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章节字数:2554  更新时间:08-11-14 17: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醉进秋风,一帘梦,低眸不望前程。

    

    自说自话,聊以寂寞。以为相思两重。

    

    对月独歌。芳华未展,酒酣才渐美梦。

    

    韶华过,渐催白首,才作急。

    

    怕万千心意成随风去,无人再与君说。

    

    “夫人,天凉了,进屋吧。”绿珠跺着脚,深秋的夜,那寒气一阵阵从地下窜上,饶是己多加外衣,仍是有些发冷。

    

    “在呆一会吧,绿珠,什么时辰了?”墙边的女子轻问。

    

    

    

    这是大户人家的偏院,却有那满是桃树的后山,红墙只有一人半高,稍稍抬头,就能看见满山应己枯黄的树在这夜里竟似一尾火龙,从墙侧蜿延至远处,离的近方才看的清,那只是一个个灯笼,灯面精工细料绣出喜字,两只鸳鸯隐约交颈于中……

    

    “夫人。。。。。老爷他,应该快进府了。”绿珠顿了顿答道。

    

    

    

    墙边的人仍是抬头观望,晚风轻轻撩起额边的发,那眼痴痴的望着,无甚动人的脸早己失去光华。

    

    

    

    管弦初调,人声渐沸,她逾觉寒冷。

    

    

    

    终于,那照向天际的红火夹着热闹的喧哗从远至近,渐渐涌向墙侧,她屏气细听,队首的马蹄嗒嗒声伴着铜锣有节奏的脆响,媒婆大声念着:”一响,夫妻相伴地久天长。二响,情深意重福祸共享,三响,鸳鸯结颈生死同往。。。。。。”

    

    

    

    她身了发寒,忙退了几步,双手揪紧披风,却再也不敢向前,直到那热闹慢慢的远去。

    

    

    

    绿珠过来扶住她,张着嘴半天也说不出话来,只好扶着她回了房。

    

    

    

    她坐在桌边,桌上有半叠宣纸,又有半指厚的书信,她静了静,让绿珠磨了墨,执起笔,却怎么也无法下笔,绿珠叹了口气,过来抽出她的笔,看她只是默默的盯着那半叠宣纸,心中又气又急。

    

    

    

    “夫人,你如果难过就哭出来,老爷不在,这里只有绿珠。”

    

    

    

    她抬头望了望绿珠,感激的一笑,却满是苦涩。

    

    

    

    “绿珠,从今天起叫我小姐吧,或者是丑儿也行”话尾微微的颤抖。

    

    

    

    “绿珠就叫你夫人,这个宅子里,绿珠只有一个主子,这个主子也是老爷明媒正娶回来的,我不认识什么小姐,我只认识你夫人你。”绿珠急的脸色通红。丑儿轻轻别过头去。

    

    

    

    绿珠也只是个小丫头,平时马虎,糊涂,错事也办的不少可只要是关于丑儿的事,就变的不管不顾一心维护她。丑儿很感激她,却也有些愧疚,绿珠不懂她,不懂她的忍让其实是自私。她只想委曲求全的呆在他身边。

    

    

    

    她还记得那天绿珠打听到他要再娶的消息,并没有回来告诉她,只是一个人跑到大堂里,当着各位堂主,质问起他来。他不怒反笑:“如果休了夫人,问题就解决了不是吗?。”

    

    她只觉一盆凉水兜头浇下,绿儿还在堂里气的又哭又叫,她却被一地的落叶扰乱了心,手里端去给他的盅药也掉落在地,朱红的药汤洒在脚面却无什么感觉,好像血液也随着那汤汁蒸发流尽了。

    

    

    

    她走进大堂,抬头望他,仍是那总是笑意的眼,望着她时却寒冷如冰。丑儿感到有些难为情,她这是来干什么,自取其辱吗?

