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三千宠爱  五、林中遇险

章节字数:5860  更新时间:08-11-14 13: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五、林中遇险

    避开众人,香宝在密林之畔寻到一条小溪,溪流之水清可见底。

    脱了鞋子,卷起裙摆,香宝一脚踏进溪中,顿时感觉全身畅快。溪水里浸着许多极漂亮的白色圆石,香宝弯腰看了看,竟然发现了一块拇指般大小,五彩斑斓的小石头,漂亮极了。

    斜倚着树干半躺下来,香宝喜滋滋地端详着那漂亮的小石头,悠闲地享受这午后的春光。直到太阳渐渐西沉,她才睁开眼睛,将彩石收入怀中,长长地伸了个不太雅观的懒腰,动了动有些僵直的身子,扶着树干站起来。

    忽然感觉背后一冷,香宝慌忙回头,却见伍封一脸杀意,手中泛着寒光的剑直指向她的胸口。

    他不是随夫差进密林狩猎去了吗?香宝微微一愣,随即了然,他是专程回来杀她灭口的。

    这四处空旷无人,真是个下手的好地方。

    是她太大意了,不该一个人独处的。

    “想不到你竟然是西施。”伍封看着香宝,冷冷开口。

    香宝看着他,表面平静,脑袋里却乱成一团,想了千百种逃跑的方法,这个时候却没有一种可以用得上。

    “你不是哑巴。”剑锋又离她近了几分,伍封冷声道。

    香宝都能够感觉到自己脖颈上那一抹冰冷,他的剑看起来并不锋利,如果被它砍断脖子,那切口肯定会非常难看。

    “对于你的事,我可以继续当哑巴。”看着他的眼睛,香宝命令自己平静下来,顿了顿,又道,“如果我想告诉大王,我一早就说了,何必等到今日。”

    伍封闻言,犹豫了一下。

    只这一下,香宝立马看到了生的希望,看来他不像他爹那般难以沟通嘛……

    “杀了她。”一个声音冷不丁地响起。

    是云姬,她正缓缓从一棵大树后面走出。

    香宝立刻两眼一黑,有了一种天要亡她的感觉……

    “杀了她。”云姬缓缓开口,用一种极温柔的语调。

    “云儿……”伍封有些犹疑。

    “杀了她。”云姬看向伍封,淡淡的声音里是不容拒绝的坚持。

    “她并没有告诉大王我们的事。”伍封皱眉,犹豫了一下,又道,“还是……你担心她会分了大王的宠爱?”

    云姬微微一愣,瞪向伍封,脸上的复杂尽数化为唇边一抹冷笑,随即便转身拂袖离开。

    伍封的眼神慌乱起来,“云儿,云儿别走!我这就杀了她!”

    闻言,香玉哭笑不得,真是荒谬……她居然成了这个男人讨好女人的道具了?

    连死的理由都是这么可笑……

    感觉到伍封的剑已经刺向她,香宝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她这莫名其妙的人生,竟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划上了句点……

    手臂忽然一紧,有人将她拉向一边,香宝错愕地睁开眼睛,看到范蠡的脸。大概是用力过猛,香宝一下子被他拉入了怀中,撞在他的胸膛上,连鼻子都被撞得微微发疼。

    “是你?!”伍封微惊。

    “伍将军,不知刺杀王妃,是什么罪?”范蠡抿唇,缓缓开口,声音十分温和。

    被他紧紧护在怀中的香宝,却听到他的心……跳得杂乱无章……

    伍封的脸色难看起来。

    “范大夫,你这样抱着大王的爱妃,也不合礼法呢。”一旁的云姬忽然开口。

    “范蠡救人心切,大王会理解的。”

    “你!”云姬气急,“你以为大王会信你一个降臣?!”

    “可是我有一半的机会。”范蠡微笑。

    “你想怎么样!”伍封上前一步,将云姬拉在身后。

    “天快黑了,若是我们再不回去,大王派人来找,那时范蠡想不说实话都不行了。”范蠡淡淡道。

    云姬还想再说什么,却被伍封着拉着离开了。

    茂盛的树枝挡住了夕阳的余晖,香宝呆呆地趴在范蠡怀中,听着他急促的心跳一点一点缓和下来。

    “你没事吧。”看着伍封和云姬走远,范蠡低头看向香宝。

    香宝猛地惊醒,忙推开他,“谢范大夫救命之恩。”

    范蠡一下子僵在原地。香宝不敢再看他,转身跑向营帐,独留范蠡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原地。夕阳的余晖透过树的枝叶在他身上留下一片斑驳的阴影。

