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象非真相  第158章失踪的和找到的

章节字数:3165  更新时间:21-11-07 14: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盛宸看着司岩走近。

    注意到盛宸的目光,司岩不自觉便一愣。

    这时,房幽庆忽然道:“这点小事,还麻烦大司尊亲自走了一趟,是在下这个中州东道的不是。”

    盛宸收回了目光。

    司岩同样没有应声,他只是走到桌边,将酒壶放在了桌上,低眉说道:“公子,掌柜的说,这梨花白,温过之后,滋味更是十分特别。”

    盛宸抬指去试,微微颔首道:“这壶温过了。”

    “是”,司岩应道,“公子先品品。若是当真不错,属下再去温剩下的。”

    盛宸拿起了酒壶,随口道:“你先坐下。”

    司岩扫了房幽庆一眼,无声一礼,坐下了。

    沉默,并不尴尬,但却无声胜有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盛宸忽然扫了司岩一眼,道:“房盟主,适才话说了一半,被他打断了。”

    房幽庆跟着看了司岩一眼,勉强笑了笑,道:“我们,说到哪里了。”

    司岩截口道:“说起来,房盟主特意送茶叶给在下,在下还未有机会略表感谢呢!”

    房幽庆目光微动,,道:“一点茶叶而已,不值大司尊特意一谢。若要说谢,也得是在下谢谢大司尊给在下这个机会讨好阁下才是。”

    盛宸截口道:“都说本尊的大司尊难讨好,看样子是真的。”

    司岩扁了扁嘴,不说话了。

    盛宸瞅着司岩笑,片刻,才缓缓道:“房盟主博学,想必听过一句话。”

    “宫主指的是什么话?”房幽庆笑了笑。

    盛宸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房幽庆目光闪烁,立马露出了个了然的笑意,“宫主说得对,这话在下确实听说过。不论其他人怎么认为,在下始终认为,老话总是好话。”

    盛宸浅浅一笑,重新端起了酒杯。

    司岩瞧了盛宸一眼,又看了看房幽庆,权衡道:“看样子,房盟主也认为我家公子有道理。”

    房幽庆目光闪了闪,笑道:“大司尊放心,在下送茶叶,既非奸亦非盗。在下所为的,比奸盗之事要简单得多得多了。”

    “哦?”司岩瞧了盛宸一眼,不说话了。

    盛宸忽然道:“适才听盟主说,一大清早庄上出了些事。未知是何事,能令堂堂武林盟主手忙脚乱。若是肯说出来,也许,我们能帮上忙。”

    房幽庆目光闪烁。

    盛宸没有非要房幽庆回应的意思,仅仅停顿了下,便继续道:“此事,是否与最近房家别院中那件颇为诡异的失踪事件,有着某种联系?”

    房幽庆闻言先是瞧了司岩一眼,又重新看向了盛宸,斟酌良久,长长叹息,道:“宫主也晓得,别院之中住着的,都是房家请来的客人。”

    盛宸淡淡道:“其中很多,还是江湖之中鼎鼎有名的人物。”

    司岩截口道:“能被房盟主请来的,无一不是武功高强之辈。但正是这些人,却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先后于别院之内神秘失踪,就是盟主也得承认,此事颇多蹊跷吧。”

    “大司尊说得对”,房幽庆看了司岩一眼,道,“此事确有蹊跷。”

    司岩道:“据我们所知,事情从第一次发生到现在,盟主都未拿出一个合适的方法,这才导致此事非但没有解决,更是越来越大。若说导致住在那里的人人人自危,怕也毫不为过。”

    盛宸也瞅着司岩,缓缓道:“房盟主,请继续说。”

    房幽庆又沉默了半晌,才叹了一口气,道:“大司尊说的对,这件事的确有蹊跷。但大司尊怕是只知其一未知其二。”

    司岩道:“此话怎讲?”

    房幽庆道:“首先,房家并非毫无作为,只是因为住在别院的人数众多,一时间,很难确定究竟有多少人是真的失踪,而又有多少人是因为各种原因自己搬出了别院但未告知。”

    司岩凝视着房幽庆,沉吟道:“好像是有道理。”

    房幽庆瞧了眼盛宸,继续道:“今日当着二位,在下也不怕承认。这事,房家一开始确实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尤其是发现据说失踪的江湖朋友隔日又出现在中州的大街之上。”

    “只是搬了出去?”司岩截口问。

    房幽庆点头道:“那是泰山派的朋友,因为门派又有几个子弟到了中州,别院也住不下,索性搬了出去,在城中另外租房别居。”

    盛宸和司岩迅速互换了个眼色。

    房幽庆候了半晌,继续道:“后来,这样的事情连续发生。房家的弟子得花巨大的精力先分清楚这失踪究竟是不是真的,这也是导致此事始终没有彻底解决最大的原因。”

    盛宸和司岩又迅速互换了个眼色。

    房幽庆看看盛宸,又瞧了眼司岩,叹了口气,道:“事情当然不止如此。二位只知道,别院中住的,都是房家请来的客人。”

