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指鹿为马  二、不战而降(下)

章节字数:3558  更新时间:08-10-04 11: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不战而降(下)

    香宝走得很急,仿佛身后有什么猛兽在追赶一般,以至于出了营帐没走多远便迎面撞到了人。

    因为走得太急,香宝一时收不住脚,有些狼狈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对不起,你没事吧。”那人急急的道歉。

    香宝摇头,看向那个也跌坐在上的人,原来是个年轻的越兵,眉清目秀的样子,只是面色有些苍白。见他试了几回都爬不起来,香宝注意到他一只袖管空空荡荡的,原来竟是缺了一只手臂。

    “打战嘛,很正常的……”见香宝盯着他空荡荡的袖管看,他干脆坐在地上,抬起完好的那只手臂挠了挠脑袋,笑得有些羞涩。

    香宝注意到那只空荡荡的袖管上渗出些许的嫣红,刚刚一定是撞到他的伤口了,忙上前去扶他。

    借着香宝的手站起身,年轻的越兵笑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谢谢啊。”

    “很痛吧。”香宝冷不丁地开口。

    “嗯……”年轻的越兵笑了笑,见香宝皱起眉头,又道,“一点点。”

    香宝看着他,他真的很年轻,和卫琴一般大小的样子,看着他,香宝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自从上回她对着他发了脾气,负气分别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他。

    “我知道你,你是莫离姑娘的妹妹吧。”年轻的越兵笑着道。

    “你见过我?”

    “因为我受了伤不能上战场,范大夫便吩咐我帮你煎药。”

    “范蠡?”香宝有些讶异。

    “嗯,你看,这是范大夫给的方子。”年轻的越兵从怀里掏出写了字的竹简。

    香宝瞪了半天,一个字都不认识,“你会认字?”

    “嗯,读过几年书。”那越兵笑着,有点不好意思,下意识地又想挠头,却发现自己手中拿着竹简,独臂……果然还是不太习惯呢。

    香宝看着他,有些难受。

    “没关系没关系的……”那越兵想摆手,还是发现手不空,只得笑着道,“也许这是老天爷的保佑呢,让我缺了一条手臂,却可以活着回家。虽然这样想不好……可是我真的挺想活着回家的。”说着,他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嗯。”香宝也笑了起来,“你一定可以活着回家的。”

    “嗯,我娘天天盼着呢。”

    “小六!还缺一味药呢,你快来看看……”远远的,有人喊。

    那越兵回头应了一声,跑了过去。

    看着那个叫小六的越兵跑远,香宝寻了一个荫凉之处坐下,托着下巴发呆,一列列军队在眼前走过,每个人脸上都是战争后的疲惫。

    被围困在这里,粮草不足,根本撑不了多久吧。

    正在发呆的香宝没有意识到她坐在这里是很不合时宜的,正如她从来不曾意识到自己的容貌可以带来怎样的灾难。

    “哪里来的小姑娘?”一个大噪门冷不丁地响起,把香宝吓了好大一跳。

    香宝愣愣地抬起脑袋,看到一个面色阴寒,稍带疲惫的大个子男人。

    看清楚了香宝的模样,那男人稍稍愣了一下,眼光胶着在她的脸上,竟然一时回不过神。

    香宝虽然还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但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神却令她脊背一阵发寒,忙匆匆起身,转身就跑。

    但那男人只是一伸手,轻易便将她拉入怀中。

    香宝闻到他身上带着浓烈的血腥味,显然刚从战场回来。

    “放开我。”香宝挣扎。

    “好久没有碰过女人了……”粗糙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那个男人眼中是毫不掩饰的火热,“……何况是这么漂亮的。”

    “放开我!”香宝挣扎着却脱不了身,大叫起来,引来旁人的侧目。

    “将军,使不得!她是莫离姑娘的妹妹……”终于有人上前拉住那男人。

    香宝侧头一看,是刚刚撞到的小六。

    那男人回头看了小六一眼,忽然松开香宝,冷不丁地从腰间拔出佩剑,一剑刺向小六。

    小六一脸错愕地看着自己胸口被开了一个血窟窿,还没有回过神来。

    “哼,你就是上回战场上的那个逃兵吧。”那男人冷哼,猛地收回剑,“越国不需要你这样的废物。”

    小六胸前涌出血来,没了剑的支撑,他后退几步,跌坐在地上。

    香宝尖叫起来。

    那男人回头,不耐烦的捂住她的嘴。

    可是已经晚了,很多人围了上来,看着倒在地上的小六,都窃窃私语着露出惊惧的神情。

    香宝隐隐听到他们说“史将军”,他就是上回范蠡堕崖之后,代替范蠡出征的史焦吗?香宝记起那一日去夫椒山找范蠡时所遇到的小三和图叔,他们也曾提到过这个名字,从他们的对话中不难听出他是一个刚愎自用且十分暴戾的将军。

    狠狠一口咬上他的手,那男人忙不迭地甩开香宝,有些恼怒地瞪她。

    “为什么要杀他!!!”香宝被甩到地上,后退几步,挪到小六身边抱住他,回头瞪向那个男人。

    “一个受伤的废物,一个战场上的逃兵,要来何用。”那男人嗤笑。

    围观的越兵开始骚动,唇亡齿寒。

    “小六就算是死,也应该死在吴人手里,那才算死得其所,可是现在,他居然死在自己的将军手中!”香宝红了眼睛,声撕力竭地大吼,“你这般所作所为,岂不令人胆寒!战场之上,谁敢为你卖命!难道你们那些士兵在和吴人作战时还要时刻提防着背后刺来的剑吗!”

