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芳草在天涯

章节字数:2487  更新时间:08-12-08 00: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秋意晚,西风作,草木零落。金琉缥瓦的太子行宫笼罩在冥迷的秋霭中,更显得瑟条萧杀。

    秋月手掖着锦被羽衾,掀了珠屏锦幛卷流苏的外帘,径直走进了内殿。又该是换裘被的时候了。

    很熟练的撩开重重绣金的幔帐,将怀里香了熏的天蚕云锦被铺开,双心缓缓滑动,感受着缎面的蓬松柔软。然后掀了床头蟠龙苏绣的裘枕,侧眼看过,动作稍微停滞了一下。

    一片莹白的栀子花蕊玉呈现在眼前。她习惯的捺在手中,双指轻轻掭拭,感觉着温润柔滑,然后重新放回原处,用新换的裘枕压在上面。

    给花架上的建兰添了水,掸去白玉香炉上肉眼看不到的尘灰,点上檀烟。顿时内殿里清香袅绕,丝丝缕缕沁人心肺。

    外面有宫女唤她,她应了一声,环视四周,无瑕疵可挑剔,才从黄花梨木雕的屏风穿过,走到殿外。

    太子妃寝宫里的侍女在找她,见她出来急忙道:“秋月姐姐,大皇子来了,太子妃传你过去伺候呢。”

    秋月皱眉,冷哼道:“你家主子也太抬举我了,什么事都会想着我。”

    那侍女也不介意,看四向无人,才小声说道:“姐姐不必生气,太子爷对你最亲近,她当然心里不痛快。”

    秋月冷笑,也不答话,将换下的裘被交给宫女,然后慢悠悠向池边走去。

    池边百花亭下,泓宇慵懒的靠在梨花木榻上。他的旁边同样是悠闲自在的大皇子劭宇,侧边几尺外的亭榭处端坐着太子妃楼懿真,此时正盈盈浅笑,脉脉看向泓宇。

    秋月奉茶,劭宇接过,轻呷一口,眉开眼笑道:“秋月姑娘的茶就比别人的好喝。”

    懿真掩嘴莞尔。泓宇懒洋洋道:“你这副德性,见谁说谁好,怪不得有那么多女人黏着你。”

    劭宇看他精神不振,便开玩笑道:“我再会说话,也不及你太子爷眼睛一眨,那些女人不就屁颠屁颠的跟上来了?”

    对面的懿真开口笑道:“瞧大皇子把太子爷说的,那些女人再怎么着,太子爷也是捏得住轻重的。”

    泓宇的眉心凝了一下,眯起眼养神。懿真闭了口,有丝惆怅,沉默的端起了茶盏。

    劭宇有点实心眼,看气氛有点僵,找了笑料逗懿真:“弟妹,你们结婚也有大半年了,怎么没见有什么动静啊?”

    懿真立刻红了脸,瞥了泓宇一眼,笑道:“奴家年纪还小。”

    “那怎么行,你要主动争取,再拖下去,只怕人家休休小姐也要赶上你了。”

    泓宇微眯的双眼猛的睁开了,侧脸问劭宇:“你刚才说什么?”

    劭宇以为泓宇来了精神,补充道:“沈丞相的女儿休休小姐快要嫁人了,前些日子我碰上新郎倌,还向他讨喜酒喝呢。”

    泓宇噌的腾起身,脸已涨得通红,双目死死盯住他,似是一口要将他吞下。劭宇慌了:“喂喂,别这样看着我,你若不信,你可以自己去问问。“

    话音刚落,泓宇已旋风般向宫门飞去。

    劭宇缓过神来,是了是了,他们俩人原来是有交往的。他不是已经放弃她了吗?

    再回头看楼懿真,但见她已是脸色煞白,不停的啃噬着下唇,手中的帕巾似要拧出水来。正欲说话,绛碧色广袖一挥,几上的茶樽果盆扫落一地,人兀自怒冲冲离开了。

    劭宇傻愣着,看来今天他来错了。

    林荫道上,泓宇策马狂奔。

    他不相信,他要去问她,他要她亲口告诉他!

