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黑化男配未婚夫

热门小说

正文  第18章:玉佩

章节字数:3627  更新时间:20-11-26 09: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18章:

    谢修冉低头,肩膀抖了抖,努力忍笑。

    这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师父说得好,这性子也太对他胃口了!

    季寒禹小手握拳放在嘴边,挡住上扬的嘴角。

    唐晏行不动声色,但眼中也带着笑意。

    季寒渊看着许兰芝难看的脸色,弯起了眉眼。

    娘亲威武!

    许兰芝不敢置信地看着邯双,嘲讽道:“大嫂收徒可真是一点都不挑,这两个孩子骨龄都十二快十三了吧?身上灵力微弱,看起来才刚引气入体,带走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

    大房众人都收敛了笑意。

    谢修冉撇嘴,心想这女人可真没眼光。

    他们资质可不差,一般修灵者引气入体怎么着都得好几天,他却只用了两个时辰,晏行久一些,但也只用了三个时辰。

    这可是上等的资质!

    还是师父和大师兄有眼光,一眼就看出他和晏行是好苗子!

    邯双耸了耸肩,神色间带了几分鄙夷,“也就只有没用的人才怕自己的孩子和徒弟会给自己丢脸,我邯双自认能力不出众,但也不至于是个废物,自然不怕这些。弟媳说这些,该不会是连两个孩子的见面礼都舍不得拿出来吧?”

    许兰芝能怎么办?这个时间府里人来人往的,见两人起争执,还有人在一旁看起了热闹。

    这么多人看着,她总不能连一点小礼物都不肯拿出来吧?这让族人以后怎么看她?

    不仅得给,还不能给轻了。

    这个邯双,简直是她的克星,张口就要东西,她怎么好意思?

    许兰芝眼珠子转了转,皮笑肉不笑地道:“嫂子说的哪里话?我这不是不知道嫂子收了徒弟,还没准备好么?等准备好了,立刻就让人给两个孩子送过去!”

    私下里送,不管送的是什么,就算什么也不送,也没人知道。

    可惜邯双不让她如愿,“小孩子家的,太贵重的东西不合适,弟媳随便给他们每人上千颗灵珠,意思意思就差不多了。”

    季寒渊微微勾起唇角,前世母亲过得太憋屈,如今就鲜活多了。

    下大陆灵气稀薄,灵脉虽然不少,但质量却不如何,修灵者多用灵珠和下品灵石修炼和购买丹药法器等物。

    一百灵珠蕴含的灵力相当于一块下品灵石,一千灵珠能买很多东西了,现在母亲一开口就是两千灵珠,许兰芝应该会很心疼。

    许兰芝确实心疼,她脸色一僵,咬牙道:“大嫂莫不是在开玩笑?城儿这个六级灵士,一个月的月例才三百灵珠!”

    真是狮子大开口,还每人一千,加起来就两千了,她怎么不去抢!

    “这样吗?”邯双懒懒地掰着手指清算,“上个月,我给你三个孩子的东西总价值五千灵珠以上;上上个月,锦城从我这里拿走了一整只二星三级妖兽,价值如何就不用说了,一万打底,锦兰拿了一支价值八百灵珠的灵玉簪;三个月前……”

    周围人的眼神越来越奇怪,许兰芝脸都青了。

    装模作样地为自己辩解了几句,扔下两千灵珠,就气急败坏地走了。

    邯双将装灵珠的锦囊给了唐晏行和谢修冉一人一个,“师婶给你们的,你们拿去修炼吧,以后见到师婶,记得要礼貌一些。”

    说是这么说,语气却没多少尊重的意思。

    渊儿虽然不肯说出害他不能修炼的凶手是谁,但看渊儿提起二房时的态度,邯双就知道二房就算不是罪魁祸首,也会是帮凶。

    现在先收点利息,日后再慢慢跟他们清算!

    谢修冉和唐晏行很会察言观色,立刻就明白了邯双话里的意思,连忙道:“是,师父。”

    不过两人婉拒了灵珠。

    见邯双坚持要给,谢修冉拽着她的衣袖,笑道:“师父,您给我们的灵珠就够我们用好一阵子了,这些就留在您这里,哪天我们要用了,再问您要如何?”

    心里却是决定日后尽量自己挣资源,不能吃白饭。

    邯双哪里看不出他的想法,心疼又欣慰,嗔了他一眼,“古灵精怪,你们师父还缺这点灵珠?长者赐,不可辞,拿着。”

    这下,谢修冉和唐晏行却不好再拒绝了。

    之后路上没再遇到什么波折,季寒渊等人很快就到正堂,见到了坐在正堂主位上的季擎,坐在季擎下首位置、一脸假笑的季全应和比他们早一步到,此时还满眼喷火的许兰芝。

    季擎不知道他们已经打算离开季家,见邯双不再抗拒这门亲事,脸色缓和了不少,或许是因为内疚,临别时还给了点补偿。

    邯双拿着到手的五千灵珠,神色淡漠。

    她不缺这点灵珠,但既然季擎给,她也不会拒绝。

    先不提她以前给了季擎多少东西,就说现在,她可是要养好几个孩子的人,灵珠自然是越多越好。

    季擎得知邯双收了两个徒弟,意思意思给了一人一份见面礼,但并没有放在心上。

    邯双这人嘴硬心软,说不定就是看两个孩子可怜收留的,当年邯柳不就是这样?

    邯柳还是个废人,这两个孩子起码还能修炼。

    邯双向许兰芝索要灵珠的事,季擎刚也听许兰芝说了,也没觉得有什么,只当邯双是在发泄心中的怨气,反倒许兰芝这个二儿媳,也太小气了些,两千灵珠也值得闹个不停,平白让人看了笑话。

    临行前,季擎见邯柳走在邯双身后,明显要跟着一起离开,不觉皱眉:“邯柳怎么也跟着?”

