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鹿死谁手  五、谁是西施(上)

章节字数:3000  更新时间:09-02-05 14: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五、谁是西施(上)

    七月二十三,大暑。

    听闻云姬园里的荷花开了,袅袅婷婷,十分漂亮。云姬的侍婢来请香宝,说是云姬夫人在园中设宴,宴请众夫人赏荷。

    香宝有些意外,但还是带着梓若赴宴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当香宝踏进园子的时候,还是被园子里空前的盛况给吓着了。真不知是人赏花,还是花赏人了,一片莺莺燕燕间,美人无数,倒显得园中池子里的几朵荷花无精打采起来。

    “西施。”华眉早早地地到了,正坐在角落里正百无聊赖,见香宝来了,忙高兴地迎了上来。华眉这一声喊得并不高,只是园中都是些有心人,早闻西施受宠,便都忙着来打量对手。一时之间,众美人都侧目睇向香宝,香宝有些消受不起的缩了缩脖子。

    嘴角的笑意在看到云姬身边白衣蒙面的女子时猛地僵住,她也在?

    云姬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看得香宝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令香宝讶异的是,郑旦竟然也坐在云姬身侧,她什么时候归到郑旦的阵营了?她不是背负着复国的使命而来,还曾经义正辞言地训斥过她的吗?

    众美人在看到香宝身后站着的梓若时,不约而同的收回了略带敌意的目光,毕竟谁也不敢真的得罪这个正得宠的女人,谁也不想当梓若第二。

    梓若原以为香宝带她出来是为了羞辱她,如今看到众人的神情,明白她竟然是来立威的,小心翼翼地回收过于放肆的目光,她心惊不已。她一直觉得此女城府极深,如今一看,果然不假。

    看了一眼坐在云姬身边微笑的郑旦,华眉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挽起香宝的手,“西施,你跟我一起坐吧。”

    香宝点点头,跟着华眉往里走,一直走到华眉原先坐着的位置时,才发现那里早已经坐了人,她们径自谈笑着,全当华眉和香宝是透明的。

    回头一看,园子里众美人其乐融融,谈笑风声,一片和谐状。唯一不和谐的,只有站着的华眉和香宝。

    “呀,西施夫人,怎么不坐下,莫不是嫌我的园子太小了?”云姬的声音适时的响起,带着浅浅的笑,仿佛才发现她们的窘境。

    香宝安静看着她,没有开口。

    云姬嘴角的笑意微微僵了一下,随即摆了摆手,“来人,再多摆两个位置来。”

    有人应声而去,不一会儿,便手脚利索地拿了两张软垫来。

    云姬笑吟吟地指了指那软垫,“委屈夫人了。”

    华眉看了看那软垫,蹙眉。香宝却是若无其事地走到软垫边坐下,梓若也只得跟着站在旁边。

    烈日当空,其他人都在荫凉处谈笑赏荷,唯有香宝这边一片阳光灿烂。炽热的阳光烤得人头晕眼花,梓若背心处被汗浸湿了一大块,额前的汗一点一点滴下,已经开始摇摇欲坠,华眉也早已香汗淋漓,被晒得满面通红。

    “梓若。”香宝忽然开口。

    园子忽然静了下来,香宝仿佛毫无所觉,只是神情自若地看向梓若,“华眉夫人身体不适,你送她回揽月阁,然后去看看我晾在房门口的东西,不用回来了,我晚点自己回去。”

    梓若微微一愣,好半晌,低头轻轻应了一下。

    华眉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香宝,香宝轻轻扶了她一把,笑着摇了摇头,说来也怪,同样在烈日下晒了那么久,香宝却是一点汗也没有,面色如常,甚至指尖还微微带着些许的凉意。

    “越女说,我需要常晒太阳。”香宝笑着低语。

    华眉愣了愣,只得起身告辞,由梓若扶着离去。

    扶着华眉,梓若回头看了一眼独自一人坐在大太阳底下的香宝,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清凉无汗,面色如常,如一副画。

    来的时候她根本没有晾什么东西,她那么讲,只是为了让她好脱身?梓若垂下眼帘,扶着华眉走出了园子。她一直尽心尽力向着云姬,如今真心为她的,倒是一直跟她做对的人了。

    目送华眉和梓若出了园子,香宝继续枯坐,云姬想要刁难的人是她,她又何苦让华眉跟着一起受罪,只是不知道她打算让她坐到什么时候。因为身子畏寒的原因,香宝是喜欢夏天的,尤其这种大热天,才让她有还活着的感觉。

