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绣帘垂

章节字数:2680  更新时间:08-12-12 14: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休休回到涵园已经深夜了。她在宫外遇上了劭宇的马车,是劭宇送她回来的。

    涵园外一片静谧,只有高挂在门檐的两盏喜字灯笼,在夜风中摇摆不定。

    她对劭宇说:“请大皇子回去吧,我自己会进去的。”劭宇欲言又止,只是摇摇头,回去了。

    听到敲门声,小厮打开大门,满脸惊讶的看着她,然后跑向里园,边跑边叫:“夫人回来了!夫人回来了!”

    燕喜第一个跑过来,拉住她的手:“小姐,没事吧?”接着急促的在她耳边低语:“楮爷好象不对头,小姐你要小心。”

    休休满脸疑狐的看着她,这才清醒过来,天际发现她不见,一定着急了,她会向他解释的。

    倪秀娥也披衣过来:“阿弥陀佛,吓死我了,大皇子说你不会有事的,你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休休正要说话,抬眼看见天际一脸阴沉的站在那里,不由得心生愧疚,向他歉意的一笑。

    倪秀娥拉住儿子的手,将他拉到休休的面前:“傻小子,媳妇回来了。别傻愣着,快陪休休进屋,早点歇息。”

    天际沉默的往里面走,休休跟住他,俩人一同进了内室。

    内室里龙凤花烛将燃尽,画屏上漆雕的美人蕉已模糊不清,炉烟熏香,透过锦绣的帷幔,床上的摆设隐隐约约呈现在他们眼前。

    休休的心里一阵紧张,不由得低声叫道:“天际哥。”

    天际似乎也紧张,沉闷的声音:“你先梳洗一下。”

    休休正要说话,燕喜端了盛满热水的红漆木盆进来,扫了他们一眼,轻轻放下,立刻就出去了。天际说你洗脸吧,自己已洗过了。休休心里愧疚,只好默默的洗了。

    昏浊迷蒙的烛影下,休休坐在鸾镜旁,手中拿着象牙梳,一头乌亮的长发披散下来,在烛光的映照下散透着幽黑的光。天际本来沉默的倚靠在床楣旁,忽然站起身,举步向门外走去。

    “天际哥!”休休在镜中看见了天际,急忙放了手中的象牙梳,启身向他跑来:“天际哥,你听我解释,刚才——”

    天际阻止了她:“不用解释,我已经知道了。”看她惶急的样子,口气似是柔和:“你先歇着,我去娘的房间看看。”说完,掩上门出去了。

    月夜沉沉,花露已重,四周冷烟寒树重重叠叠。天际独自在长廊旁的栏杆上坐了一会,终是抵挡不住寒夜的侵袭,缓步走向书轩。

    经过母亲的房间,隐约有笑声传来。他停住了脚步,仔细聆听,却已经悄无声息了。他在那里徘徊了一阵,折回,又向内室走去。

    红烛残尽,冷月照窗棂。床上的人已睡去,想是有心事缠绕,眉心微蹙。他躺到她的身边。

    她似乎感觉到了,微微睁开慵散的眼睛,嘴角浮出一丝温柔的笑意,极度的困乏让她再次沉沉睡去。

    天光大亮,休休醒来,扭头看去,身边空荡荡的。

    细细回忆,昨夜天际分明躺在身边,脑子便一片空白。傻愣愣的看着床上的绣帘好久好久,最终叹了口气,直起身环视周围,不见天际身影,那套新郎喜服垂在檀木椅上,于是叫了一声:“燕喜。”

    燕喜进来,看她脸色无异,定了心,笑道:“小姐睡得真沉,楮爷一早去衙门办事去了。楮妈妈刚起,小姐要不要过去?”

    休休慌忙应着,由燕喜侍侯着梳洗完毕,换上绛紫色双皱缠枝罗裙。燕喜已准备好盘馔,休休端了,进了倪秀娥的房间。

    倪秀娥满心喜悦的接受了新媳妇的敬馔,拉住她的手道:“好孩子,娘就你一个媳妇,却比亲闺女还亲。你们俩在一起了,也是四宝的福气。娘没什么说的,只希望你们俩恩恩爱爱,早日让娘抱上孙子。”

    房间里收拾的井井有条,睡床上有两个大包袱醒目的放在那里,休休吃惊道:“娘这是想回去吗?”

