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情殇

章节字数:2172  更新时间:08-12-11 01: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休休是在太子宫里。

    蒋琛直到寝殿外才放下她。她一落地,转身便跑,蒋琛挡住她。她的口吻凌厉而气愤:“真是疯子!我已经为人妇了,还把我掳来干什么?”

    蒋琛噌的跪拜在地:“请小姐恕小人的罪,太子爷并不知此事,是小的逾权了。”

    休休略惊,正色道:“蒋侍卫如此行为,却是为何?”

    蒋琛道:“小的以为,小姐就这样嫁人了,总要给太子爷一个交代吧?小的跟随太子十多年了,实在不忍心看他这个样子。”看休休犹豫,又道:“也不耽误小姐多少时间,您进去说一二句也可,小的在外等候,很快便送小姐回去。”

    休休心下叹道,罢了罢了,与其两人这样道不明,理不清的,不如早点割断这根情丝,一了百了,以后自己也就安安心心做他人妇了。

    如此一想,也就掀了外殿重重帘幕,走了进去。

    周围寂静,空无一人。穿过透雕的屏风,撩开帷幕,内殿里半明半暗,鸾金炷台上只燃着一株红烛,烛光浮浮沉沉。白玉香炉丝丝缕缕绕着白烟,墙面,幔帐,月牙花架床,甚至是花几上那盆郁芊的建兰,还在开着滢白皎洁的花。

    眼前的景象熟悉又不真切,休休仿佛置身在梦里,嘴里喃喃不得自语。

    幔帐里空荡荡的。她抬眼环视四周,走至烛台,拿了未点的蜡烛凑近旁边燃着的火光,周边似乎亮堂起来。忽然一侧有个低沉而含糊的声音传来,她急忙将点燃的烛光吹熄了。

    “不要点。”

    透过轻薄的幔纱,泓宇正蜷缩在床的一角,眼光只向着前方,黯淡的瞳孔里空洞而平淡。她绕过幔纱,款款步到他的面前。

    听到动静,他抬眸,眼前的休休一身新娘礼服,像一朵映在凌波水月里的牡丹,娇姿欲滴,矍目鲜华。似是不确定,他颦蹙眉头,微阖双眼,才睁开,定定的看着她:“是你吗?”

    无端的,休休的呼吸渐次沉重起来,半晌,才应道:“是我。”

    带着浓浓的鼻音,他的声音恍如隔在彼岸:“你来干什么?今天不是你出嫁的日子吗?”

    她沉默缄言。他沿着墙面吃力的倚起身子,烛光烙着他的身影,摇曳不定。他的唇角抽起一丝自嘲的笑意:“我这个样子一定很好笑对不对?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对了,我还忘了恭喜你了。”

    一刹那,休休感到身心一点点被扯裂,胸口似开了一个洞,痛苦的血液汹涌而入,激烈沸腾。她一挥广袖,转身欲走,袖口却被他拉住了,他使劲一拽,她的身形随之旋转飘动,整个人落在了他的胸前。

    “泓宇!”她大叫一声,挣脱着,她的身子被他紧紧的抱住,动弹不得。他的身体火燎一般的热,想是呼吸急促,他呼出的热气烘得她的耳颊粟麻麻的。

    她哀求道:“泓宇,不要这样,你放开我,我们好好说话。”

    他的头靠在她的颈畔,声音如梦呓般,痛楚而缠绵:“你要我拿你怎么办?你要我拿你怎么办?…”

    休休的眼睛瞬间模糊,泪水滚滚而下:“泓宇,你放了我,天际在等我呢。”

    他的头蓦然抬起,眸中的狂热和哀怨交织着,落在休休的眼中:“又是天际,他想碰你是不是?你今天做了他的新娘,他就可以碰你了是不是?”

    “是的!是的!”休休胡乱的叫着:“他是我的夫君了!你又想怎么样?”

    “我,”泓宇眼神涣散,整张脸因痛苦和怨恨而扭曲:“我奸了你!”

    一刹间休休只觉得眼里所有的鲜艳色都消失了,青涩与惨白中,泓宇的脸变得涨红,她被推倒在花架床上,他的身子立刻重重的压住了她。

    “泓宇,不要……”

    休休的脑子一片混乱,只是徒劳的叫喊着,满脸泪水纵横,依稀中他灼热的唇重重的落在她的脸上,颈上,她的双手被他的死死的钳住,她已浑身无力的连抬头都不能,仿佛一只落网的虫,只能惶然的挣扎着。

    她就这样不清不白的完了吗?这个让她痛彻心肺的人,他要毁了她了!

    只是那么的片刻,她模糊的感到一切都已静止了,她身上沉重的感觉顿然消失。她侧脸,泓宇颓然躺在身侧,胸口起伏不定,眼光迷离的看着前方。

    她的胸口似被柔软的东西堵住,缱绻交错,丝丝缠绕。他不会这样做的,他不是这样的人。

    曾几何时,他们也在这里,月光如纱,映在她的脸上,稀薄而昏暗,她向他投来怡然平静的微笑。他英挺的轮廓半明半暗,那唇却是扬起,朝她微微一笑…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声音庸散而无力:“你走吧,我很累了,我想歇会。”

    她垂下眼去,发髻上金色百合花的光华在她的眼下留下一层薄薄的影。他滚烫的手心触摸到她柔软的手掌上,有一滴泪落下,灼人似的落在他的手上,仿佛是一团火化成灰烬,只余下一股涩涩的苦味。

    月光透过纱窗,笼在两个浅浅的残缺不已的身影上。她轻声道:“我去给你弄水来。”

    她起身,端了放在床头的茶盏,坐在他的身旁,调动小勺,一口又一口的喂他。

    他贪婪的凝视着她的脸,眼中闪动着深深的伤怀,嘴角却浮起酸涩的笑:“以前我也是想这样喂你的,可你偏不要,还打翻了它。”

    休休的眸中依稀有水光盈彻,她反而笑起来,脸色嫣然:“真傻。”

    他的手伸进裘枕里摸索着,摊开手心:“你的东西还在我这里。”

    她盯着他手中的栀子花玉,眼睛再次模糊,但她马上低头垂下了浓密的睫毛:“已经送给你了,还是放在你这里吧。”

    她想告诉他,她本就无意取走它。可是她不能说,只能把这句话深深的埋在心底。

    她替他披盖上了衾被,掖了掖,轻柔的整理自己的鬓发和衣裙。他的眼睛从始至终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要走了。

    前面路迢迢,条条长漫漫,她想走的,和他要走的,却是不一样的。

    她再次看他一眼,迟缓的转过身去。

    “休休。”他在后面唤她的名字。

    她的身形一震,眼泪夺眶而出,声音颤动着:“别这样叫我,我会,很难过的。”

    微摇的烛光落在窗纱上,休休从窗前走过,投到窗纱上的剪影纤柔秀逸,他默默的凝视着,直至那身影渐渐从薄纱上消失……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