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黑化男配未婚夫

热门小说

正文  第27章:妖气

章节字数:3107  更新时间:20-12-05 10: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林伯见状,觉得很糟心。

    他家小少爷怎么就这么容易为男色所迷,连要不要收礼,都要看季寒渊的意思。

    还有,季寒渊不是前几天才到曲临城的,小少爷什么时候跟季寒渊见过面了?

    季寒渊久违地看到阿宁依赖的眼神,心里很是受用,笑道:“这是母亲的心意,阿宁收下吧。”

    其实曲宁现在的处境,并不该给他太多东西,但母亲给未来儿媳准备见面礼,自然是不能轻了,否则就显得不够重视,再说母亲都递给曲宁了,不接也说不过去。

    曲宁还是有点犹豫,但见季寒渊看着他,他就说不出拒绝的话,就还是接了,“谢伯母。”

    邯双见状,心里更加疑惑,但现在不是问话的地方,就笑着道:“阿宁不嫌弃就好。”

    说着将曲宁拉到自己旁边的位置坐下,问了他一些家常的问题。

    曲宁不希望邯双对他有不好的印象,尽管有些不安,但也还是一一回答了,好在邯双见他拘谨,很快就放过他,“好了,伯母就不啰嗦了,你去找渊儿说话吧。”

    她大儿子在那儿眼巴巴地看着呢,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抢他媳妇儿。

    真不知道小小年纪,怎么突然就对曲宁动了情。

    曲宁偷偷看了季寒渊一眼,正好跟对方温柔的眼神对上,顿时脸上有些发烫,连忙又低下头。

    先前季寒渊是坐在邯双和季寒禹中间,现在邯双跟曲宁说完话了,他当然要跟曲宁坐在相邻的位置上,当即跟季寒禹换了位置,等曲宁在自己旁边坐下,他低声道:“阿宁。”

    说完像是刚反应过来,小心地问:“我可以这么叫你吧?”

    曲宁点头。

    他喜欢季寒渊这么喊他,有种温柔缱绻,自己好像已经住进对方心里的感觉。

    应该是错觉,但那又如何呢?

    他就是喜欢。

    季寒渊眉眼就弯了起来,笑着问:“阿宁,时候不早了,你吃过饭了没?”

    曲宁摇头。

    他和林伯生活拮据,每天只吃早上和晚上两顿,中午是不吃饭的,饿了喝点水,熬一熬就过去了。

    季寒渊立马将自己面前没怎么动过的点心拿起一块,递到他面前,“你们曲家的点心还挺不错的,你先吃这个垫一下肚子,等见了曲家主,我再向他请示,到时候带你去客栈吃。”

    曲正辉现在只是想晾着他们一家三口,因此丫鬟送上来的东西,都是没毒的,但等吃饭的时候就难说了。

    所以,他不打算留在曲家吃饭,也不打算让曲宁以后吃曲家的饭。

    曲宁那天晚上被投喂习惯了,季寒渊把点心递过来,他下意识就接过了,心道曲家的东西再好吃,也不及你做的糕点半分,但他没说出来,低头吃点心。

    明明只要将装点心的碟子移到曲宁面前,让曲宁自己拿着吃就可以了,季寒渊偏偏要一块块递给曲宁,等曲宁吃完一块点心,就给他倒茶让他喝,等他嘴里没那么干了,又递点心。

    温柔而专注,就是下人侍奉主子,都很难这么精心细致。

    邯双和季寒禹见状对视一眼,总觉得季寒渊的行为有些不正常。

    两人满肚子的疑惑,现在又不好问,只能看着季寒渊和曲宁的互动。

    别说,看久了,还觉得挺有趣。

    季寒渊在亲近的人面前向来不怎么着调,对待曲宁也是,见曲宁乖巧,就总忍不住逗他。

    曲宁被他逗得面红耳赤,偏偏舍不得说他,只能低着头,季寒渊给他吃什么他就吃什么。

    点心是好吃的,就是有点干,但因为季寒渊都是一块点心一小杯茶地给他,每次倒茶只倒两口的量,并不会让他喝太多撑到,等曲宁把点心都吃完了,也没觉得渴。

    林伯看着两人仿佛老夫老妻一般的互动,心里很纠结。

    他活了几十年,要是没点眼色,也没法好好地在曲家活着,自然看得出季寒渊对待曲宁时非但没有厌恶利用,反而眼神纯澈,眉目含情,像是真的把曲宁当成未来妻子来宠。

    但也正因如此,林伯才更担心。

    季寒渊才见了曲宁多少次,就能表现出如此真诚自然的关心和宠爱,若是这个人都是装的……这家伙只比小少爷大半年,就有如此心机,那得有多可怕?到时候小少爷不知要有多受伤。

    林伯在看曲宁,曲宁也在偷眼看他。

    虽说这两天有季寒渊给他的点心灵果,他和林伯都没怎么饿肚子,但现在他自己坐在这儿吃,林伯却只能看着,他心里不觉有些过意不去,只是这是曲家正堂,季寒渊给他吃的,到时候家主就算不高兴,也不会打死他。

