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心思

章节字数:3280  更新时间:20-10-18 00: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臣臣,你就进我们战队吧,我们以后一起打职业,多好呀!”石青青嘴上撒娇卖萌,摇着施臣的胳膊,她长得清纯可爱,起初是施臣在深渊打游戏认识的,游戏技术算是女生中非常棒的,后来线下见面,石青青对施臣温润的长相很满意,倒追施臣,两人最后发展成了情侣。

    施臣顶不住石青青这样撒娇,刚刚参加完高考的他想都没想,直接签约TI,不过两个月,他握着巅峰账号“一念封尘”坐上了TI首发战队队长的位置。

    一切都似乎在走向正轨,随着“一念封尘”在亚洲预选赛中大获全胜,凭一己之力将TI极其弱势的局面强行扭转,TI成功成为名副其实的新晋明星战队,在深渊职业圈里的地位瞬间上了几个档次。

    施臣作为队长,也作为“一念封尘”的使用者,他接到了许多代言邀请和直播平台邀请,可他却一并拒绝。而石青青却凭着甜美的长相接了许多代言,成为了真正的明星选手。

    而施臣原本平淡的生活却被无情地打破,也导致他得了严重的心理创伤。事情开端于他独自赴韩国打涅槃杯线上赛之后,因为怕石青青担心,他改签了机票,提前三天回到总部,结果在办公室当场撞破石青青与俱乐部老板儿子杨天的地下恋情。

    施臣与石青青高三就在一起,恋爱两年,却敌不过杨天手里那点资本,最戏剧性的是,杨天竟然还在第二天进入了首发战队,并且光明正大地在战队中公开了与石青青的恋情,这是在公然向施臣示威。

    “你瞒我很久了吧,就想让我难堪?”施臣心中难受,他决定与石青青分手。

    石青青有些心虚,她当年在青训生中并没有像施臣那么出类拔萃,而是凭着与杨天的关系才上位副队。

    “不至于,俱乐部想逼我离开,拿走“一念封尘”的账号使用权,说明白就是了,不需要这么大动干戈。”说完,施臣当着所有首发队员的面,摘下了那枚TI队长的荣耀勋章,“解约吧,账号给你们就是了。”他只希望杨天不要再来烦他,打乱他的生活。

    “施队,先别着急走啊。”杨天偏要跟他过不去,“”一念封尘”的账号留下本来就是应该的,签约队员的账号归属俱乐部所有,这一点合同上写得很清楚。你想解约,可以,不过你现在还没在TI待够两年吧?我们签的可是五年的合同,违约金三十万,你可得一分不少地给俱乐部,不然……”

    石青青似乎觉得杨天有些过于为难施臣,用手肘撞了撞他。

    “撞我干什么?俱乐部帮他赚这么多,他就留下一破账号这算什么?我们TI虽然算不上是顶尖战队,可也不是让一些杂碎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杨天大吼道。

    施臣没回头:“杨天,你够了。违约金我付,明天就打到俱乐部账上。”

    听到施臣这么说,杨天才算消停。

    其实在这两年不到的时间内,施臣并没有赚的很多,一方面他仍在大学上课,另一方面是他母亲身体不好,又有很严重的肺病,所以施臣一赚到钱就去给母亲买药了,好不容易近期攒了点,这又被杨天一股脑全刮走了。

    傍晚的海风拂过施臣的脸颊,他面朝着大海,语气平淡地讲述这一切,似乎是在叙述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事,的确,这些他都不在乎,不论是战队名誉,还是个人得失,再或是被处了两年的女朋友戴绿帽子,对于从小父母离异的他来说,根本不至于将他逼成情感创伤的地步。

    韩沉飞难以想象,一个看起来内心如此强大的人,是被多么严重的事情逼成连心理测试这一关都过不去的。

    施臣深深地呼了口气,似乎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才继续往下说:“从那之后,我就安安心心上学,大二考了研究生,我觉得一切都还能回到正轨,可是……”

    那天是施臣二十一岁的生日,却接到了医院主治医生的电话,说他母亲近期检查发现肺病癌变晚期,目前的情况不好,只能选择长期保守治疗,而此时的施臣手里已经没有多余的钱了。

    “然后我就去跟我以前的朋友借钱,东拼西凑医药费倒是够了,但是我妈怕拖累我,后面治疗一直都不是特别理想……”施臣吸了吸鼻子,眼里积了一层雾气,他攥紧了手,“我在想如果……如果我不付那三十万的违约金,我……”

    韩沉飞见他状态不对,立刻打住了话头:“错不在你,别想了。”说着,他用手抚了抚施臣的背,话锋一转,“原来你就是“一念封尘”,我这也算是……追星成功了吧?”

