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波  第116章一路向前(二)

章节字数:3043  更新时间:21-09-09 10: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已经是今夜的第三拨了”,司岩冷眼看着夜行人一个接一个跳进房家庄的高墙,继而前仆后继地发出几阵短促的尖叫,不觉摇了摇头,叹道,“也不晓得这房家庄里有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值得一个接一个的去死。”

    “什么去死?”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司岩一僵,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转过身时露出了笑容:“公子,你这就出来了啊!属下还以为得等到天亮。”

    盛宸打量了下司岩,没说话。

    司岩本就是偷着跟来的,此刻偷眼瞅着盛宸的神色,片刻,才问了句:“如何?”

    盛宸瞅着他,缓缓露出了笑容:“你觉得呢?”

    司岩眼睛一亮,不觉摇了摇头:“他当真这么简单就交出了《藏心诀》?”

    盛宸道:“你小子好像恨不得他不同意一样。”

    “怎么可能”,司岩做了个鬼脸,道,“属下只不过不太敢相信。”

    盛宸示意司岩继续说。

    司岩沉默了半晌,道:“公子你看,今夜的房家庄看起来像不像只张开了血盆大口的巨兽。”

    夜雾之中,盛宸的双目显得更亮了,他轻轻道:“这只巨兽,吞下了谁?”

    “夜行人”,司岩停顿了下,继续道,“无数的夜行人。”

    盛宸凝视着司岩,片刻,道:“看样子,你小子这一晚上还真是没白过。”

    司岩道:“除了发觉这夜雾之中比雨中更适合夜行人出没,属下还真是没白过。”

    盛宸示意司岩随自己走,随口道:“继续说。”

    话音未落,人已消失在了夜雾之中。

    司岩看着盛宸消失的方向,翻了个白眼,连忙跟了上去。

    盛宸眼看着司岩重新出现在面前,缓缓含笑,道:“我一早便清楚你小子跟着来了,要不,也不至于会出了正门还沿着房家庄的外墙绕了一圈。”

    司岩眼珠一转,夸张道:“公子既然知道了,那做什么还要逼属下说。”

    盛宸抬手敲向司岩的额头,笑道:“夸你就受着,我的大司尊,何时也变得这般矫情了。”

    “这可不是矫情”,司岩嬉皮笑脸道,“属下违了公子的命令这不是担心被罚嘛!”

    盛宸道:“你会怕?我可不信。”

    司岩“噗”得一笑,道:“公子会说笑话了!”

    盛宸轻轻叹了口气,道:“这些年,但凡汇星阁开门之日,房家庄总会吸引到一些特别的客人。今日你遇到的事情,也算不得什么例外。”

    “那些黑衣人呢?”司岩眨着眼问。

    盛宸凝视着司岩,反问道:“倘若有人要闯我的藏书阁,此人的下场又会如何?”

    司岩不说话了。

    人在拐角。

    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司岩不觉看向盛宸,做了个只有他俩能看懂的手势。

    盛宸的那双眼在暗夜里亮的惊人,司岩当然看得懂。他左右敲了敲,忽然大声道:“公子,那我们和房盟主,现在还算是敌人吗?”

    盛宸淡淡道:“在这件事情之上,也难得咱们那位房盟主和我的想法一致。既然连想法都一致了,其他的事情,自是都不重要了。再者……”

    “公子说过”,司岩截口道,“属下记得,公子说过,江湖之中,都是亦敌亦友的。”

    走过拐角,就是中州城最热闹的那条路了。当然,在只有两个人走在街上的时辰,这街的宽与窄,白日里的热闹与萧索,都不甚重要。

    风声。

    风吹动招牌的哗啦声。

    招牌和招牌之间自然的碰撞声。

    司岩和盛宸迅速互换了个眼色。他笑了笑,忽然道:“那《藏心诀》现在就在公子身上咯?”

    盛宸浅浅含笑,道:“你小子分明比我还年青,也不知为何从小就这么多嘴。”

    司岩夸张一笑,道:“多谢公子夸奖!属下真是受宠若惊!”

