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隐藏的深渊大神

章节字数:4432  更新时间:20-10-06 22: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投降吧,结束了。”

    漆黑一片的寝室里只有一个床位透过布帘子映出微弱的光线,一双细长白皙的手准确地点在各个键位上,速度快得闪出了残影。

    再看游戏界面,是近年爆火的一款1V4非对称对战游戏,如今手机界面上显示着稳赢的一局——对面四个人,两人被处决,一人上挂,一人残血。只不过这个唯一半残不残的人似乎想跟对面屠夫干到底,苟在及腰的草里,死活不投降,这在高段局中很少见,如今已经过去五分钟了。

    施臣微微勾了勾嘴角,如今已经成为了单挑模式,游戏也设置成了允许双方交流,他少见的开了自己的麦和对方的语音。

    “对面的,你应该没有带地窖钥匙吧?这么拖我时间,不想让我冲排位榜也不需要这么大动干戈吧,一直苟着不累啊?”

    施臣说话的时候耳朵却在仔细聆听,深渊这款游戏能够在几百款非对称性游戏中脱颖而出,第一是它恐怖宏大的地图场景,第二就是它制作的超现实自然声。高段位的屠夫能够听到人类的一切风吹草动,反之,对方也是一样。

    最后的幸存者蹲在废旧厂房旁边的巨石旁,他听到对面亚服屠榜一的语音后愣了一下,游戏页面已经弹出了“是否选择投降”的字样,他果断地点了“否”。

    深渊一局游戏最长时限是四十分钟,亚洲排位赛一次开放十二个小时,但这四十分钟足以将各大人皇闻风丧胆的屠夫“SHEEP”拽下榜一的位置。而他就是这么打算的。

    他准备就这么跟“SHEEP”耗上整整四十分钟。

    幸存者把一整瓶治疗药水喝下肚,残血状态瞬间成了满血状态。他带了个透视,以便能够一直注意到屠夫的踪迹,可他喝完药水再抬头,屠夫却从他的视野里消失了,就像鬼魅一般消失在了偌大的地图中。

    “这……?”他伸长了脖子去找。

    施臣的嘴角勾起了一个神秘的弧度,对着麦轻声说道:“原来在这儿,找到你了。”

    对面的人类浑身一僵,猛的扭头去看,拿着黑镰浑身鲜血的屠夫正趴在他身后狞笑,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施臣的游戏界面蹦出了“登临深渊”四个大字。

    整场游戏用了十五分钟,施臣放下手机活动了一下手腕,顺便把耳机也给摘了,放假期间寝室人都不在,他可以多打几个小时冲冲排行榜了。

    施臣拿着手机下床倒了杯水喝,同时他继续匹配下一局排位,面对着整整十分钟的预计等待时间,他开始百无聊赖地刷公屏新消息,公屏上稀奇古怪的事儿多了去了,大佬找对象的、萌新找师父的,施臣从不在公屏发言却对窥屏有着莫大的爱好。

    “你们看见没!SHEEP上线了!”

    “咩咩羊终于上线了,他再不冲榜,屠榜第一就要被彩彩抢了。”

    看到这儿,施臣微微一笑,他跟亚洲ICV战队的“彩彩”曾经为了亚榜第一有过一个月的激烈争夺,由于两人都以“死神安菲勒斯”这一角色为绝活,粉丝们也通常喜欢把他俩放在一起做比较。

    “刚才那局我观战了!这年头竟然还有人敢拖我们咩咩羊的时长?不知道羊的聆听流杀了多少人吗?”

    “我也看了我也看了!羊开麦了!声音好好听!话说那局到底怎么找到的?羊的听力这么好的吗?”

    “SHEEP为什么不加战队啊,好想在亚洲杯上看见他。”

    “羊现在好像连个公会都没有的……”

    施臣盯着游戏页面的眼睛骤然暗淡了一些,他玩深渊五年了,从内测开始就跟着玩,因为他本人谈吐举止比较温和,所以给自己起了“SHEEP”这个ID,从刚开始的“刽子手”到现在的“死神安菲勒斯”,多年稳居亚洲屠榜第一,胜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是任何职业选手都难以匹敌的程度,他不是不想进战队,只是……

