而圈中,正是两个剑拔弩张的少年剑客。

    “南宫世家又如何,就凭你们,怎么可能拿得到英雄大会的冠军。还得看我们的!”

    “我南宫世家不行,难道你崆峒派就可以了!”另一少年立刻反唇相讥,“不都是梅香拜把子,半斤八两罢了,谁也别嫌弃谁!还是说,你们的后台来了,你崆峒派就认为好日子要来了!”

    “你胡说八道!”第一个少年一摁剑把,长剑出鞘,便合身扑了上来。

    第二个少年一侧身,让过第一个少年的同时,两人居然就这样战在了一处。

    要说这热闹是人人爱看,但要说这会见血会丧命的热闹,除了江湖中人,大多数人还是唯恐避之不及的。这不,当人群因为两少年动起了手就开始悄然散去,只可惜,这两个本是朋友的少年却仿佛一定要争个高下。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在人群中闪过,那两个少年都一下子停顿在了原地。

    一动不动。

    围观者中有胆大的走上去细看,才发现,那两个少年居然都被人点中了穴道。

    盛宸掸着袖口,含笑应着店伙计的招呼,走上了楼梯。

    回头再说二楼之上,正值午饭时间,再“雅”的“雅座”在这个时辰也没多“雅”了,不过,在这片热闹之中,二楼之上,有个角落却十分的安静,较之其他地方,这样的安静多少带着几分尴尬。

    那里,秦晋和秦玉凤正隔桌而坐。

    说起来,秦晋早就猜到秦玉凤专程约他出来吃饭有其他的用意,然而,秦玉凤没说他也默契地没提。于是乎,在这个本应热闹的时段,他们之间,只是略微尴尬得对着一大桌好酒好菜大眼瞪小眼。

    好在,酒楼门口适才那一出总算是给秦晋找到了说话的借口。

    “诶,有意思了。”

    秦玉凤本来有些魂不守舍的,听到秦晋的声音,只随着问道:“什么有意思?”

    “姐”,秦晋瞅着秦玉凤,琢磨道,“这世间还没有过我看不出来的轻功,真有意思。”

    秦玉凤看向秦晋。

    秦晋笑笑,忽然问:“都等了这么久了还不来,估计是不来了吧!再等下去,菜都要凉了。”

    秦玉凤一皱眉。

    “当然”,秦晋嬉笑道,“姐姐若说要等,小弟即便是等到晚饭时间,也会等的。只不过,依小弟愚见,与其和一桌子的好吃的大眼瞪小眼,倒不如我们先吃,待姐姐请的人到了,再给他另叫一桌,这样怕是还更和人心意。”

    秦玉凤想了想,拿起了筷子:“吃饭。”

    秦晋愣了愣,笑道:“就这么简单?我还准备了一车的话准备用来说服姐姐你呢。”

    “不是你要吃饭的吗?”秦玉凤瞅着秦晋笑,“这是怎么了,又不敢动筷子了?”

    秦晋沉吟着道:“看样子,这顿饭还真是场鸿门宴。不过,为了秦家的利益,姐姐也实在不该和外人站在同一阵营。”

    秦玉凤没正面回应秦晋的话,只是缓缓微笑,道:“你现在说你是为了秦家的利益着想了,叫别人抓住把柄之前怎么没想到过。”

    秦晋看着秦玉凤,沉默了一下,道:“姐姐怎么说也是名声在外的关中金凤,总不可能是那个事后诸葛亮之人。”

    “听你的意思”,秦玉凤看着秦晋,沉默了半晌,忽而一笑,道:“是不是鸿门宴,都得你吃到口中才知道。再者你也说了,在秦家眼中,我再出色不过是关中金凤,是那个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儿。我是无所谓,不过在其他人眼中,就不一定了。”

    秦晋凝视着秦玉凤,半晌,才叹了口气,道:“姐,如今的你已是秦家的实际掌权者,而我不过是秦家普通的一员,你怎么说都不会忍心看着我受人欺负的吧。”

    秦玉凤缓缓道:“秦晋,你听听你自己说得这些话,难道你不觉得可笑吗。”

    秦晋刚想接话,他突然看清楚了走上楼梯的人的脸,接着,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秦玉凤注意到了秦晋的脸色,回过了头,微笑招呼。

    迎着秦玉凤的目光,盛宸拱了拱手。

    “原来是你”,秦晋凝视着盛宸,半晌,又瞅了眼秦玉凤,一字字道,“我只是不太明白,为何会是你。”

    盛宸也随着看了秦玉凤一眼,解释道:“看样子晋少爷误会了。”

    “我误会?”秦晋刚端起的酒杯又放下了,道,“你倒说说看,难道不是你来赴约,却姗姗来迟吗?”

