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大会看英雄  第77章谁的暗器(五)

章节字数:3012  更新时间:21-07-23 13: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认为呢?”盛宸看着司岩,淡淡应道。

    司岩沉吟着道:“按常理断之,应该有关。”

    盛宸截口道:“你是说,毕竟他是房家的管家。”

    司岩凝视着盛宸,沉默了片刻,道:“依公子您看,那金沙楼之上,又有几多人知道暗器乃是房管家所为!”

    盛宸道:“这个问题问得好。”

    “多谢公子夸奖”,司岩抬手摸了下后颈,笑笑。

    盛宸道:“要搞清楚你这个问题的答案,首先便要弄清楚一件事。”

    司岩截口道:“怕是全江湖都知道,那房管家可谓是房幽庆真正的心腹,这些年下来,绝对可以算是那个真正知道房幽庆秘密的人。”

    盛宸道:“你说得,对也不对。”

    司岩凝视着盛宸,不说话了。

    盛宸也没非等司岩说话的意思,他仅仅略微停了停,便接着说道:“金沙楼之上,不乏以暗器名震江湖的好手,他能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对你暗下杀手,除了你的身份在那一瞬间令得这群平时只勉强维持表面和谐的好手”同仇敌忾”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公子是说,他是个高手”,司岩截口道。

    盛宸点点头。

    “既然连公子都称他为高手”,司岩道,“此番他冒了头,岂非正是处理掉他的最好机会?”

    “你说得对,他既然没忍住冒了头,此番自然是最好的机会”,盛宸停顿了下,接着道:“不过,现在,还未到处理他的时机。”

    司岩想了想,躬身一礼,道:“敢问公子,您既然称他为高手,他究竟是个多高的高手?”

    盛宸瞅着司岩笑,道:“怎么,有想法?”

    司岩笑得狡猾:“公子说还未到动他的时候,那么,就一定未到动他的时候。”

    盛宸没接话。

    司岩眼见盛宸没上当的意思,只能继续说了下去,道:“属下只是忽然意识到自己思路的一个漏洞而已。”

    “哦?”盛宸淡淡笑道。

    司岩道:“公子只说他是个高手,却从未说他一定就是房家的高手。”

    盛宸沉默了半晌,最终还是没有正面回应司岩的话:“显然,莫说我们这些中原武林眼中的邪魔外道了,就连房家往日里相处甚笃的门派,咱们那位房盟主,也绝不会放心轻易那位管家交出去的。”

    司岩道:“属下大胆一问,如若他确实不止是房家的人,那他是不是就是公子一直在寻找的那个突破口了。”

    盛宸笑了笑。他没承认,更没否认,只是笑了笑。

    司岩凝视着盛宸,半晌,认真问道:“公子好像,不意外?”

    盛宸道:“你小子不愧是本尊的大司尊。”

    司岩干笑了两声,道:“公子这就是笑话属下了。”

    盛宸道:“既然知道了房幽庆今日交出来的定然不是房管家,那么,本尊的大司尊大人,接下来的事情,就得由你亲自出马了。”

    司岩道:“公子是觉得,房家定会交出个人以期暂时度过危机。”

    盛宸没说话。

    司岩沉吟着道:“属下静候公子吩咐。”

    盛宸长长地出了口气,道:“昨日,演武场上散了之后,那些坐在金沙楼上的武林豪杰们,接连几批去客栈拜见胡骁,一直闹到了深更半夜才散。”

    司岩道:“这事情属下知道。”

    盛宸看着司岩,停顿了半晌,接着道:“那些人,往日里和胡骁也并无交往。为何偏偏昨日,突然扎堆做了同一件事?”

    司岩眨眨眼,不说话了。

    盛宸淡淡道:“你看,你明白了。”

    司岩沉默了半晌,道:“金沙楼之上,既有凭借自身暗器知名于江湖之人,也有修习暗器之道的门派的门主和门派长老。这些人里,不排除确实有一部分昨日根本没有看到那暗器,更没有注意到是谁人对你暗下杀手的,但事情发生之时,那些人,因为各自的原因,都默许了它的发生。”

    盛宸缓缓道:“他们谁也没有料到,他们当时的那个看似统一的决定,说话间便有可能反噬在他们自己身上。他们想见的,并非胡骁。他们想见的,是我,也是你。之所以去找胡骁,说到底不过是因为他们见不到你我罢了。”

    司岩苦笑摇头,问:“那胡楼主呢,是个什么态度。”

    “他?”盛宸道,“他将这些迎来送往之事交给了华姑娘,然后自己躲了起来。”

    盛宸停顿了下,又道:“光明正大的。”

