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大会看英雄  第94章失踪的云家兄弟

章节字数:3210  更新时间:21-08-18 14: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华青青凝视着盛宸,半晌,道:“云追月?”

    “不是云追月”,胡骁瞧了盛宸一眼,解释道,“确切说,不全是云追月。”

    盛宸缓缓点头,道:“我知道了。”

    胡骁道:“自接到消息,我便已安排了下去。公子尽管放心,相信很快便能查到那云追月的下落了。”

    华青青看看胡骁,又看看盛宸,忽然道:“等一下,你们等一下。”

    盛宸的目光,从胡骁的面上,缓缓地,投了过来。

    华青青极少有机会感受到盛宸的如此目光,不自觉便怔住了。

    胡骁瞧了盛宸一眼,温言道:“华姑娘,有话想说?”

    “啊?”华青青茫然道。

    胡骁安抚一笑道:“适才,姑娘叫我们等一下。”

    华青青恍然道:“你们究竟在说谁?失踪的,究竟是谁?是那日的那位云少爷?还是云追月?”

    胡骁笑了笑。

    盛宸忽然道:“依你看,那位云少爷胆大包天,实在就是个不成器的公子哥,不值得失踪?”

    “呃”,华青青道,“你误会了。”

    盛宸示意华青青说下去。

    华青青沉吟道:“我只不过不太明白……”

    “什么?”胡骁接口问。

    华青青看着盛宸,一字字斟酌道:“我呢,并不认得什么云追月,但我能看得出来,那位云追月一定是个人物。怕是只有连你都能看在眼里的人物,江湖中人才能容忍他的纨绔弟弟四处闯祸。这样子的人,本身武功也不高,充其量也就一个仗着云追月四处骗吃骗喝的纨绔子弟。我想着,这样子的人,纵使再能闯祸,也不会闯下这般大的祸事。”

    胡骁笑道:“公子你看,我就说华姑娘经历了这段日子在中州的历练,相较初初上天香楼之时,真的已成熟了不少了。”

    盛宸瞅了胡骁一眼,目光回到了华青青的面上,片刻,淡淡道:“你说的有道理。”

    “那么”,华青青接口道,“你们所说的失踪,究竟是云追月的失踪?还是他的宝贝弟弟的失踪?”

    胡骁忽然道:“要说失踪,他们兄弟都失踪了。然而我却知道,华姑娘想问的,是这场失踪,是谁被谁影响谁受谁连累。”

    盛宸瞅了胡骁一眼,看着华青青道:“你说不认得云追月,我信。然而,你多少还是知道一些云追月的事情。”

    华青青道:“除了那日在金沙楼上胡大哥随口说了几句之外,我只知道一件事。”

    盛宸和胡骁迅速互换了个眼色。胡骁笑道:“何事?说说看。”

    华青青道:“你别这么瞅着我,我不是听你说的。我是和秦姐姐闲聊时听秦姐姐偶然说起来,那云追月,原本是房家的座上客,但是……”

    “但是什么?”盛宸和胡骁又迅速互换了个眼色。

    华青青道:“听说,这场英雄大会还未召开之时,江南剑客云追月已在房家庄做客月余。能在房家庄做客这么久,不用想也知道必然和主家相处十分融洽。只是,不知为何,当房家开始向武林洒出英雄帖,云追月反倒告辞离开了。”

    胡骁和盛宸互换了个眼色。

    华青青左右看看,皱眉问:“你们想到了什么?”

    胡骁瞧了盛宸一眼,解释道:“要说那江南剑客云追月生性疏阔,有名的喜好结交朋友。不至于是眼看着武林大会即将举行,偏偏要离开之人。再说了,以房幽庆的个性,即便云追月当真要走,咱们那位房盟主也会想办法挽留的。”

    华青青道:“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盛宸截口道:“你继续讲下去。”

    华青青看了盛宸一眼,继续道:“胡大哥说得固然有理,然而据说当时云追月乃是接到了那位云少爷的传书,对房盟主说他要去接他的兄弟,房幽庆这才无法阻拦,不得不放他离开。”

    “只不过”,胡骁接口道,“云少爷出现在了金沙楼,云追月却没有。”

    华青青道:“待得那位云少爷到了房家庄,说是见了云追月一面,但是当天夜里,当他去客栈房间寻云追月时,却发现云追月神秘失踪了。云少爷的纨绔江湖皆知,房幽庆对他的话自然是半信半疑,但云追月久久未归确实也令他生疑。房幽庆还专程派了人去寻找,又一时寻不到任何线索。后来,中州来的江湖中人越来越多,这件事情也只能暂时作罢了。”

    胡骁和盛宸又迅速互换了个眼色。

    华青青看看胡骁,又看看盛宸,道:“怎么,不信?”