    香宝越跑越快,仿佛身后有什么猛兽在追赶一般。夫差那个家伙应该已经回来了吧,说不定真的打了一头鹿来耀武扬威呢,香宝翻了个白眼,她几乎可以想象他嚣张的模样了。

    嗯……她得想点什么,她得想点什么把那个白色的身影从脑袋里赶走……

    “西施,你去哪儿了?”刚回到营地,华眉便迎了上来,有些急躁地道。

    香宝微微一愣,感觉到营帐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太寻常。

    “西施,你一下午都去哪儿了,知不知道大家很着急!”华眉有些生气道。

    “对不起。”香宝抬手轻轻抚了抚她的肩,有些感动,大家都很着急?呵呵,真正着急的只有华眉自己而已吧,这里希望她永远不要回来的人可是占了大多数呢。

    见香宝道歉,华眉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嗯……也不能怪你啦,你身体不好,以前的事又记不得了,总要小心些的。”

    “大家快点准备一下!”旁边有人大喊起来,是伍封的声音,似乎有些慌乱,出什么事了吗?

    一转身,香宝便看到史连在看着她,见香宝也看向他,史连怔了一下,有些不太自然地甩开头,口中似乎低低地咒了一句,虽然听不清他在讲什么,但香宝几乎可以肯定,他九成九在骂她……白痴。

    “天快黑了,大家入林要注意,一切以大王的安全为重!”伍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大王的安全?香宝左右看看,这才发现与夫差一同入林的人马大部分都回来了,唯独没有见到那个嚣张的家伙。

    “发生什么事了?”拉了拉华眉的手,香宝低问。

    “吴王似乎失踪了。”华眉看了香宝一眼,附耳细声道,有几分窃喜的样子。

    香宝忽然觉得夫差有点可怜,有那么多人希望他死,又有几个人是真心希望他能平安回来的?做人做到这个份上算不算失败?

    前面要去寻找夫差的队伍已经准备妥当了,勾践忙走到伍封面前,“伍将军,可否让在下一同去?”

    伍封皱眉。

    “多个帮手也是好的。”勾践又道,满面卑微,“大王待我恩重如山,我真的很担心……”

    伍封不耐烦的抬手止住了他的话,“要跟就跟着吧。”

    “谢将军。”勾践忙回头招呼史连一同前往。

    “君上为什么……”华眉皱眉嘀咕。

    香宝不语,若问勾践是不是真心希望夫差安然无恙,那答案是肯定的。华眉的眼光太过短浅,她只盼着夫差死,可是却没有想过,若是夫差死了,年幼的太子继位,伍子胥肯定会主张直接杀了勾践,灭了后顾之忧。显然,勾践早就想透了这一层,才会如此忧心夫差的安危。

    “那么多人跟着,他怎么会失踪?”怕华眉再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来,香宝忙随口问道。

    “听说是为了追一只什么东西,追进了密林深处……然后便失去了踪影,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追什么东西呢?

    “西施夫人。”伍封冷不丁地开口。

    香宝仍然皱着眉头,摸着下巴做思考状。

    “西施夫人!”伍封扬高了声音,又道。

    “西施。”华眉忙推她。

    “啊?”香宝回过神,一脸茫然,“怎么了?”

    “不知西施夫人可愿同往?”伍封看着香宝,道。

    “啊?”香宝瞪大眼睛,为什么要她去?

    “大王是为了追一只鹿,才会以身犯险。”伍封的眼神冰冷刺骨。

    鹿?

    香宝呆了呆,他是为了追鹿?

    “午膳是粗糙了点,寡人下午一定为美人打只鹿来……”香宝想起了夫差临行前的话,仿佛还能感觉到他将脸颊凑到她耳边轻轻厮磨……

    “西施夫人,可愿同往?”伍封逼问。

    香宝定定看着伍封,这个家伙还没有死心,他是想借这个机会杀了她吧。可是……夫差他,不会真的发生什么事吧……

    不待香宝拒绝,已经有人牵了马来,将香宝半推半扶着上了马。

    “我也去。”一个温和的声音化解了香宝的紧张感。

    是范蠡。

    伍封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一行人进了密林,史连奉命开道,他四处看了一下,辨明了方向。然而纷沓凌乱的脚印,根本认不出什么来。

    香宝侧头,认真地分辨那些脚印,那些凌乱的脚印中,有一种动物的脚印,不像是马,倒有几分像鹿,循着那脚印一路寻找,那些脚印渐渐清晰起来,而且在那些脚印之上,还隐隐印着马蹄印。香宝策马往前又走了一段路,不知不觉脱了队,可是那些脚印却忽然中断了,只留下一滩血……

