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大会看英雄  第104章决斗前日

章节字数:4041  更新时间:21-08-28 1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华青青看着秦玉凤,半晌,道:“秦姐姐,你也有话瞒着我。”

    秦玉凤笑笑,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笑了笑。

    华青青倒也没非要秦玉凤讲什么,径直说了下去:“从有人在金沙楼上向司岩下手的那一刻起,或者说,从逍遥宫的人手突然出现在英雄大会上的那一刻起,这场英雄大会,在所有人心中已经变了味了。”

    秦玉凤道:“秦家自先祖立家以来,从未真正在江湖中有过什么出奇的地位。要自保,和大多数江湖中人一般,就要选边。而选对边,正是大多数江湖中人在江湖的波谲云诡之中生存下去的方式。”

    华青青目光闪烁,道:“那姐姐,或者说整个秦家,如今选了哪一边?”

    秦玉凤没正面回应华青青,她轻轻一笑,道:“下帖的,是南宫世家。但代表南宫世家出战的,却是惟一那个众所周知自出道以来便不代表南宫世家的人。”

    华青青道:“秦姐姐觉得,这种情况,很有趣?”

    “要说修为”,秦玉凤道,“南宫家的那位诫少爷确实算得上是南宫家数代以来难得的翘楚,只不过,以他来出战,的确是奇怪了些。”

    华青青眨眨眼,道:“翘楚?有多翘楚?”

    秦玉凤笑道:“不如那位主尊大人。”

    华青青笑笑,道:“我问得不是这个。”

    秦玉凤没正面回应华青青的话,她沉默了半晌,忽然道:“你还记得那件事吗?”

    “何事?”秦玉凤的话说得没头没尾,华青青难免疑惑。

    秦玉凤看着华青青,不说话。

    华青青忽然灵光一闪,恍然道:“那件事啊!”

    “是”,秦玉凤道,“就是那件事。”

    华青青略作沉默,摇着头道:“我也曾试图探问过,只可惜……”

    秦玉凤截口道:“他那样的人,若不是他想说,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也问不出来的。不值什么,你也别太往心里去。”

    华青青笑了笑,不说话了。

    秦玉凤看着华青青,缓缓道:“当年,他尚且是个半大的孩子,内逢大难,外遇强敌,都能从容不迫,令得中原武林群雄之后多年一提起他就觉得心惊胆寒。如今的他,武功这般深不可测,若再算上那般心机智计,纵观中原武林,绝无一人可以匹敌。”

    华青青沉吟道:“姐姐是说……”

    “你不妨回想一下,他表面上看起来为人不温不火,颇有几分对世事都不甚在乎的意思,但只要出招,便即刻收到效果”,秦玉凤停顿了下,接着道,“我是说,这场逍遥宫主尊和南宫诫之间的比武,怕是会成为这场中州英雄大会的真正转折点。”

    华青青沉默了片刻,轻轻叹气。

    秦玉凤道:“我冷眼看着,有转折,兴许才是应该的。”

    华青青凝视着秦玉凤,半晌,道:“我带你去。不过,你见不见得到人,我不负责。”

    秦玉凤嫣然一笑,道:“这是自然。”

    身处黑暗之中,人们都在期待光明,可当真正的光明到来,又有几人抓得住摸得着呢?也不知道光明不知到来与否,至少,曙色是按时来了。

    太阳还不算升得太高,华青青和秦玉凤已经见到了司岩。

    站在院子最中心的司岩,向着给华青青她们带路的弟子点头示意的司岩。

    弟子无声退去,华青青和秦玉凤互换了个眼色。

    她们还未来得及说话,司岩已迎了上来,微笑拱手:“二位姑娘,来得真早。”

    秦玉凤拱手回礼,道:“司岩公子。”

    司岩瞅了华青青一眼,向一旁的石桌石椅示意道:“二位这么一大早来,总不会是来找在下闲聊的。”

    华青青和秦玉凤又迅速互换了个眼色。华青青笑道:“实不相瞒,我们其实,不是来见司尊大人的。”

