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鹿死谁手  二、香消玉殒(上)

章节字数:2732  更新时间:08-12-23 14: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香宝告诉华眉,夫差准许她们出宫拜祭思茶和秋绘,她们总算可以光明正大的送姐妹一程。

    晴空万里,宫里的马车缓缓驶出,车夫是史连,车里坐着一起从越国入吴的女子,除了思茶和秋绘。车子两侧是护送的吴兵,带队的是伍封。这是她们入吴后第一次出宫,马车里一片沉默,谁也没有先开口。

    马车缓缓停下。

    “到了。”伍封揭开车帘,不自觉地看向香宝。

    香宝不动声色的别开眼睛,跟着华眉她们走下马车。

    “我们想安安静静地送姐妹一程。”华眉拦住准备跟着一起进入墓园的吴兵,面色清冷。

    伍封抬手示意,放她们进了墓园,没有跟上。

    跪在思茶和秋绘的坟头时,香宝不知道她们在拜祭的,究竟是死去的思茶秋绘,还是她们自己。

    素衣的女子沉默地拜祭亡者,她们谁也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杀机。隐身于黑暗处的男子缓缓抬起手,那是暗杀的密令。

    一瞬间,箭离弦。

    香宝刚起身,便看到身旁的女子悄无声息地倒下,她的背心上,插着一支箭。她倒在思茶的坟前,甚至还保持着跪拜的姿势。素淡的衣裙上,艳红的血一点一点护散开来,那些鲜艳的颜色刺痛了她的眼睛。

    “快跑!”不知道是谁在喊。

    利箭划破空气的声音那般刺耳,香宝感觉自己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她只能怔怔地站在原地。

    “西施快跑!”华眉急急地拉了香宝的手,躲开那些暗箭。

    守在墓地外面的侍卫听到惨叫声跑进来时,墓园里已成了人间地狱,那些如花的生命,已然凋零。

    “还有人活着吗?”伍封大喊,又吩咐身边的侍卫,“快看看还有没有人活着。”

    那些呆住的侍卫们忙应声上前,他们都是征战沙场的猛士,可是再惨烈的战争,也不及眼前的一切。

    来时,她们还是鲜活的生命,她们来祭拜她们死去的姐妹,然而此时,她们却都已经……

    那些素净的容颜沾了血污,那些美丽的眼眸到死都不曾合上……

    她们,死不瞑目。

    “救……救我……”一个微弱的声音。

    有侍卫上前,小心翼翼地拨开被一箭穿心的尸体,看到尸身下还有一个活着的生命。

    玲珑颤抖着,面色惨白,语不成句。

    “伍将军,这里有一个。”

    正在确认死者身份的伍封忙走上前,看清玲珑的样子后皱了皱眉,“将她送回马车”,说着,又回头大声道,“再找!”

    伍封正弯腰仔细辨认那一具具尸体,耳边忽然响起一个细细的声音,“没有看到我,是不是很失望。”

    回头一看,是香宝,华眉正扶着她。

    他不自觉地皱眉,“没事便好,先回马车。”

    香宝没有动,只是安静地站着。伍封也不看她,回头继续找。

    “伍将军,都找过了。”有人上前禀报,“没有活着的了。”

    伍封点头,刚准备离开,却听到有人惊呼,“这……这里还有一个!”

    一座墓碑下面,站起一个白衣的女子,她的面色跟她的衣服一样白,面色清冷,恍若游魂。

    “郑旦?”华眉低呼。

    回宫的马车上只剩下四个人。

    “是谁,是谁那么狠毒……”华眉咬牙。

    “是啊,是谁呢。”郑旦缓缓接口,唇角竟是含着笑,只是那笑意里透着无尽的寒,她的眼睛透过车窗看向外面,吴宫已经近在眼前。

    玲珑大概受了惊吓,在旁边啜泣,香宝一直在发呆。马车猛地停下,正在发呆的香宝撞上车壁,额上红了一块。车帘猛地被掀开,香宝抬头,对上一双幽黑的眼眸。

    夫差?