    “难道不是?”司岩截口问。

    房幽庆道:“是,也不是。”

    盛宸道:“房盟主身为武林盟主,自然是胸怀广阔。”

    “公子说什么?”司岩眨着眼问道。

    盛宸没回应司岩的话,只是淡淡说道:“要说人在江湖混,哪怕最彪炳青史的大侠也是有几个仇敌的。而房盟主作为中原武林公推的武林盟主,要办武林大会,请得,自然不可能只有平日和房家相处甚笃的门派。”

    司岩目光闪烁,道:“难不成,还有房家的仇敌失踪。”

    房幽庆瞧了司岩一眼,道:“是。”

    司岩道:“既然平日便有仇恨,失踪了,房盟主怕也不会用心去寻找了。”

    房幽庆截口道:“在下自私。”

    盛宸忽然道:“那今日的事,究竟来自平日和房家相处不错的门派,还是正好相反?”

    房幽庆沉默了半晌,叹了口气,道:“这话确实也没办法更委婉了。宫主既然下问,在下也没有不答的道理。”

    盛宸瞅了司岩一眼,道:“请讲。”

    房幽庆道:“今日一早,有个失踪已久的人又出现在了庄上。”

    司岩截口道:“那岂非好事。”

    房幽庆苦笑道:“还真不是什么好事。”

    “不是好事?”

    盛宸和司岩互换了个眼色。这次,盛宸说话了。

    “那……尸身现在何处?”

    “尸身?”司岩瞅了房幽庆一眼,讶然道。

    房幽庆道:“宫主睿智。”

    司岩瞧了盛宸一眼,沉吟片刻,道:“盟主还是没回答我家公子的问题。”

    房幽庆又叹了口气,道:“是仇人。”

    房幽庆说着,叹了口气,道:“是四海帮的帮主。”

    司岩截口道:“这四海帮,据我所知,可是中州房家的头号敌手。”

    房幽庆道:“不是敌手,是仇人。百年之前,房家的先祖曾和当时的四海帮结过仇。百年以来,房家死在四海帮手上的人手不计其数。反之亦然。”

    司岩忽然笑了:“如此血海深仇,房盟主还能请来参加武林大会,要在下说,这盟主真的应该房盟主继续干下去才是。”

    房幽庆愣了愣,苦笑道:“大司尊,这个玩笑不好笑。”

    盛宸看了司岩一眼,道:“房盟主无需理他,只管继续说。”

    房幽庆也瞧了司岩一眼,道:“大司尊说得是。既是血海深仇,在下是绝不会为了面子而给四海帮帮主发帖子的。”

    “那……”盛宸停顿了下,继续道,“他为何而来?”

    房幽庆道:“很简单,和平。”

    “和平?”司岩截口道。

    房幽庆道:“”和平”不过是一种说法。这几年,房家逐渐压的四海帮抬不起头,那海如玉之所以出现在中州,就是为了想找办法和房家化干戈为玉帛的。我呢,一来确实有疑心,二来他到来之际庄上已经差不多住满了,这才暂时将他安置在了别院之中。”

    盛宸忽然道:“在众多失踪的江湖朋友之中,海帮主还属于比较早的那个。”

    房幽庆苦笑道:“是我一时不察,还以为他是等不住了自己离开的。”

    “他现在死了”,司岩截口道。

    房幽庆瞅了司岩一眼,道:“是。”

    盛宸凝视着房幽庆,缓缓道:“海如玉死在房家庄,四海帮定会向房家报复。”

    司岩截口道:“以中州最近的情况,必然会引起一场大乱的。”

    仿佛是该说的能说的都说完了,房幽庆长长叹息,很突然就不言语了。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盛宸忽然道:“尸身现在何处。”

    这句话适才盛宸便说过,此刻再说,意思却显然完全不同。

    司岩瞅着房幽庆,沉吟道:“公子,还有个事。”

    “何事?”盛宸淡淡道。

    司岩没有正面回应盛宸的问题,而是径直道:“既然房家和四海帮有着血海深仇,那定是对四海帮的动向了若指掌。”

    “了若指掌谈不上”,房幽庆停顿了下,正色道,“大司尊想知道什么,尽管问便是。只要在下知道的,在下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盛宸截口道:“这温如玉身上,还有什么秘密吗?”

    司岩道:“江湖传说,这别看他的武功在这江湖远远排不上一流,但他却拥有一件江湖中人人艳羡的武器。”

    盛宸道:“你说莫邪剑?”

    司岩看着房幽庆。

    房幽庆斟酌道:“早年间,确实有传说干将莫邪被人从藏剑山庄盗了出来,只是……”

    “什么?”司岩道。

    盛宸截口道:“藏剑山庄闭门谢客已经许多年,人们连那盗剑的传言都从未证实,更莫说是莫邪落到了四海帮这传说了。”

    司岩看了房幽庆一眼,不说话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