    

    

    

    她拉过一旁的绿珠,说:”丫头不懂事,回去我会处罚的,如果没别的事,我先回房了。”说完似乎虚脱一般,转过身子,一步步走向门外,北方的秋天,一片苍凉,连天空都是灰蒙蒙的。她眯着眼,眼前阵阵发白。

    

    

    

    她渴望他叫住她,可是没有,她刚转过身子,刚被打断的会谈又正常开始了。

    

    如果她还心存幻想,还对那人偶尔的温情念念不忘,她应该跑到堂上哭的问他那往日的种种情意,难道都是假的,那凝眸深处的情感都只是她的一相认为?应该大声说着有多爱他,同时他应该回报她的爱,哪怕只是再耐心一点给她多些时间让她把爱一点点放在他面前。

    

    

    

    这些只是如果,她从不会这样让他为难,他要做的事,她除了接受别无选择,她把自己放的低些,再低些,低过他的眼界,在那里高高的仰视他,把爱一点点堆起来,期望某天他会看见。可是这一天还没有来临,他的身边就己有一个艳绝四方的美人。

    

    

    

    “绿珠,你想不想家?”丑儿离开书房,不远处的院子吹拉弹唱,人声嚷嚷,多么热闹,她的院里静的可以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夫人,绿珠哪还有家啊”绿儿情绪有些低沉。

    

    

    

    “我也没有家,娘己经不在了,我也不知道爹是谁。”顿了一下,道:’这里只有我们俩人相依为命了。可是你跟了我,就没过过什么好日子,听说别人家的丫环,只银两一年就存下几十两,可是你连身正经的防寒衣物都没有。”

    

    

    

    “夫人说的哪里话,要不是夫人,绿珠己经下去陪爹娘了,连命都差点丢了,还在乎那么多做什么,夫人你人心肠好,又太单纯,绿儿只怕护不了你,让你受委屈”绿儿打开屋门将炭火盆扇旺,端到床边,丑儿也将她拉下来,两人坐在床边暖身子。

    

    

    

    “绿珠,我心里很难受,就要被人捅了一刀,没有流血,却火烧一上从里到外的疼。”

    

    

    

    “绿珠知道,绿珠知道,夫人这么爱老爷,老爷怎么能这样,夫人的身子才刚好,老爷就。。。。。。”绿珠有些气愤,却也不想再伤丑儿的心。

    

    

    

    丑儿将头靠在她肩上,瘦瘦的身子没有多少重量,灯下,那脸庞甚至不及绿珠,拆开来是平凡眉眼,安在一起,还是平凡的没有半分出众。这样的她能成为他的妻子,本身就己经是一个奇迹了,她还在奢望着什么,可是还是不甘心啊,因为爱着他,所以连多一分的忽略冷漠都在心里反复思量无数遍,所以,心里满是疮孔,像被虫驻空的树桩。

    

    

    

    痛,真的很痛,眼前痛的发白,耳朵听不到任何声音,双手比划着想拉住他的手,嘴里无意识的重复着什么……

    

    

    

    “夫人,夫人,快醒醒,不要睡过去………想想你所付出的一切,你甘心就这么放手吗?你不是说要陪在他身边一辈子吗,你不能放弃。。。。。。夫人,你再等等,我去找老爷,你一定要等我……”

    

    

    

    “回来。。。。。。不要去。。。。。。”床上只午剩下一人不停的翻滚着身体,冷汗沾湿了衣衫巨大的痛苦让她几乎咬碎了牙齿,死与生只是一念之间,她不停的徘徊其间己经记不清多少次了,每每都是那遥远尽乎奢望的念想轻唤着她,她可以撇开自己,却怎可以丧掉他的性命。

    

    

    

    半醒半沉间,绿珠的身影自门口走到床边,丑儿微动下头安慰她,手指却己扎进肉里,绿珠不停的替她擦身上的汗,拉着她的手让她不要放弃,陪着她说话,给她唱她最喜欢的歌:”谁家女儿懒梳妆,辜负好春光。。。。。。”

    

    

    

    丑儿仍旧意识迷乱,却很想告诉绿珠,这歌她总是唱不出韵味。

    

    

    

    这歌应带着懒懒的尾音轻轻耳语一般的唱出来。应该由他来唱,就像他曾唱过的一样。

    

    

    

    他还是没有来吧,今天是他的大喜之日,春宵良辰,他怎会来看她。

    

    

    

    他心念许久的佳人如今己在怀中,哪还会去管曾经些微在意过的温情。

    

    

    

    不是早就该想到了,为何还有淡淡的失落。

    

    

    

    抓紧绿珠的手,这疼痛己到了颠狂之时,丑儿在翻滚的浪里上下浮沉着,却似听到他耳语的歌声:”谁家女子懒梳妆,辜负好春光,不如嫁与好儿郎,配得影成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