    司岩笑了笑:“胡楼主倒真是精明,只是这样子,难道不会将华姑娘变成了众矢之的。”

    “那倒不至于”,盛宸道,“早先我们说,中原武林并没有他们表面上表现的那般和睦友好,这些年来,那些门派对房家的臣服,也大多是不情不愿的,此番也算是得到了证实。”

    司岩道:“事到临头,换了属下,也会先想着自保的。公子也说嘛,人要是没了命,还怎么可能顾得上那些大是大非。”

    盛宸截口道:“你来找我,还有别的事情吧。”

    司岩怔了怔,道:“公子,你果真料事如神啊。你若不提醒,属下差一丁点都忘记了。”

    “说”,盛宸看着司岩,道:“你小子不要拍马屁,有话就说。”

    司岩道:“昨晚上,房家庄出了件事情。奇就奇在,这件事,闹得整个房家庄上下都人心惶惶,唯独没有影响到房幽庆。”

    盛宸一眯眼,道:“在房家有动静之前,有件事情,必须你出面去做。”

    司岩道:“公子,请吩咐。”

    盛宸摸出张纸条,道:“今日的演武开始之前,去见一见南宫家主,你亲自去。”

    司岩接过纸条,扫了眼,看着盛宸不说话。

    盛宸凝视着司岩,半晌,淡淡道:“不明白?”

    司岩摇摇头。

    盛宸道:“这南宫世家和关中秦家类似,都是多年以来只一心关注在自家的发展之上,对于整个中原武林的情况,至多也只是虚应故事而已。”

    “这点属下明白”,司岩截口道。

    盛宸示意司岩听自己说下去,“而这南宫世家又和关中秦家很不一样。”

    司岩目光频闪,恍然道:“公子指的是,南宫世家如今的实力虽远不及他们的先祖,然而这南宫世家作为老牌的知名门派多年间始终声名显赫,从未彻底衰落下去。”

    盛宸看着司岩。

    司岩沉吟了片刻,道:“公子尽管放心,属下这就去办。”

    盛宸道:“待你见到了他,不需多言什么,只管将那张信笺交给他便是。”

    司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你去吧”,盛宸道,“本尊等你回来。”

    司岩起身行礼:“属下告退。”

    这个时辰,自中州城涌向演武场的江湖中人还不算太多。演武场的四周多得不过是经历了昨日的事情之后,房家特意安排的保护。

    岔路之处,一匹快马掠过,缓步而来的两个女子闪身躲避。

    正是华青青和秦玉凤。

    快马就是快马,眨眼间已走得连影子都不见了。

    秦玉凤和华青青直到这时才互换了个眼色。华青青才开口了:“秦姐姐,方才过去的那个,是南宫家的南宫诫少爷吧。”

    “嗯”,秦玉凤点点头,意识到华青青看不到才又解释道,“应该是。”

    华青青道:“看方向,他应该是从金沙楼那边来。”

    秦玉凤又“嗯”了声。

    华青青停顿了片刻,大约是因为没等到秦玉凤再说话,还是自己又道:“昨日那么一闹,谁都知道今日的英雄大会定然是场大戏。南宫少爷这时候快马自那个方向离开,秦姐姐不觉得奇怪吗?”

    秦玉凤笑笑,道:“确实挺奇怪的。”

    “然而?”华青青扭脸看着秦玉凤的侧颜,沉吟着问道:“秦姐姐,这么严肃,莫不是知道他去哪里?”

    秦玉凤道:“我只是本能地感觉,今日这金沙楼,怕是要出大事了。”

    江湖中人的“本能”是怎么来的,没人说得清。只是大家都清楚,“本能”是江湖中人赖以生存的重要组成部分,有那么一些人,“本能”真的准得惊人。

    华青青自然是了解这个情况,她自己的“本能”也已无数次莫名其妙地救过她的命,是以,当秦玉凤忽然说起这种谁也不知何处而来的感觉,华青青的脸色已变了。

    秦玉凤沉默了半晌,道:“昨晚,我偶然间知道了件事情,思来想去,我只能今早上过去找一趟胡楼主。希望胡楼主可以给他带个话。”

    华青青不说话。

    “事出紧急”,秦玉凤瞅着华青青,道,“我希望你能相信我。”

    华青青凝视着秦玉凤,半晌,一字字道:“我相信你。只不过,无论发生了何事,胡大哥怕是也是一无所知的。”

    秦玉凤还是不说话。

    华青青沉吟着道:“时间尚早,我们若是快一点,应该还来得及。”

    秦玉凤道:“去哪里?”

    华青青道:“秦姐姐,你只管随我来便是。”

    秦玉凤凝视着华青青,道:“好,只管头前带路。”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