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鹿死谁手  四、危机四伏(上)

章节字数:2590  更新时间:09-02-05 14: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危机四伏(上)

    天渐渐亮了起来,虽然下着雨,但门外来来去去的脚步声却从未曾停过。透过微微起的窗门抬头看天,天空灰蒙蒙的一片。

    雨一直在下。

    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迷迷糊糊地折回床榻,香宝倒头便睡着了。

    “西施,用晚膳了。”华眉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晚膳?”香宝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随即清醒过来,惊呼,“已经是晚上吗?!”

    “嗯,中午进来看你时,你睡得正香,而且你身上又有伤,我便没有喊你。”华眉笑着将晚膳放在桌上。

    “我想我没有时间吃晚饭了。”微微苦笑,香宝急急地起身。

    “你要去哪儿?外面雨下得很大呢。”华眉拉住了香宝。

    “回大王那儿,再不回去,我怕会发生什么意外。”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穿着的是华眉的衣服,香宝略一皱眉,穿着这身衣服回去,势必会连累华眉,想了想,又道,“昨晚我穿的衣服呢?”

    “在外面,我去找找。”华眉知晓个中厉害,忙应了一声,走出门去。不一会儿,便拿了那还沾着血的衣服进来了。

    换回了自己的衣服,香宝向华眉借了件不十分显眼的外袍,裹在身上,避免身上带血的衣服太过扎眼。

    换好衣服,香宝便低着头,走出揽月阁。门外不时有侍卫经过,只是搜查得已经没有那么严格了。香宝打定主意先回醉月阁,大不了打晕自己,假装是被黑衣刺客打包送回来的……

    经过走廊,香宝顺利地走到醉月阁附近,竟也没有人来盘问。从走廊出来,冒雨冲向醉月阁,正要冲进门去时,香宝的脚步却是生生地刹住了。

    是夫差!

    他一袭白色单衣,长发未束,坐在香宝常坐的椅子上,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漆黑的发丝散落额前,香宝看不清他的表情是喜是怒,一时不敢贸然进屋。

    虽然已是夏天,但这豆大的雨点砸在身上,香宝还是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仿佛感觉到了香宝的存在,夫差抬起头来,又面无表情地缓缓垂下头去,随即仿佛是呆了一下,他忽然又抬起头来。隔着那道门槛,狭目微眯,他远远地望着香宝。

    见他这样,香宝心下微微一颤,忽然有了一个荒谬至极的念头,他该不是……一直在等她?只是他望着她的眼神冰冷彻骨,本来就冷得直打颤的香宝抖得更厉害了。

    许久,他才慢吞吞地站起身,慢吞吞地走向她。然后,他慢吞吞地走到她面前。站在雨中,他依然气定神闲,仿佛正沐浴着阳光在庭院中散步一般。

    大雨倾盆而下,不一会儿便将他白色的单衣淋了个透,长长的发丝被雨水淋湿了,再也无法嚣张地扬起。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哗哗的雨声中,他淡淡开口,仿佛她只是因为贪玩而错过了回家的时辰一般。

    香宝身子僵住,他果然……果然知道她是故意到放走刺客的。

    “寡人只等一天,若是明天太阳下山之前不见夫人完好无缺的回来,就算将吴国翻个个儿,也会揪出你来。”那样森冷可怕的语调在耳边回响,那句话他是看着她说的,她一直以为他是在威胁史连,却原来……那句话是冲着她讲的吗?

    只是……他为何明知她的小把戏,却还是放走了史连呢?

    “今天下雨……没有太阳……呵……呵呵……”香宝咧了咧有些僵硬的唇角,打着颤傻笑。

    他扬了扬眉,伸手将她拥入怀中,左手抚上她的脸颊,隔着雨水,湿漉漉的,他的拇指在她的唇上来回轻轻地磨蹭,狭目微眯,看不清是喜是怒。

    感觉到唇上微凉的触感,香宝一愣,微微红了脸,好在雨大,他看不清。

    只是……这算是过关了吗?

