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人比黄花瘦

章节字数:2466  更新时间:08-12-14 15: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际还没回来。

    已是仲冬季节,天气就寒冷了。萧萧寒风起,满园花絮飘零,衰草连着衰草,烟霭纷纷。满目的萧条,满目树叶枯黄,这引起了休休无限的惆怅,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这天涵园里来了一个人,自称是天际的同僚。燕喜在天际结婚那天见过,便请他在正厅落坐,双方施礼后,来人告诉了休休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天际被捕了。

    休休闻言变了脸色,一时手足无措,慌不迭的问道:“请问先生,我家夫君到底犯了什么事?”

    来人娓娓道来:“此事本属机密,在下也是无意得知才匆匆前来告诉夫人。嵇明佑大人的好友刘老爷有批货要送至西南,嵇大人特嘱詹大人和天际兄一同亲自押运,到了江宁,那货不知怎的被截了,对方想是早有准备,请了吏部、刑部的人拆箱查看,结果发现都为宫廷禁物,私运私藏宫廷禁物本就是犯了杀头之罪,何况数目巨大。詹大人和天际兄即被拿下拷问,詹大人供出嵇大人的名字,现在连嵇大人也被御林军抓了,听说还牵涉到穆氏许多人,现在朝廷风声鹤唳,看样子这次穆氏家族土崩瓦解了。只是连累了天际兄被卷了进去…”

    休休的身子已经摇摇欲坠了,燕喜急忙扶住她。休休哀声问道:“天际受拷打了是不是?他现在人在哪?”

    “还在押解回京城的途中,这两天就到了。此番事情严重,天际兄必会关在刑部大牢,夫人急着去,想必不会让您进去的。”

    “那我怎么样才能见到他?”

    “夫人可以找沈丞相,丞相权威高,天际兄是他女婿,他跟刑部一说,刑部肯定放人。”

    来人匆匆走了。休休傻呆着,倒是燕喜在旁催促道:“小姐不必惊慌,快去找相爷,请他想个万全之策。”

    休休醒悟过来,是了是了,她只能去找他,尽管两人视同陌路,可为了天际,她只能去求他了。

    她在沈府等到了他。休休的到来沈不遇很是吃惊,更让他吃惊的是,他的这次行动中,竟让楮天际牵涉进去,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尽管他不喜欢楮天际,也不看好他们这段婚姻,他的目标很明确,他对付的是穆氏。

    她分明是来求他的。他想起以前她对他的诸多不敬,此时正是磨她锐气的时候,他不能轻易就答应了她。于是,他的口气转为生硬:“你要我放了他?那怎么行,这是刑部的事,我这个做丞相的,也不能假公徇私对不对?”

    休休没料到他竟断然拒绝了,一时苍白了脸,默不出声。

    他有点于心不忍,接着道:“你也没有认我这个父亲。只要你们以后听从我的话,我自会想办法救他出来的。”

    话音刚落,她的身影一闪。待他张口欲喊,已是来不及了,人已在他面前消失了。

    休休茕茕独立在丞相府外,迷惘的望着眼前苍茫天地,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他要她拿她唯一保持的自尊来交换,她是绝不妥协的。可是,她又能怎么办呢?

    忽然,她的脑海里闪出一个人,她想到了他。

    她现在这个样子,面色苍白,满脸掩不住的愁容,分明像个怨妇。他会怎么看待她?说不定他会笑话她的。

    这只能是最后的办法了,也顾不了这些,于是她踏上了通往太子宫的道路。

    她在宫外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有侍卫已经认出了她:“这位小姐您请进吧,小的立刻前去禀报太子。”

    他想起那个星皎云净的夜晚,马上重重叠叠的一对人影,他们十指交缠,那么的和谐安怡。

    踩在青石板路上,落日斜,湖水滟滟,她已然失去了独自寻芳的心情。恍惚中,她看见他跑过来的身影,不觉苦笑,眼前房帷依旧,花月如常,而斯人隔绝已多少日子?

    他跑到她面前站定,目不转瞬的望着她。静默中,她听到他一声轻微的叹息:“你怎么变得这个样子?”

    似有一丝的甜掺和着苦水渐渐洇开来,她苍白的脸上抹了一层淡淡的笑意:“我是来请你帮忙的。”

    他的神色凝重起来:“那我们去亭内说话。”说完便拉了她的手腕,正巧触到她的痛处,她不禁低呼一声。他凝视她,不等她阻止,轻轻提起她的手,碧荷色的袖子滑了下来。

    已过一月,那大片大片的淤青虽是淡了,还是让人看了触目惊心。他蹙起眉头,脸上分明浮起难忍的痛楚:“你不好吗?他待你不好吗?”

    她淡笑如常:“我很好,这只是个意外而已。”

    他轻轻的扶着她的手,慢慢向亭内走。仿佛她的手不盈一握,随时一捏即碎,休休觉得自己从指梢弥漫到全身,都有一种想依恋的感觉。

    但是她清楚自己来此的目的:“天际被刑部抓了,现在可能在回京城的路上。”

    他高声叫唤垂立在远处的宫人:“快拿纸笔来,带上太子玺!”

    他专注的写着,日影穿过亭角,映在他的脸上,给人一种安定怡然的感觉。休休忍不住凝神看去,几疑自己在梦中,只觉得不像是真的。

    泓宇写毕,唤了宫人:“急速送至刑部,再派兵在路上接人,将人直接送到家。”回身,柔声安慰道:“不用着急,事情马上就会办好的。”

    休休的眼中似有水波盈动,她竭尽全力控制住,深深施礼。

    叹息声中,他拉住了她,眼中潋滟着漾满深情的光,轻轻的将她抱住,像捧着一朵娇嫩的随时要被风吹倒的花。

    她含着泪走,不忍回头。凄凄寒风中,他的声音似在颤颤飘动:“休休,我们都做错了,你知道吗?”

    远处楼懿真变幻莫测的脸在湖光的倒映下时隐时现。

    天际终于被送回了家。

    因是受了酷刑,全身上下遍体鳞伤,加上长途跋涉,虚弱的身子经不住颠簸,到家时已是昏迷不醒了。

    休休衣不解带,没日没夜的照顾着。三天后,天际终于醒来。

    他抬眼望着休休布满红丝的眼,脸上竟浮现自嘲的笑:“看来我在京城是呆不住了,谁叫我投靠错了人。官不能做了,你又这样,现在谁都不要我了。”

    休休含泪劝慰道:“天际哥不要这么说,休休不会离开你的,你走到哪,休休自然跟到那。”

    天际的眼中似有光芒一闪:“你真的会跟着我吗?我想回老家去,你舍得离开这个地方吗?”

    休休犹豫片刻,看着天际充满期待的眼,终于点了点头。天际叹口气,伸手吃力的握住她的手:“不管怎样,我还是想信你。这段日子我也不好过,总感觉你已经走了。”

    休休说道:“别想这么多了,等你伤好了,我们就回去。”

    休休疲倦的走到厅外,灰色四合的天空,似有淡薄的纱笼着愁云挥之不去。她缓缓的坐到冰凉的台阶上,抱膝而思。

    他说,我们都做错了。她也做错了吗?

    落英纷纷,眼前如梦如烟,望不尽天涯人间何处去?或许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见了故人,一切都会好的。

    有人踩着轻缓的脚步向她走来,在她还在游离出神的时候,他已站在了她的面前,柔声的说了一句:“你这样坐着会着凉的。”

    她困顿的抬头,一见他,眸中顿时噙满了泪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