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大会看英雄  第70章江湖奇闻(四)

章节字数:3180  更新时间:21-07-11 19: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唐大先生确实不愧是一派掌门,修为颇深,掌中双刀虽一时半刻不能将司岩如何,舞开之后倒也是威风凛凛。

    二人你来我往,转眼之间已有数十招之多,连华青青也看得出来,纵使司岩的修为确实在他之上很多,竟一时也拿他这中规中矩的打法毫无办法。

    “那个……”

    “姑娘说什么?”胡骁回头看她。

    华青青才摇摇头,眼角忽见光亮一闪,连忙回头去看。

    果然是暗器!

    比武之中私放暗器,助哪一方本就不对,更别说那光亮中隐隐泛着蓝光,想必一定是煨有剧毒。

    华青青正要脱口提醒,胡骁忽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暗器!”华青青着急道,“难道你没看到吗?”

    胡骁目光闪烁,只是摇了摇头。

    华青青自然看得出胡骁的意义,讶然道:“你还说你不知道今日会发生何事。”

    胡骁苦笑道:“在下所言属实,姑娘若坚持不信,在下也无言以对。只不过,今日一早,我便接到了公子的传信。若非公子传信给我,我才不会浪费时间来看打架。”

    华青青看着胡骁,不说话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华青青和胡骁这么一搭话的时间,当然错过了示警的最佳时机。只不过,就算没有她的示警,司岩也没有出事。

    不仅没出事,司岩就在笛声忽然响起的那刹那身法一变,长剑斜向一滑,两人再次错身而过。唐大先生还未彻底站稳时,已然发现他衣服上的配饰已被司岩的长剑斩断了。

    那笛声来得突然,飘飘悠悠的,猛然听来甚是温柔。实际上就在笛声响起的那一刻,所有人的耳朵都已嗡嗡作响。在场还有几个人自身内功颇高,琴声响起的那刻他们居然同时觉得气血翻涌,不得不暗中催动内力才能让自己勉强不露出破绽。再就是那几乎令司岩受伤的暗器,也是那笛声出现之时,突然凭空粉碎。

    在场中耳力甚佳之人颇多,却无一人能准确地定位出笛声的源头。所有人都知道,这笛声的主人,才是个真正的绝顶高手。

    笛音未绝。

    唐大先生凝视着司岩,半晌,缓缓地长处了口气,道:“大司尊果真武艺超群,我输了。”

    司岩淡淡一笑,一转身,冲着琴音响起的方向大礼参拜。

    “属下恭迎主尊。”

    笛音,断了。

    此言一出,现场一阵混乱。不远处,逍遥宫的弟子们赶忙起身行礼,这边,金沙楼头,所有的人一时间都多少露出了些担心之色。

    接着,一个白衣人从天而降。

    只见他身着月白色的长衫,宽衣广袖的长衫外还罩着一件下摆极长纯白似雪的披风,整张脸都躲在那兜帽之中。非但如此,那张脸上戴着一张能遮掉大半张脸的银白色面具。这样的打扮确保了你即便真有本事能望进了那宽大的兜帽,也看不到他的脸。

    角落里,来自南宫世家的公子忽然大声说道。

    “是他,就是他,真的是他。”

    身边,有人轻轻咳嗽。

    金沙楼上,华青青瞪着胡骁,胡骁一脸无辜。

    距离他们不远的房幽庆的目光都扫了过来。

    胡骁叹了口气,勉强笑了笑,道:“你可要相信,我之前当真是不知道。”

    华青青苦笑道:“司岩公子说得对,在他的事情上,也许,有时候不知道才是最好的。”

    胡骁又沉默了半晌,目光又投下了场,叹着气道:“华姑娘,实不相瞒,都认识这么久了,有时候公子的行事风格我也想不通得紧。”

    华青青看着胡骁的侧脸,看了半晌,暗中摇了摇头,也随着胡骁看了下去。

    场上,唐门的掌门唐大先生本已认输就可以自行下场,但盛宸的突然出现令得他一下子下场也不是,不下场也不是,只有继续站在原地,怔怔地望着盛宸。

    盛宸的目光,淡淡扫过了唐大先生,侧身、伸手,扶起了司岩。

    “属下谢过主尊”,司岩随之起身,看着盛宸,微笑着道。

    盛宸无声微笑:“辛苦。”

    远处,逍遥宫的一众弟子眼见大总管已起身,也都随着悄然起了身。待得一众弟子该坐的坐下,该站着的也都重新站好。整个比武场上便重又安静了下来。

    盛宸的目光,这才重新落在了唐大先生的面上。

    唐大先生从出道到如今,光面对过的仇人都已数不清,性格清冷之人他自然也见过,可他却绝没有见识过如此的目光。这个人,明明是人,却如霜,似冰。冷,冷得不似人。

    半晌,盛宸缓缓道:“唐大先生?”

