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起点 第十节 教训

章节字数:4667  更新时间:08-12-19 00: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紫黑色的天空繁星点点,摇曳的篝火散发着温暖的光,一行人吃完了夜宵,在湖水边用河蚌壳舀了些水喝,然后洗净——秦川说以后可以当碗用。

    “我们刚才看见好几双绿色的眼睛,很恐怖的。”淡夏秋言洗着蚌壳碗说:“宇文缺说可能是狼,我们就急匆匆地往山下跑。”

    “的确是狼,”秦川说:“但是你们人多它们就不会发起袭击。”

    “AI很高吗?”宇文缺问。

    “很高,如果是落单、受伤的人,很可能被狼群干掉,它们会绕一个圈子形成包围圈。”

    他们把河蚌壳晾在一块大石头上,回到了篝火边,爱玩的张断拿起一柄石斧,喝!哈!地挥了起来,卫郡宇文缺见状也拿了石斧开始玩。

    “兄弟们!来一局!”张断挥了几下,已不满足一个人玩。

    “别对打啊,要受伤的,”秦川继续捆着鸡笼:“不过你们可以互相学习一下对方的战斗动作,程朗、林苜蓿、段小影、还有新来的,你们都动一下,学一点持械战斗动作,以后打猎要用的,记得,按住Alt是暴击,在战斗中相当有用,就是体力消耗非常大。”

    早春的夜晚泛着凉意,而篝火边却一片热闹,几个人拿着石斧观察、学习、试练,喝喝哈哈玩得不亦乐乎,结果他们发现卫郡学得最快,一般都是两次过门,程朗最笨,其他人只要四五遍就学会的,他至少要个七八遍,秦川解释说可能是程朗的运动神经不好,所以很难学会,大家听了哈哈大笑,不过程朗的收获也很实惠,一阵辛苦之后他的持械战斗动作多了刺、挑、和横斩,但鼠标左键他就设置了一个最原始的砍,其他都放到F1什么的去,石斧嘛,砍就是了。

    “秦大哥!你就一辈子捆扎鸡笼了么?!”张断一个左移横斩,一个右移挑刀,完全忘了明天还要上学。

    “呵呵,等会还得做一个小茅屋。”

    “茅屋?”张断惊喜地停下操作:“我们是不是有房子住了?”

    “不是的,呵呵,”秦川笑:“这些材料不够盖房子,只是给木材和火架的。”

    “哦~你是怕下雨浇灭火堆。”

    “是啊,如果火灭了,我们就得吃生的了,而且天晴了还要把柴火晒干重新生火,很费事的。来,帮我拉紧藤条。”

    “好!”

    ……

    一伙强盗小心地伏在树林里,仔细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八个人练习格斗,两个人捆扎鸡笼,他们根本没有防备,”郭望笑:“兄弟们听着,我们按原定计划分配,一组全部用木棍突袭,二组只拿石块,待一组开打之后扔掉石块,抢他们的石器,记得,先抢石斧,没了石斧再抢石锤,然后二组持石器参战,一组开始抢粮食。”

    “不杀他们人吗?”头领问。

    “看情况,如果他们打仗很勇敢,我们犯不着硬拼,只要抢走粮食兵器即可,他们只有6个男人,我们19个男人拿着东西跑路他们追都不敢追,一场大战之后他们只有饿着肚子找吃的,既消耗体力,也消耗信心,说不定还会影响团结,而我们,吃饱喝足了再去找他们晦气,争取用一次次的冲杀和掠夺让他们放弃抵抗、投降我军,”郭望笑着看看头领:“这才是最重要的。”

    “哈哈!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你这郭望连粮食和人都能抢!”头领很高兴:“以后你就是我的军师了!”

    “多谢头领,战局不定,我军当谨慎行事。”郭望说:“还有,大家先站起来,慢慢走过去,等接近了再开始冲锋,记得,要打他个措手不及。”

    刘大想了想:“那这两个女孩子怎么办?得防止她们逃走。”

    “这个容易,”郭望笑:“把她们捆在树上,我们回来时再解开。”

    “两个女孩儿成得了什么事,”张三本就对郭望抢了刘大风头很不满:“我看,应该叫她们走在队伍最前面,和我们一起打,等她们和秦川结了仇,就只有乖乖留在我们身边了!”

    刘大满意地看看张三,然后问:“头领你看……”

    “恩,就用张三一计,叫她们跑在队伍最前面。”

    两个女孩子悄悄对望一眼,心里已有了主意。

    ……

    由于连续使用暴击,几个人的体力条都玩得见底了,系统的文字显示也全是疲惫、困乏,都工作了一整天了,怎么可能不累,他们放下手中的武器,一起坐在篝火前帮秦川捆扎快完工的鸡笼。

    “淡夏妹妹练得那么起劲,一定很喜欢打仗了。”段小影笑。

    “呵,我不喜欢打仗,只是听秦川大哥的,多练一下打猎技术,希望以后能打个猎物吃,”淡夏秋言说。

    “有了石斧,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打头鹿吃。”郑不顺看看身边的石斧,若有所思:“哎?秦川,一只母鸡用得着那么大的鸡笼吗?”

    “呵呵,不只是装一只母鸡,还有鸡窝和鸡蛋,而且以后小鸡孵出来,我们一时就不用再造鸡笼了,所以鸡笼栏杆要扎得密一点。宇文缺,你笑什么?”

