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再回首

章节字数:1170  更新时间:08-12-18 20: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迷惘中,那白光已经被一道高大阴暗的影子遮住了。那影子就像一面张开的翅膀,将她包裹在里面,夹杂着那熟悉的瑞脑香,她的耳边回绕着泓宇宽厚柔和的声音:“没事的,没事的,别怕。”

    她靠在他的胸前,周围一片静谧。他的心跳彭彭跳的有力,唇角不禁牵起,她听见自己在说:“你怎么来了?”

    他的声音隔着云岸,遥遥而来:“我在找东西。”

    “找到了吗?”

    “我会慢慢找的。”

    她抬起眸,那双同样朦胧的眼,正直视着她,那唇却是含了温柔的笑,让人仿佛跌入倒了陈酿的涡,醉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闪电又起,她的眼眸仿佛烛凝成的一朵灯花,倏的爆灭了。

    她脱身,还是那道墙角,周围风动人动,摆摊的大爷还在,楼懿真的脸已隐去,仿佛刚才只不过是置身在梦里,不似发生什么。

    他并不在意,兀自抓住她的手,走至摊前:“想买哪个?”

    她并不说话。他仔细的挑选,那副认真的样子,令休休心里微微异动。少顷,他挑了两个,一个递给她,一个掂在手中端详着;“这两个好。”

    休休扫了一眼,手中的泥人分明是位皱纹满面,梳着头髻的老婆婆,不禁扑哧笑出声来。

    他的脸上也漾了惬意的笑:“以前你也是这样笑的吗?”

    她的笑意慢慢敛去,他感觉自己说错了,一时无言,两个人沉默的站在那里。

    有风掠过墙角攀藤枯叶,里面有丝丝点点绿意在冬日的阳光下,显得分外醒目。春天已快到来,那些带着丝丝绿意的攀藤沿着青砖瓦片,一枝枝蔓延下来。其中一二株藤条,染了醉意似的,肆意的在风中舒展着。

    “想去哪里玩?”他忽然问她。

    她沉吟,歪头,脸上有了顽皮的笑:“想看水袖。”

    他不得其解,看她郑重其事的样子,笑如暖春,拉了她的手,只要她喜欢。

    还是那个戏园,还是那张座位,只是他并未想起。四处寂静,没有了喧哗,没有了穿梭的小二,没有了绰动的人影,就他们俩。

    雾笼戏台,烟锁重楼间,伊人轻移莲步,从紫檀香屏间隐现。一扭头,一抬足,袖子便如水般倾泻而下。那丈尺雪白的纺绸,原来是缝缀在袖口的,然后一点一步一移,娇羞欲滴间,纤纤柔荑慢条斯理的出来,长袖一甩,休休的心就乱了。

    伊人旋转着,情意款款,找寻那俊朗飘逸的少年。情到深处,爱到真挚,那份牵挂,那份缠绵,便如水袖般若即若离…而悲到切处,恨到至深,也在拂袖而去那一霎那凝固。

    在休休的眼里,这空灵飘荡的东西,似是装不下什么,却又寄托了一切。就如人的情感,那份欲言还休,欲罢不能,纵有千言万语,总在一扬,一撇,一搭,一绕间。

    看台上,时而是一曲舞鸾歌凤,时而残月落花烟重,更是那一江春水向东流。

    那段感情,是否还在虚无缥缈中反反复复,重重叠叠,周而复始的轮回?还能否做到水袖般挥收自如?

    两人相视,他的手搭在她放在桌上的手上,就如台上袅袅余音,那柔暖的感觉缓慢的,一点一滴的渗透。

    “什么时候我能再次见你?”

    她的眼光落在台上,声音平静:“二十八日那天我会去天童寺进香的。”

    他的手始终握着她的,之后,一场舞,一段唱,醉了嫣然,谢了悄然。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