    但林伯要是吃了,那就说不准了。

    他的眼神太明显了,林伯心里既欣慰又心疼,想到日后小少爷会因为季寒渊受情伤,就更疼了。

    不行,他得找个机会,试探一下这个季寒渊,若是这人的温柔深情都是装的,他就劝少爷早点醒悟,两人现在才刚认识,小少爷即便情窦初开,感情也不会太深厚,早点识破还不会那么难过。

    林伯的想法曲宁不得而知,但他其实也不是没想过季寒渊都是装的这种可能,但他还是想感受一下被人细心关照宠爱的感觉,哪怕时日很短。

    季寒渊看似淡定,实际上心里却担忧不已。

    方才曲宁看着守门责难他那个婢女时,季寒渊分明感受到了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气息,跟前世入魔后的曲宁很像。

    入魔后的曲宁偏执又霸道,明知道季寒渊早就不在了,还为他准备了一座精美的随身宫殿,里面堆满了曲宁从各地搜来的宝物,每找到一样,就对着季寒渊的牌位问他喜不喜欢,脾气一点就着,随便一句话都可能引发他的滔天怒气。

    季寒渊明明灵魂尚存,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曲宁痛苦,连句话都说不了。

    他不能告诉曲宁他还“活着”,成了曲宁身体的一部分,更不能以灵魂状态出现在曲宁面前。

    刚那一刹那,季寒渊甚至以为曲宁也是重生回来的。

    但很快,他就又发现并不是,若曲宁也是重生回来的,眼神不会这么迷茫,还被自己突然出现的戾气给吓到了。

    而且,曲宁发怒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不像是魔气,而是妖气。

    尽管那股气息来得快去得也快,但季寒渊还是感觉到了。

    季寒渊本来就觉得自己忘了很重要的事,现在更是已经确定了。

    这一下,他就不敢再让曲宁离开自己的视线了,且不说曲宁一瞬间散发出来的妖气令他担心,就是曲宁这个莫名阴鸷偏执起来的状态,他就不敢让曲宁独处。

    万一他不在时发生了什么事,那些人把曲宁当成妖物或者魔道,群起而攻之,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保不住曲宁。

    季寒渊在思考着怎么对付曲家主,让曲家主不得不把曲宁交给他的时候,曲正辉和曲夫人已经从翠莲口中知道了正堂的情况,夫妻俩对视一眼,都是皱眉。

    “季家的三个人,看着都很喜欢曲宁?”曲夫人一身素色的锦缎长裙,一举一动都彰显着曲家夫人的尊贵气息,即便心中不悦,说出来的话也是细声细气的。

    翠莲低着头,想到季寒渊当时看曲宁的眼神,心中一阵恍惚,但很快回神,道:“是的,夫人。”

    她还想添油加醋说些什么,曲夫人就摆了摆手,“行了,你先下去吧。”

    翠莲心有不甘,却也不敢违抗,连忙恭敬退下。

    曲夫人转头问曲正辉,“当家的,你觉得这季家是真喜欢曲宁啊,还是装的?”

    曲正辉沉着脸,还没回答,她身边的嬷嬷就插话道:“当然是装的,季家估计以为讨好曲宁就能入得了家主和夫人的眼,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的货色!”

    “嬷嬷,别这么说。”曲夫人嗔了她一眼,却没有责怪,还附和道,“到底是小门小户,季家大房又是不受宠的,可见平日里就不懂得讨好人,用错方法也是正常的。”

    曲正辉冷哼一声,“管他们是真情还是假意,只要不耽误我们的大事,一切都好说,若是耽误了……哼,有他们受的!”

    他却不知,季寒渊现在已经想到让他吃瘪吃亏还不能拿他们出气的办法了。

    “那当家的,我们是继续修炼,还是……”

    曲夫人话还没说完,曲正辉就站起身,脸色阴沉道:“去正堂。”

    曲正辉夫妻到正堂时,曲宁正好吃完了点心,听季寒渊说话。

    跟季寒渊说话是件很轻松的事,他不需要开口,只要点头摇头,偶尔“嗯”一声,季寒渊就能接着说下去。

    曲宁喜欢这样,也喜欢这样的季寒渊。

    看到曲家主和曲夫人走进门,曲宁觉得他今天的好时光到头了,心里有点不舒服。

    以前他都是怕曲家主不喜欢他,怕得罪曲夫人,现在却是头一次觉得这两个人也很碍眼,想宰。

    大约是心情不错,再次浮现出这样暴戾的想法,曲宁已经能自己调节了。

    他很快恢复正常,跟季寒渊一起起身对曲正辉夫妻行礼:“家主,夫人。”

    他不受待见,从不会在明面上喊曲家主父亲,曲夫人本就不是他生母,自然就不会喊曲夫人母亲,这也正合两人的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