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破轻寒

章节字数:2306  更新时间:08-11-24 12: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休休乘轿在玄直门外下来,拿出沈不遇交给她的令牌,很容易的她在太监的指引下进了皇宫。

    眼前铺面的仍然是繁华富丽、错落有致的宫殿楼阁,周围空阔廖静,恍惚中她感觉他温情的看着她,他的眼神如一泓清水,不带一丝杂质,却又撩人心魄,充满了蛊惑般。他牵着她的手并排走着,只闻得她身上的裙角轻触他的缎袍时发出稀稀簌簌的声响。

    远远的她看见他一身翠黄,带着殷殷笑脸,神采飞扬,举步向她缓缓走来,她放慢了脚步,向他嫣然一笑,他似是愣住了,眉宇间带着疑惑,声音清亮:“休休小姐,多日不见。”

    她定下神,顿时满面绯红,盈盈一拜:“轺王爷。”他俩真像,那身影。

    灏宇似是明白她的心思,展颜一笑:“是来看泓宇的吧?他在容妃宫里。”

    她只是红着脸低头走过,他在后面叫:“过两天我就要回昕卜了,希望下次还能再见到你。”

    她微笑,昕卜?好遥远的地方。

    容妃的雯荇殿外,清波碧水的玉荷池上已是盎然吐露绿意,想必接天连叶无穷碧的胜景指日可待,两株棠梨树依然枝叶茂盛,繁繁纷芬的光晕中他长身玉立,一股暖意霎时充溢了她的心头,她缓缓向他走去。

    月桥花院,琐窗红墙,棠梨树下,碎金的光透过轻薄的雾霭落在他清白凉薄的脸上。

    “今年的花会开的更早,对吧?”他抬眼观赏着眼前的殷殷春色,嘴角甸着似无微有的笑意。

    “是吧。”她嗫嚅着,声音轻轻的。他没什么事,她的心为什么还放不下?

    他把视线慢慢移向她的身上。已过晌午,微凉的日头就现了暖晴。她的全身沐浴在煦金的霞光里,和着一袭缀满碎花的浅绿衣裙,两种颜色夹杂着,倒似多了一层柔柔的暖意。

    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她与他是不同的。

    “什么时候回去?”

    眸光流转间,她的瞳仁里透出难以捉摸的光:“快了。”

    四周寂静,微风拂过她的鬓发,摇动头上缀饰的璎珞玲玲作响。眼前没有别人,沈不遇的耳目也不会潜伏在周围,真好。

    “还会和沈不遇来往吗?”

    她轻轻摇头。沈不遇已放弃了他的念头,她自然要回到开满栀子花的院子里,继续过她平淡安宁的生活。

    他的笑意漾了另样的光华。

    “你怎么不问问我,我为何如此恨沈不遇?”她跟沈不遇毫无芥蒂,不知怎的他却很想向她述说自己的心事,在这属于他们的春日里。

    秋月问她:你了解他多少?他是想让她了解的,对吗?她只是笑。

    他主动揭开心中的旧伤疤,只是为了他眼中的那抹笑吗?那段触及内里锥心的痛,好似在十年岁月的磨损中已麻木,他想告诉她那只是一个很平淡的故事,不是一段经历。尽管那侧阴影已笼罩在心膜整整十年,甚至还将会永远的跟随着他。

    那年是下雪天,下了一夜的雪,第二天宫里满目白茫茫一片。他在这一天却出例的起了个大早,母妃这段日子精神不好,他想早起安慰她,看见她美丽的笑容。

    踏着积雪,远远望见老师沈不遇孑立在万福阁下。离上课的时间尚早,何况这样的天气他可以不来的。此时他的眼光投向母妃的雯荇殿,犹豫片刻,终还是大踏步向那边走去。

    他想叫住他,孩童的顽劣天性促使他萌生恶作剧的意念,老师本是母妃的远房表亲,如果他在他们面前突然出现,勤起的孩子定会受到母妃和老师双重的赞赏。

    雯荇宫外他看见母妃的两个侍女刚巧出来,边走边议论着今天倚梅园里的梅花开了,这会她们定是摘梅去了。他机灵的溜进母妃的寝宫,隔着层层厚重的幔帐,他听见母亲嘤嘤的哭声。

    “我受够了!真的受够了!”母妃压抑着哭声:“不见新人笑,只闻旧人哭,表哥,你知道我的感受吗?”

    “砚容,”沈不遇叫着母妃的名字,声音却是极不耐的:“你应该忍,继续忍下去。”

    “你要我忍?”母妃似乎停止了哭声,哽咽道:“我已经忍了十三年了。面对着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红颜易老,多少年年岁岁,你叫我还可以再忍多少年?”

    “再忍十年。我可以请皇上让位给泓儿,到时候你就是皇太后,母仪天下,你就可以扬眉吐气了。”沈不遇似是安慰她。

    “再过十年?你设想的真完美,表哥。”母妃似在冷笑:“十三年前,你为了你的荣华权贵,想尽办法让皇上爱上我,把我招进宫。如今皇上的心思早已经不在我这里了,你还有什么法子让我当上皇太后?”

    “你不是有泓宇吗?他的父皇这么宠爱他,你为何不好好利用这一点呢?”

    “嘭”的一声,母妃的巴掌打在沈不遇的脸上,母妃颤抖着声音:“你休想打泓儿的主意!”

    沈不遇不恼,只是叹口气道:“砚容,你应该了解我的处境,如今骑虎难下啊。我知道,我当初是辜负了你,你别再恨我了。我向你保证,十年后,你不会再受委屈了。”

    俩人的声音变成呢喃细语,他们可曾意识到,在他们相依相偎的背后,有一对悲愤痛绝的眼睛。

    寒风细细,棠梨树下的人已是通体清凉。泓宇的眼中隔着一层薄薄的雾纱,有什么晶亮在里面回旋转动。

    “这是我的秘密。”他反而笑了,直对着休休担忧的眼睛,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我不会让它发生的。”

    他要爱他疼他的父皇一直在他的龙椅上坐下去,他心甘情愿的在旁边仰望着父皇,守着他。

    他执起她的手,她的眼睛明镜透彻,不留一丝尘埃。他只是深深的叹息,深深的。

    再过几天他就要选皇子妃了,他只要他的父皇高兴。他的眼中微微闪过一丝感伤,却被她捕捉住了,她抬手,轻抚积压在他眉心上的那层阴翳。无穷无尽的悲恸顿时铺天盖地的侵袭过来,他终是控制不住,抓紧她的手,深深的低下头去。

    “你为什么不留住我呢?”耳边宛如轻云出岫,她的声音婉丽轻柔。他腾地抬起头,满脸乍惊乍喜的神色,似是不敢相信,喃喃道:“你不是想回去吗?你的未婚夫不是在等你吗?”

    她的脸上露出促狭的笑,柔声道:“如果我告诉你,我没有未婚夫,上次只是骗骗你,你会生气吗?”那泓湛幽的清水,让人无法自拔,却又心甘情愿的沉溺下去。

    他蓦的拥住了她,紧紧的,她的头发丝丝透散着诱人的芳香。他低头,嘴唇顷刻吻住了她。

    日烘晴,风弄晓,棠梨玉池,是处撄怀抱。日影渐斜人悄悄,不为多情恼。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