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相逢两茫茫

章节字数:2388  更新时间:08-12-16 08: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是休休。”灏宇惊讶的看着他,他忘记她了?

    “休休?”泓宇蹙眉,这个名字让他困惑:“她是你什么人?我认识她吗?”

    “你把她忘了?”灏宇惊惧的瞪大眼睛,看他的神情,分明不像是装出来的,难道一次摔马,一次撞击,一次昏迷,就让她在他的记忆中活生生给抹掉了?

    泓宇迷惘的看着眼前款款向他们走来的倩影,这场昏睡让他忘记了一些东西,记忆中的父皇不会这么虚弱,他怎么会是太子了呢?他甚至还有一个太子妃和两个偏妃了,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他仔细思忖过,他的记忆分明还停留在去年的某一个段落里,这一年多的记忆怎么会在他的脑海里消失了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他伪装得很好,他不会让别人看出他失忆了,他已经是太子了,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他会把握好一切的,这些不是什么大问题,对吗?

    眼前的那个般般入画的女子,他认识她吗?她叫休休?他的头无端的痛起来。

    灏宇眼瞧着他脸部的起伏变化,不禁深深叹息,也不知是为他,还是为她。他轻拉休休,说道:“休休,来拜见太子殿下。”

    休休温顺的点头,盈盈而拜:“拜见太子殿下。”泓宇一时不知如何应答,只是和气的点头:“起来吧,不用如此客气,休休小姐。”

    休休猛的抬头看他,脸色很苍白,透明的如雪般,更显得一双眼睛大得可怜。唇轻轻地抿着,因为不施粉黛,唇色染了灰的颜色。他可是说错了?

    他迷惘的看她,狼狈无措的样子,含了笑,嘴里喃喃道:“我出了点意外,脑子有点迷糊,说话可能乱了。”他感觉他有必要告诉她的,果然她的神色有了释然,嘴角浮起淡淡的笑,她懂了。

    他们站在腊梅丛里,梅如篝,雪如被,才子佳丽,仿佛依然旧风味。她始终沉默的看着他们说话,淡然赏花。沉思前事,似梦里,他可知她心中依依愁悴?他回眸,她的云鬓上插了一枚小白花,她的家中可有亲人已逝?

    泓宇回去了,他不能呆多久,他必须回去好好理理自己的思绪。

    目送泓宇的背影,灏宇凝神看她:“他可能把你给忘了。”

    休休眼向前方,犹含着泪的眼波流转,说不出的潋滟凄清,声音幽幽:“这样也好,忘了倒干净了…”

    灏宇柔声道:“也许有一天他会记起你,你要有耐心。”

    休休摇头:“记起了又怎样?我是沈不遇的女儿,他恨他,恨了十年了。”

    灏宇沉默良久,轻声道:“我还能再为你做些什么?”

    “不管你的父皇怎样,请你再多留些日子,帮我办一件事。”休休慢慢转首,雪光映射到闪烁的眸中,似有一团明亮的火焰在燃烧,苍白的脸上也有了异样的光华:“请帮我找到杀天际的凶手,我要,亲手杀了他。”

    她的身子颤动起来,在那白雪皑皑的原野上,她头戴蓑笠,身披蓑衣,她以为车内的天际睡着了,不再出声。寂寥中,仿佛有沉闷的啸声,还没从游离的沉思中回转,眼前只见一道绀色的人影,夹杂着一道道明晃晃的闪电,依稀中她听见后面侍卫的惊叫声,只是那么刹那瞬间,人影已不见,汩汩鲜红象溪流涌出,她呆滞的看着,这是天际的血吗?她想叫他,再叫一声天际哥,眼前已是一片黑暗…

    天际哥怎么会死?明明应该是她在里面的,那死的人就是她了,天际哥是替她死的,对不对?

    她忍不住倚在花枝旁悲恸的哭,无可抑制的痛,再次撕扯着全身。

    灏宇的眼中也噙了泪光,这个芙蓉般的女子,却被无可名状的痛苦折磨着。他怜惜的揽她入怀,抚摩着她柔软的鬓发:“我答应你,可你也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休休抬起充满泪水的眼眸,只是刹那迟疑,他坚定的声音:“等找到凶手,你跟我回昕卜去,我要让你过的快乐。”

    休休失神的看他,苍白的唇透明如水晶,仿佛有一种凄楚不胜,更有一种感动的光丽,她垂下眼去,他紧张的看她,终于,有一滴泪落下,伴随着她的轻轻点头,落在他的胸前,却有一丝甜腻的芬芳,他禁不住更紧的搂住了她。

    泓宇为什么在峭壁处坠马?是因为他看到了刺客杀人的场面,他急着去救她。从殿外那两个侍卫的对话中,泓宇是跑着出宫的,那么他肯定意识到休休有了危险,难道他知道凶手是谁?

    从他的言行举止来看,他显然已忘记了那个惨烈的场面,只要能帮他唤起那片失去的记忆,一切都将水落石出。

    可是,等到那么一天,泓宇会轻易的放她走吗?

    灏宇的脑海里似有千条万道思绪,丝丝缠绕,解不断,理还乱。

    太子宫里,泓宇下马,缓步走向青石径道。

    池岸边的积雪未扫尽,放眼看去,似是弯曲连绵的绸条。亭台楼榭,还有那艘精致绚丽的舫船,沉浸在安静祥和的氛围中,往日的自己定是带了那些宫娥彩女,拥挤在舫船上,笑闹中,相互推搡,不知什么时候又有宫女惊叫着钻到他的怀里去了。

    寝殿外连绵起伏的竹林,那种清丽脱俗的绿色,在扶疏的竹影下,叫人心荡神摇,那纤纤的竹节,让他不禁想起一抹纤弱的人影。

    她叫什么?休休?他默念着这个名字,抬起头,冬日的阳光应是柔和暖煦的,却眩目的让他眼前黑影晃动,头无端的又痛起来。他低头,停止了思想,眼光望向白玉台阶处,那种莫名的痛意顿然消失了。

    廊下白玉台阶下,有个年轻的妇人由两个侍女搀着,一步一步上阶,鬓间步摇缀饰的璎珞珊珊作响,衣袖上绣满了重重瓣瓣的绛色海棠,玉面桃花,款步姗姗至面前,丹唇列素齿,声音如娇莺初啭:“臣妾见过太子殿下。”

    他一时叫不出她的名字,她应该就是太子妃吧。不由拉了她的衣袖,笑道:“起来吧,不用如此客气。”

    楼懿真惊讶的不禁抬头,迎上泓宇的眼光,那眼光分明是柔情的,不由得喜出望外,更显的娇姿欲滴了。

    树影绰绰间,他们踏着碎雪缓缓步行。亭边那几株梅花开的正艳,却是娇娆鲜红的,他凝视片刻,信手折了一枝,在清得不见半丝云的天空下,回身步入她的面前,摘了一朵亲自簪到她的云鬓间,然后悠然而笑,拿捻着手中的梅花轻轻的闻着。

    她的眸中瞬间现出惊喜交加的神情,手中不自然的缠动着丝帕,朝他嫣然一笑。他捕捉到了,心中微微一动。

    楼懿真在第二天来到那座低墙小院。

    梧桐树下,那个赤膊露着上身的人影正在挥汗练剑,刀光剑影中,她仿佛看见里面斑斑血迹,又像有一匹困了长久的野兽,露出锋利的獠牙,吐着猩红的长舌,随时要将她吞噬咽没。

    她浑身一激灵,眼中露出惊恐的光,尖叫道:“停下!给我停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