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三千宠爱  三、再遇故人

章节字数:4696  更新时间:08-11-06 16: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再遇故人

    点了灯,香宝正坐在房中用膳,听到梓若在外面喝斥,“谁?出来!”

    这个时间,还会有谁?香宝想了想,放下碗箸站起身。刚走到门口,便见走廊的阴影处,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司香?他什么时候跟着来的?

    “还不出来!”梓若上前一步,叫道。

    那小小的身影动了一下,走了出来。看清楚了那孩子的模样后,梓若忽然愣住了,脸色乍青乍白,甚是精彩。

    “你在喊什么?”声音微冷,司香缓缓开口,架子摆了个十足。

    “太……”梓若愣在原地讷讷的说不出话来。

    “你这欺主的恶奴,还不滚?”司香冷眼看着梓若,眉目间尽是与年龄不相称的漠然。

    闻言,梓若慌忙退了下去。

    看着他冷漠的样子,香宝脑中竟然浮现了另一张邪肆的脸庞,出现在深宫里的孩子,梓若对他又是如此的畏惧,再看他的眉眼,十足一个缩水版的夫差。

    他就是妹姒夫人留下的孩子吧,如此说来,这个孩子竟是吴国的太子了。

    打发了梓若,司香转头看向香宝。

    “没有出息。”他冷斥。

    香宝眨了眨眼睛,被骂得有点莫名。

    “你是夫差的女人吧。”冷不丁地,他又道。

    听他这样说,香宝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他既然那么宠你,你干什么还要傻乎乎地被一个奴才欺到头上去?”司香有些气愤地道,“在这种地方,就算有他的宠爱,如果你不懂怎么保护自己,你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的声音越说越高,小小的脸儿因激动而涨得通红。

    “嗯,我知道了。”香宝抬手捏了捏他的脸颊,笑眯眯地点头。

    司香一下子石化。

    “你……”他颤抖地伸手,指向香宝。

    “嗯?”

    “你不是……”

    “啊?”

    “你不是哑巴吗?!”司香怒吼。

    “我有说过我是哑巴吗?”香宝歪着脑袋作思索状,还一脸的无辜。

    “可是伍封拿剑指着你的时候,你不是……”

    “我装的呀。”香宝一脸坦然,心中却暗自思索,伍封?那个人竟然是伍封?伍子胥的儿子伍封。

    “你!”

    “不装难道给他灭口吗?”香宝十分的理所当然。

    司香语塞,他失误了,大失误……这个女人,分明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啊!

    “饿不饿,一起吃?”指了指桌上的膳食,香宝十分善良地询问。

    跺了跺脚,司香转身就走,还未等香宝开口,他又回过头来,“你……你不准把下午的事情告诉父王!”

    香宝点头微笑,“那作为交换条件……你陪我一起吃晚饭吧。”

    司香磨着牙,坐到香宝对面。香宝笑眯眯地给他布菜,烛火摇曳间,司香看着香宝温柔的样子,一时有些闪神。

    “娘……”

    “嗯?”香宝侧头看向司香,“什么?”

    司香一下子红了脸,甩头,“没什么。”

    “你明明……”香宝笑眯眯地凑近了他。

    司香低头猛吃,无视一脸不怀好意的香宝。自此后,司香见到香宝都会绕路走。

    所谓绕路走,就是香宝常常发现自己身后跟着一条小尾巴,但一回头,便会发现跟踪技巧不甚高明的司香小朋友躲起来了……

    有时躲在走廊的廊柱后面,有时躲在花丛里,这一次……香宝一回头,司香吓了一跳,慌不择路地寻找隐蔽物,脚下一拐,只得“砰”地一声,司香掉进水池了。

    把司香从水池里捞上来时,他脸色煞白,不停的发抖,神色不同以往。

    “娘,娘,娘……”他一叠连声地叫着,紧紧抱着香宝不松手。

    见他喊得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模样,香宝想起那一日他说他娘在池子里面,不由得心下一痛,忙抱起他一路小跑回了醉月阁。

    “梓若,快去找大王,就说太子落水了。”香宝急急地说着,便抱着司香冲进房间。

    替他脱下湿淋淋的衣服,随手拿被子一裹,香宝起身想去找人打些热水来。

    “娘……”司香紧紧抱着香宝,不肯松手,仿佛怕一松手,香宝就会不见似的。

    虽然平日里总是老气横秋的样子,可到底是个孩子,香宝不忍心强行推开他,只得哄道,“我只是去打些热水来,顺便看看梓若有没有去找大王,不会走远的。”

    司香闭着眼睛根本不听。香宝无奈,只得等梓若的消息,一直等到天黑,也没见梓若带夫差来。

    “她们一个个都恨不得我死了,又怎么会帮你。”司香忽然开口,声音很轻。

    香宝忙低头去看,他已经平静了下来。

    “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香宝抱着他,低头试了试他额间的温度,还好没有发烧。

    司香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香宝,小小的身子僵得直直的,半晌,忽然温顺地靠着香宝,闭上眼睛不语。

