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五章

章节字数:3040  更新时间:08-11-20 11: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用信他,这小地方,能有什么宝贝。”

    

     "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林,这道理谁都懂,但如果是聪明人,未必不会颠倒过来,掩人耳目,我们要找的东西不也是在这小地方找到的吗,细心一些总是好的。。。。”

    

     “王兄怎么看?”

    

     王怀摩梭着剑身,眼睛转了转,道:”不如等那盅虫吸饱了血再去寻也不迟。”

    

     “那少说也要明天早晨啊,不如派几个人跟着这小子,其余人守着这盅虫,那丫头中了化盅粉暂时是不会醒的。”

    

     化盅粉?盅虫?这丑丫头不简单呢。看来,这帮人的目的只是她了,为了找她,前路一切都成了碍眼的杂草,一把烧了省事。一个丑丫头换一村子人,她倒真有价值。李复远撇撇嘴角。余光瞄过丑儿。

    

     "你那么急做什么,盅跑不了,那东西当然也逃不掉,现在还是听王兄的等盅虫养好了再说也不迟。"

    

     显然站在王怀那边的比较多。几个不同意的恨恨的扭过头,李复远转了转脑筋,状似不经意的呻吟一声,突然捂着胸口在地上打起滚来,那些人都不敢上前,看着他痛的快要晕厥。

    

     "怎么下这么重的手?"王怀有些气恼。脚步蹰踌着要不要过去。

    

     "只是点也一个穴而己,哪能痛成这样,多半是装的,不用理他,看他还能玩什么新花样。"

    

     李复远在地上滚了片刻,便渐渐安静,不再动弹,身了偶尔抽触一下,脸贴在地上,手紧抓着地面,指甲竟扣进了地面。

    

     人群有些慌,王怀慢慢上前,用剑柄捅了捅他,毫无反应,不禁气从中来。

    

     "他如果死了,那宝贝怎么办?"

    

     被说的男人,也被激出起了火。:"你这是什么口气,我三少做事还轮不到别人来管,你算个狗屁啊出来指手划脚!"

    

     "秦三少,我告诉你,我王怀是瞧的起你,和你拜了把子,你那什么三少还不都是靠着你爹娘在江湖的地位,没有他们,你连给我擦鞋,都还不配"

    

     "好你个王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狼子野心,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事里受益最大,损失最小的还不就是王怀你。你把我们一个个骗进来,说的好处是一点也没看见,各家派出的眼线却一个个莫名的失综,连尸体都找不到,你分毫未伤竟白得个珍贵的盅虫,这事也太过蹊跷了吧。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在幕后搞鬼,不然,你王庄休想再有一日太平。"

    

     所谓兄弟,哼,还不就是一群豺狼虎刨。今天要多谢我李复远让你们好好叙了一番兄弟情。李复远暗嘲着,那边的争执越来越激烈。

    

     "这位小兄弟,隔山观虎斗的戏很不错吧?!"李复远心里一颤,却仍压制着呼吸,一动不动,下一刻,却感到一阵尖锐的疼痛,从背部瞬间铺遍全身,似被人狠狠捏起薄薄的肉皮,又拧转着纠结着,再用刀一片片的划着皮下薄薄的神经,那痛太剧烈,让人觉得死都己是奢望。可是脑中却是一片清明。他扬起头,瞪在双眼,眼里血丝欲暴,牙咬的咯吱响,脸色青了又白,额头的冷汗大滴的落下,整个人像地狱的罗煞。

    

     "呵,看来,这盅虫真如传说中一样呢,各位哥哥,小弟先走一步了"只看白衣一闪,那人己不见了踪迹,余下的人半天才缓过神,叫骂着一股脑都追了出去,只剩下几只火把零乱的躺在地上。

    

     李复远的疼痛己经到了极点,眼里的半分坚持也渐渐暗了下去,突然觉得有些遗憾,似乎从有了仇恨那天,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报仇,而如今,仇未报,人却将亡。就连临死前能忆起的美好回忆也无半分。

    

     漆黑的天际,铺满了小时候最美好的遥想,那时总是想出了这座山,到外面去看一看,小小的年纪就己经不安份,缠着爹走了一天的山路,却只走到山腰,固执,倔强不肯回头,一个人拄着树枝往看不见的山顶爬。

    

     因为年轻。所以无惧,只知道一门心思的往前走,这样又走了两天,山顶隐约可见,扔掉树枝,雀跃的就想跑过去揭开这诱惑他许久的面纱。可是爹的声音传来,他回过头,爹满头是汗的跟在他身后,衣面隐约的鲜红,其实爹一直在后面为他解决各种麻烦,他一直执着自己的理想,却从不回头看,他就是这样的人,也只能是这样的人,所以,他有遗憾只能是在失去后,一切都找不回来,那深切的痛激碎了自尊后才能发觉,他其实是最可怜的。

    

     "明天会是一个大晴天呢。"他嘟喃着,再也抵不过强大的痛楚,坠入黑暗之中。

    

     "李复远!李复远!。。。。。。"

    

     谁在叫他,为何如此温柔。

    

     "请你原谅我,我只是为了救你的命,请你不要恨我,不要恨我。"

    

     为何恨你,你要救我,为何还要恨你,不要哭,为什么要哭?

