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象非真相  第165章不得不来(四)

章节字数:3067  更新时间:21-11-17 14: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海浪,拍打着岸边。时轻时重、时大时小,打在耳鼓,更打在心上。

    凝视着盛宸,胡骁一动不动,更是一言不发。他当然不是无话可说,相反,在盛宸面前,他总是有太多的话想说却又不知如何开口,这才沦落到如今每次相对都只能等的境地。

    他并不怕等。因为不知从何时起,在盛宸面前,似乎只有等,才是最好的选择。也因为自相识至今,盛宸从不会让他等得太久。

    这一次,盛宸也没让他等太久。仿佛才过了几息,胡骁就听到了盛宸的声音。

    那把没什么情绪的声线,却总能给他带来最安全的安全感。

    “绝世名剑。”

    盛宸的语气平淡,胡骁一时间甚至听不出他是否相信了自己的话。于是乎,他很自然地解释道:“百年之前,江湖之上出了位”天下第一剑”,那位侠士十几年间以佩剑”无名”纵横天下,也算是留下了不少佳话。据在下所知,这四海帮帮主海如玉拥有的,正是”无名”。”

    “哦?”盛宸总算是露出了一丝好奇。

    胡骁目光闪烁,应道:“按说,咱们那位房盟主不该犯下如此简单的错误。”

    盛宸笑了笑。他没认可,但也没否定。他只是笑了笑。

    胡骁沉默了半晌,道:“在下说的话,哪里有问题?”

    “恰恰相反”,盛宸道,“胡兄的话,不仅没问题,还相当的有道理。以房幽庆的为人,他确实不该留下如此明显的漏洞。”

    “除非……”胡骁截口道。

    盛宸道:“除非,他有难言之隐。”

    胡骁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盛宸有心容得胡骁又想了想,才轻轻道:“胡兄也知道,我也曾习剑。”

    胡骁眨了眨眼,没话说。

    盛宸也没非要胡骁说什么的意思,仅仅略作沉默,已继续说了下去:“”无名”,乃是数十年来江湖上有名的凶剑。据说此剑出则饮血,即便藏在鞘中,亦会自然地溢出杀气。只是不知何时,竟然落在了海如玉的手上。”

    胡骁长长地出了口气,道:“公子既然知道的这般清楚,想必定也听说过另外一件事。”

    盛宸道:“宝剑嗜血。不杀人,则自杀。这些年来,我虽算不得身在江湖,至少,也眼在江湖。无名剑的故事,我自是听过的。”

    胡骁瞅着盛宸,半晌,才道:“公子就不好奇?”

    盛宸笑道:“好奇什么?”

    胡骁笑了笑,道:“倘若此剑当真在那海如玉的身上,那此剑现在又在何处。”

    盛宸接口道:“你的意思是,找到无名,便找到了杀害海如玉的凶手。”

    胡骁看着盛宸,不说话了。

    盛宸刻意容得胡骁想了又想,才重又道:“想知道无名是否落在了房家,很容易。不需要我们这么猜测。”

    胡骁道:“问房幽庆当然容易,但房幽庆真能说实话吗?”

    盛宸长长地吸了口气,又缓缓地彻彻底底地将这口气吐了个干干净净。

    “说不说实话,并不重要。”

    胡骁沉吟道:“公子莫非已见到了无名剑,当真不在房盟主手中?”

    盛宸淡淡道:“我们确实是见到了一把剑。”

    “一把剑?”胡骁皱眉。

    盛宸点了点头,道:“是的,我们早先确实是见到了一把剑。”

    胡骁目光闪烁,问道:“是无名?”

    盛宸道:“一把剑、一个人。至于那人究竟是不是杀害海如玉的凶手,或者说,那个人的剑,是不是那把江湖有名的大凶之剑,剑未出鞘,我并不清楚。”

    “剑未出鞘?”胡骁讶然道。

    盛宸瞅着胡骁,有意让他想了想,才重新开口。

    “胡兄的意思,我明白了。”

    胡骁目光闪烁,道:“公子倒是明白了。”

    盛宸瞅着胡骁笑,片刻,淡淡道:“这四海帮和房家久有冤仇,是真的。”

    胡骁点了点头。

    盛宸抬手示意,道:“海如玉是因为两方想要趁此良机化敌为友才到的中州。”

    “听说是这样”,胡骁又点了点头,道。

    盛宸道:“那他就不能死。至少,不可死在中州城中。”

    胡骁勉强笑了笑,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可惜,这海如玉不光是死了,还死在了中州城。非但死在了中州城这么简单,他被人风风光光地送到了房家庄里。”

    盛宸道:“问题就在这里。”

    胡骁看着盛宸不说话。

    盛宸又让胡骁想了想,才继续道:“想那”无名”既是当是名剑,落在谁手上都并不出奇。只不过,此人想要的,绝非那把剑那么简单。”