    “嗡——”手机突然一个震动,匹配成功了,施臣连忙放下手里的杯子,点了准备。

    门外突然传来再熟悉不过的脚步声,这声响在寂静的男生宿舍楼被放大了几倍,施臣的手指下意识退出游戏界面,装作若无其事地看起了微博。

    他做完这一切不过两分钟,施臣寝室的门就被从外大力地推开来,小胖子沈卓掂着两个大塑料袋进屋,之后一脚把门给踹上了。

    “臣臣,我回来啦!”沈卓连塑料袋都没来得及放下,上去就给了施臣一个大大的熊抱,施臣左脚往后撤了半步才堪堪稳住身形。

    男生宿舍楼好不容易安静了几天,但从现在开始,这里即将回归从前的“万人游戏”时刻。月光洒在窗帘上,映射出一片暧昧不清的阴霾,将夜晚深入到极致,施臣瞅了一眼手机——十一点。他给扛特产掂行李累得满头大汗的沈卓倒了杯水,靠在桌子旁默默盯着沈卓把一整杯水全部灌下肚。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施臣把手放在桌面上轻轻敲打出一段节奏,可他心思压根没放在沈卓身上,开局挂机一场应该不会被封号吧。

    沈卓诧异了一秒钟:“我爸妈去旅游了,我自己留在老家难受,深渊单排三天足足掉了我一个段位!我在咱们群里发了,昨天凌晨的火车,徐欢和疯子估摸着也快到了,我约他们三排呢!”

    说完,沈卓站起来拍了拍施臣的肩膀:“不然臣臣你也重新建个号,我们带你飞。”

    “我不打游戏。”施臣剥开他乱摸的猪蹄,抽出椅子,打开笔记本电脑里的文件夹,准备看一下这几天老师发的平面设计图样。

    沈卓叹了口气,也拉出自己的椅子,一屁股坐上去,眼睛死盯着施臣的背影:“施臣,我记得你以前不是也打深渊的吗?就因为一个女人,你就把自己给埋没了?你这双手不去打职业,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让我们忘了以前那些破事儿,深渊再建个号,兄弟们带你飞!”

    施臣对着电脑屏幕无奈地笑了笑,沈卓是他发小,也是他曾经唯一的倾诉者,那件直接导致施臣对外宣称不打游戏的事,只有他才知道其中隐情。

    施臣看着满屏线条的设计图陷入了沉默,就听见身后沈卓的手机发出进入深渊页面的声音,之后隔了两三秒钟,沈卓突然“蹭”地一声站起来:“SHEEP上线了!就刚才啊?诶呀,我没赶上!”他懊恼地重新坐回椅子上。

    施臣微微挑眉,在深渊这个大圈子里,沈卓最崇拜的莫过于两个人,一个就是自己所使用的“死神安菲勒斯”,另一个是国际榜一“flyers”的“摆渡人班赛”。只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迷恋已久的深渊大神就坐在离自己两米不到的位置上。

    “哎!F神一直在线啊,公屏我要发一个……”沈卓自己嘴里嘟嘟囔囔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施臣则是眉头一皱,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沈卓旁边,一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施臣一脸挑衅的模样,他说:“你的F神呢?观战看看。”

    “嘿——施臣,我最看不惯你这幅嘴脸,我F神天下第一,SHEEP都不一定能打得过他,这局正好刚开始,让你看看我们F神的风采!”说着,沈卓点开了flyers的主页,凡是深渊中获得“大神”称号的人,各种路人都能在主页围观对战,此时的沈卓也挤进了围观者之中。

    这是很明显的高段位局,对面分别是药师、预言家、牧民、叛逃者,治疗后勤引鬼救人于一体的四人组合,而flyers雷打不动地拿出了他的绝活“摆渡人班赛”,地图则匹配到了对屠夫极其不友好的“雾灯乡”。

    这个地图可谓是非常刁钻,最中间小白房有三个窗子和五个转点机会,雾灯乡的巷子狭小,人类通过极其方便,但对于屠夫来说,可以说是非常不友好,因为一个操作不慎都可能拐弯撞墙或者追击卡位。

    若是施臣遇到这种天谴局,他也会犹豫一下要不要拿自己的绝活,众所周知,“死神安菲勒斯”、“摆渡人班赛”、“黑暗祭司卡莎”这三位屠夫的视点较高,就算是高段屠夫在雾灯乡也很容易被摆上一道,而flyers很轻易地就选择了摆渡人上场,这让施臣怀疑他是不是脑袋被门夹了。

    开局屠夫刷在小白房正中央,左侧是乱草垛,三台发电机在乱草垛里形成一个三角形,被人称作“金字塔点位”;右侧是半月泥沼遗址,随机刷新两台发电机;而环绕在小白房的中心位置,是占领三分之二的“屠夫崩溃地”,随机刷新出两台发电机,此处村庄房屋纵横交错,稍不留神就能把你卡进角落动弹不得。

    “flyers是怎么了?雾灯乡选摆渡人,你在这儿搞笑的吧?”

