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榜一的示弱

章节字数:4261  更新时间:20-10-07 17: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句话发出去有五秒钟,对方就回了施臣一句话。

    “什么意思啊?我跟韩沉飞又没什么私仇,他生什么气?”

    此时,摆渡人正灵巧地穿梭于中心地带的犄角旮旯里,两招将队伍的眼睛预言家杀死,正准备将他上挂,突然,摆渡人做出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地动作——他将没有自愈能力的预言家抛在了草丛里,目光转向了站在一旁勾引的牧民。

    施臣:“”清纯萌妹溜鬼位”不是你吗?你以为你换用牧民我就不认识你了?勾引人家韩沉飞半局了,小心他生气一巴掌拍死你。”

    flyers这一局显然非常贪心,他留下一个死灵守住趴在地上放血的预言家,操纵着摆渡人本体去抓牧民。牧民刚开始操作还很流畅,但后来状态渐渐不佳,变得有些仓惶,没了刚才调戏屠夫的气焰。看着一个窗子就急忙往外翻,结果一只腿还没迈出去就被摆渡人的骨鞭打成了残血。

    施臣翘着二郎腿饶有兴致地看着沈卓的游戏页面,三分钟过后,对方终于给他回了信。

    “哥哥哥!救命救命!我要被韩沉飞弄死了,快快快,这个图怎么这么复杂,我没怎么玩过,快教我转个点!”

    施臣勾起嘴角,打了行字:“你天赋带逃出生天了没?”

    对方:“带了带了!”

    游戏页面中,牧民在骨鞭触碰到的一瞬间释放了技能,用绵羊挡住了一次致命攻击。

    施臣:“想不到啊,你周飞鱼还能有今天,让我帮你也可以,先叫声爸爸来听听。”

    对方:“你快点吧,哥,我求你了,别玩了!”

    施臣:“转完这个点你就要死了,别墨迹。”

    施臣盯着游戏界面,一边还不忘给对面周飞鱼数着时间。

    “三!”

    “二!”

    周飞鱼:“爸爸,救我!”

    摆渡人的骨鞭刹那间打在了牧民羸弱的小身板上,把牧民直接抽上了天,之后又重重摔回到地面上。

    周飞鱼:“爸爸我完了,你没有儿子了。”

    施臣轻哼了一声:“这还没开始呢,慌什么。飞鱼盯好逃出生天QTE,下来之后开技能往小白房转。”

    沈卓一拍大腿,哈哈笑了几声:“还让你牧民在这儿浪,看我F神不把你剥皮抽筋!”

    他刚说完,就在摆渡人将牧民扛在肩上的瞬间,牧民自带天赋逃出生天发动,周飞鱼精准按下QTE,摆渡人成为僵直状态,不过两秒钟牧民就从他的肩上挣脱下来。此时弹幕已经没人杠精了,都在注意着这一场势均力敌的排位赛,只见牧民跟刚才被动的操作完全不同了,他毫不吝啬需要30秒CD的技能,一路被绵羊在背后扛着伤害往小白房转点。

    施臣:“从右边那扇窗翻进去,利用移速加成上二楼,板子不要贪直接下,告诉那边的叛逃者,让他继续点修,不要去奶预言家。”

    周飞鱼:“好的爸爸!”

    只见牧民一溜烟跑上二楼,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溜鬼溜得显然谨慎了许多,跟刚才骚里骚气又不靠谱的他判若两人。

    牧民前期一直很贪板,以至于摆渡人以为到了二楼牧民会和刚才一样浪几圈再下板砸他,所以骨鞭直接打了出去,却没料到此时的牧民根本没有犹豫,直接下板,骨鞭直接抽在了板子上,引得弹幕一片哗然。

    周飞鱼:“爸爸真厉害!前面有窗可以直接跳,转屠夫崩溃点啊。”

    施臣顿了顿:“窗子不要跳,下面应该有一个死灵,二楼再跟他绕一圈,让你的叛逃者去奶预言家。”

    Flyers预判牧民会跳下窗口,所以切了一下视角,将最靠近小白房的一个死灵放在了正对着二楼窗口的正下方,结果,牧民没有跳,反倒是跟他继续绕二楼。二楼绕到一半,草丛死灵那边灯光亮起,有人去奶倒在地上的预言家,此时,摆渡人无法再顾忌疯狂跟他绕二楼的牧民,切了死灵去追已经逃窜的预言家。

    施臣:“你现在可以找个地方奶自己了,韩沉飞他暂时应该顾不上你,让你那预言家队友靠点谱,多坚持会儿,你们这局应该能保个平。”

    周飞鱼:“不愧是爸爸,能在韩沉飞那个大杀四方的人手底下保平,凭这我都能吹一年,爸爸牛逼!”

