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波  第130章祝你玲珑(二)

章节字数:3015  更新时间:21-09-29 16: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骤雨,长阶。

    祝玲珑手持纸伞,立于长阶之下。

    耳边,是大雨尽情地打在伞上产生得噼里啪啦。而不远处的亭中所立之人,正是盛宸。

    这个驰名江湖的男人,正看着她,既没有惊喜也没有慌张,他始终淡淡地看着她,一言不发。与其说盛宸在等祝玲珑说话,倒不如说,他当真毫无情绪。祝玲珑看的久了,渐渐地,直觉着后心发凉。这些年下来,她也算遇到过不少人。见过的人多了,自然不会只遇到活泼开朗毫无城府的。然而,即便是往日里见过的最清冷的人,眼里也是有情绪的。那些在旁人眼中的天生冷感,实际上只不过是对感情的通透罢了。

    盛宸则完全不同。他不是冷,而是淡。这个已驰名江湖十几载的男子,目光竟淡得完全没有情绪。这种淡,似乎,并不该属于人间。

    又不知过了多久,祝玲珑看到自己举步走上长阶,与此同时,听到自己在说:“公子见到小女子,似乎并不失望。”

    盛宸轻笑出声,道:“姑娘既然来了,何需明知故问。”

    “所以说”,祝玲珑目光闪了闪,又笑了笑,说道,“公子从一开始约得,确实就是小女子。”

    盛宸缓缓收回了目光,道:“是。”

    祝玲珑讶然道:“为什么?”

    盛宸没正面回应祝玲珑的话,他只是长长地出了口气,缓缓道:“姑娘这些年来精心布置,用心之良苦纵观整个江湖也怕是无第二人能领会。事到如今,也许,姑娘想找个人说一说。而那个人,应该不是房少爷。”

    祝玲珑目光微晃,笑道:“公子似乎很了解小女子。”

    盛宸淡淡道:“房少爷,是个很有趣的人。”

    祝玲珑沉默了半晌,最终还是没回应盛宸的话。她勉强笑了笑,道:“公子说”事到如今”,似乎特别不喜欢这个时候。”

    盛宸道:“姑娘是问我,倘我是你,我会不会轻易将自己的全面计划这么轻易和盘托出。”

    祝玲珑凝视着盛宸,半晌,一字字道:“换句话说,我说什么公子都会信吗?”

    盛宸没说话。

    祝玲珑沉默了片刻,道:“我听凤儿说起过很多你的事情。”

    盛宸还是没说话。

    祝玲珑看着盛宸,半晌,忽然道:“听说,公子喜欢观潮。”

    盛宸笑了笑,没有承认,但也没否认,只是笑了笑。

    祝玲珑道:“今日骤雨,看样子,我倒是能沾上公子的光,一观大潮了。”

    盛宸忽然道:“姑娘在中州居住日久,想必知道,这观潮亭的来历吧。”

    祝玲珑目光晃动,浅浅笑了,轻轻道:“早年,这里只是中州港的一部分。在中州港衰落之后,人们才发现,此处竟是个绝佳的观潮之处,于是,才有了这绝佳的观潮之处。”

    盛宸沉默片刻,忽然道:“若要观潮,中州城,确实是个好地方。”

    祝玲珑何其聪明,她怎能听不出盛宸的意思。不过,她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好在盛宸也没有非等祝玲珑回应,他只是有意让祝玲珑想了想,忽然道:“令师,还好吗?”

    祝玲珑微微一愣,道:“公子何故有此一问?难不成,逍遥宫昔日还和华山派有过交往吗?”

    盛宸道:“要说当今的中原武林之中的一多半的宗师,确实都和我有过些交往的。”

    盛宸说着,略略停顿,又道:“在逍遥山之下。”

    祝玲珑目光微动,不说话了。

    盛宸有意又让祝玲珑想了想,这才重又问道:“怎么样,多年未见,华山派掌门,身体可好?”

    祝玲珑凝视着盛宸,半晌,苦笑道:“以公子的江湖地位和江湖势力,不该不知道,我就是华山派百年以来惟一的那个被清出门派的逆徒。”

    盛宸不说话。

    祝玲珑看着盛宸,缓缓道:“公子不信尽管去查,华山派的弟子名册之上,早已没我的名字了。”

    盛宸略作沉默,长长地出了口气,道:“姑娘的确用心良苦。”

    祝玲珑苦笑道:“为何这么说?”

