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陌上少年  七、逃离留君醉(中)

章节字数:2750  更新时间:08-10-01 16: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七、逃离留君醉(中)

    刚出留君醉没多远,天忽然下起了雨。

    “我要回去。”香宝嘟哝。

    “不行。”

    “我姐姐还在那儿,甘大娘发现我跑了不会放过她的!”

    卫琴不理她。

    香宝忽然身子一歪,“咕咚”一下径直从马上掉了下去。

    “喂!”卫琴大惊,忙跳下马抱住她,“你干什么!”

    香宝没吱声,卫琴这才发现她面色酡红,伸手探了探她的脑袋,很烫。

    “喂,你怎么了!”卫琴有些慌了,摇她。

    “唔……我吃了药……”

    “吃药?什么药吃了反而生病的!”

    “秋雪拿给我的……说吃了脸上可以长斑……可是我好难受啊……”香宝嘟哝,略略带着哭腔。

    卫琴抬头看了看天,雨虽然不大,可是万一香宝再受寒就糟了,单手脱了自己的袍子给她裹上,他转身背起她弃马步行。

    “嗓子疼啊……”香宝嚷嚷。

    “活该你。”

    “呜呜……好难受,头好疼……好冷……”香宝迷迷糊糊,神智不清地嘟哝。

    “你自找的。”

    “呜呜……”

    雨点子越来越大,卫琴终于看到前面有间屋子,忙背着香宝快步走了过去。

    “开开门,有人吗?”卫琴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一推,门居然开了。

    背着香宝走了进去,屋子里满是灰尘蛛网,似乎很久没人住了,拍了拍榻上的灰尘,卫琴把香宝放在榻上,又用抚了抚她的额头,发现更烫了。

    “呜呜……头好晕啊……天在转……”香宝动了动,哭了。

    “躺着别动。”卫琴按住她,转身拿了破碗接了雨水来给她喂了一点,又望了望天色,转身走了出去。

    香宝略略有些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孤零零一个人躺在榻上,卫琴不知所踪。那个家伙……该不会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天渐渐黑了,四周黑漆漆的一片,香宝不敢睡着,睁着眼睛等了许久,卫琴都没有回来,不知不觉又昏昏沉沉睡着了。

    天快亮的时候,香宝听到门口有动静,慌忙睁开眼睛,果然是卫琴回来了。

    只是……他怎么会被打成猪头一样?

    香宝愣愣地看着他左脸肿起一块,嘴角尽是些青青紫紫的淤痕,连他一贯穿着的红衣都变得脏兮兮的,而且手臂内侧竟然隐隐有血迹的样子。

    卫琴没有理会她奇怪的目光,只是径自架起一口破破的小铁锅,从怀里掏出什么丢进锅里煮了起来。

    屋子里飘着一股子药味儿。

    香宝眨了眨眼睛,“你去买药了?”

    “嗯。”

    可是……买药需要弄得自己浑身是伤吗?

    “你又去偷了?”香宝睁大眼睛,瞪他。

    “我没有!”卫琴回头,也瞪她。

    “好……好吧,没有就最好。”被他瞪得发虚,香宝缩了缩脖子,没骨气地投降。

    还是说……他是直接用抢的?香宝没胆子再问。

    “喝!”拿破碗盛着黑乎乎的药汁,卫琴递给香宝。

    香宝心有戚戚焉地看了看卫琴,眼睛一闭,全给喝了。

    喝过药之后香宝似乎好了很多,退了热,只是脸上开始渐渐浮现一块一块的红疹子。

    在那间屋子里待了三天,虽然脸上的红疹子没消,但香宝一天比一天精神,倒是卫琴身上的伤却是从没好过,也不是多么严重的伤,只是因为他每回出去都会惹些新伤回来。

    实在抑制不住自己日益泛滥地好奇心,第四天香宝便悄悄跟着卫琴出了那间弃屋,一直走到镇上。

    跟着卫琴走到一个大拱形的石门前,香宝被两个赤裸着上身的高壮汉子拦住了,她这才注意到进去的人手里都拿着一根简。

    “姐姐,这儿在干什么?怎么这么热闹?”香宝拉过一边一位看起来足足有三四十岁的大婶,眼也不眨便笑眯眯地喊人家姐姐。

    果然,甜言蜜语是最佳的武器,那位大婶模样的姐姐立刻笑着道,“这里是附近最有名的一家比武场,今天刚好有比赛。”

    比武场?

