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大会看英雄  第98章日月争辉(二)

章节字数:3050  更新时间:21-08-22 13: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司岩瞅着华青青。

    大概是司岩的目光的缘故,华青青眨了眨眼,问:“怎么,不能问?”

    司岩笑道:“怎么可能!可以问!当然可以问!”

    “那你为何”,华青青咳嗽了声,恍然道,“我明白了,你是想到了那位云少爷。”

    司岩目光微晃,笑得更开心了:“华姑娘果真聪慧。”

    华青青道:“那位云少爷也失踪了。”

    “是的”,司岩道,“他失踪了,还失踪得十分莫名其妙。”

    华青青一字字道:“莫名其妙?”

    司岩没有再回应华青青的问题,他略略停顿了下,道:“看样子姑娘也在好奇这两者之间的联系。”

    华青青道:“既然,按你们的说法,云少爷就是个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纨绔子弟,那他纵使真有仇人,应该也不会有在此时做出此事的魄力。”

    “姑娘的意思是”,司岩截口道,“云少爷若真出事,那定是和云追月有关的。”

    华青青笑笑,道:“现在的关键是,这位传说中的江南剑客云追月,人在何处。”

    司岩凝视着华青青,半晌,道:“有关云追月其人,公子和姑娘说过多少?”

    华青青摇摇头,道:“你家公子的性格你比我了解。”

    司岩笑了笑,还是没回应华青青的问题,只是轻轻道:“实不相瞒,姑娘真正想知道的,也是我想知道的。”

    华青青目光闪烁。

    司岩略略沉默了下,长长地出了口气,道:“我不清楚。”

    华青青道:“我相信你。”

    司岩点了点头,道:“说点我知道的事情吧。”

    华青青瞅着他笑。

    司岩笑了笑,道:“华姑娘笑什么?”

    华青青没有正面回应司岩的问题,她只是笑了笑,问道:“那……黄金蝎尾针,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黄金蝎尾针?”司岩微微一怔,笑道,“姑娘当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

    华青青道:“我知道那是当世惟一能和”暴雨梨花针”匹敌的暗器。”

    “是”,司岩接口道,“介于”暴雨梨花针”在早年的江湖纷争之中已然失落,”黄金蝎尾针”如今已是世上最独一无二的暗器了。此物当世只有一件,乃是我逍遥宫独有之物,早年一直为历代逍遥宫主尊亲手保存,直到前些年才成了左护法生前赖以成名的暗器。”

    华青青瞅着司岩。

    司岩道:“我没说谎。”

    华青青道:“我相信你,不过……”

    司岩道:“姑娘是觉得这里面的事情没表面上这么简单。”

    华青青做了个鬼脸。

    司岩目光一闪,道:“是。”

    “是?”华青青不觉一怔,苦笑道,“你承认得这般爽快,倒令我无法问下去了。”

    司岩笑了笑。

    华青青凝视着司岩,道:“既然你说”蝎尾针”本为历代逍遥宫主尊保存,那为何会到了那位左护法手中,又为何会因为他的死而失落。”

    华青青没给司岩回应的时间,只是顿了下,便接着说道:“还是说,此物的失落,从一开始便是一个局,那宝贝,从一开始就尚未失落?”

    司岩笑了。

    华青青皱眉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司岩道,“我只是越来越发觉,公子当真是很了解华姑娘。”

    华青青不说话了。

    司岩又笑了笑,道:“倘若姑娘猜错了,那这黄金蝎尾针,又会在谁的手里呢!”

    华青青目光闪烁,道:“表面上看,嫌疑最大的自然是那位房盟主,毋庸置疑。然而,我冷眼旁观,他倒也不像是拥有了那宝贝的样子。”

    司岩没说话。

    华青青也没等着司岩回应,径直道:“这件事情和过往的很多事情一样,房家将逍遥宫视作威胁,而逍遥宫也将房家视作威胁。倘真相并非表面上这样简单,那么,有人故意引起你们鹬蚌相争,而他,便坐收渔翁之利。”

    司岩道:“谁是渔翁?”

    华青青凝视着司岩,沉默了半晌,又道:“此人必然藏得很深,很巧妙。也许,就在房幽庆的身边,甚至于,就在你们的身边。”

    司岩又不说话了。

    华青青随之略略沉默,笑道:“我不过是瞎说的,对与不对,大司尊大人都不必太放在心上。”

    司岩道:“姑娘尽管放心便是,相信很快,便有结果了。”

    华青青目光闪烁,问:“何事?”