    唔,偶尔在夏天里晒晒太阳,这感觉还不错。

    夫差走进园子的时候,便看到他的夫人正一个人顶着大太阳坐在软垫上,闭目小憩,一脸悠然自得,倒是荫凉处的云姬气得直磨牙。

    “大王。”一声娇唤。

    众美人都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夫差,忙起身行礼。唯有香宝一人稳稳坐着,不动。挑了挑眉,夫差走到她身边,点了点她的脑门。香宝身子一歪,无力地倒向一边,夫差微惊,忙伸手让她倒进怀里。

    一阵极细微的呼声让夫差哭笑不得,她……居然睡着了。

    香宝其实撑了很久,一直很在意云姬身边那个白衣蒙面的女子,只是云姬一直没什么动静,她等着等着,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就……睡着了。

    夫差抬手,拍了拍她晒得有些脱皮的脸颊,香宝咕哝一声,迷迷糊糊地偎向夫差,还在他怀里舒服地蹭了蹭。

    “有莲子羹吃。”夫差凑到她耳边,低低地道。

    “在哪儿!”香宝立刻清醒过来,眼睛睁得比谁都大,亮亮的像小狗。

    夫差忍不住大笑起来。

    真是个宝呀。

    一旁的云姬早已是咬碎一口银牙,吸了一口气,她微笑道,“大王,姑父托云儿献一件礼物给大王。”

    闻言,香宝打了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

    “哦?”听闻一向耿直的伍子胥要送礼物,夫差觉得十分有趣,起身看向云姬,“不知道相国大人送了什么?”

    “一个绝色的美人。”云姬笑道。

    “伍相国送美人?”夫差一脸的惊奇,那个一直嚷嚷着红颜祸水的伍子胥居然送美人给他?真是奇了。

    莫不是送一个口歪眼斜的来倒他胃口来了?

    唔,极有可能。

    “还不见过大王?”云姬看向身旁的白衣女子。

    “大王。”那白衣女子盈盈拜倒在地,弱不禁风,我见犹怜。

    夫差看着眼前蒙了面的白衣女子,感觉到怀中的香宝身子微僵,不禁暗自思量,这个女人的来历……有什么不寻常么?

    “呵呵,还蒙着面干什么,快让大王看看。”云姬笑着推他。

    白衣女子顿了顿,抬手缓缓解开蒙面的白巾。白巾委地的那一刹那,园中众人神情各异,但是眼里掩不住的都是惊艳。

    的确是个绝色的美人。

    香宝面色煞白,明明是七月的天气,她却感觉如坠冰窟。

    果然是她。

    西施。

    “西施?!”郑旦惊呼,她一脸难掩的惊讶,急急走到西施面前,“西施,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言难尽。”西施低低地道。

    园子里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她是西施?那她是谁?”有人指向香宝,低低地道。

    “是啊是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香宝怔怔地看着西施,她不是已经回苎萝村了吗?怎么会出现在吴宫?

    “果然是个美人。”夫差笑道,仿佛没有听到那些窃窃私语。

    “还和西施夫人同名呢。”云姬笑道,“她本姓施,小名夷光,也是越国人,住在诸暨苎萝村,因为村里有两户施姓人家,她住西村,所以便叫西施。”

    “哦?”夫差颇感兴趣的样子,复又低头看向怀中的女子,“夫人,你是哪里人?”

    “诸暨苎萝。”香宝开口,声音淡淡的。

    “哦?好巧,那夫人小名叫什么?”状似无意的,夫差又问。

    香宝看向西施,唇上带了一丝笑,“夷光。”

    众人哗然。

    西施愕然,猛地看向香宝,眼中是再明显不过的恨意。

    “这么说,总有一个是冒名顶替的了?”云姬忽然开口,眼睛定定地看向香宝。

    “不知道伍相国怎么找到这个美人的?”没有理会云姬,夫差好奇地问。

    “禀大王,民女本是越国进献大王的礼物,只是途中遭遇劫匪,又被辗转卖到吴国,幸得相国大人相救,才得以入宫。只是想不到……”西施侧头看了一眼香宝,一脸的欲选豕。

    好一个欲选豕,香宝立刻成了众矢之的。

    “是么?”夫差饶有兴趣地笑道,“这真是一件离奇的事。”

    “大王,其实要辨明真假很简单,郑旦夫人正好也是苎萝村的,且与西施有过一面之缘。”云姬道。

    香宝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明明是夏天,她却很冷。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竟是下好套子等着她来钻了,多好的套。

    “唔,听闻范大夫与西施颇有渊源,不如请范大夫来看看?”彻底无视了云姬的话,夫差忽然笑着提议。

    闻言,西施面色苍白起来。香宝垂下眼帘,望着自己的脚尖,唇边扬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飘飘缈缈,看不真切。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