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莫失莫忘  一、香宝的爱情(上)

章节字数:2692  更新时间:08-10-02 11: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香宝的爱情(上)

    一转眼,和范蠡约定的一年半之期已经过去了一大半,香宝在范府里吃好喝好,一点也没有想象中被奴役的痛苦,只是范蠡似乎十分的忙碌,香宝已经连着好些天没有见到他了。

    在院子里闲晃了半天,香宝有些愤愤,范蠡那个大骗子,明明说了要教她认字的,居然一天到晚见不到人影!

    经过范蠡书房的时候,香宝站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推门进去一窥究竟。

    书案上摆放着毛笔和一只竹简,那竹简上写着两个字,香宝拿在手上颠来倒去,模看竖看就是没整明白那两个字到底念什么,坐了好一会儿,直到觉得肚子有点饿,香宝才扔下竹简,转身跑出了书房。

    傍晚时分,正在香宝对着一桌子美味佳肴大快朵颐的时候,范蠡回来了。

    吃得油汪汪的小嘴微张,香宝看着站在暮色中的白衣少年,不觉口水快要滴下。

    范蠡笑了起来,径自坐下倒了一杯酒,慢慢啜饮。

    “这个……很好吃,你要不要吃?”香宝迟疑了一下,晃了晃手里被咬得惨不忍睹的熏肉。

    “好啊。”范蠡不客气地点头,起身就着她的手便咬了一口。

    香宝瞪大眼睛,看着手里被咬了一大口的肉,不敢相信自己的客套话居然被他当了真!

    “嗯,很好吃。”范蠡煞有介事地点头。

    呜呜……她的肉……

    “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狠狠咬了一口肉,香宝带着无限怨气地问。

    范蠡吩咐一旁的侍女再添一副碗箸,“嗯,我答应过要教你认字的嘛,所以向君上告了假。”

    “真的?”香宝又高兴起来。

    “嗯,用完膳就教你。”

    香宝忙又狼吞虎咽起来,风卷残云间,一桌子菜被扫得差不多了。

    抚着肚子,有些夸张地打了个饱嗝,香宝晃悠悠地站起身,“我吃好了。”

    范蠡笑了起来,“走吧,去书房教你认字。”

    推门进了书房,范蠡随手收起桌上的那片竹简,便让香宝坐下。

    香宝认出那竹简就是之前她在书房看到的那片。

    “想写什么?”范蠡站在香宝身后,轻轻研墨。

    “不如……写你的名字吧。”香宝支着脑袋考虑了一会儿,回头冲他笑道。

    范蠡笑了一下,弯腰在竹简上写了两个字。

    “范……蠡?”香宝指着那两个字,一个字一个字地念,这两个字跟她之前看到的那两个字长得一模一样呢,原来是他的名字啊!

    “不对,是香……宝!”范蠡摇了摇头,“我的名字笔划较多,先从简单的学起。”

    香宝脑袋里轰然一响,是香宝?那他偷偷写在竹简上的是她的名字喽?

    “脸怎么红了?不舒服吗?”范蠡微微靠近了她。

    香宝呆了呆,下意识地捂脸,咦?她脸居然红了?

    “不舒服就早点休息吧。”范蠡抬手抚了抚她的额,“对了……明天君上要来府里,你记得乖乖待在房中不要出来。”

    香宝点头。

    这一夜,香宝破天慌的没有睡好,一想到那支写了“香宝”的竹简,她就浑身不对劲,心里又痒又麻,像有一只小老鼠在里头挠痒痒一般,竟还带了一点点的窃喜……

    第二天一早,香宝便把范蠡的嘱咐抛到了九霄云外,她偷偷溜进了书房,决心要找出害她睡不好的罪魁祸首,那只写了她名字的竹简,她一定要把它找出来!

    到处找了一遍,竟然没有发现!昨晚明明见他随手将那只竹简收起来的嘛!怎么会找不到!