    盛宸道:“华山派择徒之严数百年来人尽皆知,哪怕是这一百年,华山派的继任掌门也从未放弃前辈的教导,华山派的弟子数量虽始终不多,但也从无败类。姑娘出身华山,在下好歹昔年也算是和华山掌门有过短暂的交集,”败类”二字,还是莫要再提吧。”

    祝玲珑不说话了。

    盛宸看着祝玲珑,淡淡道:“不要担心。”

    祝玲玲微微一愣,苦笑道:“公子说什么,我不明白。”

    盛宸也不拆穿,径直道:“人在江湖,混个几年十几年,纵使最人所敬仰的大侠也会有几个仇人的,姑娘和房家昔年结有仇怨,在下并不意外。”

    祝玲珑的瞳孔缓缓收缩,一字字道:“我和房家之间的冤仇,与华山无关。”

    盛宸略略沉默,道:“姑娘这般着急和华山派撇清关系,是因为我逍遥宫和中原武林中的大部分门派都有仇。”

    祝玲珑没有正面回应盛宸的话,她斟酌道:“听说,正邪之战时,公子才登上逍遥宫主尊的位子。全靠公子的临阵不慌,才得以守住了整个逍遥宫。”

    盛宸缓缓道:“是。”

    祝玲珑皱眉,道:“可据我所知,逍遥宫此番来中州参加英雄大会,目的并没有那么简单。”

    盛宸道:“姑娘说得没错,我来中州,自然有我的目的。而所谓的武林盟主之位,确实不在我的计划之中。”

    “计划之中?”祝玲珑眨了眨眼,嫣然道。

    盛宸看着祝玲珑,目中渐渐带上了某种讥诮的笑意,缓缓道:“祝姑娘想要这么位置的话,在下倒是可以助姑娘一臂之力。”

    祝玲珑笑了笑,道:“主尊真没必要费心暗示小女子,小女子从未有此非分之想。”

    盛宸道:“请讲。”

    祝玲珑道:“实不相瞒,小女子从昔日拜师华山,到之后委身于房公子,再到如今不得不在这般大雨之中面对公子,皆为家仇。来日,小女子若能顺利报了家仇,便会自此退隐江湖,不再过问这些江湖恩怨了。”

    盛宸缓缓微笑,目光投向了海面。

    祝玲珑凝视着盛宸的侧脸,一字字道:“公子不信?”

    盛宸笑了笑,没承认,但也没否认,只是笑了笑。

    祝玲珑道:“有件事,在见到公子之前,小女子始终都想不明白。”

    盛宸淡淡道:“现在清楚了?”

    祝玲珑道:“清楚了。”

    盛宸沉默了半晌,忽然道:“姑娘想不清楚的事情,和秦家有关?还是,和华青青姑娘有关?”

    祝玲珑目光闪烁,嫣然笑道:“小女子有那么一瞬间当真以为公子不会问起青青姑娘。”

    盛宸淡淡道:“我是人,又不是神。再说了,哪怕是神,一生之中也有些东西不能完全否认的吧。”

    祝玲珑莞尔笑道:“公子说的有道理。不过,公子问得这般直白,就不担心小女子会将华姑娘作为威胁公子乃至整个逍遥宫为小女子做事的工具吗?”

    盛宸不说话。

    祝玲珑凝视着盛宸,只见盛宸非但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慌乱,甚至连睫毛都没有动一动,不觉苦笑摇头,叹道:“果真凤儿说得对。”

    盛宸道:“秦姑娘说什么?”

    祝玲珑没有正面回应盛宸的话,她轻声问道:“敢问主尊大人,之所以费尽心机约小女子一见,是不是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当小女子是对手。”

    盛宸没说话。

    祝玲珑略略停顿了下,眼见盛宸没有说话的意思,又问道:“既然主尊没有当小女子当成对手,那么,就可以和小女子做朋友的,是吗?”

    盛宸道:“和本尊做朋友,通常结果都不太好。”

    祝玲珑嫣然道:“主尊这就是妄自菲薄了,江湖中谁都知道,那天香楼背后究竟是什么人。”

    盛宸瞅着祝玲珑,少顷,缓缓道:“胡楼主确实是在下的朋友。然而,这天香楼的迅速崛起,却和逍遥宫无关。天香楼主胡骁,才是其中真正居功之人。”

    祝玲珑目光闪了闪,笑道:“主尊在玲珑面前承认和胡楼主是朋友,是不是证明玲珑也能入主尊的法眼了。”

    盛宸凝视着祝玲珑,半晌,缓缓一笑,道:“姑娘才说日后想要退出江湖,现下又说想和我做朋友。是不是前后有些矛盾了。”

    盛宸停顿了下,又道:“我为逍遥宫之主,便注定身陷江湖。和我这样的人做朋友,是不可能有机会从这混乱的江湖全身而退的。”

    祝玲珑目光一闪,道:“倘若,有朝一日,这个江湖,不再充满阴谋诡计呢!”

    盛宸看着祝玲珑,不说话了。

    祝玲珑沉默了半晌,道:“倘若,真有那么一天的到来,退不退出江湖,似已不再重要。”

    盛宸道:“江湖中人常以”退出江湖”来表达自己退出恩怨情仇之心,然而,又有谁能真的杜绝尔虞我诈恩怨情仇呢!”

    祝玲珑凝视着盛宸,良久,长长叹息。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