    牧民切换了苟皇战术,跟叛逃者分别点修,一台开的时候预言家二次上挂,叛逃者救了一次,预言家再次倒地时,另一台发电机被牧民点亮,最后预言家献祭,叛逃者和牧民拿了钥匙撬开地窖逃脱成功,本来铁定要输的一局经过施臣非正规场外指导了那么一下,四杀变平局。

    施臣把手机随便扔在床上,颇有些成就感地坐在椅子上,转头去看沈卓,却发现沈卓整个人闷闷不乐的,施臣倒吸一口凉气,问道:“小卓子,你怎么了?”

    沈卓眼睛扑闪扑闪的,竟挤出了几滴眼泪出来,一下子让施臣乱了手脚,只听沈卓委屈地说:“flyers战绩里很少出现平局,他都二十四岁了,别人都说他状态下滑该退了,这么一弄,网上那群人指不定怎么带节奏呢。”

    施臣倒是没想这么多,周飞鱼要他帮忙他就帮了,至于韩沉飞,施臣曾经在线下赛录像里见过他一次,是个明明能靠脸吃饭却非要靠才华的。韩沉飞的战绩一向不错,是ICV战队的一队队长,主打屠夫营,也是人类营的替补。

    “我是flyers第一批粉丝,当时SHEEP都还不是那么出名,在flyers带领ICV第一次进入ACA全球总决赛的时候,我就是他的粉丝了。当时他们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新战队,根本没人注意,我喜欢他们一直到最后,ICV拿下ACA的全球冠军。Flyers上场六次,三次替补人类营,一共拿下四次MVP,当时,有很多人追捧他们,很多人……”沈卓说这些话时,表现出来的沉重令气氛都压抑了几分。

    不过沈卓是个非常能缓解情绪的人,等施臣洗了把脸再回来的时候,沈卓已经带着耳机满口脏话地跟同场队友对喷起来,施臣无奈地看了一眼,躺在了自己床上,帘子一拉,将手机调成静音,打开了深渊。

    他刚登陆进深渊,即刻就看见了公凭上“flyers普通排位赛平局”的字样,不得不说,这位不愧是深渊元老级的人物,影响力可不是一般的大。公屏里直到两个小时之后还有不少人在谈论这局排位,甚至还有人变态地进行了复盘总结,最后总结出来一句话——牧民是某个榜上大佬的小号。

    “SHEEP上线了!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怎么深渊大神都上线了?”

    “咩咩羊看到刚才那局对战了吗?”

    施臣默默在现实中点点头,不仅看了,还做了场外指导。

    施臣正窥屏窥得津津有味,突然消息框里弹出了一则消息,那是一条请加好友同意框:

    “ICV。flyers请求加你为好友。”

    施臣眼皮一跳,脑子没跟上手速,直接点了同意。点完之后才意识到周飞鱼这不靠谱的,肯定受不了韩沉飞的严刑逼供,把自己给供出去了!

    果不其然,游戏中立刻就有消息发送过来。

    flyers:有事,微信详说,战队号不方便。

    之后对方给施臣发了一串手机号。

    施臣刚想当做自己没看见,正准备退了游戏,那边对方又发来一则消息。

    flyers:我劝你不要当做没看见。

    施臣:“……”这家伙会读心术还是怎么着?

    施臣把微信号复制下来,退了游戏,加了flyers韩沉飞的微信,一脸生无可恋地召唤周飞鱼。

    施臣:“你个不孝子!你是不是把爸爸供给敌人了?”

    周飞鱼:“别呀臣臣,这不是我情愿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韩哥,他没暴打我已经算对我很好了,他那严刑逼供你又不是不知道,隔着屏幕我都觉得凉气蹭蹭地往外冒,你……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施臣看完觉得自己肺都要气炸,还没等他发作,那边flyers又给了他一盆凉水。

    韩沉飞:“怎么?亚榜第一坐不住了,跑去给预言家榜一当战术师了?”