    司岩笑笑,转身向石桌走去。

    华青青看过去,只见桌上已经摆上了一桌早餐,不觉便看了秦玉凤一眼。

    白粥,小菜。

    就是那种简简单单的,但一看就令人垂涎欲滴的早餐。

    司岩停步,回头,缓缓一笑,道:“看二位姑娘的脸色,想必昨夜没有睡好。这么一大早便来定是有事,我们还是进屋谈吧,屋里舒服些。”

    华青青嫣然一笑,走过司岩,径直走向了那石桌,笑着说:“不用,我觉得那里就很不错。”

    司岩和秦玉凤互换了个目光,一前一后,都走了过去。

    三人分宾主落座自不必说。

    秦玉凤看了看桌上的食物,又看了眼华青青,道:“司岩公子这是还未用早膳?”

    司岩笑道:“这么一大早,实不相瞒,在下刚刚起身,确未及用餐。”

    华青青看着司岩,待得司岩说完了,眼珠一转,忽然开口道:“你家公子这也太不近人情,既然你还未用早膳,就该他来见我们的。莫不是那弟子没有如实回报,我们是来见他的。”

    司岩瞧了眼秦玉凤,看着华青青,笑着道:“报了。”

    “那……”华青青挑眉一笑。

    司岩道:“华姑娘,我不久前曾告诉过你,这个时辰,是我家公子练功的时辰。莫说是我们,就是老宫主在世之时,遇到我家公子练功之时,也是见不到我家公子的。”

    华青青“哦”了声,忽然道:“你家公子每次练功多久?”

    司岩目光闪烁,没回应华青青的问题,而是接着道:“我还说过,不管你们来是为了何事,都可以告诉我。”

    “是”,华青青截口道,“你确实说过,我也没忘记。只不过,秦姐姐这不是着急嘛。既然我应承了秦姐姐要过来,难不成还能反悔不成。”

    司岩的目光投向秦玉凤。

    秦玉凤看了华青青一眼,叹道:“今日的确是我让青青带我来得,不过青青也说了,不一定见得到人的。”

    华青青瞪眼:“秦姐姐,你这是怎么回事!”

    司岩缓缓微笑,道:“急事?”

    华青青截口道:“说急确实也急,如若说不急,也没那么着急。”

    华青青的话音方落,司岩和秦玉凤的目光一下子都投向了她。

    华青青微微一愣,嫣然道:“我早就想这么说一次话了,终于有机会了。”

    司岩笑了笑,道:“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事情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但并未火烧眉毛。”

    秦玉凤和华青青互换了个目光,都点了点头。

    司岩略作思索,道:“让我猜一猜,二位此时到来,是为了战书的事情?”

    华青青道:“在中原武林,通常,惟有生死大仇,才会这般认真下战书挑战的。下了战书,通常就必须有人死。”

    司岩笑道:“姑娘这是担心我家公子会输吗?”

    华青青看了秦玉凤一眼,道:“不是。”

    司岩目光闪烁,道:“二位放心。”

    秦玉凤道:“真的可以放心?”

    司岩凝视着秦玉凤,缓缓道:“自然可以。秦家和南宫世家向来交好,秦姑娘心下担心,也是正常。”

    华青青瞅着秦玉凤。

    秦玉凤沉默了半晌,道:“我承认,我确实是担心。不过,我之所以想见一见逍遥宫主尊,倒真不是因为我担心比武之时南宫家有人有所损伤,我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哪里不对”,华青青截口道,“秦姐姐你说什么?”

    司岩瞧着华青青笑。

    华青青被笑得有些毛毛的,不由横了一眼司岩。这时,司岩身后不远处,有一扇房门忽然被人从屋里拉开了,三人自然一下子都回头去看。

    华青青和秦玉凤互换了个眼色,都没说话,也没动。倒是司岩,看看华青青,又瞧了眼秦玉凤,起身迎了上去。

    “见过公子。”

    那走出来的人,正是盛宸。

    盛宸微微点头,越过司岩,径直走到了秦玉凤的面前。

    秦玉凤眼看着盛宸走近,不觉竟彻底怔住了。就这么过了很久,秦玉凤突然听到了华青青的声音。

    “你,怎么从屋里出来了?”