    香宝有些失望地站起身准备离开,门口却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情急之下,香宝慌忙躲进一旁的书案底下。

    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香宝看到两双脚,一双是范蠡的,另一双她却没见过。

    “范大夫,你觉得此战如何?”好熟悉的声音,香宝打赌她一定在哪里听过。

    “君上,两年前吴王阖闾兴师来犯,莫离姑娘献上奇计,阖闾非但败战而回,而且被戈伤到脚,死于回师的途中,现在他儿子夫差继位,充实兵力,立志为父报仇……只怕来者不善。”范蠡的声音似有隐忧。

    听到范蠡提起姐姐,香宝微微竖起耳朵。

    “这些寡人自然明白,只是此战如何?”那声音有一些不耐。

    躲在书案底下的香宝困惑地皱眉,范蠡称呼他“君上”?莫非此人就是越王勾践?只是……他的声音怎么会如此熟悉。

    “此战恐怕不容乐观……”

    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范大夫文武兼修,好兴致啊。”话锋一转,勾践走近书案,“寡人可否看看范大夫的字?”

    “君上请便。”

    惨了!他向着书案来了!香宝开始滴汗。

    “君上小心!”范蠡忽然大声喝斥,“有刺客!”

    范蠡发现她了?这下完蛋了,竟然被误认为是刺客!

    “出来!”冰凉的剑锋闪着寒光直指向书案里面。

    “我不是刺客,不是刺客……”香宝忙大叫着,低着头以极度不美观的姿势爬了出来。

    “范大夫太过紧张了,如此美人,怎会是刺客?”一个微微带着笑意的声音。

    熟悉的感觉一下子让香宝豁然开朗,他该不是那个称赞她“绝色佳人”,并且愿意用明珠十槲来买她的那个“冤大头”吧!一样的声音,会是他吗?

    香宝抬头看向那人,一样的眉眼,果然是他,那个冤大头竟然是越王勾践!怪不得那天范蠡会说那样的话,原来要买她的这个买主来头果然不小。

    “不得无礼。”范蠡的声音惊醒了香宝。

    香宝慌忙跪下,“香宝见过君上。”

    “范大夫何时藏了这样一个绝色佳人啊。”勾践轻笑着道,在说“绝色佳人”的时候,他刻意加重了语调,听得香宝心惊肉跳。

    “君上言重了,就算佳人,也非绝色。”范蠡的声音及时响起,解救了香宝。

    “范大夫竟是不满意?寡人倒是喜欢的紧,不如送于寡人如何?”

    勾践的声音让香宝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这下完了……王要的女人,范蠡敢不给么……

    呜,昨晚范蠡早说过今天越王会来,让她躲房间里不要出来,她怎么就没有放在心上呢,这下乐极生悲了吧,那竹简什么时候不好拿,偏偏这时候来,这下子撞在刀口上了吧……

    “君上说笑,香宝乃是臣未过门的妻子,此战如此范蠡有命回来,定请君上屈尊主婚。”

    是范蠡的声音?

    他说什么?

    他竟然当着越王的面承认她是他未过门的妻子?如果撒谎,那便是欺君的大罪啊!

    香宝看着范蠡,张口结舌。

    “如此真是恭喜将军了。”

    香宝抬头悄悄看了一眼勾践,他竟然也在看她,那样的眼神让香宝有些不安,留君醉他以明珠一枚换见她一面,之后又愿以明珠十斛的价格要买下她,可是……如今他麾下得力大将范蠡竟然承认她是他未过门的妻子……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送走了越王,香宝回头看向范蠡,完全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

    “从实招来。”范蠡竟然先开了口,声音阴沉得有些吓人。

    “我……”香宝立刻没出息地紧张起来,他一定是问她为什么会躲在书案下面,“我不是刺客,也不是奸细……我只是在找东西……”

    天知道,她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找什么?”范蠡的声音听上去平静了许多,因为香宝低着头,没有看到他此刻的表情。

    “找竹简……”香宝闷闷地道,算了,她宁可被他笑话,总比被当成刺客抓起来要好。

    “是这个吗?”范蠡握手成拳伸到香宝面前,摊开手掌。

    他掌心里握着的正是那一支竹简,只是在香宝旁边并列着多了两个字。

    香宝狐疑地抬头,却看他笑得一脸的温和。

    “你耍我?”香宝撅起嘴,不满道。

    “猜猜看,这两个字念什么?”范蠡指着香宝旁边多出来的两个字道。

    香宝一把抢过竹简,掉头就跑,身后传来范蠡的大笑。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