    施臣:“没有,我只是随便跟飞鱼聊了两句,不算指导。”

    施臣说这话的时候一点也不感觉脸红,他那两句话直接导致节奏从韩沉飞那儿断掉,而整局节奏都又被人类把控。

    韩沉飞:“你不打职业真的是浪费,你认识石青青吗?TI的副队。”

    施臣眼神猛的一滞,他跟韩沉飞很早就认识了,不过是在他被那女人甩了之后,韩沉飞有意将他拉进ICV发展,可那时的施臣被打击到了低谷,根本没有听进去,并且将大部分玩深渊的从微信拉黑删除,其中就包括韩沉飞。

    施臣患有非常严重的情感创伤综合症,韩沉飞一提到“石青青”这个名字,施臣就陷入了警惕状态。

    施臣:“你查我?”他发完这句话就赶紧从枕头底下取出药盒,倒了两片药直接放进嘴里咽了下去。

    韩沉飞:“没有,有次线上赛遇到她,她跟我提了你,语气有些怪,我就想着你们可能有些过节。”

    施臣:“我不认识她。”

    施臣发完这句话,缓了一会儿,尽量让自己不要再去想四年前的那些破事,总算把呼吸恢复了正常。

    韩沉飞:“不管你曾经发生了什么,希望不要让任何人阻碍你的脚步,我看得出来,你喜欢深渊,你想去ACA。”

    施臣呆呆地望着韩沉飞的话,没回复一个字,也不知道该回复些什么。

    韩沉飞继续说:“今天那局算是我们第一次交手,下一次,我就不会像今天这么放水了。”

    施臣瞳孔突然放大:“什……什么?”韩沉飞放水了?!

    韩沉飞故作神秘道:“你让飞鱼缠住我,顺势命令叛逃者去奶预言家吸引我的全部视线,不过,飞鱼最终还是要等我走后跳下那个窗。”

    “但是,你又怎么知道,我不能一次控制两个死灵呢?”

    施臣大脑飞速思考,操纵摆渡人打出炫丽的操作至少手速要达到350+,但还没人能达到两个死灵同时操纵的地步,如果两个死灵同时操纵,那韩沉飞的手速得有多快啊?可不就巅峰了吗?

    施臣想得冷汗只往下冒,连回复都忘了。

    韩沉飞:“如果你改变了想法,不再躲在SHEEP后面,你可以联系我。”

    施臣看完这句话就撂了手机在床上躺尸,不多时,微信又有信息提示。

    韩沉飞:“他们让我跟你多说一句,我们都在ACA等你。”

    他们……施臣心中反复咀嚼这两个字,当初他情绪极其不稳定,手一抖就把所有深渊好友全部删了,以前那个号也废了,半年之后才重开了SHEEP这个号,而那些当初在深渊里为他流过血扛过伤害的队友,现在应该都是深渊里的大神了吧?

    韩沉飞虽然有目的引他入ICV,但以他们多年的交情,韩沉飞再损也不会骗他,何况真正的F神在现实中还是个名副其实的老冰块,千年不化的那种。

    施臣成功地被韩沉飞搞失眠了,一整晚他都在想这件事,甚至连沈卓的打呼声都没把他从思考中拉出来,思考到最后,到了凌晨四点半,施臣给韩沉飞郑重其事地发了条消息。

    “有时间吗,出来聊聊吧。”

    韩沉飞秒回:“……你不会一晚上没睡吧?”

    施臣被人看穿了,有点难堪,嘴硬道:“没有,刚醒。”

    韩沉飞:“周飞鱼也要约我,要不你俩一起?”

    施臣心说正好心里憋着一口气正愁没处发,周飞鱼这个混蛋,等见了他一定要把他按在地里种萝卜,让他体会一下什么叫严厉的父爱。

    “行!我俩一起,是去你们战队?”

    韩沉飞:“你来战队找我吧,我明天一天都在。”

    施臣确定了时间,下午三点,松了口气瘫在床上,心里总算踏实了一些,他合上眼,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这一睡,直接睡到了下午,还是被沈卓一巴掌拍醒的。

    施臣抓住沈卓的爪子,睡眼惺忪地问:“嗯好早……现在几点了?”

    沈卓深深叹了口气说:“祖宗诶,还早呢!睡迷糊了吧你,都两点半了,还早呢!我还以为你猝死了呢,说吧昨天你又撩哪个小妹妹呢?睡这么晚。”

    “不急……才两点半……”施臣嘟囔到一半,突然诈尸了一般坐起来,眼神顿时清明,“你说什么?!两点半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