    施臣很显然没有韩沉飞思想跳跃得这么快,他愣了愣,眼里还积着泪,一双眼就这么扑闪扑闪地看着韩沉飞,韩沉飞就觉得呼吸一滞,施臣用袖子抹了一把眼睛。

    “什…什么追星成功了?当时涅槃杯我打了不少场,打的脑仁疼。”施臣说。

    韩沉飞莞尔一笑:“当时我刚进ICV,放狠话说要夺冠,结果第一场就碰到你,被你用死神锤的妈都不认识,还秒倒,回去被纪阳他们嘲讽了好一阵子。之后我就迷上你了,到处找你打比赛的视频,但是你没有露过脸,只打线上赛,再后来,“一念封尘”昙花一现,我就再也找不到你了。”

    沙滩上的孩子被大人们陆续领走,只留下了一座孤零零将要崩塌的沙子城堡立在原处。

    “不过还好,深渊让我们再次重逢。”这一次,我一定要把你栓得牢牢的。

    奈何韩沉飞的小心思施臣根本不知道,他还在惊讶于“一念封尘”竟然还有粉丝,这个粉丝竟然还是大名鼎鼎的flyers。

    “两位,聊完了没?聊完了就进去吃饭,我刚点了外卖。”封子辛从别墅里走出来,冲韩沉飞招手,“F神,今晚你就别回去了吧?这里离你们总部也挺远的,大晚上的开车不安全。”他说着顺带还给施臣递了个眼色。

    施臣对这个猥琐的眼神表示了大大的疑惑,韩沉飞又摆出那张面瘫脸:“住你们别墅,不会麻烦到你们吗?”

    “不麻烦不麻烦,我们这里还有一间空房间呢!不过这就要麻烦您跟施臣挤一挤了。”封子辛非常荣幸地将“胳膊肘子往外拐”诠释得淋漓尽致。

    施臣瞪大了眼睛:“疯子,我是要回学校的,谁跟你说我要住这里了?”

    封子辛一巴掌就打在施臣肩上,这时候他的力气突然变大了几倍,扣住施臣的肩膀一扯,把他扯到一边说:“我承认你打屠夫非常不错,但是你在人类营是有缺陷的,我调查过了,F神以前一直是打人类营的,做队长也做了很多年了,总比你有经验,你还不赶紧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取取经!”施臣还没来得及说话,封子辛见缝插针,“没有商量的余地,战队的未来就靠你了!加油!我看好你!”

    “诶呀,回什么学校嘛!你都快当队长的人了,还不好好适应适应我们这里环境。”封子辛这两句说的异常大声,又拉着施臣回到韩沉飞面前,“哈哈哈,韩神啊,真对不住了,施臣今晚也不走了,这……唉…你们只能挤一间房了,真是对不住。”

    施臣在心中对封子辛这个叛徒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什么让我学习取经,本来就是你想看你们家韩神的好不好!还有,韩沉飞你那一抹诡异的微笑是什么情况,你的高冷人设呢?!你的面瘫脸呢?!怎么全都没了!

    夜深人静,窗外是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施臣仰躺在床上一双眼睛死瞪着那轮挂在天上的明月,仿佛要把月亮瞪出个窟窿来,再转头看看背对着他用房间电脑日常训练的韩沉飞,他更睡不着了!

    “你是真够敬业的,手残了还不忘训练。”施臣一脸颓唐。

    韩沉飞正在大厅等匹配,他摘下耳麦:“一会儿……一会儿我有点事,能不能借用你们这里的电脑直播?要是耽误你休息的话,我可以去外面。”

    施臣瞥了眼手机时间,才八点,有时候他能失眠到凌晨三四点,于是他摆摆手:“没事不耽误,你直播吧,我还能坐旁边看看。”他以后进职业圈绝对是要接直播的,现在提前学习一下也不错。

    韩沉飞熟练地打开直播平台,试了下麦,关闭摄像头,对施臣说:“我只开麦,不开摄像头,大概两个小时的直播时间,你要困的话就睡,我说话声音小点。”

    “我不困,”施臣一挑眉,“飞哥哥,看直播四杀怎么会困呢?”

    这一声“飞哥哥”叫的韩沉飞手指一抖,差点把开麦错按成摄像头。

    “啊啊啊啊,F神你总算直播啦!”

    “算算账,F神你都鸽我们多少天了?我都还以为你今天又说话不算话了呢!”

    “flyers说句话,说句话啊,嘤嘤嘤。”

    施臣看弹幕看得头晕,一群小迷妹让他说话的,他趴在桌子上看韩沉飞进入深渊大厅排位匹配,韩沉飞说话很官方:“晚上好,今天就播两个小时,屠夫专场,只播排位,可能会打两局人类。”

    “为什么F神不开摄像头啊?呜呜呜,好想念他的颜。”

    “大晚上的要是再看flyers的颜,那我直接失眠好了!”

    “声音也很好听啊。”

    “今天是摆渡人专场吗?我想练摆渡人上分来着。”

    弹幕一堆磕颜的,倒是没人提上次平局的事儿。

    “不一定只打摆渡人,今天用战队号播,对方如果禁角色的话,也有可能用其他屠夫。”韩沉飞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