    

     "从此以后,丑儿的心中只有李复远一人,也请你留在丑儿身边,即使你不喜欢丑儿,也请你留下,丑儿不在乎自己的命,可是丑儿在乎你的命,如果有可能让你留下性命,丑儿愿意舍掉自己的,所以,请你不要恨丑儿,这是唯一的办法。”

    

     是丑儿吗?你醒过来了?真好。至少,一村子的人都不如你有价值呢,如今我也要成了你的替死鬼之一了,你要活着啊,不然,我们真的是白白去死了。。。。。。不要哭了,我的鼻子都进水了。

    

     "李复远,如果你还能听见,就照着我说的去做,千万要记住中途不要停,不论见到何种画面都不要停,知道吗?"

    

     李复远有些烦闷,脑子还是不清醒,只胡乱的点了点头。

    

     丑儿将李复远往树后拖了拖,瘦小的身子也隐在树后。

    

     轻轻抚过他的眉眼,最后定在他的唇上,低下头,轻轻印上自己的,眼泪也滑进了嘴边。

    

     起身,轻解衣扣,外衫徐徐落地。

    

     李复远,丑儿不知道什么叫爱,也不知道什么叫喜欢,丑儿只是在那天看见了你,便有了想和你一直在一起的念头,你若问丑儿喜欢你什么,丑儿也不知道,丑儿一个人呆的太久了,己经忘记这世间正常的感情是该怎样获得了,丑儿只是想救你,不想让你送掉性命,想到若你活,丑儿甚至可以替你去死。丑儿知道这感情来的毫无理由,一定会被你嘲笑,可是丑儿就是这样想着要让你开心,让你永远在丑儿力所能及中比任何人都快乐。

    

     莹白的身子宛若莲花,在这深夜静静绽放。

    

     舌尖翘开那紧咬的牙关,轻轻探进去,索取,纠缠,一粒小药丸很自然的滑入食道进入身体。

    

     轻轻依偎过去,用手擦干净他沾满尘土的脸,一个个轻吻落在眉梢,眼窝……

    

     李复远,李复远,这一刻,你是属于丑儿的吗,你执意前行的脚步会因我而停留片刻吗?

    

     纤指挑开他的衣赏,不甚熟练的游走于颈前、胸膛…。。情人般的低喃吐在他耳边。

    

     他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那疼痛仍在,却又似洪流中涌来一场温柔的旋涡,将他轻轻搅起,不可自制的寻着那源头,拥抱住,那安心的温暖完完全全压制住了疼痛,他大力的贴住,身体似有猛兽要破牢而出,它们急于找到渲泄之口。

    

     是什么,他皱眉,倒底要怎么做,心里急燥不安,眼前却开始发亮,有人轻轻的引导他,他乖顺着随着那人的引导,心里渐渐平稳下来,似乎己经预想到了什么,懵懵懂懂的进行着,忽脑中一瞬间炸开,千军万成冲将过来又急急停住,他满头大汗,身子竟微红,脸紧崩着,双手支在丑儿的两侧。

    

     "可以了,李复远,复远,不要睁开眼,照你想的去做吧。"

    

     那温柔的声音似明灯,李复远一下子看到了前面的方向,身了猛一用力,丑儿闷哼一声。

    

     那疼痛渐渐散开,取而代知的是无尽的温暖与包容,李复远沉浸在里面,却断断续续的听到什么声音,意识也渐渐回来了些,微睁开眼睛,面前的情景有些模糊,只隐隐约约看到那洁白的身子上红色的藤条,待要细看,眼睛被人捂住。

    

     "不要看,不要停,马上就好了,不然一切都会前攻尽弃的"声音温柔却夹着着压抑的痛苦。

    

     李复远早己无法放精力在别处,体内的叫喧己达到顶点,似艳阳天,一脚踏出树荫,满眼的晕眩,一阵白光划过,渐渐归入寂静。

    

     如果你知道了事情的结果,还会愿意这样醒来吗?一份不愿意接受的感情是不是会让人厌烦至极。即使你做了再多连自己都感动的事情,不爱依旧是不爱,远离的心也还是依然。是不是只有爱才会有怜惜,被关注,被怀念?那么,我是不是不应该怨你,你只是没有爱我,只是无法让心意投注在我的身上,所以你忽略了那些我为你所做的事,而不是心知而不言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