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莫失莫忘  三、梦兆(中)

章节字数:2005  更新时间:08-10-02 11: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梦兆(中)

    “谁?!”一声喝斥猛地响起。

    香宝吓了一大跳,还来不及避开,那武师模样的人就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不得无礼。”一个甚是悠闲的声音。

    循着那声音,香宝僵着脖子,一头冷汗地回过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勾践,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此时正似笑非笑地看着香宝。

    “原来你在这里啊。”勾践开口,声音依然温温的。

    越王不知道他回留君醉的事?香宝有些诧异,难道姐姐她对越王隐瞒了这件事?

    “香宝?你不回房在这里干什么?”莫离的声音及时响起。

    香宝暗自舒了一口气,忙低头答应了一声,转身便要回房。的

    “慢着。”勾践淡笑着开口。

    香宝一下子僵住了脚步。

    “天寒地冻的,既然都已经听到了,那不妨进屋坐下。”勾践的声音很是温和,但此刻听到香宝的耳中却仿佛全都带着刺。

    “君上!”莫离面色猛地僵住,失声大叫。

    “嗯?”勾践挑眉,看向莫离。

    文种面色有些复杂地看了香宝一眼,伸手拉住莫离。

    勾践转身回屋。

    香宝迟疑了一下,见莫离低着头不再开口,只得硬着头皮跟着进了屋。

    屋里烧着火,很暖和,香宝下意识地坐在火盆旁,低眉敛目的喝着茶水,全当自己是个透明人。

    “君上,此战……”文种看了香宝一眼,有些迟疑地开口。

    “无论如何,此战势在必行。”勾践的声音依然是温温,却透着满满的杀伐之气。

    不知道是否错觉,香宝总感觉勾践的眼神在她身上流连,那种感觉就仿佛被毒蛇盯住一样,令人毛骨悚然。

    “可是少伯他……”文种又看了香宝一眼,语气越发的迟疑了。

    “越国可以领兵之人难道仅剩范蠡一人吗?!”温和的面具有了一丝裂痕,勾践的声音竟是带着一丝薄怒。

    范蠡?他们在说范蠡吗?范蠡怎么了?香宝精神一振,立马竖起了耳朵,打算听个仔细。

    “勿再多言,我会传令史焦即刻出征,代替范蠡领兵出征!”勾践起身,似仍有余怒未消,转身甩袖便待出门。

    这样就谈完了?原本还想多知道一点关于范蠡的消息呢。香宝有点遗憾地站起身,随文种莫离一起送越王离开。

    低着头,香宝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准备回房。

    走到香宝身边的时候,勾践忽然停下了脚步,轻轻附在香宝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香宝一下子呆在原地无法动弹,他靠在她耳边说的竟然是……“江山美人,我都要。”

    那样笃定的语气!

    范蠡……他怎么了吗?微微握了握拳,香宝忽然有点害怕。

    “香宝,恐怕寡人无法替你和范大夫主婚了。”背手退开一步,勾践看着香宝,淡淡地道。

    “你……是什么意思?”香宝怔了怔,轻声问他。

    “君上!”莫离猛地上前一步,抱住香宝,“君上……”

    “范大夫说过,此战如果他有命回来,寡人才能替你们主婚啊。”勾践看着香宝,微笑。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香宝在莫离怀里轻轻挣扎了一下,回头看向勾践,眼睛里幽黑一片。

    “前方接到战报……”勾践缓缓开口。

    “不要!不要听!”莫离伸手捂住香宝的耳朵,“香宝,不要听,不要听……”

    “……范大夫战前受到突袭,受伤失踪,生死不明。”看着香宝,勾践面无表情地开口。

    虽然莫离捂着她的耳朵,可是香宝还是一字不落地听清楚了。

    生死不明?

    脑袋里轰然一响,她感觉自己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了……

    耳边在嗡嗡作响,香宝还是愣愣地回不过神来。

    “他在哪儿?”眨了眨眼睛,香宝忽然开口。

    “什么?”勾践有些吃惊。

    “他在哪儿受的袭?在哪儿失踪的?”

    “据闻是夫椒山一带。”文种的声音带着莫名的沉痛。

    “哦。”香宝点头。

    “香宝……”莫离担忧地看着香宝,“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哭?”

    香宝扭头看向莫离,竟然笑了起来,“他不会死的。”

    “香宝……”莫离皱眉。

    “他不会死的。”香宝点头,像是在说服自己,“他答应过会回来娶我,他说等他凯旋归来,就会骑着高头大马,把我从留君醉里堂堂正正地娶回家,很威风,是不是?”

    “香宝,你不要这样……”莫离轻轻摇了摇她,漂亮的眼睛里渗满了泪水。

    “我是他未过门的妻子嘛,他不会不管我的。”香宝再度点点头,“我要去找他。”

    “什么?!”文种和勾践都微惊。

    “我要去找范蠡。”香宝转身就走。

    “不准去!”莫离忙拦住她,“你怎么知道范蠡在何处?更何况现在四处战火连绵,太危险了!”

    “不管!我要去找他!”香宝皱眉挣扎,“我跟他说好了要早去早回的!他答应过我不会再骗我的!我要去找他!”

    “阿福!”莫离大声叫道。

    门开了,阿福静静地走进门来。

    “把香宝送回房去,哪里也不准去!”

    “姐姐!”香宝急急地拉住莫离,“姐姐……”

    “香宝,不要让我伤心。”沉沉地看了香宝一眼,莫离声音微冷。

    香宝蓦然僵住。

    “香宝,回房去吧。”阿福轻轻拉了失神的香宝,带她回房。

    房门是落了锁了的。

    香宝抱着膝坐地榻上发呆。

    生死不明吗?

    范蠡,你说过的,今生倘若舍弃香宝,必定孑然一生,孤独终老,没有任何借口,没有任何理由的!纵然是死,也不行!

    你说过,老天爷不宠你,我宠你……

    怎么能就这么……

    阿福在门外坐了许久,屋子里却始终一点动静都没有,心里微微有些不安,踌躇着开了门锁,屋子里哪里还有香宝的踪影,只有满地狼籍的竹简和笔墨,第一片竹简是都只有四个字。

    香宝,范蠡。

    那并排而列的四个字。

    很漂亮的字,那是香宝唯一会写的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