    “我今天就等着看他输!”

    “你们怎么回事?摆渡人是F神绝活,有人规定过雾灯乡不能用摆渡人吗?”

    观战弹幕开始叽叽喳喳怼个不停,越刷越多,施臣看弹幕看得眼花缭乱,沈卓索性把弹幕一齐关了,暗骂了句:“一群脑残,flyers肯定有自己的打算。”

    施臣莫名对这局正常的排位赛有了极大的兴趣,搬了自己的椅子,紧挨着沈卓,俩人对着一部手机开始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flyers很显然非常熟悉人类经常刷新的点位,开局直接就往金字塔走,他操纵着身形高大的摆渡人顺利通过,期间没有一丝卡位的痕迹。在即将到达金字塔二号机位时,摆渡人身形一顿,在弹幕还在杠得热火朝天之时,摆渡人的白骨鞭已经打了出去,残影一现,回头转身出刀一气呵成,苟在草丛里的药师被打成残血逃离,这是个非常漂亮的螺旋刀。

    此时公屏上突然冷清,几乎所有人都在关注这场普通排位,三秒后,公屏刷出了999+的新消息,几乎所有上过高段的人都只能用“666”来形容这一场面。施臣颇有些震惊于flyers的实力,金字塔点位处的拐角较多,拐角处还生长着茂密过腰的杂草,刚才药师苟着的位置已经算是非常好了,再加上摆渡人视点高,破旧的衣摆也会阻挡视线,如果换做是亚榜第一的他自己,也不一定能看见脚下有人。

    不愧是国际榜一!施臣想,有时间一定要找这家伙单挑练练。

    药师利用地形优势有目的地往小白房转,经过一块板区,他并没有着急下板,而是绕过身旁的一台发电机径直转点。摆渡人紧追不舍,想也没想就进了板区,就在他踩进板区的一瞬间,那块纹丝不动的板子突然砸下来,摆渡人被砸中进入僵直状态。

    “卧槽!是牧民!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沈卓被这个突然窜出来的牧民吓了一跳。

    最有趣的是,这个牧民竟然在下板之后没有第一时间选择离开,而是在板子后面冲着僵直结束的摆渡人竖了个中指,之后摸了一把身边的发电机,面对屠夫将发电机点亮。这一举动可算是惊天动地,毕竟任谁也没那个胆子在普通排位冲国际榜一做动作和当面修机。

    施臣轻笑了声,瞥了一眼这牧民的ID——清纯萌妹溜鬼位。这起名风格倒让他颇为熟悉,还有这骚里骚气的走位让他更确信了是他认识的某人小号。

    又来普通排位开小号炸鱼,这人到底是有多无聊。施臣想。

    等摆渡人踢完板子,药师早就跑得没影了,而那个骚气的牧民还牵着一只羊在他不远处勾引,这么良好的心态,不是职业队员的小号才怪!

    摆渡人并没有慌忙追击,他放出了自身技能——死灵摆渡,从地图的四面各出现一名死灵协同摆渡人作战,这一技能对于低阶屠夫来说,控制死灵非常困难。四只死灵,手速要快,死灵封路协助才能准,不然极有可能出现自己的死灵把自己的路封住的情况。

    flyers来回切换四只死灵,将残血的药师从图里揪了出来,不过两分钟就完成了第一次上挂。flyers打的不是守尸流,他没有多待,继续寻找下一个猎物,预言者能窥视到摆渡人的走位,摆渡人刚走,那边的牧民接到预言者指示,快速上前将药师救了下来,此时地图内的三台发电机全亮,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摆渡人选择回防,牧民勾引非常不成功,摆渡人似乎对他没有一点兴趣,一直针对药师杀。在药师陆续三次上挂后,终于被处决。

    “flyers为什么不杀牧民啊?”

    “傻吗你,牧民这么浪,肯定是哪个职业选手的小号。”

    “flyers是不是不敢啊?”

    施臣站起身,稍微活动了一下,去床上拿了手机,打开自己的微信,去通讯录里翻出来一个粉粉嫩嫩的头像,给对方打过去一句话。

    “别浪了,小心韩沉飞生气了一刀弄死你。”

    作者闲话:

    作品游戏模式参考自各种1v4对战游戏,规则部分参考部分原创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