    此言一出,围观的越兵再也按捺不住了,有人已经按剑在手,开始蠢蠢欲动。

    “你们要干什么?造反吗?!”

    “史焦!你仗着将军之名滥杀无辜,由你领军,我们不服!”有人大喊出声,引来众人附和。

    “你们胆敢以下犯上!”史焦眼见着犯了众怒,开始有些恐慌了,抬手一剑便杀了那领头开口的人。

    鲜血四溅。

    那四溅的鲜血烧红了越兵的眼睛,史焦的冷血作风在营中一贯不得人心,更何况如今又连着无故枉杀两人。越军一拥而上,围住史焦,欲置他于死地。

    “你们胆敢以下犯上!难道不怕君上杀了你们!”史焦色厉内荏地大声道。

    “吴军就在山下,没有兵,要你这将军有什么用呢?”鬼使神差的,香宝幽幽开口。

    香宝的话让他们疯狂了。

    的确,这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这个冷血无情,视人命如同草芥的将军也会落得如此田地!现在吴兵就在山下,君上断然不会因为一个将军就治所有士兵的罪,这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耳边是史焦的咒骂惨叫,香宝仿佛置若罔闻,只是瞪大眼睛看着小六,眼睛一眨也不眨。

    小六咳了一口血,脸色更白了,他张了张口,似乎在说什么。

    香宝俯下身,将耳朵贴着他的唇,想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娘……”

    他在喊娘。

    他以为他可以回家的……他甚至庆幸自己断了一条手臂,因为这样他就可以不用上战场,可是回家了……他说他知道这样想不好,可是他真的很想活着回家……

    因为娘在盼着他回家……

    香宝抱着他,心仿佛噎住了。

    香宝感觉小六在她怀里一点一点变冷,年轻的脸庞覆上死灰的颜色。

    香宝没有去看身后那被砍得面目全非的史焦,当然也没有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的君夫人。

    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个静静抱着尸体的少女,君夫人眼中带了一抹奇异的神采。

    所谓红颜祸水,不过如此。

    这样的女子,留在越国是祸,会扰乱君心,但如果送往吴国……

    “夫人。”身旁的侍女轻唤。

    君夫人回过神,转身离开,走向越王的营帐。

    越王勾践正与范蠡文种议事,听到外头的吵闹之后,微微皱眉,“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如此吵闹?”

    范蠡正要起身去看,却见君夫人掀开帘子走了进来,忙和文种一同起身行礼。

    君夫人点点头,回头看向勾践,“史焦死了。”

    “什么?!”勾践大惊。

    范蠡和文种也面面相觑。

    “史焦杀了一个逃兵,引起众怒,被乱刀砍死了。”君夫人淡淡道。

    话音刚落,便有人来请罪。

    勾践出帐一看,齐刷刷跪了一地的兵。

    这种情形,他又怎能责罚,难道将自己的兵杀个干净?吴王夫差可正在山下虎视眈眈呢。

    “少伯。”勾践抬手按额。

    “在。”范蠡上前。

    “你出去平息一下吧,就说……寡人不会追究此事。”勾践挥了挥手。

    “是。”范蠡领命走了出去。

    君夫人站在一旁,看着勾践,一言未发。

    “夫人为何这样看着寡人?”勾践回头,看向君夫人。

    “史焦的治军手段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何士兵今日才反他?”

    “你想说什么?”勾践直觉她有话要讲。

    “因为香宝。”

    “什么?”勾践和文种异口同声。

    君夫人微微带了笑意,“史焦虽然杀了伤兵,但以下犯上,终究还是有人犹豫,但香宝只说了一句话,便轻易让他们疯狂了。”

    “她说了什么?”勾践饶有兴致地问。

    “她说……”君夫人看向自己的夫君,越国的王,缓缓开口,“吴军就在山下,没有兵,要你这将军有什么用呢?”

    勾践神色不变,心里却微微一惊。

    文种的面色冷凝起来。

    “所谓红颜祸水,不过如此呢。”君夫人微笑。

    “子禽。”勾践忽然开口。

    “在。”文种上前一步。

    “就按刚刚说的,由你出使吴国,求和。”

    “子禽定不负君上所望。”

    小六被葬在了会稽山上。

    香宝安静地站在一个小小土丘前,那个小小的土丘里埋着一个年轻的越兵,他的娘亲也许还在家中倚门眺望,可是他却再也回不去了……

    “难过就哭吧。”莫离温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香宝转身,将脑袋抵在莫离的肩上,没有吱声。

    后来的几天里,大家突然都忙碌了起来,香宝只隐隐听到他们都在谈论一件事情,越王勾践派使者入吴求和了!

    战争终于要结束了吗?

    回到营帐的时候,莫离正在补衣,补的是香宝去年常裹在身上的那件毛皮大氅。

    看着她极认真的穿针引线,香宝走上前挨着她,“秋天都没到,补这个干什么?”

    “反正也没什么事,还差一点就补好了,我看你十分喜欢这件大氅,补过之后看不出来的。”莫离抬头看着香宝,笑捏了捏她的鼻子,“等入了秋,我再给我们家香宝做件新的冬衣。”

    因为香宝畏寒的关系,莫离每年几乎都是开了春就开始给香宝缝制冬衣,等入了冬,香宝的冬衣总是比谁的都厚实。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