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依然吾心

章节字数:2367  更新时间:08-12-02 01: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际已经到了京城,拿了嵇明佑的帖子去拜会各位主事大人。虽说嵇明佑是皇后的亲戚,又是文职从一品京官,可今非昔比,那些嗅觉灵敏的已暗中窥探出穆氏家族早晚衰落,并不买他的帐。表面客气,也是虚晃一枪。

    天际在这方面难免稚嫩,轧不出苗头,只会埋怨自己不谙世事,不善表面功夫,自不敢向嵇明佑报怨。

    所幸礼部侍郎詹学平是嵇明佑僚党,用了点心思,派人将天际叫去,告诉他下个月礼部员外郎一职空缺,早些准备,以备任职。天际心里高兴,拜谢了詹学平,赶着去嵇明佑府上报喜。

    进了嵇府,见到管家便问:“大人在哪?”

    管家对天际已熟稔,面带笑容道:“大人在东正堂陪客人说话呢。”

    天际经过东正堂时闪了一下身影,却听里面嵇明佑爽朗的声音:“天际,进来进来。”天际整了整衣冠迈进堂内,只见一侧檀木椅上坐了一对中年夫妇,衣泽光鲜,富贵曜目。嵇明佑已站起身走过来,一把拉住他的肘,径直走到那对夫妇面前,呵呵笑道:“天际,拜见一下刘老爷,刘夫人。”

    天际轻撩袍衫,屈膝施礼:“晚生拜见刘老爷,刘夫人。”刘老爷笑声免礼,捋须打量他一番,微笑着看向侧旁的夫人。那夫人虽正襟端坐,却已显喜悦满意之色,朝刘老爷微微颌首。

    刘老爷会意,携夫人站起身,朝嵇明佑笑道:“老朽还有事情去办,这就告辞了,改天再来拜访。请大人留步。”

    宾主自是客套一番。嵇明佑对在一旁恭身垂立的天际道:“你在这里等我。”天际送客人至堂门,再次恭身施礼,目送嵇明佑他们向府门走去。

    隔了好一会,嵇明佑回来了。拍了他的肩膀,面露喜色:“刘老爷可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大财主啊。一个男人要想成名立业,除了要权,就是钱财,没有钱财什么也干不了。”

    天际低头称诺,将礼部之事陈叙一遍。嵇明佑听了大笑道:“看来好事成双啊!刘老爷最小的千金已到待嫁年龄,刘老爷极宠此女,千方百计给她物色乘龙快婿。今日见了你,甚为满意。天际,你开始鸿运高照了,等着好消息吧。”

    天际的脑海里瞬间出现了休休的倩影。虽是不敢直言推委,陪了嵇明佑说了一些话,无非是些做官之道,做人之理,天际无一不频频点头称是。待出来后,整个人显得心不在焉,一路上脑子里全是休休的影子。

    他已知道她的身世了,母亲告诫的声音还杳杳在耳。所以他选择了离开,以为时间久了自会冷静下来。可是,真的能静下来吗?

    夜深人静,透过黑夜他看见休休清醇无瑕的笑靥,她拉住他的手,山岩旁,她的双手环住他的,发髻里散发出清新诱人的花香。。。

    她现在可好?沈不遇会不会派人再去接她回京城?他哪里知道休休已经被沈不遇亲自接来了。

    他们沿着陆路马不停蹄,昼夜驰骋,看见京城高大的城阙砖墙时,东方刚露鱼肚白,距离泓宇大婚的时间还有两天。

    离城门打开的时间尚余,沈不遇因为匆匆出京,未带腰牌,只好随进城的人们在城门外候着。沈不遇出了马车,舒展一下筋骨,叫道:“休休,出来活动活动吧。”

    休休应了一声,从里面出来,素衣淡装,因长途跋涉,脸色微有虚白。沈不遇一见,心中产生怜惜之情,笑道:“南方和北方的水色真的不同,感觉到了南方,人也润色多了,寿命也长。”

    “沈大人等年老时,就在我们那里盖幢房子,住在那里颐养天年,必是长寿。”休休想起几天前他们刚离开孟俣县的那一日,她陪了沈不遇去山上,看见楮家那片绿油油的茶园,加上风和日丽,草木郁芊,沈不遇在那里留恋感慨。

    正说着,几匹飞骑扬起一路风尘,骑马的在城门外勒马停住,扬声高叫:“快开城门,昕卜侯到!”

    接着,城门大开,那几个骑兵沿路驱逐清道。不大时辰,只听前面蹄声阵阵,又见旌旗飘扬,旗上“郑”字格外醒目,一方车马浩浩荡荡奔驰而来。

    沈不遇淡淡一笑,泓宇的婚礼真是隆重,连久未谋面的郑渭也应邀而来。自己事情紧急,等空暇之余老朋友再寒暄叙旧。

    刚想着,车马却在前面停住了,车檐帘门处探出一张肥硕的脸,伴随着震耳的狂笑声:“哈哈,沈不遇,你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话音未落,那人已躬身出帘,跳下马车,一袭金黄纹丹鹤,明晃晃的刺眼。

    当下老友相见,分外亲热。郑渭行伍出身,粗犷豪放,对老友也是勾肩搭背:“来来来,一起上郑某的马车,去我宿住的行宫,咱老哥俩好好聊聊。”

    沈不遇犹豫间,郑渭已发现了后面殷殷笑意的休休,略一愣,眯起眼睛打量她。沈不遇拉了休休,笑道:“新认的义女。休休,来拜过昕卜侯郑伯父。”

    休休浅浅笑着,盈盈施礼。郑渭收起眼光,颇为深意的对着沈不遇:“不遇你又在玩什么鬼花样?什么义女假女,什么时候变真的也说不定呢。”说完,兀自哈哈大笑。沈不遇知道他口无遮拦,也跟着一起笑。

    休休掩口抿嘴。这时,郑渭的身旁闪出一道浅蓝色的人影,斯文儒雅中添了英武之气,一对幽深的明眸直直的凝视着休休,口中朗朗有声:“休休小姐。”

    休休心中一阵窒息,那身影,那神情。

    眼神迷蒙的看着他,好容易才缓过神来,屈身下拜:“轺王爷。”

    郑渭看了他们一眼,大笑道:“这样更好,灏儿认识你家义女。不遇,你上我的马车,让他们上灏儿的,年轻人好说话。”说完,由不得多讲,拽住了沈不遇的肘臂。

    沈不遇无可奈何的笑,跟着上了马车,回头往休休处望了望。

    灏宇露齿一笑,低头注视着休休,很自然的将手伸向她。她迟疑了一下,终将手伸向他,他握住了她的。

    恍惚中也是这样一双手牵着她并排走着,周围寂静无声,只闻得她身上的裙角轻触他的缎袍时发出稀稀簌簌的声响。

    待他将她扶上车檐内坐定,她才从迷糊中清醒过来。他是他,不是另一个他啊。

    “休休小姐,我们一个多月没见了,是吧?”辚辚马车声中,灏宇双目炯炯的看着她。

    “是啊,”休休的双颊染了嫣红,笑道:“上次还听你说起你要回去了。”

    “这不,又来了。我以为我们会过很长的时间才会遇上呢。”灏宇很开心的笑。

    他一直以为泓宇和她之间有故事,可是故事没有再延续下去,泓宇在选妃的时候选了别人,为什么不是她?这么芙蓉一般的女子,他为什么会放弃她呢?

    只是,他不会在她面前提起,也许那样会触及她内心纤弱的神经。他不愿,他看到她真的很高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