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大会看英雄  第63章蝎王之匣(二)

章节字数:3073  更新时间:21-06-16 15: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房幽庆真不愧是江湖一代大豪,眼看着盛宸站在面前,只是目光微微一晃,便立马冷静了下来。只见他抬手抱拳,虚虚一礼,微笑招呼道:“公子,何时来的?”

    盛宸自然不会回应房幽庆的问题,他含笑回礼,道:“盟主,这个时辰不休息还站在这里,是有心事?”

    “最近的江湖,又有几个没有心事呢!”房幽庆打量了下盛宸,笑道,“公子英俊潇洒武艺高强,难道就真的没有心事?”

    盛宸打了个哈哈。

    房幽庆没给盛宸留下说话的机会,已叹了口气,接着道:“怕出色如公子,也不是总一帆风顺,生活之中能全然没有半点心事的吧。”

    盛宸凝视着房幽庆,轻轻问:“盟主是想在这里谈,还是进屋谈?”

    “进屋谈吧”,房幽庆道,“在这里谈,可没有好茶。”

    盛宸笑了:“请。”

    灯火辉煌。

    房幽庆递出茶杯,含笑道:“今夜睡不着的人,整个中州城之中又岂止公子和在下两个人而已。”

    盛宸笑笑,接过了茶杯,垂眼品茶,少顷,抬起眼:“的确好茶。”

    房幽庆本就凝视着盛宸,此刻随着盛宸的笑容也笑了笑,道:“公子喜欢就好。”

    “盟主专程要见晚辈,晚辈如今来了”,盛宸长长地出了口气,微笑着说,“盟主有何要事,不妨直说。”

    房幽庆目光闪烁,瞧着盛宸不说话。

    盛宸淡淡道:“盟主若不说,晚辈便只能自己去猜了。”

    “公子认为”,房幽庆忽然道,“是谁干的?”

    这次,轮到盛宸不说话了。

    房幽庆缓缓道:“那尸身现在就存在中州城的义庄之中,在下多少和城中官府有些交情,出了此等事故,自是已仔细验看过尸身。”

    “死了的,是逍遥宫的左护法”,盛宸缓缓接口道,“据我所知,以魔教那位大司尊近两年在江湖上的做派,他们不该毫无动作。”

    “公子没说错”,房幽庆目光一闪,叹道,“实不相瞒,早先在下想要尽快见一见公子,究其原因也在于此。”

    “请讲”,盛宸示意。

    房幽庆迟疑了下,还是问:“公子可知道黄金蝎尾针?”

    “听说过”,盛宸点点头,“不是说,那东西本就出自魔教,据说也是十分珍贵之物。怎么,难不成左护法正是死在那东西之下?”

    房幽庆没有正面回应盛宸的问题,他斟酌了下,解释道:“这黄金蝎尾针正是魔教的那位左护法用来名震江湖的东西,乃是他的独有。”

    盛宸目光闪烁,轻轻一笑。

    房幽庆摇头道:“公子的意思在下自然明白,只可惜我们人在江湖,”擅泳者毙于溺”的事情,有时候,确实是避无可避。”

    盛宸道:“所以?”

    “所以”,房幽庆道,“在下妄想,公子能放下天香楼和我们中原武林之间的成见。在这档口,助在下一臂之力。”

    盛宸笑了笑,没应承,也没否决,只是笑了笑。

    “公子这么笑”,房幽庆展颜道,“在下就权作公子同意了。”

    “眼看江湖大乱而无所作为,本来也不是我等江湖中人该为之事”,盛宸道,“盟主放心,该做的能做的,事到临头,晚辈一定会助盟主一臂之力。不过,在帮盟主做这件大事之前,盟主是不是该将所有事和盘托出才是。”

    迎着盛宸的目光,房幽庆目中光芒闪烁,半晌,叹了口气,道:“公子睿智。此事,确实不仅仅是我和左护法相识这么简单,而且,昔年的那一连串事件,真实情况确实是另有乾坤。”

    盛宸凝视着房幽庆,缓缓笑了笑,道:“盟主若觉得不方便,不说也罢。”

    “没什么不方便的”,房幽庆笑了笑,接着说,“昔年的那场正邪之争,中原武林和整个逍遥宫打得两败俱伤,明面上确实是为了给故齐夙盟主复仇。”

    盛宸伸手拿过茶壶添茶。

    房幽庆接过了茶盏,才继续说道:“至少,表面上是这个理由。”

    “那实际上呢?”盛宸接口。

    “实际上”,房幽庆道,“不过是我和那位左护法之间的一场交易罢了。结果证明,当年的计谋十分的成功,我坐稳了中原武林的盟主之位。”

    盛宸笑了笑,道:“盟主好像,话尤未尽。”

    “倒不是我有心隐瞒公子”,房幽庆长长地出了口气,道,“实乃是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盛宸看着房幽庆不言语。