    盛宸淡淡道:“今日这餐饭,并非秦姑娘请在下,而是在下请秦姑娘的。至于秦晋少爷出现在席间,只不过是因为在下为了判断不出失误,才特意求秦姑娘这般做而已。”

    秦晋目光闪烁,道:“我懂了。”

    秦玉凤突然截口道:“既明白了,那便说吧。比武之时究竟是怎么回事?”

    “说什么?”秦晋看向秦玉凤,片刻,诧异道,“不是家姐你和房盟主谈好了条件,房盟主才暂时放过了我的么。”

    盛宸截口问:“有人这么讲?”

    秦晋道:“管家这么说的。”

    盛宸瞧了秦晋一眼,看向秦玉凤,道:“这就能说得通晋少爷为何会在英雄大会上出手了。”

    秦晋看看秦玉凤,又瞅了瞅盛宸,沉吟道:“难不成这不是我们的条件?”

    秦玉凤苦笑摇头。

    盛宸截口道:“秦姑娘,你去见房盟主时,并未与之另外达成什么条件吧?”

    “我不明白”,秦晋接口道。

    “很简单”,秦玉凤道,“你不明白,是因为你下意识地认定整件事和我有关。实际上,将你暂时救出囹圄的,是盛公子,而不是我。换句话说,整个秦家,并不足以令房盟主让步。”

    秦晋看向盛宸。

    盛宸没言语,倒是秦玉凤继续说道:“你与其替房盟主卖命,倒不如问问有什么能替盛公子效劳。”

    “不值什么”,盛宸笑道,“与我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秦姑娘和青青是朋友,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关中秦家为了救出晋少爷不得不面对未知的命运。”

    秦玉凤看着秦晋,一字字道:“那现在呢?”

    盛宸没正面回应秦玉凤的问题,他长长地出了口气,道:“这就要问晋少爷了。”

    秦晋目光闪烁。

    秦玉凤凝视着秦晋,道:“也许是因为你利用了我本身的情况,才在之前相信了你的解释,如今,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不会轻易相信了。”

    “有件事可以相信”,盛宸看着秦晋,缓缓道。

    秦玉凤随口应道:“何事?”

    盛宸看了秦玉凤一眼,目中逐渐露出了笑意:“这些年,晋少爷外表看来是关中秦家乃至整个中原武林之中最悠闲的那个公子哥,实则暗中过得可不是乱七八糟的纨绔子弟生活。由此可见,晋少爷所求得,绝不仅仅是有朝一日能当上秦家家主这么简单的。”

    秦晋一下子看向了盛宸。

    “上次我找晋少爷谈,晋少爷不相信我,是以不愿意细谈”,盛宸没存着让秦晋回应的心,只是笑了笑,便继续说了下去,“而现在,晋少爷想必明白,若整个关中秦家因为少爷的事情遭到了牵连甚至打击,你所求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

    秦晋心里横了盛宸一眼,问道:“就算如此,房家家大业大,那房幽庆又常年身居整个中原武林的武林盟主之位,即便我知道他有心诓我在英雄大会上替房家出力,我确实也不能如何。”

    盛宸瞧了秦玉凤一眼。

    “对了”,秦玉凤刚刚陷入沉默,忽然开口问道,“青青呢?”

    盛宸看看秦玉凤,又瞧了眼秦晋,道:“有人死了。”

    秦玉凤和秦晋互换了个眼色。

    盛宸道:“两位从庄上出来时,庄上还无异样?”

    秦玉凤又瞅了眼秦晋,道:“今日庄上很安静,现在想来,似乎真的是太过安静了些。”

    秦晋沉吟着问:“难道,昨夜庄上出了大动静?”

    盛宸笑笑,没承认,但也没否认。

    秦玉凤和秦晋又迅速互换了个眼色,秦玉凤一字字问道:“公子可知是何事?”

    秦晋接着问:“和魔教有关?难不成,昨夜房盟主去围剿魔教了?”

    秦玉凤看了秦晋一眼。

    秦晋勉强笑笑,道:“你起码可以告诉我们华姑娘没事吧。”

    “她没事”,盛宸长长的出了口气,道,“现在,她大概已经回到庄上了。”

    秦玉凤道:“究竟是谁死了?”

    盛宸看了秦晋一眼,一字字道:“左护法,魔教的左护法,死了。”

    “怎么会……”秦玉凤眨了眨眼,伸手端起了酒杯。

    秦晋瞧着秦玉凤,一字字道:“据我所知,这位左护法,并没有那么简单。有人说,他和房幽庆盟主是朋友,昔年那场轰动江湖的正邪之争,都和他有关。房盟主纵使卸磨杀驴,总也不至于如此吧。”

    盛宸没应声,倒是秦玉凤接着说道:“这件事在中原武林几乎人人都知道,只是很奇怪,那位魔教教主,居然一直让他在魔教中掌握重权。所以,也有些人说江湖传言不可信。”

    “无论如何”,盛宸缓缓道,“他死了。”

    秦玉凤和秦晋又互换了个眼色。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