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象非真相  第172章有名之人(二)

章节字数:3042  更新时间:21-11-25 19: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盛宸瞅着司岩,惯常淡漠的双目亮亮的,像是发现了什么,亦像是在提示着司岩什么。他究竟是发现了什么,还是有意提示司岩去发现什么呢!

    迎着盛宸的目光,司岩沉吟了片刻,笑道:“属下这次当真是明白了。”

    “明白便好”,盛宸随口说着,端起了茶盏。

    正如盛宸适才所言的那般,就算最较真的品茗高手,至多也只能从水上找出这茶的毛病。而不论盛宸亦或是司岩,显然都不是个爱较真的人。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盛宸忽然道:“既然明白了,就别只顾着盯着我看了。”

    “啊?”司岩愣了愣,干笑道,“这茶,至少闻起来很不错。”

    盛宸伸手拿过了司岩手边的杯盏,随口道:“这茶,你没喝过?”

    司岩眨眨眼,道:“这种茶属下是喝过,但这一批,倘属下说喝过,那是骗人的。”

    盛宸抬起眼,道:“你这么说,是对骗术很有经验咯?”

    司岩不由一愣,勉强笑了笑,道:“公子这么讲,是疑心属下骗你吗?”

    盛宸瞧了司岩一眼,没说是,但也没说不是。

    司岩目光微动,做了个鬼脸,道:“这眼看着就要下雨了,属下得先四处看看,就先告退了。公子您歇着。”

    盛宸抬起眼,一字字道:“你去哪儿?”

    司岩和盛宸相伴成长,怎么可能会误解盛宸的意思。他笑了笑,道:“瞧公子这话问的。有了前日被人潜入的教训,作为属下,我自然是得愈发谨慎小心。正所谓夜行人偷雨不偷雪,这眼看着要下雨了,属下更是得赶在落雨之前在宅子各处看看,总不能回去睡个回笼觉吧。”

    盛宸没接口。

    司岩眨了眨眼,道:“公子说过,犯错不可怕,不敢承担后果就可怕了。而最可怕的,则是既不敢承担后果,更不敢杜绝再次发生。而属下,这两种人都不敢去做。”

    盛宸笑了笑,淡淡道:“如若你现下不是特别困倦,睡回笼觉倒不用太着急。”

    司岩目光闪烁,笑着道:“公子若有吩咐,尽管说。属下这就去办,保准不延误半分。”

    盛宸瞅着司岩,道:“你当真只是要去保证咱们这院子的安全嘛!再想想还有什么事需要做。”

    司岩勉强笑了笑,道:“公子这话,我怎么听不明白。”

    盛宸有意让司岩想了想,才淡淡一笑,道:“观潮亭之后,你派人跟那无名剑客,可找到了你想要的答案。”

    司岩干笑了两声,道:“公子您知道了。”

    盛宸没说话。

    司岩等了等,才接着说道:“公子放心,属下纵然孟浪,也不会随意破坏公子您的计划的。”

    盛宸道:“你别紧张,我相信你。”

    司岩心下长长地出了口气,道:“不敢瞒着公子,只不过自公子和他在观潮亭中相见之后,他的行为举止实在是平常的很。这种平常,看起来毫无意义,但又十分的诡异。属下原本是想探一探此人的身份,但他的行为,一时间属下实在不知该如何向公子回报。”

    盛宸淡淡道:“说吧,发现了什么。”

    司岩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回应盛宸的话。他说的是:“属下头一件不明白的,就是他为何要让我们的人跟。”

    盛宸道:“所以你是怀疑他是有意让他背后的尾巴看到他的行为的。”

    司岩目光闪烁,道:“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他的行为。”

    盛宸道:“你说了老半天,也没告诉我他究竟做了什么。”

    司岩想了想,道:“公子觉得,他会做什么。”

    盛宸道:“既然他和四海帮有关,那么,起码要去看一看海如玉的尸身吧。也许,还会去拜访咱们那位房盟主。”

    司岩笑了笑,道:“都没有。”

    盛宸的瞳孔骤然收缩。

    司岩有意让盛宸想了想,道:“当然,我们不能排斥公子你方才说的事情他在去观潮亭找你之前已经做过了。”

    盛宸点了点头,道:“说下去。”

    司岩斟酌道:“按说,他既然主动来接近我们,肯定有他自己的目的。既然如此,即便不会偷偷摸摸也不至于在城中大摇大摆吧。”

    盛宸没接话。

    司岩看着盛宸,特意让后者想了又想,才继续说道:“他呢,偏偏就是大摇大摆的,会老朋友交新朋友,吃吃喝喝、玩玩闹闹。表面上看起来,他就和那些跑来凑热闹的江湖中人没什么区别,真是一点也不着急。”

    盛宸目光微动,道:“有意思。”

    “确实有意思”,司岩停顿了下,继续道,“不是说,他是四海帮派来的嘛!”

