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大会看英雄  第61章黄金蝎尾针

章节字数:3098  更新时间:21-06-08 16: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迎着盛宸的目光,房幽庆沉默了片刻,轻叹着问:“看样子,公子也听说过那”黄金蝎尾针”?”

    盛宸没正面回应房幽庆的问题,相反的,他只是淡淡说道:“那魔教的左护法一个大男人,日常惯用毒针,也确实是江湖中的独一份了。”

    房幽庆笑笑,道:“魔教武功与中原有很大不同,别看那魔教大司尊用剑,据在下所知,那位神秘的魔教教主所用的兵器,较之这”黄金蝎尾针”,更是独一无二之物。”

    盛宸道:“看样子盟主见过?”

    房幽庆目光闪烁,最终还是没正面回应盛宸,只是缓缓道:“这”黄金蝎尾针”确实是与众不同,然而可惜的是,人在江湖,”擅泳者毙于溺”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盛宸沉默了下,忽然问道:“针呢?”

    “针?”房幽庆目光一闪,又问,“公子说什么?”

    “盟主没听错”,盛宸看着房幽庆,淡淡道,“我在问你,那枚被江湖人称作”蝎王之匣”的匣子呢?”

    房幽庆从袖中摸出一个丝帕包裹好的小包,打开得小心翼翼:“这是从他身上找到的,至于……”房幽庆停顿了下,叹了口气。

    盛宸本已垂下眼看向那几根针,这时,又抬起了眼。

    房幽庆苦笑道:“公子没猜错,魔教左护法随身携带的针匣不见了。”

    盛宸不说话了。

    房幽庆一向是个很有耐心的人,然而他近日来已多次发现,当他面对盛宸之时,他的耐性远远比不上这个年轻人。别看盛宸年纪轻轻,单论养气的功夫,远远在他之上。

    “公子怎么看?”

    盛宸缓缓一笑,道:“盟主问我?”

    “是”,房幽庆点点头,又道,“公子怎么看左护法的死?”

    盛宸道:“盟主是认为,他的死,会给整个英雄大会带来麻烦?”

    “是,也不是”,房幽庆道,“实不相瞒,在下和那位魔教左护法,早年便私下相识。别看魔教和中原武林一直势不两立,倒是没影响过我们的情谊。”

    盛宸目光一闪。

    房幽庆有意让盛宸想了想,才接着说下去:“公子这般聪慧,想必也明白在下的想法了。”

    盛宸笑了笑,还是没说话。

    “日前在下就曾和公子论及”,房幽庆凝视着盛宸,缓缓说道,“这魔教突然出现在英雄大会十分的蹊跷。”

    “是的”,盛宸截口道,“我记得盟主说过的话。如今左护法突然死了,盟主是怀疑魔教是真的有意挑起事端?还是说,已经有了证据才这么说?”

    盛宸没容得房幽庆回应,仅仅停顿了下,又问道:“既如此,盟主接下来打算如何面对魔教的那位大司尊呢?”

    “正因为如此,才更需要公子出面”,房幽庆叹了口气,道,“倒不是在下想要躲懒,无奈左护法的问题上,在下有难言之隐。”

    盛宸看着房幽庆,半晌,缓缓一笑,道:“盟主放心。”

    房幽庆面露喜色,道:“在下在这里,替中原武林的千千万万普通人,多谢公子了。”

    “不值什么”,盛宸看着房幽庆,眼睛亮亮的,“只是盟主说得这般认真,倒让晚辈难以自处了。”

    房幽庆笑了笑,道:“公子只管按公子的方式处理便是,只是……”

    “盟主请讲”,盛宸认真应道,“晚辈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房幽庆道:“公子只管将在下的意思转达过去即可。事情重要,切勿传错。另外,想来那位大司尊一时半刻也不能做出决定,公子见到魔教大司尊,只要告诉他,在下在金沙楼上等着大司尊的决断。”

    “好”,盛宸道,“盟主放心。”

    房幽庆郑重一礼,认真道:“中原武林的命运,就交在公子的手上了。”

    放眼望去,就是海平面了。

    司岩凝视着盛宸的背影,深深吸了口气,以揖为礼:“属下见过公子。”

    大概一刻钟之前,司岩本刚到义庄附近,就注意到了天空上的讯息。他想都没想,转身就冲向了和盛宸约好见面的海岸,期间不惜数次使用绝顶轻功。现在,眼看着盛宸好端端站在那块礁石之上,心下也算是放松了下来。

    盛宸看起来仿佛没动,可就在司岩开口讲话的那一刹那,他已站在了司岩的面前,恰好就站在了他的面前。

    司岩眨眨眼,又小声唤了声:“公子,你没事就好。”

    “本尊能有什么事”,盛宸示意司岩陪他走走,“之所以使用紧急约见的讯号,是因为有件紧急之事,本尊必须要尽快见到你。”