    胡骁道:“信。”

    盛宸淡淡道:“方才,你连续说了几个”据说”,可见,不管告诉你这些事的秦姑娘信与不信,也不管我们信或不信,姑娘你是不信的。”

    华青青翻了个白眼,道:“秦姐姐也是听人说的,并不是她亲眼所见。”

    胡骁看了盛宸一眼,接口道:“让我们姑且假设这件事确实发生过,那些故事中明显的漏洞不过是云少爷那个纨绔子弟表达上的问题和之后由不同的人转述造成的问题。那么,这件事确有蹊跷了。”

    盛宸缓缓点头。

    华青青看看胡骁,又看看盛宸,想了想,彻底闭上了嘴。

    胡骁瞧向盛宸,后者淡淡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胡骁道:“和大多数故事一样,华姑娘所讲的故事,也存在两个明显的特色。”

    “两个……”华青青皱眉,“什么?”

    盛宸接口道:“你可知道,这世上最完美的谎言,是如何形成的。”

    华青青道:“我只知道,任何谎言都是有漏洞的。哪怕是善意的谎言。”

    盛宸和胡骁互换了个眼色。

    胡骁笑了笑,解释道:“姑娘你方才讲的故事,就分成了明显可以查证和很难查证的两个方面。”

    华青青道:“你把我说糊涂了。”

    胡骁道:“其一,云追月是否在武林大会之前来过中州,确切说,他是否来拜访过咱们这位房盟主,近一步讲彼时是否真在房家庄中盘桓月余,是可以查证的。”

    华青青点点头。

    胡骁道:“其二,云追月和云少爷之间兄弟情深,这点在江湖上人尽皆知。”

    华青青道:“这两点都是可以查证的,那不能查证的呢?”

    盛宸接口道:“究竟是何事,足以能令云追月连夜驰援幼弟。”

    “他们平时不在一起?”华青青沉吟道。

    “不在”,胡骁道,“那云追月自幼便和家人失散,即便后来和家人得以重聚,和家人之间的关系也并不亲近。大约偏巧和这个幼弟颇为投缘,自见到幼弟,便对幼弟十分的宠爱。不仅教了些武功给幼弟,更加还纵容那位云少爷这两年在江湖上打着他的名号招摇撞骗骗吃骗喝,让那位云少爷活脱脱变成了个纨绔子弟了。”

    华青青瞧着盛宸,道:“要不,他也没那个胆子和逍遥宫主叫板啊。”

    胡骁也跟着瞧了眼盛宸,接着说道:“敢和逍遥宫主叫板,确实是胆子太大了些,这样的人,在江湖上不会没有敌人的。”

    盛宸道:“有云追月在一日,这位云少爷纵使再闯祸,还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

    华青青截口道:“除非,能让云追月驰援云少爷的,并非那纨绔少爷自己闯出来的祸事,而是他云追月的仇家。”

    胡骁和盛宸互换了个眼色。

    华青青扁了扁嘴,道:“怎么,不对吗?”

    盛宸没正面回应华青青的问题,他只是浅浅一笑,道:“能令云追月去驰援云少爷的,必然是一件大事。”

    盛宸停顿了下,继续道:“一件能令他回不来的事情。”

    “云追月若真出了事,云少爷怎么可能还能安心地在中州城中待着”,华青青眨了眨眼,道,“甚至,居然还在英雄大会上公开叫板逍遥宫主尊。”

    盛宸道:“除非他不知道。”

    华青青看看盛宸,又瞅了眼胡骁,脸色渐渐变了。

    盛宸道:“无论你听说的事情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他们兄弟俩,确实不见了。”

    华青青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地,彻彻底底地将这口气吐了出去,才重又开口道:“那你们作何打算?”

    盛宸没有正面回应华青青的问题,而是淡淡道:“那日,在演武场上遇到云少爷,我就怀疑云追月出事了。”

    胡骁道:“华姑娘,你瞧,和你知道的时间比起来,早不了多少。”

    “那云少爷的事情呢?”华青青瞧着胡骁,她这次选择不上他的当。

    胡骁道:“还是那日,他自认在演武场上受辱,实在无颜待在中州,当夜便收拾行装打算离开中州。这点,本和他住在一起的一个少年剑客已确认了。那少年将他送到了中州城外,便回来了。他也不知道云少爷去了何处。”

    “这样的纨绔子弟也许不能成什么事”,华青青道:“但仅仅凭你说的,也并不能证明,他离开中州之后,便失踪了的。”

    胡骁笑道:“姑娘说的也有道理,只不过,姑娘不知道的事,因为云追月的事情,也因为在比武场上的事情,公子之前想找他谈一谈,曾派人沿路去找他。”说着,看了盛宸一眼,

    盛宸淡淡道:“接着说。”

    胡骁道:“就在有人最后看到云追月的镇子附近,云少爷的踪迹也凭空不见了。”

    华青青道:“若说云追月能凭空不见了我还能相信,云少爷的武功那日我也是亲眼所见的,说他能凭空不见了,我都不信。”

    胡骁笑了笑,道:“说实话,我也不信。”

    “是以?”华青青问。

    盛宸道:“不光是你,我也觉得有意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