    盛宸没接话。

    司岩倒也没非要盛宸回应什么的意思,连停顿都没停顿多久,径直说道:“若说他是来查证四海帮帮主海如玉的死的,他真的不太像。若非说不是,他又对海如玉的死太过关心了一些。”

    盛宸瞅着司岩笑。

    司岩勉强笑了笑,道:“公子你有话尽管说,笑得属下后心发凉。”

    盛宸重又端起了茶盏,淡淡道:“也许,他不过是来一心二用的。”

    司岩看着盛宸品茶,不知看了多久,忽然道:“公子说的有道理。可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出现新的问题了。”

    盛宸淡淡道:“你说得对。”

    司岩目光闪烁,恍然道:“这才是公子叫住属下的真正原因。”

    盛宸笑了笑。他没承认,但也没否认,只是笑了笑。

    司岩沉吟道:“看样子,此人的身份,当真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盛宸道:“兴许,身份的不简单,只不过是表面丢给我们的诱饵。而此人真正的不简单之处,恰恰正在他的真正目的之中。”

    司岩想了想,道:“公子是想属下先去试探他一番?”

    盛宸笑了笑。他只是笑了笑。

    司岩勉强笑了笑,道:“公子,不管什么吩咐,您就直说吧,属下当真是猜不到了!”

    盛宸道:“不是我要你去试探于他,你本就想去。”

    司岩怔了怔,笑道:“属下这点心事都没瞒过公子啊。”

    盛宸笑了笑,道:“他那夜在你眼皮子底下躲在院中,你小子自幼对轻功水平相当的自信,当然不服了。”

    司岩目光闪烁,想了想,还是没言语。

    盛宸瞧着他笑,片刻,轻声道:“没明白?”

    司岩挠挠头,道:“属下没理解错的话,公子是同意属下去找他比试?”

    盛宸没正面回应司岩的问题,而是长长出了口气,道:“江湖切磋,各有输赢。”

    司岩点点头,道:“这点公子可以放心,只要不影响公子的大计,我输了也无所谓。”

    盛宸垂眼斟茶,淡淡道:“你小子还嫌弃咱们那位房盟主是只老狐狸,依我看,你小子近年来也是越来越狡猾了。”

    司岩笑了笑,道:“中原武林的老狐狸这么多,属下若不学得狡猾一点,怎能和老狐狸周旋呢!再说了,属下纵使是只狐狸精,那也是因为公子才成了精的。”

    盛宸淡淡道:“依你这么说,我才是真正的狐狸精了。”

    司岩怔一怔,笑了。

    窗外,隐隐传来风雷之声。

    盛宸瞧了司岩一眼,道:“又要下雨了。”

    司岩随口应道:“这中州,雨水也太多了。”

    盛宸长长出了口气,道:“你可以走了。”

    “现在?”司岩目光闪烁,道,“现在公子叫我去哪儿给你找那无名之人去!”

    盛宸瞅着司岩,老半天没言语。

    迎着盛宸的目光,司岩沉吟片刻,郑重道:“是属下胡说八道了,公子怎么会让我这么大的雨去找人打架呢!”

    盛宸笑了笑,道:“这种细节问题,我一向不管你,现在也没平白生出这个兴趣管你。倘你不去自行歇着,便待在此地于我护法,我要歇一会。”

    司岩认真行礼,道:“属下谨遵主尊之命。”

    黄昏,又是黄昏了。

    忙碌了一天的中州人,揣着兜里或多或少的银子,又都走上了这条全城最宽的青石板路。他们有的正快速归家,有的只是来来去去着随便走着,逛着街边的店铺,更和路遇的熟人打着亲热的招呼,享受着这夕阳的美好,更加期待着未来更美好的生活。

    司岩就在这个时间也出现在了街上,他既没有漫无目的的闲逛,也没有焦急地找寻着什么。他只是站在街上,四下看了看,然后,径直走向了路边的那个小面摊。

    这个时辰,那盏早已被烟火熏黄了的风灯还未点起。它挑在一个简陋的竹棚下,竟然比亮起来时还觉得孤独。

    这个时辰,晚饭吃的早的食客已陆续散去,而吃的晚的还未到来。这小小的面摊里那几张歪斜的桌椅上,只零零散散坐着三五个客人。

    司岩走进了面摊,径直走到了最不引人注目的那桌边,坐下了。

    “这里有什么可吃吗?”司岩问。

    桌对面的人,缓缓地抬起了眼睛。

    目光一触,司岩又笑了笑,道:“这里,有什么东西可吃吗?”

    “有没有可吃的,阁下尝一尝不就知道了”,玄衣无名看着司岩,轻轻一笑,道。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