    相府外,他扔了马缰,不顾门卫的神色,径直闯进去。他知道她住在哪里,他来过。那次他借故来过,只是为了能见到她,可她离开了。

    萏辛院里满目狂絮乱花,恰似他的情绪。待他看见她听到外面的动静从里面跑出,和着那双幽静湛亮,微带诧异的眼眸,他那激荡不已的心跳忽然的平静下来。

    他自嘲的笑,劭宇一定是在骗他。他的鲁莽闯入,差点惊吓着她了。

    “你来干什么?”休休的声音淡淡的。

    他站在她的面前,闪着晶亮的眼睛,温润的气息夹着促促的呼吸声,拂过她的面颊。她禁不住又心荡神摇起来。

    她攥紧拳头,努力克制自己。

    “想起来真可笑,劭宇说你要嫁人,我就跑过来了。”他感到有点难为情,牵了牵嘴角,笑道:“这家伙尽骗人,回去好好整他。”

    她的眼光迅速在他面前掠过,一潋潮红映在面颊上,清亮的波光在眸中流转盈动,随即低下头去。

    他的唇边立时浮起开怀自得的笑意。他是那么的自信,她怎么可能轻易就嫁人呢?“

    “是的。”她的声音悠悠传来,眼眸已抬起,清凉而平静,不闪不避的直视着他:“是的,我要嫁人了。”

    “等等,”他摇头,他的思路有点紊乱,双手不由自主的抓紧了她的肩胛:“是不是沈不遇在逼你嫁人?你告诉我,我会想办法对付他的。”

    “泓宇。”她哀哀的叫道:“谁都没逼我,是我心甘情愿的。”她的肩胛感到麻酸酸的疼。

    “为什么?”他皱眉。他又问为什么了。

    “不为什么,我想嫁人,天际对我很好,仅此而已。”她咬紧牙关道。

    “天际是谁?”他横了眉,霸道的口吻:“他敢碰你?我是太子,我不会让别人动你的。”

    她气结,他真的是不可理喻。她失了耐心,提高了声调:“我求求你,别来烦我好不好?”

    他的脸色刹时变得苍白,用受伤的语气追问她:“我烦你了吗?我哪里说错了?”

    她狠了心,一字一顿,继续说道:“让我告诉你,我喜欢天际,天际也喜欢我,我很愿意嫁给他。”

    他的身形有一丝的晃动,晶亮的眼神失去了光彩,声音空荡荡的:“你喜欢上别人了?”

    她的眼眶顿时有了雾气,她竭力控制着,使劲的点头。

    他相信了,彻底相信了!

    他定定的看着她,冷薄苍白的唇透着悲凉:“你恨我对不对?你竟然用这个办法来报复我。”

    “不是的。”她轻轻的摇头,声音中透着无奈;“我们之间什么事也没有。我不恨你,真的不恨你。”

    “我做错了吗?我没办法的,真的没办法。”他的话语带了哭音:“我以为你是喜欢我的。”

    “泓宇。”她凄楚的叫道。

    他怅然若失的看着她,良久良久,突然,他捉住她的手:“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

    她的眸中似有光芒一闪,只是那么一瞬间,熄灭了。

    秋风瑟瑟,朱槿花残,岁月悠悠流水无情,他们终究是回不到从前了。

    他的脸色很灰败,一种挫败:“我回去了。”他有他的自尊,他不能再呆在这里了。

    她难过的看着他,心里刀割般的疼痛,嘴里嚅嚅道:“对不住。”

    他的唇角噙了凉薄:“是我负你在先,对不对?”

    他用哀伤的眼神凝视着她。她的眼睛瞬间模糊,里面有盈波流转,她攥紧拳头,生生将它咽了下去。

    终是控制不住,她急转身,背对着他咬牙道:“你走吧,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她听见他的步履声,缓慢的,离她愈来愈远。

    她转身,她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了!她的眼泪潸然而下。

    他们错过了是不是?有细雨绵绵飘过来,她抬起头。

    错过了花,她将遇见雨,错过他,她还有天际,天际会陪伴在她身边的,对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