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土城之行  二、有口难言(下)

章节字数:2493  更新时间:08-10-05 15: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有口难言(下)

    那是个十分漂亮的女子,即使站在众美人之间也能令人眼前一亮。

    “西施妹妹,听说你是诸暨苎萝村的?”华眉笑着挽了香宝的手,“这个妹妹叫郑旦,也是苎萝村的,你们可曾见过?”

    香宝闻言看向那个叫郑旦的美人,莫非她认得西施?

    “我见过西施。”郑旦看着香宝,缓缓开口。

    果然……

    华眉却毫不知情,只一径开心地笑道,“那可巧了。”

    郑旦盯着香宝,眼神十分锐利。

    “她就是西施呀,传言是范大夫看中的人呢……”

    “对呀对呀,我见到范大夫抱着她进来的,当时似乎是受了伤。”

    有人窃窃私语。

    “嗯,西施救过范大夫。”郑旦语出惊人,引来其他美人的惊呼。

    “真的吗?看你小小巧巧的,原来这么厉害。”华眉拉着香宝,不住的打量。

    香宝扯了扯嘴角,有点想笑,看郑旦这咄咄逼人的架势,莫不是以为她把西施怎么样了,然后冒名顶替?

    “你不会说话吗?”见香宝只是笑,郑旦皱眉道。

    香宝坦然点头。

    众美人惊愕,谁也料不到范大夫看中的女人竟然是个哑巴。

    “啪”地一声,药罐子摔碎了,范蠡猛地惊醒,发现自己竟然趴在桌边睡着了……

    “范大夫,您怎么在这里!”有杂役跑了进来,见到范蠡,一脸的惶恐。

    范蠡挥了挥手,怔怔地看着碎了一地的药罐,厨房里满满飘散着药香,只是看药而已,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

    香宝有多久没醒了……三天,还是四天……

    香宝不醒,他怎么敢睡……

    可是刚刚,只睡了那么一会儿,他便做了一个梦。

    梦里,香宝说,“不就是生病么,我也会的……”

    那样委屈不甘的口吻……

    她怎么能不委屈,以西施病弱为理由,便要她代名入吴;她怎么能甘心,因为不要成为她的累赘,姐姐服毒自尽。

    想起那一个还躺要病榻上生死未知的女子,范蠡的心开始生生的疼。

    重新煮了药,范蠡回房。

    打开门的时候,榻上是空的。

    香宝不在榻上。

    莫非……她醒了?!

    转身,他大步走出房间,忽然感觉……连迎面吹来的寒风,都不再那么的刺骨。

    可是她大病初愈,她去哪儿了?天气这么冷,她的身子又畏寒……这么一想,他又有些焦急。

    “瞧见没有,那西施姑娘才真真的美人儿呢……虽然大病初愈,也一样漂亮得不可思议呢。”

    “是啊是啊,难怪范大夫对她如此上心。”

    “我倒觉得郑旦姑娘更美些呀。”

    “呵呵,你说那苎萝村是不是专出美人呢……”

    对面走廊上传来侍女的轻声谈笑,范蠡看了一眼,走了过去。

    见是范蠡,众侍女忙不迭地行礼。

    “你们在哪里见到……西施的?”说到“西施”二字的时候,范蠡有些不适。

    “在华眉姑娘的房间。”有人回道。

    范蠡点点头,“带我去。”

    跟着那领路的侍女走到华眉房门口,范蠡挥了挥手,遣退了她。

    门关着,里头一片静默,平日里她们几个都是叽叽喳喳很是热闹,今天怎么了?