    “娘匆匆赶来,家里的事情也没交代好,冬天到了,那块茶园娘放心不下,一定得回去。”

    “娘再多呆几天回去也不迟。”

    “已经太晚了,这北方,啥时下雪封河的说不准,到时候娘回去就难了。再说,你和天际新婚燕尔,娘这张老脸整天在你俩面前晃来晃去的,也不好看。等冬天一过,你肚子里有了孩子,娘再过来,到时候想撵也撵不走了。”

    一番话让休休羞红了脸。晌午时分,天际回来了,小两口陪倪秀娥用了午膳,扶了倪秀娥上了马车,天际策马护送,送至码头,等船开了,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回来。

    回来的路上天际推说衙内有事,吩咐车夫送休休直接回家。休休看他脸色苍白,叮嘱他早点回家,她等他一起吃晚膳。天际迟疑片刻,接着答应了。

    太子宫里。

    楼懿真又一次走进了这座低墙红瓦的院子。

    院里满目花萎叶黄。梧桐树下,石阶上的人一身锦衣,正在挫腕挥剑,手眼身矫灵,似幻动,似雷电。

    她出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的父亲来看过她,满脸难掩的担忧:“听说皇上又替太子选了二名偏妃进宫,我儿务必抓紧,别让太子爷的宠爱被别人抢了去。”

    她反而不担心,淡淡笑道:“父亲不用担心,孩儿不会跟这些人争风吃醋的。这些人再多,在太子的眼里也是一样的。”

    父亲疑惑的眼神。她不会去解释,她自己心里明白就是。这个人总算嫁人了,她窃喜。可是,那又会如何呢?不久的将来他会是皇帝了,她自己会是皇后吗?

    锦衣人的身形飘风般回旋,寒光逼人,古怪莫测。

    她暗地里派人查过他的身世,他会是她理想的人选,只要让他死心塌地的愿意。想到这,她的唇角抽动了一下,眼中浮呈出刻薄冷鹜的笑。

    舞剑的人身形一闪,长剑在空中画出一道美妙的弧型,紧接着剑尖朝上,一瞬间,梧桐树叶纷纷坠,落满一地落英残叶。

    他吁口气,气定神闲。她的脸上展开娇媚嫣然的笑意,款款步向他的面前。

    “蒋琛,”她唤他的名字,声音甜腻而亲切:“你的剑法越来越纯熟了,真是让我百看不厌。”

    蒋琛神色沉凝,屈膝跪地,拱手道:“太子妃见笑了。”他的手被她柔软的手心握住了。他猛然抬眼,她的眸中溢满了深情而哀怨的神情,他立时怦然心跳起来。

    “每次来,你总是这样客气。我不是对你说过吗?这里是我唯一轻松自在的地方。”她的声音颤动着,充满了幽伤:“如果连你也这样,我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快乐之处可寻?”

    他知道她的孤独寂寞,她是太子妃,年纪却比自己还小,有时不免天真烂漫。他没有亲人,也没有人如此亲近自然的跟他说话,他的心中顿时泛涌起了一股感动的暖流。

    她将手中叠着的帛衣交给他:“天冷了,内务府分派下的衣服也不多。这件丝帛棉衣你穿着,又轻薄又暖和,也不会影响你的身段。”

    蒋琛接过不知道如何说话,只是喃喃道:“这——”

    懿真的眼里已是盈光流转:“如果你谢我,就枉了我这片苦心。懿真不求别的,你就当我是你的亲人便是。”说着,涌动的泪水已是夺眶而出,转身便走。

    蒋琛手捧着帛衣,眼望着她离去的孤独的背影,沉默良久,终是叹了口气。

    夕阳西沉,风树敲破寒韵,涵园里也是落叶飘零,一派萧瑟,只有门楣上贴着的喜字给满园稠落添了一份生气。

    桌上已摆好了干菜烤肉,醉鸡,生鱼片,黄鱼羹,饭用稻香米做,这些都是天际最爱吃的。

    天际姗姗来迟,休休让佣人将已凉的鱼羹再去热了一遍。之间,天际沉默的喝酒,一杯接着一杯,休休心中有愧意,也就不好去阻止。等两人用完了晚膳,月波已经浅上树枝了。

    鸾凤帐,鸳鸯锦,龙凤花烛已燃起,休休做好了一切。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