    “正是”,唐大先生虚虚一礼,道,“逍遥宫主,久仰久仰。”

    盛宸淡淡点头。

    唐大先生咳嗽了声,道:“方才的比武,宫主怎么看?”

    “唐大先生”,盛宸看了司岩一眼,缓缓道,“阁下的心,有那么一瞬间,乱了。”

    金沙楼上,有人接话道:“司岩大司尊武艺超群,唐大先生本就取胜十分不易,何况大司尊还在暗中藏了宫主这样的帮手。在下相信,如若宫主能设身处地,就不会说出这般答案了。”

    唐大先生的脸色变了变,不由便回身望向那说话之人,皱眉。

    唐大先生心里清楚,盛宸说得很对。方才,在比武之时,他的心确实是乱了。高手过招,本就不能允许有一丝一毫地走神。而他确实是走神了,方才只是比武,倘若是以命相拼之时,怕是他这条命早就丢了。可是,让他心乱的,并不是盛宸的笛音,就在盛宸的笛音出现之前,他的心已然乱了。

    “人言逍遥宫主深谙音律,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楼上,又有不知什么人在说话。

    “方才那笛音,还不知是魔教的什么魔音,听过之后居然能令人气血翻涌,十分不适。盟主,你可不能让魔教妖人随意欺凌我等。”

    话说的人越来越多,渐渐地连司岩都已经听不下去了,但盛宸始终凝望着站在楼上的房幽庆,连睫毛都没有多余动一动,仿佛这世上的任何与他无关的事情他都不放在心上。

    房幽庆沉默了半晌,咳嗽了两声,说道:“诸位,诸位,且听我一言。”

    “盟主请讲。”

    房幽庆环视全场,直盯盯地看进那兜帽,瞪着那张模糊的脸,缓缓道:“诸位,切不可胡言。不久前,司岩大司尊失手伤了个唐门的后辈,如今这场又搞成这样。依在下看,不如就算是司岩大司尊败了,刚才发生的一切都算是揭过去了,如何?”

    盛宸看着司岩,淡淡道:“你伤了唐门的后辈?”

    司岩没承认,也没否认。

    “故意的?”盛宸接着问。

    司岩道:“公子,我的确是伤了人,可我至多也就用了三成功力。公子您知道我的水平,他既能从第一轮一路比到如今,不该扛不住我的两三成功力的。”

    盛宸没再回应司岩的话,他抬起眼,淡淡道:“方才,就司岩和唐大先生比武之时,是何人暗中发暗器的?”

    他的语气淡淡的,似是不甚将此事放在心上,但整个金沙楼却因为他的话仿佛炸开了锅。楼上的长老门主们面面相觑,都不开口,可他们的目光,赫然暴露了他们的真实想法。

    他们也许没有动过手,却都动过类似的心思,想要助唐大先生一臂之力。这些人,任凭平日里他们有如何的恩怨情仇,在面对魔教之时,这么些年过来,他们向来都是心照不宣的。是以,逍遥宫主口中的“暗器”,应该确实是存在的。他们只能确认自己没有动手,确实绝对不能替其他人证明的。

    只是,没有人料得到,这暗器,非但没有伤到逍遥宫二号人物,还被逍遥宫的宫主发现了。

    盛宸环视了一圈,又开口问道:“方才,本宫的大司尊和唐门的唐大先生比武之际,究竟是哪一位武林豪杰想要暗中帮一帮唐大先生?”

    还是没人说话。

    司岩看了盛宸一眼,接口道:“唐大先生。”

    之前,那唐大先生已趁着盛宸说话之际退到了比武场之外,此刻突然听到司岩叫他,立马应道:“大司尊忽然唤在下,总不会怀疑在下在暗中埋伏伏兵吧。”

    司岩没有正面回应唐大先生的话,他轻轻一笑,道:“唐大先生平日里也是用暗器的。”

    唐大先生看了盛宸一眼,又看着司岩,点点头,道:“是。”

    司岩也看了盛宸一眼,缓缓一笑,道:“唐门的暗器江湖有名,唐大先生既为唐门的门主,定然也是深谙暗器之道。以唐大先生来看,方才那暗器,来自何方。”

    盛宸淡淡道:“适才暗器出现之时,唐大先生的心便乱了。”

    唐大先生的脸色忽然就变了。

    想他唐大先生纵横江湖,向来自视甚高,莫说只是比武,哪怕是以命相拼,唐大先生也绝不愿意平白接受这等“帮助”,是以,在瞥见暗器之时心才乱了。心先乱了,之后才让司岩有了可趁之机。他认输认得爽快,却未料到之后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司岩的话说得客气,可话中之话已然十分清晰了。

    “那个”,唐大先生回头向金沙楼头瞅了眼,勉强笑了笑,道,“不瞒二位,在下当时只是眼角瞥见了暗器的影子,至于它来自何方,大约,是金沙楼上吧。”

    盛宸道:“多谢。”

    “不敢不敢”,唐大先生匆匆一礼,转身离开。

    盛宸的目光,又转向了金沙楼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