    “郑旦,你说……她不是西施?”安静半晌,华眉惊讶地看着香宝道。

    “西施叫施夷光,因为同村有两户施姓人家,而施夷光住在西村,所以叫她西施,我跟她有过一面之缘”,郑旦面色清冷,“而眼前这个女子,我并不认识。”

    此言一出,众人都面面相觑,一时弄不明白眼前这个自认为是西施的女人从哪里冒出来的。

    香宝有点想笑,这郑旦来得真不是时候,如果当初在君夫人面前她也能这么讲,那有多好。

    “我曾听闻夷光救了范大夫,然后跟着范大夫出了苎萝村,之后便再没消息了,为何如今被范大夫带入土城的是你,夷光呢?”郑旦上前一步,看着香宝。

    香宝后退一步,仰头看她,郑旦身材高挑,比她要高出许多。

    “还是说……你对夷光做了什么?!”郑旦的口吻有些凌厉了。

    香宝摇了摇脑袋,又往后退了几步,稍稍有些不耐烦,不是已经表示过自己是个哑巴了嘛,还问什么。

    一直到背抵到墙上,香宝发现自己退无可退了。

    “说啊!”郑旦冷声道。

    “咣”地一声,门忽然开了,刺骨的风猛地吹进屋里,众人不约而同的瑟缩着看向门口,一个白衣男子正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

    如果是以前的香宝,一定会跳起来反驳吧,可是为什么她一声不吭,任由那个女子如此咄咄逼人。

    看着香宝被逼到墙角的样子,范蠡面无表情地走进房门,走向郑旦。

    “范大夫。”

    众人行礼。

    范蠡在郑旦面前站定,“想知道什么,问我。”

    “她不是西施。”郑旦看着他,没有露怯。

    “她当然不是西施,她是香宝。”范蠡面色平静无波。

    “那她为什么……”郑旦有些疑惑。

    “说来话长,总之与她无关。”

    “那夷光呢?”

    “回苎萝村了。”

    要证明她的身份,原来如此简单。香宝垂着脑袋望着自己的脚尖,那么姐姐的牺牲……到底是为了什么……

    替她将大氅裹紧,范蠡在众人费解的目光中拉着香宝的手出了门。感觉到香宝的手一片冰凉,范蠡握得更紧了些,“冷不冷?”

    香宝摇头。

    “香宝。”范蠡忽然停下脚步,香宝一时收不住脚,猛地撞进他怀里。范蠡伸手圈住香宝,阻止她退出他的怀抱。

    香宝感觉到腰上的阻力,便静止不动。

    “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半晌,范蠡忽然开口。

    香宝低头,嗅着他怀里熟悉的味道,没有动弹。

    他轻轻将她圈在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头顶,“我们离开越国,你喜欢去哪里,我便陪你去哪里。”

    离开越国?香宝微微一僵。

    “本来这次来土城之前,我就想好途中要带你离开的,可是你坠崖受伤,又昏迷不醒,我不得已只能先带你到土城养伤”,范蠡顿了一下,“现在你醒了,我们就离开这里,好不好?”

    香宝摇头。

    “为什么?”范蠡推开她,看着她。

    为什么?香宝愣愣地看着范蠡,有那么一瞬间,她快要有一种错觉,眼前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范蠡还是那个答应会娶她的范蠡,从来没有失忆,从来没有夷光的出现,姐姐也没有离开……可是,这一切仅仅是错觉。

    他是范蠡啊,姐姐说,他有惊世之才,他注定是个英雄。

    如今他要为她放弃这所有的一切吗?以前香宝有想过,娘为什么不阻止爹去当刺客,现在她明白了,因为如果爹为了娘放弃自己的理想,他会不开心。

    而娘,不希望爹不开心。

    她没有娘那么伟大,她只是不希望他以后会后悔。

    如今越国正面临亡国之祸,而越王于他,有知遇之恩。放弃这一切,他会后悔的。

    即使现在不会,以后也会。

    现在他可以为她放弃一切,是因为愧疚吧。

    她与他之间隔了太多的东西,他有他的理想和责任,而她,还希望借助君夫人的手找回卫琴。

    从他的怀中挣开,香宝没有看范蠡的眼睛,转身独自回房。如果那一刻,香宝看看范蠡的眼睛,就会发现,他的眼睛里有多深的感情。

    可是她没有看,她只是想,还是不要把变成哑巴的事情让他知道比较好,因为她不想他更愧疚。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