    盛宸的目光投向了华青青,半晌,才淡淡道:“方才,我一直都在屋中。现下如若不自屋中出来,岂不是真成了妖怪了。”

    华青青凝视着盛宸,道:“你的笑话,不好笑。”

    秦玉凤不觉一笑,道:“方才,大司尊说主尊大人在练功,青青是下意识认为主尊大人不在院中吧。”

    盛宸点点头,看向了司岩,问道:“来了很久了?”

    司岩瞧了眼秦玉凤,认真回道:“回公子,二位姑娘来的时间倒是不长,只不过不太巧,她们专程为公子而来,却恰好赶上公子练功的时辰。属下既不敢替公子处理姑娘们带来的问题,更不敢打扰公子练功,便只有陪着她们在此处等了。”

    盛宸淡淡道:“你小子今天倒是乖觉。”

    司岩笑笑,不说话了。

    盛宸环视其余三人,略作沉默,道:“先坐下再说吧。”说着,先坐下了。

    秦玉凤、华青青和司岩三人互相看了看,也都重新坐下了。

    盛宸瞧了华青青一眼,看着秦玉凤道:“说吧。”

    秦玉凤斟酌道:“司岩大司尊有一点说错了,今日,确实是青青和在下一道来的。然而,有事想说的,只有在下。”

    “哦?”盛宸随口应道,“那说吧。”

    秦玉凤瞅着盛宸,道:“公子对青青与众不同。”

    盛宸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看了眼华青青,笑了笑。

    司岩忽然截口道:“秦姑娘,在下倒是第一次发现,你如此精明。”

    盛宸截口道:“人在江湖,精明,总比蠢笨能活得长一些,莫说秦姑娘的身上如今还担着整个关中秦家的未来。司岩,精明,并不是什么坏事。”

    司岩嘟囔道:“只要不用在做坏事之上。”

    盛宸不再理睬司岩,他示意秦玉凤说下去。

    秦玉凤看了眼司岩,含笑道:“宫主您这样看着在下,想必是已然猜出在下的来意了。”

    盛宸淡淡道:“既然来了,便说说看。”

    华青青接口道:“南宫世家向你下战书的事情,现下整个中州都已然知道了。你呢,究竟是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盛宸淡淡道,“他挑战,我当然应战。”

    华青青道:“你应该也知道,在江湖上,以战书为始的比武,通常,都会以命相拼。我知道你武功好,可一旦与人在中原武林面前和人以命相搏,不管对手是谁,多少还是伤了你身为逍遥宫主尊的面子的。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他们知道论武功比不过你,向你下战帖,不过是让你以另一种形式输。倘若你一定要应战,是赢还是输,你这位逍遥宫主尊,铁定是又会让中原群豪诟病了。”

    盛宸看着华青青,道:“我不应战,就不被诟病吗?”

    华青青怔了怔,闭上了嘴。

    盛宸浅浅笑着,道:“据我所知,在中原武林,确实是有但凡以战帖挑战的比武一定要拼命的不成文规则。与此同时,华姑娘应该也知道,以战帖为始的比武,比武的双方通常都有着某种血海深仇,战帖的存在不过是让报仇变得光明正大,从而杜绝某些私下的交易罢了。”

    “私下……交易?”华青青一字字重复。

    盛宸道:“简单点说,就是因为这样的比武,通常比武双方的名气和实力有着很大的差距。为了防止有名的一方在无形中主导比武,才产生有了”战帖”。自”战帖”首次出现之后,这种形式便在江湖中形成了某种类似传统的东西。”

    秦玉凤道:“公子说得对,但凡这样情况下的比武,比武双方是不可能不以命相拼的。”

    华青青看着秦玉凤,道:“秦姐姐从一开始就没担心过这场比武会有人死?”

    秦玉凤摇摇头。

    华青青瞅了眼盛宸,不说话了。

    盛宸瞅了眼司岩,缓缓道:“秦姑娘特意和华姑娘一道来,定然有要紧事想说。”

    秦玉凤不承认,也并不否认。

    盛宸凝视着秦玉凤,片刻,轻轻一笑,道:“姑娘想得到答案,不妨明日辰时三刻去金沙楼,一看便知。”

    “明日辰时三刻?”秦玉凤和华青青互换了个眼色。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