    雨一直在下,一阵寒意从脚底袭来,天地都在旋转,放下了心,她的意识便逐渐模糊了起来。

    “你敢晕过去试试!”一双有力的大手抱起她,大踏步走进屋里。

    听了这话,香宝还真的不敢晕过去。

    “把越女找来。”将香宝放在榻上,夫差头也不回地吩咐梓若。

    梓若领命离开,夫差回头解开她身上湿漉漉的衣服,香宝闪躲了一下,又被他摁住。看他如此坚持,香宝也只得认命地低垂着眼,随他去折腾,反正也不是没有看过。唔,想开点就没事了……

    感觉到他的手突然顿住,香宝镶识地抬头去看他,却见他薄唇微微抿起,脸上带着怒意。顺着他的目光低头,正好看到染了血的破衣。

    “寡人说的话,你可曾放在心上啊,夫人……”凑近了她,他咬牙笑道。

    呃……话?什么话?

    “寡人不喜欢被女人救,更不喜欢被自己的女人救。”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若再有下次,寡人一定会让你后悔救了我。”

    那一日密林之中他所说的话忽然在耳边响起,香定镶识地缩了缩脖子,随即暗骂自己没骨气,可是……可是她面对的人是夫差耶……没有骨气也很正常吧。

    “想起来了?”夫差磨牙轻笑。

    “你在说什么呀……”香宝的声音立刻变得虚弱无比,双手轻轻在他面前晃了晃,随即便无力地向后倒去。

    没有如预料中那般倒进床榻之上,倒是倒进了一个同样有些湿漉漉的怀里。香宝没有吭声,继续扮演虚弱。唉,其实也用不着扮了,她早就想晕过去了,头晕目眩啊。

    “你居然真敢晕过去……”有个声音朦朦胧胧地在她耳边咬牙切齿,最后化为一丝叹息。

    听着那一声叹息,香宝放心地晕了过去。

    很安心,很安心。

    一觉到天明,香宝醒来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了,伤口也包扎得很好,除了脑袋还有点昏昏沉沉之外,没别的毛病。

    “睡醒了?”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冷不丁地响起,把香宝吓了一跳。

    香宝惶惶然抬头,看入一双幽黑的眼中,“大……大王?!”

    “我该怎么罚你呢?”在榻边坐下,他抬手在她肩上执起一缕青丝放在鼻下轻嗅。

    香宝白了脸。

    未施脂粉的脸被如云的青丝映衬着,楚楚可怜,夫差记得第一次见她时,她的下巴还是圆圆的,如今一脸儿都不足他巴掌大。

    “嗯?”他扬眉。

    “我……我可不可以先吃东西再受罚?”感觉腹内空空如也,香宝嗫嚅着商量。

    幽黑的眼里渗进一丝笑意,夫差抬了抬手,一直在门外候命的梓若忙端了粥进来。

    张口,就着他的手喝粥,香宝一点也没觉得夫差喂她喝粥有什么不对,因为她的脑袋一刻也没敢闲着,她一直在想……该怎么才能逃过这一劫呢?

    “饱了?”唇边一软,夫差的气息迎面而来。

    感觉他在轻舔她的唇角,香宝眼睛骨碌碌一转,抬手抱住他的脖颈,在夫差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她软软的唇已经贴上他的唇。

    夫差微怔,难得美人主动,他只得任她软软甜甜的唇在他的唇上笨拙地摩挲。

    “好吃吗?”香宝轻声问他。

    “嗯……”他轻应,竟有半分失神。

    梓若微微咬牙,转身退出门去。

    “我说粥……”香宝放开他,眨了眨眼睛,笑得万分无辜。

    夫差回过神,低笑着伸手将她拥入怀中,咬着她的耳朵道,“难怪伍相国说你是个祸水。”

    香宝嘿嘿地笑,笑得一团傻气。夫差捏了捏她的脸颊,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眼里藏了多少的宠溺。

    “大王,伍相国有事求见。”有人来禀,打破一室旖旎。

    夫差低头,见香宝正偷笑着,一脸“逃过此劫”的得意,不由得失笑,便顺了她的意,起身离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