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大会看英雄  第92章谁有选择(二)

章节字数:3102  更新时间:21-08-16 10: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南宫逸凝视着房幽庆,半晌,道:“晚辈浅薄,倘说得不对,还望盟主不吝赐教。”

    房幽庆笑了笑,道:“南宫家主年纪虽轻却绝不识浅,如南宫家主这般缜密的思维若还称浅薄,那江湖中的大多数人可怎么活才是。”

    南宫逸随之一笑,道:“盟主当真谬赞,南宫逸愧不敢当。”

    房幽庆目光闪烁。

    南宫逸似是也不想得到房幽庆什么回应,仅仅停顿了下,便淡淡笑笑,径直问道:“晚辈大胆,未知那黄金蝎尾针,如今是否已落在房盟主的手中?”

    房幽庆笑了笑,道:“南宫家主竟也知这黄金蝎尾针!”

    “在江湖传闻之中,这黄金蝎尾针乃是惟一能和”暴雨梨花针”齐名的暗器,相较于”暴雨梨花针”的久已流落,黄金蝎尾针无疑当世第一暗器了”,南宫逸略略停了停,笑道,“晚辈年轻,确实不如盟主您见多识广,然而这黄金蝎尾针的传说,还是听说过的。”

    房幽庆沉吟道:“是以,南宫家主早就知道,在家主口中神秘身亡的魔教中人,正是这蝎尾针的主人。”

    南宫逸道:“晚辈冷眼旁观,在这件事情上,中原武林亦或是魔教逍遥宫都各具心思,至于这心思有多少是在那足够满江湖觊觎的知名暗器之上,晚辈就不得而知了。”

    房幽庆道:“实不相瞒,在下对那黄金蝎尾针确实起过想法,然而……”

    “尚未得到?”南宫逸接口。

    房幽庆目光闪烁,不说话了。

    南宫逸凝视着房幽庆,良久,忽然道:“如若事实确如盟主所言,那这蝎尾针的去向,可就让人疑惑了。”

    房幽庆略略沉默了下,道:“南宫家主的意思,恕在下愚钝,一时实在无法明白。”

    南宫逸道:“那是个好东西。”

    “这个自然”,房幽庆道,“只要运用得当,仅凭那黄金蝎尾针的威力,便足够令一个不懂武功的人屹立于江湖之巅了。”

    南宫逸道:“江湖之中,好东西向来是能者居之。也可以说,人在江湖,一旦拥有了黄金蝎尾针这样的好东西,便已将自己变成了个明晃晃的靶子,能不能留得住好东西,就只能看自己的本事了。在晚辈看来,他的死,几乎是一早便安排好的结果。”

    房幽庆不说话了。

    南宫逸瞅着房幽庆,淡淡一笑,道:“可如今,人是死了,东西却下落不明。”

    南宫逸有意停顿了下,又道:“确切说,只是在大多数人眼中的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房幽庆咀嚼着南宫逸有意无意强调的词汇,目中阴损一晃而过,又笑了,“莫非,南宫家的消息网,找出了黄金蝎尾针的下落。”

    南宫逸淡淡一笑,他没承认,可也没否认,只是淡淡笑了笑。

    房幽庆凝视着南宫逸,半晌,长长地出了口气,道:“江湖皆知,南宫家的消息网实力不虚,然而南宫家主今日来的目的,还请直言相告。”

    南宫逸笑笑,道:“晚辈贪心。”

    房幽庆挑眉。

    南宫逸有意让房幽庆想了想,才接着道:“盟主不觉得那位逍遥宫主尊出现的很巧合吗?”

    房幽庆不说话了。

    南宫逸看着房幽庆,半晌,道:“依盟主观察,魔教,尤其在魔教教主正式向所有人现身后的现在,众人对英雄大会的期待,是不是已有了变化?”

    房幽庆略略沉默,道:“南宫贤侄兴许不知道,魔教的那位教主,第一次出现,并不是在金沙楼之下。”

    “哦?”南宫逸干笑了两声,道,“还请盟主赐教。”

    “据房某所知”,房幽庆有意停顿了下,才接着道,“他就是为黄金蝎尾针而来。”

    南宫逸目光一闪,道:“那就足以说明了他的态度了。”

    房幽庆闭上了嘴。

    南宫逸又沉默了半晌,缓缓道:“既然盟主早知逍遥宫的那位主尊之前便已出现在了中州,那么,比武场上暗放暗器,便是更不应该了。”

    南宫逸没等房幽庆回应的意思,他轻轻一笑,道:“晚辈大胆,还望盟主原谅。”

    房幽庆抬手示意,继而叹道:“南宫家主说得对,如今,确实是令房某骑虎难下了。”

    南宫逸看了房幽庆一眼。

    房幽庆沉吟着道:“房某承认知晓暗施暗器之人的身份,然而却绝不是房某安排的。”