    这样细数下来,寒渊阁的人竟然全都走了,这是要闹什么?

    邯双面色坦然:“路途遥远,渊儿身子骨弱,我打妖兽还可以,照顾孩子却没有邯柳顺手,就让她跟着了。”

    季家这次前往曲临城送聘礼,同时也要进一批三江城没有的货物,因此出发的队伍足有数十人。

    领队的是一名五级灵师,是季家的管事,姓王。

    王管事最会看人下菜碟,季擎偏心二房,对大房不闻不问,利用居多,他对大房也就没多少恭敬。

    听到邯双的话,王管事就不满道:“大夫人带这么多老弱病残,路上若是遇上什么事,可不好处理。”

    邯双对这人也没好感,冷声道:“我的人我自己带,出事了我也自己担着,不劳王管事操心。”

    王管事脸色一沉,正想说什么,就听得季擎道:“行了,时候不早了,你们也该出发了。老大媳妇,你要带人我也不说什么,但若是出了事,你也要记着自己说过的话,不要回来闹。”

    听,这说的什么话?这么多年来,她除了在渊儿的亲事上闹了一回,什么时候还闹过?

    可在家主口中,她像是隔三差五就闹上一回似的。

    邯双心里发寒,面无表情道:“家主放心,儿媳说过自己承担就自己承担,绝不让家主烦忧。”

    她和孩子们段时间内是不会回季家了,她都懒得争执了。

    家主见她神色越发冷漠,也不再多说,摆摆手让他们赶紧出发。

    队伍中,打头的是王管事,往下有邯双这个三级灵师,两位一级灵师,以及二十多位灵士和三十多位武者。

    这样的阵仗,对三江城的人来说,已经算是很有威势的了。

    王管事一声令下,兽车队伍浩浩荡荡,从季家出发,前往曲临城。

    季寒渊坐在兽车的车厢中,手中拿着一把刻刀雕刻暖玉。

    初时手法略有些笨拙,后来却越来越顺手,等找到手感了,才拿出另外一块暖玉,小心地将暖玉雕刻成一枚精致的玉佩。

    兽车很大,足够寒渊阁的六个人乘坐,中间还有不少空余。

    谢修冉和唐晏行坐在季寒渊兄弟对面,瞧见玉佩上刻着一只栩栩如生、展翅欲飞的凤凰,凡俗暖玉因这一只威势十足的凤凰而变得尊贵威严,玉佩上的凤凰仿佛下一瞬就能羽化成仙,幻化出漫天的异象来。

    两人啧啧称奇,大师兄这手艺,比专业的玉雕师都要厉害。

    “大师兄,这枚玉佩,也是要送给未来师嫂的吗?”谢修冉问。

    他仔细观察过了,每次提起未来师嫂,季寒渊脸色就会柔和几分。

    “嗯。”季寒渊头也没抬,低头继续完善玉佩的细节。

    谢修冉挠了挠头,纠结了一会,还是忍不住问:“大师兄,未来师嫂,他是不是其实长得很好看啊?”

    外头的人都说大师兄的未婚妻是个丑八怪,但谢修冉看季寒渊的态度,总忍不住怀疑,这个传言跟那个说师兄是废物的传言一样,是假的。

    季寒渊雕刻玉佩的手一顿,抬头看了他一眼,“一张皮囊而已,我要找好看的,往镜子跟前一站,镜子里面那个就是天底下最好看的人,何必多费心思去找别人?别人再好看,还能超过我不成?”

    不是他自我感觉良好,是他前世跟曲宁到处去闯荡,千年来见了那么多人,论相貌,也就只有“胎记”消失之后的曲宁,还有眼前的谢修冉能跟他拼一拼,就是谢修冉,也只跟能他打个平手,没超越。

    曲宁在他心里是世上最好看的人,只是曲宁开始脸上有个“胎记”,让人忽略了他有半边脸是俊美无双的,后来容貌恢复,曲宁还是故意扮丑,从没在人前露出过真实容貌,只有他的灵魂有幸窥见,所以世人就一直以为曲宁丑。

    谢修冉:“……”

    其他人:“……”

    虽然这话没毛病,但这么自夸,真的好吗?

    季寒渊支着下巴盯着两个师弟看了一会,随后用调侃的语气道:“你们说,路上我想办法把你们弄丑一点怎么样?我未婚妻他长相比较平凡,看到你们长得好看,说不得会误会什么。”

    众人神色微妙,一言难尽地看着他。

    没等他们说什么,季寒渊就又否决了,“算了,这样以后也不好解释,我开始跟他解释清楚,说你们已经私定终身就好了。”

    说完看着两个师弟,一脸期待:“你们是已经定了的吧?”

    谢修冉:“……”

    我不是我没有,大师兄麻烦你不要胡说,我还不到十三岁,虽然喜欢晏行哥哥,但还没有私定终身啊喂!

    邯双神色奇怪地看了季寒渊一眼,虽然大儿子看着像是在逗两个师弟,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他是真这么想的。

    按理说,渊儿就算已经接受了这门亲事,也不至于这样才对,他都没见过曲宁,哪来的那么深的感情?

    难道,又是仙人给了什么指点?

    季寒渊不知道母亲的想法,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玉佩,白皙的指腹轻轻磨挲上面的纹路,微微蹙眉。

    开始雕刻玉佩时,他并没有打算雕凤凰,但雕刻时却是没忍住,而且手法娴熟得仿佛已经练过千万遍。

    他总感觉,自己好像忘了很重要的事,这事还跟曲宁密切相关,但不管他怎么绞尽脑汁,就是想不起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