    房幽庆斟酌了下,道:“就在齐家全家出事前几个月,魔教前任教主骤然去世,当年的魔教因为权力纷争,内部可谓一团混乱。然而正是最高权力的突然真空,使得”魔教杀害齐盟主”全家的说法得到了江湖上无数人的支持。”

    盛宸沉默了片刻,忽然道:“盟主不必说下去了。”

    “公子……”房幽庆微微一怔。

    盛宸缓缓道:“不瞒盟主,在下对那位左护法在魔教中的现状,倒也略知一二。或者换句话说,是天香楼对魔教的内部情况,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不过,既然盟主和左护法之间一直有私交,那么,左护法在逍遥宫中的具体情况,相信不用其他人说,盟主也早就一清二楚了。”

    迎着盛宸的目光,房幽庆闭上了嘴。

    盛宸缓缓笑了笑,道:“昔年的那场纷争之后,具体来说也就是中原的名门正派自魔教总坛返回之后不久,各门各派便开始遭到魔教偷袭,中原武林都传言乃是魔教的反扑。未知可有其事?”

    “有”,房幽庆目光闪了闪,又道,“也没有。”

    盛宸笑道:“盟主天纵奇才,您这么讲话,晚辈当真是听不明白。”

    房幽庆打了个哈哈,解释道:“公子所言之事,确实是发生过,这是在下适才口中的有。至于那”没有”……公子这般聪明,相信不需要在下再说什么了吧。”

    盛宸略略沉默了下,点了点头:“我懂了。只是……”

    “公子是想知道”,房幽庆截口道,“既然我明知之后的事件并非魔教所做,为何这些年来不细细查探,起码也能近一步稳定整个江湖的局势。”

    盛宸笑笑,又一次端起了茶杯。

    房幽庆凝视着盛宸,少顷,淡淡一笑,道:“若我说我一直在查,只可惜背后之人藏得太好,而我又不能公开去查,这才导致这么多年下来始终没有线索。公子信还是不信?”

    盛宸放下了茶杯。

    房幽庆目光闪烁,道:“原本我以为,和秦晋有关,只可惜他太年轻。昔年江湖大乱之时,秦晋不过是个小孩子。”

    “是的,他太年轻”,盛宸摇摇头,轻轻说,“这关中秦家常年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商场之上而非江湖之中,这一方面造成了一个江湖的百年世家始终在江湖上默默无闻,另外一方面,确实也令江湖上的其他人不再关注他们。”

    房幽庆问:“公子说什么?”

    “我说”,盛宸长长出了口气,道,“正如秦家这样的门派,在江湖中还有不少。他们有的确实是由于各种缘故常年不得发展,另外的,就是自愿隐藏实力。”

    “大隐隐于市”,房幽庆接口道。

    盛宸看向房幽庆。

    “公子的意思我都明白”,房幽庆笑了笑,道,“只不过,如今的局势,纠缠过去已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手段了。”

    “盟主说的在理”,盛宸接口道,“那盟主不妨直言,这件事上,我究竟能帮盟主做些什么?”

    房幽庆凝视着盛宸,瞳孔缓缓收缩:“这个……”

    “什么?”盛宸笑了,“盟主还是不愿意信任我。”

    房幽庆没承认,也没否认,他略略沉默了下,解释道:“既然公子能知道魔教内部的讯息,那么,能不能请公子帮我查一查那左护法究竟是如何死的。”

    “死因?”盛宸问,“就这么简单?”

    房幽庆道:“左护法的死因,确实正是那黄金蝎尾针。然正因他的死法,让我困惑不已。那黄金蝎尾针不同于江湖中的其他暗器,它由能工巧匠打造,收藏在一个形式精巧的盒中。”

    盛宸问:“盒子不在了?”

    “至少,待我见到尸身之时”,房幽庆苦笑摇头,“蝎王之匣已不在了。”

    盛宸道:“盟主想要蝎王之匣?”

    房幽庆凝视着盛宸,半晌,笑了笑。

    盛宸道:“盟主本就怀疑左护法的死亡和魔教内部有关,现如今知道了他的死因,便愈发这么认为了?”

    房幽庆笑笑,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笑了笑。

    “所以”,盛宸一字字道,“盟主是希望在下帮忙确定魔教内部的反应,换句话说,也就是说魔教内部知不知道左护法死在黄金蝎尾针之下。”

    盛宸说着,停顿了下,接着说了下去,“在盟主见到那位魔教大司尊之前。”

    “多谢公子了”,房幽庆拱手一礼,一字字道。

    盛宸笑了:“看样子,我是不想答应,也得答应了。”

    房幽庆凝视着盛宸。

    “好”,盛宸点点头,道,“盟主尽管放心,在盟主和那位魔教大司尊会面之前,在下一定会带回来盟主想要的答案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