    司岩不说话了。

    盛宸也沉默了下,才又开口了:“左护法的尸身现在被收殓在中州城的义庄之中。”

    “回公子”,司岩沉吟着回道,“我们走后,房幽庆很快就找到了左护法的尸身。然正因为人并非死在他手上,他就将尸身留在了原地。而且……”

    “而且”,盛宸截口道,“而且,房幽庆派人通知了当地官府。”

    司岩不说话了。

    盛宸道:“在中原,只要当地有知名的江湖世家或是一方江湖大豪,当地官府都乐得和武林豪杰勾结在一处,这点倒是一直都没变。”

    “只是”,司岩迟疑着道,“房幽庆这一招,也算是抢了先机了。”

    盛宸没回应。

    司岩凝视着盛宸,也随着沉默了片刻,才又说道:“公子这么着急找属下来,定然是有事要吩咐的。公子适才也说,是有要紧事。”

    盛宸点点头,道:“是这样……”

    司岩截口道:“房幽庆不会是怀疑左护法的死和公子有关吧?”

    “如你小子这般说个不停”,盛宸忽然笑了,“你倒是想不想听我说了?”

    司岩干笑了两声,抱歉道:“是属下多言。”

    盛宸凝视着司岩,少顷,忽然道:“匣子不见了。”

    “匣……”司岩的脸色已变了变,斟酌着问道,“真不是公子收了?”

    盛宸不言语。

    司岩咳嗽了声,解释道:“不瞒公子,属下之前见过左护法的尸身。”

    “有意思?”盛宸挑起眉头。

    司岩想了想,问道:“房幽庆?”

    盛宸笑了笑,道:“咱们那位房盟主,之所以能当这么多年的武林盟主,还是有他的原因的。”

    司岩皱了皱眉,问道:“那公子以为,那匣子去了何处?”

    “若说那日”,盛宸停顿了下,接着道,“在咱们那位房盟主带着手下人冲进去之前,除了本尊,便只有你和华姑娘见到过活着的左护法。”

    司岩道:“不会是华姑娘。”

    盛宸笑了笑,道:“我记得,那日,她一直都和你在一处,她和你都没有机会动手的。”

    司岩显然放松了下来,他眨了眨眼,沉吟着道:“那就只能是房幽庆了。”

    “你确定不会是那些他手下的人浑水摸鱼?”盛宸看着司岩。

    司岩摇摇头,道:“一来,江湖中人虽说都听说过黄金蝎尾针,然见过的人终究寥寥无几,那针匣更加是罕见之物了,据属下所知,和宫中其他的东西一样,中原武林中将那”黄金蝎尾针”传得神乎其神,这匣子纵使放在他们面前,想他们也轻易不会认出。”

    盛宸道:“还有其二?”

    司岩点了点头,道:“其二,废宅的行动,参与者尽皆是那房幽庆能信得过之人。”

    “你的意思是”,盛宸截口道,“纵使是其他人注意到那匣子,也会交予房幽庆。”

    司岩点点头。

    盛宸沉默了半晌,道:“其实,我是受那房幽庆之托找你的。”

    司岩怔了怔,勉强笑了笑,道:“是吗?那中原武林的这位房盟主,是有什么事情想公子告诉属下吗?”

    盛宸瞅着司岩,道:“你认为呢?”

    “和左护法的事情有关?”司岩问。

    盛宸笑笑。

    司岩凝视着盛宸,片刻,缓缓道:“房盟主的意思,属下算是明白了。那公子的意思呢?”

    盛宸没有正面回应司岩的问题,他缓缓一笑,轻轻道:“中原武林的那位房盟主,可是在金沙楼上等着你的回音的。”

    司岩瞅着盛宸不说话。

    盛宸缓缓道:“总之,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都要格外小心。我隐约觉得,那个真正的幕后之人就要按捺不住了。”

    “既如此”,司岩皱眉,道,“公子还要回房家庄去?”

    “并非我要回去”,盛宸停顿了半晌,接着道,“而是,还未到我出场的时候。”

    “也就是说”,司岩沉吟着道,“那房盟主,这么多年只做了别人的一杆枪。”

    盛宸没有正面回应司岩的话,他长长地出了口气,道:“还记得我吩咐过你的事情吧?”

    “属下记得”,司岩道,“确定了公子在房家庄中安然无恙,接下来属下便按计划行事了。”

    盛宸点点头。

    “那”,司岩又沉默了半晌,忽然道,“匣子的事情怎么办?”

    “匣子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算不得一个小字”,盛宸缓缓道,“然而,现在的重点,在左护法的死。你只要做好你该做的事情,匣子的事情交给本尊处理,你不必顾虑。”

    司岩认真一礼,道:“属下遵命。”

    “你先退吧”,盛宸又转向了大海,道,“本尊还想再待一会。”

    “是。”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