    南宫逸没说话。

    房幽庆缓缓道:“诚然,房某和逍遥宫结有深仇大恨,然而,房某纵使行事再不智,也不会将整个中原武林推入如今这般进退不得的境地。”

    南宫逸还是没说话。

    房幽庆凝视着南宫逸,正色道:“此番也幸好南宫世家暗中出手,才解了房家的燃眉之急,容房某日后一定图报。”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南宫逸轻笑道,“盟主若始终这般客气,那我南宫世家也不敢再蹚这趟浑水了,今日回去,便收拾回家便是。”

    房幽庆凝视着南宫逸,半晌,哈哈笑道:“贤侄不必生气,如今,眼看着魔教势力日盛,日后,房家乃至整个中原武林,还有许多事得仰仗南宫世家呢。”

    南宫逸凝视着房幽庆,缓缓一笑,道:“那晚辈也就不客气了。”

    房幽庆道:“贤侄想说什么,尽管直言。”

    南宫逸道:“既然盟主相询,有句话,晚辈不得不讲了。”

    “请讲”,房幽庆道。

    南宫逸道:“以盟主的智慧,想必也清楚,如今的情况之下,已容不得盟主再走错一步了。”

    房幽庆凝视着南宫逸。

    南宫逸有意让房幽庆想了片刻,才接着说了下去:“现在,盟主的选择,看起来似是还不少。实际上,已然不多了。”

    房幽庆一字字道:“如若换南宫贤侄身处房某的现在情况,南宫贤侄又会作何选择?”

    黄昏。

    夕阳遍洒在海面,美得令人窒息。

    盛宸站在那观潮亭中,遥望着海上的夕阳。司岩却显然没什么心思,他快步走上台阶,在盛宸身后停步,行礼,道:“属下见过公子。”

    “嗯”,盛宸随口应着,道,“我的大司尊,别慌,即便天真塌了,也不值得你慌。”

    “我不慌”,司岩看着盛宸的背影,撇了撇嘴,道:“事情果然如公子所料。”

    盛宸转过了身,道:“不要吞吞吐吐的,一字字说,说清楚了。”

    司岩没回应盛宸的话,他扁了扁嘴,还是忍不住问道:“公子,就不担心?”

    盛宸道:“纵使是神仙,想来也会有担心之事吧。”

    司岩迟疑了半晌,还是问道:“公子为何要让南宫世家去做这样的事?南宫世家毕竟是江湖上的传统门派,虽说已不繁盛,根基仍在。公子你就不担心南宫世家那两兄弟只是利用我们,一旦他们得到了他们想要得到的,会反过来对付我们?”

    盛宸道:“司岩,这海里的小鱼,各有不同,有时还会相互攻讦,但为何他们却从未被大鱼吃干净过?”

    司岩没说话。

    盛宸道:“南宫家那两兄弟当然在利用我们,如若我当真将他们推上了江湖的巅峰,为了自己,他们当然会反过来对付我们这些邪魔外道,不足为奇。”

    “不足为奇”,司岩的瞳孔缓缓收缩,缓缓道,“是不是意味着也不足为虑。”

    盛宸道:“我告诉过你,但凡是相互利用,就不存在完全的信任。既不存在完全的信任,那也就不会有你所说的担心。”

    盛宸停顿了下,解释道:“你口中的那种”担心”,只会存在于真正拥有信任的人之间。”

    司岩沉默了半晌,道:“还有件事。”

    盛宸不说话。

    司岩道:“公子您离开宅子后不久,胡公子来过。弟子们不知您的去向,也不敢留他。”

    “嗯”,盛宸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司岩站着没动。

    盛宸道:“还有事?”

    “没了”,司岩摇头。

    盛宸瞅着司岩笑,轻轻道:“我去问问胡兄为何找我,晚点就回去。”

    司岩微微一愣,笑着一礼,道:“属下告退。”

    “嗯,去吧”,盛宸说着,目光重又投向了海面。

    夕阳就是夕阳,最绝美的时候,不管是洒在海面时,还是洒在普普通通的屋顶上,都是绝美的。然而一旦最美的那一刻到来,通常,夕阳也就要结束了。

    这也就是所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黄昏来了,黑夜便随之到了。

    盛宸人尚在观潮亭中,华青青在客栈最高的地方,找到了胡骁。

    胡骁斜躺在屋顶上,眯着双目,任凭夕阳的余晖洒遍他的全身,静静地躺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从华青青的角度看起来,胡骁整个人看起来比往常还更加放松了一些,倒也不是说他往常不够放松,胡骁这样的人,在江湖上混了这么些年,早就见惯了风浪,怎样都比她要镇定得多了。

    就这样看了半晌,胡骁长长地出了口气,温言道:“华姑娘,你看了这么久,可看出了什么?”

    华青青怔了下,嫣然道:“你醒了?还是我吵醒了你?”说罢,走过去,伸出手,将手里的东西递给还维持着之前的姿势的胡骁,道:“给你。”

    胡骁坐了起来。

    夕阳,彻底消失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