    “娘……”低低地,似是带着浓浓的鼻音,他在香宝怀中闷闷地开口。

    香宝微微松开手,却发现他仍然紧紧抱着他,丝毫没有想要松开的样子。

    “娘……我会保护你,没有人可以欺侮你,再也没有人可以欺侮你……”靠在香宝怀中,他低低地说着,带着浓重的鼻音。

    怀里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直至消失,一直紧紧揪着她衣角的上手也松了开来,香宝微微低头,这才发现他双眼紧闭,竟然睡得十分香甜,间或还咂咂嘴,小孩子的天性展露无疑。香宝忍不住失笑,再怎么想扮大人,终究,他也只是个孩子啊。

    有了这一次,香宝身后的小尾巴立刻理直气壮了起来,明目张胆地跟着香宝,再也不躲躲藏藏了。

    有司香前前后后跟着,香宝脸上的笑容一天比一天多。特别是最近几天,夫差一直没有来招惹她,司香又常常带她溜出去玩,香宝简直做梦都要笑出声来了。

    “喂,你在傻笑什么?”司香的声音在树下传来。

    香宝坐在树杈上,摘了一个果子丢给树下的司香,一不小心丢歪了,砸到了别人。

    “对不起对不起……”眼看着那一袭白衣上染了红色的果浆,香宝忙不迭的道歉。

    看清楚了那袭白衣的主人之后,香宝明白了一个真理,乐极总是要生悲的。

    那个人……竟然是范蠡。

    范蠡拂去衣摆上的红色浆果,一抬头,便呆在原地。

    “香宝……”他看着坐在树上的女子,一时之间,恍若隔世。

    那一日,在范府后院,她也是这样坐在树杈上,偷听他和莫离的谈话。

    那时,他对莫离说,我保证,无论怎样都不会舍弃香宝。

    他说,范蠡今生倘若舍弃香宝,必须孑然一生,孤独终老。

    那时,连莫离都为他的誓言而动容。

    香宝想过很多回,再次遇见范蠡时,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再相逢,会是在如此相似的场景之下。

    所以她只能呆呆地坐在树上,一动不动。

    那一日,相似的景物,一样的夕阳,有一个白衣少年在树下许下一生一世的诺言。

    如今,他仍在树下,她坐在树上。

    可是,他食言了。

    “喀嚓”一声细响,树杈断了……

    香宝从树上坠了下来,这一回,她没有惊叫,那样安静地坠落。

    “香宝!”范蠡跃身接住她。

    “多谢。”香宝有礼地道谢,平静地从他怀中褪出。

    “你……你可以讲话了?”范蠡看着他,一贯温和的眼中是难以言喻的惊喜,“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那一日听华眉说起在吴宫见到你,我还在想该怎么去见你……”

    衣袖下的手在微微发抖,香宝竭尽全力想要维持表面的平静。

    “娘。”站在一旁的司香忽然上前,拉住了香宝轻颤的手。

    看着那只小小的手拉住香宝,范蠡愣了一下,这才注意到站在香宝旁边的小男孩。

    “娘,该回去了。”司香乖巧地仰头道。

    香宝挤出一丝笑,“好。”

    “香宝……”范蠡拉住香宝的手臂。

    “我想……你认错人了。”香宝的声音恢复了平稳。

    范蠡猛地僵住。

    “你……不记得我是谁吗?”

    “对不起,我病过一场,以前的事情大多记不起来了。”

    一贯温和的眼睛里满是惊痛,那些痛楚缓缓蔓延开来,一丝一丝,一缕一缕,将那个白衣男子紧紧裹住,那个面对着千军万马也可以谈笑风声指挥若定的男子,此时面色苍白,眼中一片灰暗。

    “香宝……”他喃喃开口,双唇毫无血色,“你是在惩罚我吗?”

    香宝的心猛地抽到一起。

    不是的,不是的。

    纵然我现在认了你,又能如何?你可能抛下越国与我远走他乡?即使可以,以后你也定会后悔今日的决定。与其让你面临着两难的局面,不如我来斩断我们之间最后一丝关联。

    “娘……”司香摇了摇香宝的手,将香宝解救了出来。

    香宝低头施了一礼,匆匆随即司香离开,走得太急,经过拐角处的撞了一个人。

    是史连。

    史连定定地看了她一眼,擦肩而过。

    香宝听到他轻轻抛下一句,“白痴。”

    “那个人……是越国的上大夫范蠡。”走着走着,司香忽然开口,“娘,你认得他?”

