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峰回路转

章节字数:2265  更新时间:08-11-29 23: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天后,休休从客栈搬出来,住进了自己的家。

    虽然是老房子,休休父亲石匠陶先生凭自己精湛的技术,将房屋修补得很结实牢固。休休已是半年未回家,如今的院墙已爬满了青苔树藤,四周杂草丛生,水缸里溷浊的水好在已换成甘冽的井水,靠墙的栀子树仍然树荫浓密,长得旺盛。

    沈不遇已经派人送信来,要她早点回京城。休休想到自己父母早逝,无依无靠,倒是这位沈相发了善心收了她,替她安葬了母亲,还让她享了几个月的福。虽然最终明白他收留她的目的,但好歹也做过被人侍侯的小姐。如今再回去怕是没什么意义了,自己也会不好意思。于是回了信,信中溢满感激之情,婉言谢绝了。

    沈不遇阅毕自是无奈,暗忖泓宇大婚已近,各主事部门都在紧锣密布准备,这皇子妃已是没指望了,必须从长计议。只是让那个吏部左侍郎楼昌毅捡了个大便宜。

    楼昌毅一向圆滑世故,左右逢迎,两头都不得罪,职位自然坐得稳当当的。有次下了朝,沈不遇故意接近他,向他贺喜。那楼昌毅谦逊恭谨,反倒感谢起沈相知遇之恩,回答得滴水不漏,毫无半点瑕疵。看来泓宇选他的女儿真是挑对了。

    沈不遇反而心中生出气恼来,表面当着众人还得装出一副慈和大度的摸样。随着三月底的临近,皇上每次上朝过问的都是大婚之事,他也无心插手,下朝就回家,终日躲在书房里,闭门谢客。

    一天他的贴身侍卫福来惶惶张张的跑进来。他眉一皱,生气道:“奴才,何事慌成这样?这么多年算我白培养你了。”

    福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只会弯腰鞠躬,讲话断断续续道:“回,回相爷,来了。。。。。。三皇子殿下。。。。。。来了。”

    沈不遇惊得从座位上弹起,手中的书差点掉到地上。急忙整衣正冠,步伐刚迈出门槛,便迟疑了一下。

    且慢,这泓宇怕是十年未进丞相府了,今日怎么偏偏破了天荒?莫非——,不行,得看他的神色再行事。

    待沈不遇赶到府门,地面上已黑压压跪满了人,泓宇正好整以暇的站在那里,一袭翠黄,满翠八团龙来金镶东珠带,唇若涂脂,明眸皓齿,一脸喜色。

    沈不遇鞠躬稽首道:“三皇子到此,老臣有失远迎,请殿下恕罪。”

    泓宇笑眯眯的扶住他,拱手施礼道:“老师何出此言?今日学生冒昧打扰,只是感念老师昔日教诲,备了点薄礼,特来谢恩。”

    说完手一挥,后面宫人抬了两大漆金礼箱过来。沈不遇一时猜不透泓宇的心思,只好再次稽首谢恩,命手下的人收了,自己陪着泓宇进了正东房。

    泓宇正堂坐定,有丫鬟端了嵌银茶盘进来奉茶,泓宇瞟了一眼,笑道:“老师好有福气,家里的丫鬟比宫里的彩娥标致多了。”

    沈不遇知道泓宇一向跋扈不羁,风流傲慢,性情不定,只是含笑不答。泓宇似是坐久了,站起身,踱到门槛处,环视着四周的景致,扬声道:“听说老师家的夜蓥池赛过父皇的太液,学生自是不信,今日来了,倒想见识见识。”

    沈不遇不敢怠慢,在前面引路,穿廊院,过影壁,到了夜蓥池。

    春日里的夜蓥池自是一派生机,花草芳菲,川波岸柳,百般红紫。轻风带着幽香扑面而来,让人顿时心旷神怡。泓宇在岸边流连忘返,啧啧称赞。

    不一会他们来到谷莞榭下,泓宇撩袍登上,沈不遇只得亦步亦趋的跟上来。登榭眺望,真所谓一山一风景,夜蓥池已笼罩在千树万花之中,后面几株数人合围粗细的参天松柏,郁郁葱葱,浓荫避日。隔着松海,影影绰绰见到萏辛院飞翘的屋檐。

    泓宇笑道:“此处好雅致。这座院落象是新建的,别具风格。”

    沈不遇心下已明白七八分,口气依然平缓:“此院本是老臣给新认的干女儿用的,如今人一走,院子就空下来了。”

    “走了?”有一丝莫名的光芒从眸间倏然而过,泓宇的脸上仍然挂着笑意:“是吗?老师真会舍得她走吗?不会是另有好去处?”

    沈不遇回答得平静自然:“说是想回老家去,老臣也留不住她。”

    泓宇的眼光望向碧波浩淼的夜蓥池,嘴里轻声喃喃了一句:“走了也好。。。。。。”

    他沉默的站在谷莞榭上停留半晌。沈不遇站在后面不敢上去惊扰,一直等到泓宇推说宫里有事,告辞走了。

    送泓宇一出府门,沈不遇大大的舒口气,急急叫福来:“快,快备马车!”

    这天天际也在准备行囊,待休休走进楮家,天际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休休眼看着天际忙碌的身影,惊讶的问:“天际哥,你要走吗?”

    天际只是应了一声,并没抬眼看她。他是要回京城了,上次匆匆陪休休回来,许多事情错过了,嵇明佑虽没恼火,派人快马送信来,要他即刻进京,信中字里行间却隐约有不满之意。所以天际必须马上就动身。

    休休看天际忙里忙外,只好干站着不说话。这些天她总感觉天际和她说话不象以前那样随意了,客客气气的,和她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她终究想不出所以然。

    天际总算忙完了,提起行囊,似乎才发现休休,迟疑了一下,想了想道:“你——我走了,他们会照顾好你的。”

    他只能做到这里了,或许以后他不用再为她担心什么。世事难料,他自己太年轻了,碰上措手不及的事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应付,等这一走,他也许能冷静下来。

    可是,抬眼看到这双清澈无瑕的眼眸,他的心为什么会莫名的痛?他抬手,试图触及那份灵动,终,还是放下了。

    倪秀娥从里屋走出,儿子的一举一动她具已看得真切。她只是平静的和休休一起,送天际上了马车一直看着他消失,然后折回到了家里。

    接下去怎么办?盼着有人将休休接走?然后就太平无事了,阿弥陀佛。

    倪秀娥放宽了心,对休休也恢复了以前的亲近,偶尔还教教她女红,生活过得很自在。

    这天她正要赶着出去,门楣上的涂铜铃铛正在叮叮当当作响。谁来了?不会是休休吧?大概又忘记什么东西了。她嘴里囔着来了来了,一路跑着开了门。

    门口映出一个青白色的身影,那人面目清俊,目光深邃,声音严厉带了肃杀:“奶妈,你的日子过得不错啊。”

    倪秀娥的魂灵大半个已经出了壳,两腿直哆嗦,人直直的往地面跪下去,嘴里抖动出二个字:“老爷。。。。。。”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