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两位屠皇

章节字数:2669  更新时间:20-10-25 23: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韩沉飞打的是高段巅峰局,虽说高段局以游戏主播账号为主,但是也有不少素人和职业选手小号,所以每天排到四个职业选手对于韩沉飞来说也是家常便饭。

    牧民是巅峰段的账号,克里夫顿隧道是每个五段以上屠夫人类必背地图,他显然对牧民的操作非常熟悉,撞鬼之后立刻就向前方车轨板区转点。

    “牧民往车轨板区转点,暗女前期没技能,只能追追看。”施臣手机刷着弹幕,“为什么不往中心大轨道板区转?哦,那边应该有一个叛逃者在修机,牧民很聪明不往发电机遗产转点。”

    克里夫顿隧道的中心地带是一处圆盘状的板区,这张地图的杂音很大,混杂轮轴摩擦轨道和鬼哭声,不论是人类还是屠夫,都难以在这张地图里听到脚步声。牧民没有受伤,脚下没有血迹,对于一个没带透视技能的暗女来说,追逐的确有点难度。

    施臣翻出屋中抽屉里放置的有线耳机,插上手机直播开始仔细听。

    韩沉飞追过一个隧道直角,牧民的身影突然从眼前消失了。这种情况韩沉飞也经常遇到,他并不是聆听流屠夫,耳力不是特别好,匹配到克里夫顿隧道也算是天谴地图,他操纵着的暗女缓缓停下,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发电机震动情况。

    “右边,从左往右数第三个板子后面蹲着呢。”施臣一手扶耳机,眼睛直盯直播页面。

    韩沉飞反应极快,几乎是在施臣话音刚落就回头,与此同时抽出了一记螺旋刀。牧民以为自己藏得天衣无缝,正在沾沾自喜准备拍对面暗女一个板子时,不料暗女突然回头,螺旋刀正中牧民头部,系统直接判定扣掉一半多的血。

    牧民回过神盖了板子就想继续往下一个点转,可是韩沉飞根本不会给他这个溜掉的机会,闪现附加技CD结束的刹那,暗女消失,忽然带着一股黑气出现在只距离牧民一指远的身后,闪现,出刀,牧民倒地,不过一秒钟。

    这一操作显然把韩沉飞直播间的粉丝给惊到了,施臣只刷了一下就是数百条新消息,几乎所有人都在发“666”“F神牛逼”“哥哥真帅”这种花红柳绿的字样。

    韩沉飞没开弹幕,自然没看到他这一非人类手速操作惊着了多少人。他平平淡淡地打屠夫,平平淡淡地观察发电机数量,平平淡淡地将牧民上挂。

    “别刷666了,还是我们那位工作人员小哥哥厉害,话说他是怎么听见的???”

    “加一,呜呜呜我连ICV的一个工作人员都不如。”

    “聆听流啊!这听力跟著名聆听流SHEEP也差不了太远吧?”

    “对啊,现在聆听流好少的,F神认识SHEEP吗?”

    “谁谁谁,谁提我咩咩羊?”

    施臣刚端起桌上滚烫的茶水喝了一口,转眼就瞥见弹幕上正刷着自己的账号名,差点一口热水呛死过去。

    “烫烫烫……”施臣被水烫到舌头还不敢大声叫,只能放下手机用手扇扇风,韩沉飞闻声立刻摘了耳机转头,在看见施臣手里拿着的杯子时,目光明显顿了一下,施臣冲他笑笑,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没事没事,你继续打你的。”施臣把杯子放回桌面上,伸着烫红的舌头插上耳机,继续看直播。

    韩沉飞慢吞吞地转回身,戴上耳机继续对着游戏页面,他想告诉施臣,那个杯子是他刚刚用过的,可施臣似乎没想给他这个机会。

    韩沉飞不是守尸流,他继续寻找下一个追击目标,边打边对着麦说:“我没开弹幕,你们刷的太快了,看得我眼昏,发生什么事了吗?”