    定定地看着那滩血,香宝皱眉。唔……她可不认为那个阴险的家伙会因为她而轻易涉险,她也无法想象那样一张嚣张的脸失去温度的模样……

    那么张狂的人,他定然不会轻易将性命断送在这里。

    “香宝小心!”正思索着,忽然听见有人大喊。

    是范蠡的声音,那声音惊得林间的鸟“扑愣愣”地飞起。

    香宝侧脸,只听见“咻”地一声,一支箭贴着她的脸颊险险飞过,钉在她身侧的树干上,箭羽还在轻颤。又一箭射来,香宝心里猛地一惊,忙策马避开飞来的利箭,双腿一夹马腹,向着密林深处逃去。

    又一箭射来,利刃刺入肉体的声音,跨下的坐骑忽然悲鸣一声,将香宝甩了下去。仓皇中,香宝被甩进草丛,手掌一阵刺痛。回头再看时,马已经倒在地上,腿上中了箭,香宝顾不得查看伤势,挣扎着站起身一瘸一拐地往密林深处逃去。

    慌不择路间,两旁的树木渐渐密集起来,路也越来越窄。香宝一直跑一直跑,树枝刮在脸上,留下一道道细细的血痕。

    好不容易逃过暗箭,九死一生之后,香宝万分悲惨的发现自己竟然迷路了。

    一屁股坐在地上,她再也跑不动了。

    忽然,前面草丛里传来一阵悉悉唆唆的声音。香宝瞪大双眼,心惊胆颤地看着那草丛,唯恐从树林里忽然蹦出一只猛兽来吃了她。

    深呼吸……深呼吸……

    “我不怕,我不怕,我不怕……”香宝喃喃念叨着,缓缓后退。

    那草丛微微一动,露出一只乌溜溜的眼睛。香宝定神一看,原来是一只麋鹿。定定地看着那麋鹿,香宝咧了咧嘴巴,鼻子酸酸的,有点想哭。

    那只麋鹿显然也被香宝吓了一跳,飞奔而去。看着麋鹿逃开,香宝瞪大眼睛,透过原来麋鹿站着的地方,看到一枝利箭正对着她的方向,箭尖寒光闪闪。

    执弓的人,是夫差。

    他正站在树下,左眸轻眯,举弓瞄准。在看到香宝之后,有些讶异的放下了箭。香宝呆呆地看着他……呃,她好像惊走了他的猎物。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看到夫差,她忽然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然后鼻子又开始泛酸,连眼眶都湿了起来。只是在看到夫差身后不足十五米的地方站着的那个庞然大物之后,香宝猛地僵住,眼泪都被吓了回去,然后开始轻轻颤抖。

    那竟然是一只……熊!

    此时,夫差正看着香宝,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危险。那只庞然大物一步一步的接近夫差,身后沉重的脚步声终于引起了他的警觉。可是它离他越来越近,近到抬起爪子便可一巴掌拍到他的脑袋,挨上那家伙一巴掌可不是闹着玩的,不死也得丢了半条性命。

    垂手,将弓拉满,夫差满身都沸腾着杀气,危险一触即发。

    香宝瞪大眼睛,来不及再多作思考,香宝脑袋一热,身子便不由自主地扑上前,直直地扑入他的怀中。

    熊是非常聪明的动物,但它不是好猎手,从来不主动寻找猎物,只靠偶然发现,而且传说它虽然有敏锐的听觉和嗅觉,但视力很差,被称作“熊瞎子”,通常情况下不会主动进攻。所以这种情况下……香宝选择了民间流传的说法,即刻倒地装死。

    香宝狠狠扑入他怀中,借着惯性将他撞倒在地,滚入一旁的草丛之中。

    “你……”他张口,似是要询问什么。

    糟!熊的视力虽然很差,可是听觉却是异常敏锐,如果被它听到……

    不敢犹豫,香宝低头便堵上他的嘴。唔……她牺牲了自己的嘴去堵他的嘴……

    耳边,那沉重的脚步声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催魂曲,香宝此时趴在夫差身上,背对着危险的来源,懊恼万分。她完全看不到那个庞物大物离她有多近,而且……她居然只凭一时头脑发热,就扑了上来……

    天知道这个方法只是传言,她可从来没有机会亲身去证实,现在她居然来亲身体验一把了……这么一想,不由得心下戚戚然。

    夫差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僵直着身子紧紧抱住香宝,伸手便要去拔剑。香宝陡然一惊,若此时惊动了那个大家伙,岂不是前功尽弃?算了……反正已经豁出去了,不如拼了算了!