    他发髻稍稍有些凌乱,看起来有点……慌张?他忽然抬起手,香宝愣了愣,感觉那只微凉的大手抚上了自己的额头。

    “受伤了?”他微微眯起眼睛。

    香宝摇头,指了指车壁,“刚刚撞的。”

    身子一轻,香宝已经被抱出了马车。车上剩下的三个女人神色各异。

    将香宝送回醉月阁,经医师查看无碍之后,夫差便离开了。与此同时,吴国朝堂之上,开始弥漫着一鼓不安的气息。

    吴王下令撤查此事。

    香宝去揽月阁看华眉时,才得知玲珑脸受了伤,搬到揽月阁和华眉一起住,方便照顾。

    那是一道极其可怕的伤口,几乎毁了她的眼睛。

    “西施,你说……我的脸上,会不会留疤?”玲珑精神不大好,说来说去只有这一句。

    回醉月阁,香宝经过走廊拐角处的时候迎面撞上一个人。刹住脚步,香宝握拳,是伍封!

    见是香宝,伍封也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按住佩剑。香宝后退一步,满面戒备地看向伍封,随即释然,这里来来往往都是宫人侍女,他又怎么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施以毒手。

    “是不是很失望?”安下心,香宝浅浅一笑。

    “什么?”伍封皱眉。

    “密林的陷井,墓陵的暗杀……那么大费周章也没能至我于死地。”香宝勾了勾唇,笑得千娇百媚,“是不是很失望?”

    伍封看着眼前微笑的女人,有一刹那的怔仲。

    这个大王最宠爱的西施夫人,她知道他和云姬的秘密,他也曾数次欲至她于死地。以前见她,美则美矣,却总如孩子般懵懂,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数次没有下得了手去杀她,只是他从来不知道那个有着孩子般懵懂眼神的女子,竟然也可以笑得如此……危险。

    是的,危险。

    美的极致,便是危险。

    “你在胡说什么?什么陷阱?什么暗杀?”伍封皱眉。

    “不要装糊涂,除了你,还会有谁想杀我。哦……还有你爹,相国大人。”香宝抿了抿唇,忽尔轻笑,“云姬是不是送过一块香帕给你?”

    “帕子在你那里?!”伍封蓦然一惊,难怪一直找不到。

    “是啊,第一次见你时,你随手拿来给我擦眼泪的。”香宝勾唇,“那帕子的右上角还绣着云姬的名字呢。”

    伍封面色一沉,他太大意了。

    “想杀我?若我死了,那帕子便会被呈到大王面前去,你信吗?”

    “你想要怎么样?”握剑,伍封面色难看极了。

    “我只要平安。”香宝眼中骤然幽黑一片,“请转告相国大人,若他再敢动我们任何一个,我必要你陪葬。”

    “你是什么意思?”伍封疑惑,“你怀疑这次暗杀的主谋是我爹?这不可能!”

    香宝不再理会他,径自离开。

    下午的时候,忽然下起了雨。

    “夫人,伍将军有事求见。”梓若在门口通传。

    伍封?他来干什么?

    “请他在大厅稍待。”心中虽然有疑虑,但香宝仍然点头,准备去看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略略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饰,香宝走出房间,看到伍封正低头坐在厅里,身上滴滴嗒嗒还挂着水。什么事那么急,居然淋雨前来?

    香宝坐下,示意梓若上茶。

    “夫人……”伍封欲言又止。

    香宝微微挑眉,直觉没什么好事情。

    “家父年纪大了,若有事得罪了夫人,还请夫人见谅。”放在身侧的手缓缓收紧,握成拳,伍封咬牙道。

    香宝一脸的莫名其妙,这又唱得哪一出?

    “相国大人……他怎么了?”略一迟疑,香宝开口道。

    “夫人,这次墓园刺杀的事情,真的与家父无关!”伍封上前一步,有些激动地道,“家父只是性格耿直,并非有意得罪夫人,还请夫人跟大王讲明此事!”

    “伍将军好兴致。”一个戏谑的声音让伍封白了脸。

    香宝侧头看向门口,夫差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他听了多少。

    “夫人怎么说?”夫差看向香宝,眸中带着漫不经心的笑。

    香宝微微握拳。

    “大王,大王……”远远的,是云姬的声音,她一身狼狈地冲进醉月阁,跪倒在夫差的脚下,“求大王饶恕姑父!”

    “夫人,你说呢?”转身看向香宝,夫差笑盈盈地道。

    “但凭大王定夺。”香宝松开拳头。

    夫差微笑。

    最终还只是小惩大戒,不了了之。伍子胥是吴相国,更何况,根本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他便是幕后主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