    施臣咳了两声,弹幕清一色在问韩沉飞认不认识SHEEP,他本来想装作看不见的,但这弹幕越刷越多,他只能厚着脸皮说:“你粉丝问你认不认识SHEEP。”

    韩沉飞找到了一名治疗师,毫不留情打了一刀,轻笑了声:“SHEEP?我们当然认识。”

    这回答令施臣有点诧异,韩沉飞道:“不仅认识,而且很熟。据说他马上要进战队打职业了,这事你们还不知道吧?”

    韩沉飞就这么自然地说出了这么一个足以炸开深渊职业圈的事,以至于施臣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而此时游戏内发电机已经开了两台半,韩沉飞因为挂死那名牧民,技能已经开满了,如今满配版的暗女完全可以放一个大招,打破对方三人的节奏。

    施臣两眼呆滞地盯着手机上满屏尖叫的弹幕,他又不傻,知道韩沉飞这是在为他正式进入职业圈预热,这样以后就会为战队大大吸粉,只是这弹幕……怎么觉得有点怪呢?

    “啊啊啊啊,我粉的两个明星选手竟然认识,还很熟!”

    “SHEEP要进职业圈啦?那以后就能线下赛见本人了!指日可待啊!”

    “你俩啥时候一起直播啊,话说你们早就认识吗?嘿嘿嘿。”

    “两位屠皇!天哪!莫名有些萌点。”

    一些明星职业选手也会为战队支持率私下组cp,比如说ICV打枪神的纪阳和同战队的治疗师聂新,他们经常一起双排炸鱼,纪阳溜鬼,聂新后勤加血搞辅助,两人配合极其默契,再加上一些疯狂的粉丝跑到ICV总部偷拍到了不少互动,两人就非常自然地组了cp,而且这对在职业圈还非常火。

    施臣看着弹幕,觉得自己的确得悠着点,要不然依着ICV这群脑洞清奇的粉丝们,说不定下一个被安排的就是自己。他神游天外,也不解说了,一直看着弹幕发呆,不知不觉中韩沉飞已经四杀,并且继续开了三局。

    两个小时下来,韩沉飞一共匹配了十几局,几乎每一局都是铁定的四杀,韩沉飞的直播其实还没有正式比赛来的有趣,他打游戏是真真的相当沉默,施臣最后都懒得看了,反正最后都是绝对的四杀。

    只有最后一场,当时韩沉飞都要下播了,突然看见赛后有人在交流台上喊他的名字,原来是最后一局的药师,他开局就被韩沉飞的黑暗祭司暗杀,直接被挂死,心有不忿,就在交流台上发言,怀疑韩沉飞开挂。

    这位账号名为“溜鬼小能手”的小药师在交流台上高谈阔论,甚至放言称要教flyers做人。对一名打过世界联赛的职业选手这么狂妄,的确难得一见,施臣难得的在两个小时中提了些兴趣,然而还没待他好好品一品,韩沉飞就说了下播,关了直播软件和麦,并不想理会这个挑衅的药师。

    “哎,他刚还骂你啊,你就这么下了?”施臣问。

    韩沉飞撂了耳机:“十点了,睡觉。”

    施臣:“……”大哥,每天训练到凌晨的是谁啊?这就困了?

    之后他瞥了一眼那张连酒店大床都比不上的所谓“双人床”,眉头都锁在一起。

    天杀的封子辛,这怎么睡?!

    当施臣贴着床侧那堵白墙,整个人都快趴在墙上时,他已经不再怀疑这张床不能睡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了。其实床上还空余出来一大截,只可惜两人似乎都不是那种能适应与人同床而眠的,一个委屈趴床边,一个壁虎贴墙,谁也不挨谁。

    就在这极其诡异的气氛中,施臣竟然极快入睡了,也可能是韩沉飞直播太无聊了。

    突变在凌晨。那种令人非常熟悉的孤独感从施臣心中猛的释放出来,他开始频繁梦见自己一个人在空空荡荡的手术室前踱步,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那是他的回忆,他母亲去世的前夜。

    他已经很久没有发病了,但还是一直在坚持吃药,由于近年没怎么发病,施臣就试着断了一个星期,也没什么事,他昨天走得太急没有带药盒,他本想着今天不吃应该也没什么事,结果发病发的非常突然,连他自己都没预料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