    香宝猛地回过神来,这才想起司香可不是一般的孩子,他是吴国的太子,忙弯腰,捏着他的鼻子道,“刚刚的事情不准告诉大王。”

    “为什么?”司香眨了眨眼睛,“哦……你私会情郎,怕父王知道了,降罪于你。”

    香宝被他一顿胡搅蛮缠,顿时哭笑不得,只道,“呐,你帮我保密,我也帮你保密,不告诉大王那天下午在园子里的事。”

    其实香宝根本不知道司香所谓的“下午的事”究竟指什么事,只是司香那样一本正经的要求她保密,她倒拿来做交换条件了。

    司香只得勉强点头,“那你以后都不准再见刚刚那个人了。”

    香宝笑着捏了捏他的鼻子,“好。”

    脸上在笑,心里划过一滴泪。从此,不见是比见要好。见了,也只是徒惹伤心罢了,说不定还替他惹出什么祸事来。

    一踏进醉月阁,便见夫差正好整以暇地坐在榻上单手支着颌,看着香宝走进门。

    “司香?”夫差扬了扬眉。

    “父王。”司香忙下跪请安。

    “我还想着要让你来见见你娘呢,原来母子连心,早就来见了。”夫差笑道。

    嘴微张,香宝一脸呆相,这个家伙的话……是什么意思?

    司香也是一脸的问号。

    “来。”夫差对着司香招了招手,司香乖乖走近他,“你娘病了一场,很多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我还担心她会连你这个儿子都忘了呢。”夫差抚了抚司香的脑袋,眼睛却看着香宝。

    香宝目瞪口呆。

    他……他他……他这又唱得是哪出?他该不是想让她以为司香是她的亲生儿子……

    司香眼珠子转了转,乖巧地走到香宝身边,甜甜地喊了一声“娘”。

    香宝已经快要昏厥了,她就知道,她就知道夫差不会让她省心的!

    “寡人明日要出宫狩猎,不知美人可愿同行?”正要香宝暗自磨牙的时候,夫差又笑吟吟地道。

    香宝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咬牙切齿地含笑点头,他如此光明正大的来到醉月阁,如此正大光明地告诉她明日狩猎,他是王,他的旨意她若当众违抗岂非自寻死路?

    “那美人好好休息,养足精神。”说着,他站起身,“孤王尚有要事,明日再见。”亲昵地吻了吻香宝的眉角,他又笑吟吟地看向呆在一旁的司香,“你就陪你娘说说话吧。”

    “是。”司香忙点头应道。

    香宝咬牙低头行礼,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醉月阁门口,这才挫败地挎下肩。唉……明天……

    “娘。”身后传来一个小小的声音。

    香宝感觉自己的脑袋开始发疼,大祸水走了,还有个小祸水呢。

    转身,香宝瞪向司香,司香却是笑得一脸的不怀好意。

    “你知道我不是你娘。”香宝闷闷地道。

    司香闻言,笑意在脸上僵掉,甩袖转身便走。香宝吓了一跳,忙伸手拉住他,“怎么了?”

    “我还不稀罕你当我娘呢!”司香回头吼道。

    香宝呆了呆,这孩子脾气也忒大了点吧。

    见司香挣扎着要走,香宝干脆蹲下身抱住了他,哄他,“好了好了,不气了。”

    “别把我当小孩子哄!”司香瞪她。

    香宝哭笑不得,可不就是个孩子嘛。

    “来,乖,叫一声给娘听。”捏了捏他粉嘟嘟的脸颊,香宝笑眯眯地道。

    司香石化,脸红,一直红到脖子跟。

    “来嘛来嘛,乖,叫一声给娘听。”

    司香甩头不理,半晌,才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

    “嗯?什么?我没听清。”

    “娘……”

    “好不情愿的样子喏。”香宝皱眉,“这样我会有心理负担啦。”

    司香怒目瞪她,“你!”

    “嗯?”

    “娘……”

    “啊呀呀,好乖!”香宝嘟着嘴巴香了他一个,眉开眼笑。

    司香瞪着眼睛,脸红得都快冒烟了。

    这样……也不错。反正开心也是一天,难过也是一天,既然要待在这里了,不如开开心心过,司香需要一个娘,而她……需要一个亲人。

    这样,也好。

    于是乎,香宝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儿子。

    “娘,你会骑马吗?会吧。”司香看着香宝,满脸希冀。不过一会儿功夫,他的脸皮已经被厚脸皮的香宝传染了,现在皮厚三尺还有余,一口一个娘,完全没问题。

    香宝点头,骑马当然会,只是比较累。

    “啊,太好了,你会骑马呢!”司香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又黯了下去,“不像她,只会哭……”他低喃。

    她?哪个她?妹姒夫人?

    香宝弯腰,轻轻捧起他的脸儿,看着他,“怎么了?”

    “明天,明天要好好骑马。”他忽然看着香宝道,小小的脸上满是认真。

    香宝微微一愣,啊,不骑不行么?只是看着司香一脸的希冀,香宝抬手拂去他额前细碎的发丝,点了点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