    香宝死命按住他的手,与他四目相对,她的唇紧贴着他的,香宝此时却已然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看着他的眼睛。

    相信我,相信我……香宝在心里默念。

    夫差微微一愣,似乎看懂了香宝眼中的坚决,竟真的放松了身子,任由香宝握着他的手,不再乱动。香宝不禁大呼神奇……天知道,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这个家伙居然信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深深的恐怖让香宝微微颤抖起来,她紧紧闭上眼睛,僵着身子,任由那些恐惧一点一点将她侵蚀。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有几百年的那么漫长……身后沉重的脚步声竟然渐渐远去。

    香宝松了一口气,这才感觉到唇上柔软微凉的触感,忙又屏住呼息,颤抖着睁开双眼,看到有一种炽热而陌生的情绪从眼中一闪而过,快得令她都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吓得神经错乱,产生错觉了。

    眨了眨眼睛,香宝看到那双狭长的双目里满布着浓浓兴味,心下不由得十分懊恼,正懊恼着,忽然感觉唇上一阵湿滑,香宝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那个家伙……那个家伙居然敢伸舌头!她好心救他,他居然还占她便宜!

    香宝有些慌乱地想推开他站起身,却没想到自己因为恐惧和长时间维持同一个动作,身体早已经麻木了,脚下一滑,又跌回了他的怀中。

    他半躺在地上,左手支着脑袋,低头看着香宝,笑得一脸轻松惬意,仿佛这里是吴宫的床榻,而不是荒山野岭。

    发饰凌乱间,说不出的魅惑。

    香宝窝在他怀里,说不出的气苦,想爬起来,身子偏偏又不争气,不仅仅是麻木,还带着彻骨的疼痛,然后便开始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

    “现在才开始害怕吗?”他抬起右手,轻轻抚过香宝的脸颊,“刚刚不是英勇得很?嗯?”

    “嘶……”香宝倒抽了一口冷气,“疼。”

    注意到香宝脸颊上的细小血痕,微眯着的狭长双眸里带了一丝寒意,抱着香宝半坐起身,他低头执起她的手,只见手掌上一片血肉模糊,身上的衣裙也早被划破,露出破碎的皮肉来,膝盖还在渗着血。

    “怎么弄的?”他问。

    香宝本来倒没觉得,但是被他这么一问……后知后觉地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还真惨。

    看着夫差阴恻恻的模样,香宝犹豫要不要把伍封供出来。如果供出伍封,夫差肯定会追究原因,那么伍封和云姬之间的关系就会抖出来。如果夫差一怒之下,砍了伍封和云姬……

    伍封的老爹伍子胥势必会因此而与夫差产生嫌隙……她这一进宫就弄出这么多事来,岂不真的坐实了“红颜祸水”的名头?天可怜见……

    香宝决定吞下这个哑巴亏。可是……真是不甘心呐!

    正想着,忽然感觉衣带一松,香宝愕然低头……他在干什么?帮她宽衣解带?

    有些气恼地按住他的手,香宝狠狠瞪他,她好歹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吧,居然这样对她……

    “怎么了?”夫差抬眼看她,在看到香宝满脸通红的样子后,忽然凑到她的耳边,轻笑,“夫人有何不满?刚刚夫人那样直直地扑过来,可是热情得很呢,还有胆子强吻寡人,如今寡人为了报答夫人的救命之恩,正打算以身相许呢……”他轻轻地在她耳边低喃,温热的气息扫过她的耳垂,痒痒的。

    香宝嘴角抽搐了一下,只觉得他的手又开始不安份起来。

    以身相许?!香宝一愣,嘴角开始不可抑制地抽搐起来,那样吃亏的应该还是她吧!他这算哪门子的报恩?分明是报仇!

    “啊啊啊,我不要……”香宝挣扎着大叫起来,“不要碰我啦!”

    夫差停了手,看了她一眼,忽然站起身,一语不发地转身便走。

    香宝仰头呆呆地看着他离开,忽然害怕起来,他不会打算把她一个人丢在这个荒山野岭吧……

    看着他越走越远,香宝忙站起身想去追他,刚起身便感觉膝盖痛得吓人,又跌坐在地上,只能看着他越走越远。

    “别……别走……”痛倒吸了一口凉气,香宝挣扎着又站了起来,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子,一抬头,夫差却是连个人影都不见了。

    怔怔地呆了半晌,她又无力地坐倒在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