    远远地又传来了更鼓的声音。

    司岩和盛宸又迅速互换了个眼色。

    这个时辰,在其他任何地方,夜雾都开始散了,中州这个地方却偏偏除外。也不晓得是不是太过潮湿的缘故,夜雾一起,总是伸手不见五指,有时甚至到了白日里都丝毫不散。这样的情况除了令得日常看起来最普通的地方也如同妖兽一般可怖之外,更重要的,则是这样的地方当真是个好的埋伏场。

    箭啸破空,司岩打了个哈哈,道:“属下早就说了,公子只要亲自出马,肯定事半功倍。”

    盛宸的眼睛亮亮的,曼声说道:“你小子这两年越来越懒了,别以为我当真不知。”

    “属下若真这么肤浅”,司岩目光闪烁,人已冲着盛宸扑了过去,“岂不是对不起公子的信任了。”

    话未说完,两人已错身换位,替对方拦下了破空而至的劲风。

    “嗖”“嗖嗖”……

    劲风越来越急,竟然有人在长街两边的高楼之上摆下了箭阵,只等着盛宸和司岩自投罗网。

    此刻,已是收网之时。

    只可惜,这样的安排兴许对任何人都有效,偏偏这“任何人”中不包括盛宸和司岩。谁也没看清楚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只是在第一轮的箭雨最密集之时,箭手中有眼神够好的便已经隐约发现那两只被他们网住的雀儿已经变成了一个。接下来,等到第二轮箭雨开始时,楼下已经没人了。

    箭矢“噼里啪啦”地落在地上,这下不用领头指挥的人开口箭手们面面相觑,纷纷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人呢!人去哪里了!谁看到了!”

    “明明在下面的!”

    “被困在我们的陈氏连环箭中两人还在那里聊天已经够吓人了,这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不是人,肯定是妖怪!”

    领头的箭手虽说不愿让手下胡说八道下去,然而现在的情况你叫他找出个什么其他解释他一时居然也找不出来:“你,你去楼下看看,那两个魔头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是!小人遵命!”被布置的那人显然不乐意接受这项任务,人都已转身下楼了口中还在嘟囔着些什么。

    “老大,那两人连我们的连环箭阵都给他们破了,显然武功高强。就凭咱们几个,怕是还没近身就给人家捏臭虫一般捏死了,又能做得了什么!”

    “就是,老大,三爷叫我们围得,究竟是两个什么人啊,居然能破得了陈氏连环箭!趁着那两位没有找上门,咱们还是快点走吧!”

    “是啊,就凭你们,又能做得了什么!”

    随着声音,一个人影从屋顶飘然而下,不是别人,正是盛宸。

    毫发无损的盛宸。

    众人瞬间四散,管事的人强忍着内心的惊讶,咬紧牙关,一字字地蹦:“是你,居然真是你!那另外一人,想必就是那位司尊大人了。”

    盛宸看着那管事之人,淡淡道:“怎么,尊驾张网捕鱼,居然都不事先查一查这河中都有些什么鱼吗?也不担心网不够结实。”

    领头得脸色变了变,四下看了看,道:“哪怕落在你手里,我还是什么都不会讲的!我的兄弟们也不会讲的,魔头!”

    盛宸缓缓扫视四周,淡淡道:“陈氏怎么说也算是黑道上数得上的家族,陈氏连环箭也是响当当的招牌,阁下既然认出了我,想必也明白,对手是我,陈氏连环箭被破,是必然的事情。”

    人群中有人接口道:“尊驾既然了解我们这一行,那尊驾就不该问这样的问题。拿钱杀人,确实上不得台面。但拿了钱,无论生意成败,最起码也不该将客人的消息免费赠予其他人。尊驾也是江湖中一言九鼎的人物,相信总不会难为我们这些小人物了。”

    盛宸的目光紧紧锁在适才那个声音的发生之处,半晌,淡淡道:“那……倘若我有你们雇主想要的消息呢?”

    “你想换消息?”

    “是”,盛宸语气平静,明显是胸有成竹。

    “你在哄人。”

    盛宸忽然露出了笑意:“你确认?”

    “你连我们的雇主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知晓他究竟想要什么!我看你就是在诓我们的话而已。”

    “既如此,那我走了”,盛宸略略停顿,又道,“那位仁兄说得对,人在江湖,谁都不容易,我当然不会难为你们。我上楼前,不过是希望你们中有人愿意带句话给你们的雇主。”

    “什么话?”有另一人问。

    “等一下!”带头人突然截口。

    盛宸眼看着那群人将自己围在了中央,目光缓缓一扫,道:“人在江湖混,确实也不容易。既然你们说不方便说,我呢,也不愿太为难你们。然而诸位堵着我不让走,这又是为什么?”

    “做生意。”

    盛宸扫视四周,淡淡道:“做生意?要说你们那位三爷,将生意做到我的头上,也着实是大胆了些。”

    “废话少说!我们是怕你,但我们更怕三爷!”

    楼梯的对面正是那间酒楼。此刻的酒楼,当然关着门,不过净手处的水,却如涓涓细流,一直在那里。

    盛宸走下楼梯,走向了那净手之处。

    你足够仔细,纵使水再小,水流得再缓,都是可以用来清洗血迹的。

    夜雾,总算开始散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