    胡骁还是不说话。

    盛宸倒也没非要胡骁回应什么,略作沉默之后,他便继续说了下去:“胡兄知道我的。”

    “我知道”,胡骁叹了口气,道,“公子并不容易好奇,更非爱管闲事之人。”

    盛宸道:“你猜的不错,这事,我既然知道了,便一定会管到底。”

    胡骁沉默了半晌,忽然道:“首先……”

    盛宸截口道:“必须承认,这无名剑,确实是一个极好的原因。”

    胡骁截口道:“特别是海如玉本就死在剑下,这岂非更加的引人好奇。”

    “是”,盛宸点点头,道,“你说得对。”

    胡骁瞅着盛宸,一字字道:“公子还是会帮房盟主这个忙。”

    盛宸淡淡道:“你这不是问题。”

    胡骁笑了笑,道:“也许,是因为在下已经知道了答案吧。”

    盛宸也笑了笑,重又将目光投向了水天相接之处。

    胡骁沉默了半晌,笑道:“公子怎么不说话了。”

    盛宸缓缓道:“一路过来,司岩那小子注意到了一件事。”

    胡骁的目光也投向了海天相接之处,笑着道:“在下倒想听听,是何事?”

    “人很多”,盛宸淡淡道。

    胡骁的目光收了回来。

    盛宸依旧遥望着那海天相接之处,特意留出时间让胡骁想了想,才重复了一遍:“人很多。”

    胡骁怔了怔,笑道:“大司尊也实在太过小心了些。”

    盛宸淡淡地笑了笑,没接话。

    胡骁候了片刻,没等到盛宸说话,叹了口气,道:“在下也注意到了。而且,在下来得路上问了问,已经弄清楚了原因了。”

    盛宸收回了目光。

    胡骁定了定神,道:“听中州城的老百姓讲,今日,算是这中州地界内的一个颇为重要的日子。最初的最初,适逢这个日子,当地人都会在这个日子来海边祭奠海神,以求出海平安。自从不知什么人出资在山上建起了海神殿,祭奠仪式自然都搬去了山上的进行。而且,这些年来甚至变得愈发得有规有矩。相反的,原本由老百姓自发而聚的这一天,则成了在当地一个众人一同出游看海的喜庆日子。”

    盛宸还是没说话。

    胡骁瞧着盛宸,半晌,问道:“公子不信?”

    盛宸淡淡道:“我信。”

    “那公子在想什么?”胡骁问。

    盛宸道:“江湖中人喊打喊杀,反倒是失了此等生活的乐趣了。”

    胡骁瞅着盛宸。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而且却也一时找不出哪里有问题,是以,只能闭上了嘴。

    盛宸自然看得到胡骁目光闪烁,显然有话想说,但于他而言,胡骁既不说,他也不会去问的。

    很快,胡骁就没机会说了。因为,司岩三步并做两步,冲进了这观潮亭,一股脑冲到了盛宸的身侧。

    “公子。”

    盛宸瞧了胡骁一眼,道:“不是叫你在附近等的么!”

    司岩扁了扁嘴,笑道:“公子这话说得,仿佛我喜欢被你骂一样。”

    胡骁截口道:“是出事了?”

    司岩依旧瞅着盛宸,一字字道:“是不是出事了,还当真不一定。”

    胡骁诧异道:“此话怎讲?”

    司岩向着盛宸努了努嘴。

    胡骁看过去。他当然注意到了盛宸的目光,紧接着,他也跟着看了过去。只见长阶之下,又一人玄衣黑剑,正遥遥和盛宸对视。

    胡骁抽回了目光,迟疑道:“他是……”

    司岩忽然一笑,道:“问题。”

    司岩话音才落,盛宸瞧了他一眼,又看了胡骁一眼,紧接着,径直走出了观潮亭,走下了长阶。

    胡骁和司岩互换了眼色。

    胡骁道:“大司尊所谓的问题,究竟好不好解答。”

    司岩道:“胡楼主心里清楚,这世上的问题,你不去解答,便是再简单的问题,也不会有答案的。”

    胡骁目光闪烁,没接话。

    司岩凝视着胡骁,半晌,笑了笑,道:“我只知道,这中州房家,最初的最初,便也是在海上讨生活的。”

    “什么?”胡骁怔了怔,目光投向了盛宸。

    这时,盛宸已经走下了长阶,走到了那玄衣人的面前了。

    “这个问题,叫什么名字?”

    司岩回过头,眨着眼问:“楼主适才讲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胡骁笑道:“我说,这个”问题”,是不是叫做无名?”

    司岩道:“他有没名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说,他本不想来。”

    “那不是来了?”胡骁接口道。

    司岩笑道:“是啊,他来了。像公子说得那样,他不想来,但不得不来。是以,他来了。也因为他只是不得不来,所以,并不想待很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