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鹿死谁手  一、风波起(中)

章节字数:2182  更新时间:08-12-14 16: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出了园子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司香精神不太好,香宝送他回了自己的寝宫之后,便一路慢慢走回醉月阁。

    香宝刚刚踏进醉月阁,便见夫差正坐在走廊边饮酒,月华如水,连带着也映衬得月下的那个男子神清骨秀。

    “夫人的精神似乎好得很呐……”他站起身,半倚着廊柱,声音温柔得令人毛骨悚然。

    他莫不是等她?

    “看来……”他扔下酒壶,走到香宝身边,伸手将她拉入怀中,“看来寡人该好好检讨一下自己了。”他凑到她耳边,喃喃轻语。

    低头看着那双在自己身前交握的修长大手,香宝明白他话中所指,微微红了脸颊,没有吱声。

    夫差伸手扳过香宝的脸,却在看到她眼中望不见尽头的幽黑时,微微顿住。半晌,他眉略锁,“怎么了?”

    “思茶,死了。”

    “思茶?”夫差一脸茫然。

    香宝了然,不出所料,夫差根本不记得思茶是哪号人物,也难怪,连她都不曾记清,何况这个大王。

    只可怜思茶,死得不明不白,无声无息。

    思茶死后的第七日,香宝正午睡,迷迷糊糊之间,被人拖了起来。

    “西施!西施!快去救人!”是华眉的声音,十分焦急的样子。

    香宝立刻清醒了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秋绘冲撞了云姬夫人,快被打死了!”华眉急得直跺脚,“大王那么宠你,你去或许还能救下来。”

    “在哪儿?”

    “就在思茶死的那个园子里。”

    香宝二话不讲,拉着华眉就冲出了醉月阁。刚到废园门口,便见秋绘被几个孔武有力的宫妇按着毒打。

    “住手!”香宝大喊,中气十足。

    “西施夫人?”云姬抬眸看了一眼香宝,嘴角浮起一线浅笑。

    见那些宫妇都没有停手的样子,而秋绘已经奄奄一息,香宝急了,冲上前试图推开那些凶悍的妇人,“放开她!”

    云姬浅笑不语,那些棍棒仿佛长了眼睛似的专往香宝身上招呼,香宝一时躲闪不及,被狠狠一棍子敲在背上,钻心的疼。眼见又一棍砸向香宝,华眉急急地去拉香宝,却还是避闪不及,打在了香宝的额头上,殷红的鲜血顺着发际缓缓滑下,血雾蒙住了眼睛,而那些棍棒依然没有停下。

    “住手!”一个尖利的声音,是司香。

    云姬好不容易得了杀香宝的机会,哪里肯停。她使了个眼色,宫妇得了暗令,又一棍砸向香宝。

    “娘!”司香凄声大叫。

    一只修长的手掌从半空中截住了那足以致命的一击,另一棒却是狠狠砸在那手腕上,力道之大,连那木棒都断了开来。宫妇愕然抬头,在看清来者是谁后,凶神恶煞的表情一瞬间消失无踪,只剩下恐惧。

    香宝侧头看了看,然后径直奔向趴在地上的浑身血迹斑斑的秋绘,“秋绘,秋绘……”

    “大王饶命……”

    宫妇们跪了一地,瑟瑟发抖。

    断裂的木棒划破他的手腕,成串的血珠滴下。

    云姬原以为只是有司香,哪里料到夫差会一起过来,又见伤到了夫差,一时也是六神无主起来,慌忙跪下,“臣妾该死。”

    “的确该死。”夫差抬手轻轻舔去腕上渗出的血珠,淡淡道。

    云姬闻言,吓得忙跪着上前,拉住夫差的袍摆,“大王明查,臣妾因为见到越人秋绘在妹姒夫人的园中鬼鬼祟祟,才会稍加薄惩……”云姬搬出已故的妹姒夫人,道。

    “大王明鉴,秋绘只是想要拜祭死去的姐妹,才会冒犯了妹姒夫人。”华眉忙跪着道。

    “死去的姐妹?”夫差扬眉。

    “她叫思茶。”香宝忽然开口。

    思茶?夫差忽然想起那天晚上香宝恍惚的神色了,原来如此。

    “秋绘她……”华眉看向秋绘身下那一滩血迹,抬手掩唇,瞪大的眼睛中缓缓有泪流下。

    “死了。”香宝扭头看向她,似哭非笑,额前一片血迹触目惊心。

    夫差皱眉。

    “她是被活活打死的。”香宝咧了咧嘴,额前的血珠滑到眼角,仿佛血泪。她缓缓站起身,摇摇晃晃走了两步,一头栽倒在地。

    “娘!”司香大叫。

    夫差上前一步,抱住香宝。

    宫妇们趴在地上,一直磕头,夫差没有说停,她们谁都不敢停下,只一个个磕得头破血流。云姬正心急,眼见夫差抱着香宝便要大步离开,忙跪着爬上前拉住夫差的袍摆,“大王,她们……”

    “拖下去打死。”淡淡丢下一句话,夫差抱着香宝大步离开。

    香宝受伤并不重,只是因为身子弱,在榻上休养了两天。华眉因为内疚天天来看她,还告诉香宝,吴王下令将思茶和秋绘厚葬了。

    “厚葬……”香宝扯了扯唇角,“这便是她们最好的归宿了么?”

    华眉咬唇不语。

    如花一般的生命,最后……只落一个厚葬呢。

    恍惚间,香宝走进一处废弃的园子,园中雾气弥漫,耳畔忽然有琴声响起,悠然入耳。正听得入神,却听那琴音忽转,入耳皆是金石之音,宛如千水万马奔腾而来。蓦然一声凄响,似弦断,香宝看见那个在池边弹琴的华服女子,竟与司香有三分神似,莫非……是妹姒夫人?那华服的女子怔怔地看着那断了弦的琴,忽然弃琴跃入池中。

    “不要!”香宝惊呼,慌忙去拉她。待香宝冲到池边时,那池面上忽然浮起一个被水泡得肿胀的女子,不是先前的女子,却有几分面熟,是思茶?!

    那女子静静地浮在水面上,如无根的浮萍,香宝惊恐地看着那女子缓缓睁开被水泡得肿胀的眼睛,她在哭。

    她在哭……

    雾气渐渐浓郁起来,身后传来惨叫,香宝慌忙回头,见到一个血人正爬向她,是秋绘,她满身满脸都是血,她在哭喊。

    她说,救救我,救救我……

    香宝跑去扶她,秋绘却忽然不见了,只有一个白胡子的老者站在原地,怒目而视,大骂道,“你是祸水!”

    雾气里伸出无数的手,那些惨白惨白的手紧紧将她缚住,让她动弹不得。

    门外,守夜的侍女正昏昏欲睡,忽然看到一个黄袍男子走到眼前,立刻吓醒了,“大王……”

    “夫人睡了?”

    “是。”

    夫差挥了挥手,走进房。

    香宝正蜷在榻上,双目紧闭,面色煞白,正微微挣扎,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绳子缚住一般。

    夫差略一皱眉,走上前在榻边坐下,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抚到一手的冷汗。

    “醒醒,醒醒。”他推她。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