    司岩笑了:“真相,自然是所有事情的真相。”

    华青青凝视着司岩,不说话了。

    司岩道:“要说那位云追月,堪称当今江湖中除了我家公子之外最神秘的人物了。自他出道以来,大事小情都只代表自己的态度,从不盲目跟从任何一个门派,更不代表中原武林的哪个门派。最重要的,是他从不怕得罪什么人。介于他自身高超的武功,出道数载,在黑白两道可谓树敌无数,还真没人能将他怎么样。”

    “我听说”,华青青接口道,“中原武林之中竟无一人知晓他的门派师承。”

    司岩点点头,道:“的确如此。”

    华青青忽然道:“那你们呢?”

    “我?”司岩目光闪烁,笑道,“姑娘说什么,司岩不明白。”

    华青青在心里叹了口气,道:“我说,中原武林之中没人知晓云追月的师承门派,那你们呢,以逍遥宫的势力,不会不知道吧。”

    “多谢姑娘夸奖”,司岩道,“只不过,姑娘忽略了一个问题。”

    华青青挑起眉头。

    司岩道:“我家公子。”

    “我不懂”,华青青道,“你是说,他们并不相识,还是?”

    司岩道:“不瞒姑娘,逍遥宫确实建有自己的消息网,只不过,我家公子和中原武林中的那些个江湖大豪不同,他对掌握江湖中人的秘密没有兴趣。”

    华青青问:“除非有绝对必要?”

    司岩点点头。

    “哦”,华青青凝视着司岩,缓缓道,“那么,你到底是怎么看的。”

    司岩笑道:“我?”

    华青青点点头,道:“对,我问你的个人看法。不论是云家两兄弟的事情,还是你方才所讲的黄金蝎尾针的事情,我想知道你个人的看法,而非逍遥宫的看法。”

    司岩道:“江湖上各个知道,这位云少爷,就是云追月的弱点。”

    “你是说”,华青青瞅着司岩,一字字道,“只要抓得住云少爷,就等于抓住了云追月。”

    华青青停顿了下,认真道:“无论哪种角度上的。”

    司岩点点头,道:“云少爷的事情,十之八九如此。

    华青青道:“还有十之一二?”

    “是的”,司岩道,“世间万物皆有那十之一二存在的,”

    华青青目光闪烁,不说话了。

    司岩有意容华青青想了想,才继续道:“适才刚说过,那云追月出道数年,说他树敌众多都是轻的了。”

    华青青道:“也就是说,现在这种情况,想要找到云追月,便一定要从找到云少爷入手。找到了云少爷,云追月的事情也就迎刃而解了。”

    “是”,司岩点点头,道,“云少爷其人说到底不过是个纨绔子弟。”

    华青青盯着司岩,半晌,问:“你们已经有了线索?”

    司岩道:“是。”

    华青青不说话了。

    司岩道:“云追月的身上,除了他确实是因为各种原因被仇人所迫,甚至已然身亡之外,他也极有可能是有意失踪。”

    “有意”,华青青一字字道,“若是有意,那整件事情怕就又转向了另外的方向了。”

    司岩没说话。

    华青青凝视着司岩,半晌,缓缓道:“你们都是做大事的人,想事情难免复杂。也许,你们都想复杂了。还有一种情况,相对简单,你们却都没有想到。”

    “请教”,司岩目光闪动,认认真真道。

    华青青沉吟道:“你说云少爷的失踪为云追月的仇家所为,我也这么认为。只是,云追月既然仇家不少,那就不一定对云少爷下手的人一定和云追月现在的情况有关。”

    华青青停顿了下,又道:“当然,真相究竟如何,一定得找到云追月,或者至少找到了云少爷,才能知道了。”

    司岩凝视着华青青笑。

    华青青又眨了眨眼,道:“怎么,我说的有问题?”

    司岩双目中缓缓亮了起来,缓缓道:“不不,姑娘误会了。姑娘方才所言,不止没有一点问题,还相当的有道理。”

    “那你……”华青青疑惑道,“这么盯着我做什么。”

    司岩笑了笑,道:“先前,公子也说我们的思路走进了死胡同。姑娘方才的话,不仅仅是给了我们一个崭新的思路这么简单的,兴许就是通向真相的一把钥匙。”

    华青青“噗嗤”一笑,道,“大司尊大人这么会哄人,你家公子知不知道。”

    司岩也笑了。

    正在这时,虚掩的房门外传来的轻轻地敲门声。

    “谁?”华青青说着,看了眼司岩。后者摇摇头。

    华青青起身走向了门口。

    门外,是个逍遥宫弟子打扮的少年,一见门开了,连忙低头行礼。

    华青青回头看向司岩。

    “谁?”司岩挑起眉,也起身走了过来,“怎么了?”

    华青青道:“找大司尊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