    “小姑娘怎么问这个?”那个大婶模样的姐姐见这个姑娘虽然满脸的红斑,倒也眉清目秀,热心肠地道。

    “我带弟弟出来买东西,刚刚好像看到我弟弟跑进去了……”香宝随口胡诌了一句,转身便要离开。

    “哎呀!”那大婶模样的姐姐大叫进来,“这下可坏事了,万一等下见血吓到你弟弟可怎么是好!”

    “啊?”香宝愣了一下,什么?见血?

    “这样吧,你跟我进去带你弟弟出来。”大概是因为刚刚那一句姐姐的关系,她显得十二万分的热情。

    走到那两个壮汉身旁,那大婶点了个头便进去了,似乎是熟人。

    “我是这儿的厨娘。”见香宝一脸疑惑,那大婶笑着道,“你快些去找你弟弟,然后赶紧离开啊,我先走了。”

    “谢谢。”香宝道了谢,四下里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卫琴,大概看错了吧,或者他没有进来的呢。

    正准备离开,人群里突然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香宝被吓了一跳,忙看向场子中央。

    那场地中间的圆池内站着一排戴着铁面具的壮汉,个个手中都拿着奇怪而叫不出名字的后器。

    然后另一旁的拱门内又走出十几个人,这些人倒是高矮胖瘦不一,只是手中竟然没有兵器。

    然后香宝傻眼了,因为她看到了风中那一袭猎猎的红衣……是卫琴!他也在那些人中间!

    一阵锣鼓敲响,比赛开始了。不,应该说……屠杀开始了。

    他们手中没有任何的兵器,每次都是险险地躲开那些壮汉手中的兵器。

    大概是因为卫琴年少而貌美的缘故,每每躲开攻击的时候,人群中总是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突然,一把黑色的长剑猛地刺进了一个人的腹中,暗红的血液喷薄而出,人群开始尖叫起来,那尖叫声几乎刺破了香宝的耳膜,那不是恐怖的尖叫,而是兴奋的声音,他们看见血竟是那样的兴奋!

    “比赛”还在继续……

    他们的刀口很钝,像是没有刀锋的样子,一把青黑的大刀狠狠地砍向一个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的中年男人,生生地将他撕裂……

    暗红的血溅了一地。

    人群里爆发出更猛烈的欢呼声。

    睁大眼睛,看着这人间惨剧,香宝紧紧握拳。

    卫琴一个侧闪,险险地避开一剑,手臂却被刺出血来。见血的那一刹那,卫琴的眼神蓦然变得凌厉,上前一步,他疯了一般扭下了那个家伙的头颅。

    香宝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那身首异处鲜血淋漓的尸体,看着卫琴在那吃人的比武场上搏命。她甚至不知道他是怎么样办到了,那些人的身高体重都近似于他的两倍。可是那样一个漂亮得如同贵族的少年,此刻却仿佛一头吃人的小兽一般撕扯着那所谓的敌人。

    外头敲鼓的汉子似是越来越兴奋,鼓点子也越来越激烈,场外的那些“观众”不时地爆发出激烈的欢呼声。

    香宝脑中一片空白。

    不知到底过了多久,激烈的鼓点慢慢迟缓下来,等香宝回过神时,那场屠杀似乎已经结束了。

    空旷的比武场内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场内一片狼籍,到处都是惨烈的断肢和浓稠暗红的液体……

    场上能够站着的,已只有寥寥数人而已。

    而那袭刺目的红衣,依然在风中飘扬。

    卫琴,他还活着,不由自主地,香宝松了一口气。

    鼓点子已然停止,而场上的欢呼声却似乎越来越激烈,那些坐在看台上的“观众”开始向场中间砸钱币。

    那些钱币纷纷落下,有的落在那惨白的断肢上,有的落在那暗红粘稠的血液上,有的掷在那些“幸存者”的身上。

    卫琴面无表情地蹲下身子,开始捡那些钱币。

    香宝忽然有些明白她每天吃的那些药从何而来,他身上那些似乎永远也好不了的伤痕又是从何而来。

    卫琴仿佛感觉精通香宝的目光,忽然抬头。

    他看到了香宝。

    只是他连脸色都未变一下,又继续低头去捡拾那些尸体间的钱币,神情略略有些麻木。

    香宝咬了咬唇,胃里一阵翻腾,身子微微摇晃了一下,脚步有些虚浮地缓缓走出了比武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