    宇文缺笑:“呵呵,我只是很庆幸能和你们在一起,刚才在路上我还在想,这是什么游戏?难道就让我们在山里转来转去,无所适从么?现在我明白了,在这里可以和一群好朋友一起建设家园,一起努力改善生活,对我来说,这就是一个完美版的模拟人生。”

    秦川笑笑:“哎,看那边,我们要有新朋友了。”

    灰色的浮云缓缓地挡住了月亮,在明暗不定的夜色中,他们看见湖边另一头的树林里走出来好多人,手里都似乎拿着木棍石块什么的。

    大概是捡来作武器的吧,秦川笑着站起来对他们挥挥手:“你们好——我们这有吃的,过来歇歇吧——”

    来人没有回答,仍然呈扇形队伍向他们行进。

    月色晦暗,篝火摇晃,看着来人逐渐加快速度越走越近,电脑前的秦川皱起了眉,按理说,相见了打个招呼是最起码的礼貌,现在这么大一群人拿着武器沉默向前,给人一种很不祥的感觉,再看看身边的兄弟姐妹,他们似乎也开始警觉。

    晃动的火光逐渐照清了来人的脸……

    “不对!是歪鼻子他们!快拿武器!”张断一声大喝,随手拿起了身边的石斧。

    “杀——”

    刘大一行人见意图暴露,便狂喊着冲了上来,杀声震天。

    秦川拿起一把石斧,沉着地看着前冲的强盗:“大家拿石斧,站好队形,待他们冲到面前再打。”

    他们全部拿起武器,严阵以待,就墨磐和淡夏秋言两人拿着石斧木然站着,一时不明所以——怎么就开战了?这是为什么?

    “杀张断——”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刘大关二他们一见张断就血气上涌,狂奔而上,队伍中两个女孩子逐渐落在了最后,谁也没有注意她们。

    “兄弟们注意,待他们冲到面前,我们全部前冲一步,开始暴击。”

    “杀——”

    十步、五步、接敌!啪!在双方的怒吼中发出一声整齐的巨响,第一波攻击的强盗和秦川他们迎面撞在了一起,巨大的冲击力竟然把体型瘦小的林苜蓿撞得弹了出去,双方手中的木棍石斧交织成一片啪啪巨响,第二组强盗刹那上前,全部掷出手中石块,秦川一边不少人中招,队形被两波攻击瞬间冲散——毕竟他们人太少了。

    “为什么打我们?!”淡夏秋言还站着不动,惊讶地看着他们。

    “需要理由吗?!”来人捡起石锤猛砸过去。

    “淡夏!”墨磐下意识地上前一挡,立时被巨大的力量击倒在地。

    “你疯了?!”她站了起来,左臂呈一个奇怪的姿势挂了下来,大概被打断了。

    “哈哈!你这SB!”来人狂笑着,又一石锤将她击倒在地,墨磐的头部血流如注。

    “你找死!!”淡夏秋言用石斧猛砍过去,因为不熟悉格斗技术,这一击不但没砍到,还一个加速跑撞了上去,俗话说,错有错着,她一个女孩子竟然也撞得强盗一个踉跄,被努力站起的墨磐一石斧砍在头上,锋利的刃口顿时在他脸上斩了一个血口。

    “啊啊啊——”强盗像发疯似的胡砍乱锤,一下暴击打在了淡夏秋言头上,淡夏应声倒地,显示器前一片模糊,耳机里的声音也开始变得空旷遥远。

    淡夏,站起来,淡夏,否则全军覆没……

    终于,耳机里又恢复了惨烈清晰的喊杀声,她定睛一看,墨磐身边竟然围着三个强盗,而她支着断臂正在奋力搏杀。

    “杀——”淡夏秋言也大喊着冲了上去。

    “MD!想我死?老子今天就死在这里!”张断身边围着五六把木棍石锤,奋力反抗,接近的强盗无不带伤,而连续不断的暴击也纷纷落在他张断身上,显示器中逐渐模糊,当一片黑暗来临之时,他只记得自己曾经挥刀……

    卫郡忽然蹲下,一个暴击横斩砍在来人小腿上,对方被一击砍翻在地,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卫郡没有停手,跳起来一个侧移闪过另一人的石锤攻击,一记上挑暴击打在他左上臂,对手的石锤应声落地,又被卫郡一石斧砍在脑袋上,顿时眼冒金星,原地转了一个圈圈。

    “来啊,你们不是人多吗?”卫郡竟然还有时间挑衅。

    另两个强盗哇哇叫着冲了上来,卫郡左右一晃,避开攻击:“呵呵,就这点水平?没玩过格斗游戏?要哥哥教你们吗?”

    他轻轻躲开强盗的协同攻击,又一个加速跑绕到了他们背后……

    秦川程朗肩靠着肩,和宇文缺郑不顺他们呈互相支援队形,七八个强盗的持续攻击竟然奈何不了他们,段小影和林苜蓿也手拿石斧,反复支援奋力搏杀的兄弟姐妹们。

    “第一组注意,记得你们的任务。”郭望不失时机地提醒,打得正酣的强盗醒悟过来,纷纷开始抢夺粮食。

    ……

    林中的暗处,两个趁乱逃跑的女孩子正伏在地上,看着这场惨烈的战斗。

    “姐姐,我们去支援他们好不好?”一个女孩子焦急地说:“他们加上女孩子才10个人啊,打得太惨了。”

    另一个女孩子略略一想:“不行,妹妹你随我来,我们用另一个办法支援他们,快,跟着我加速跑。”

    “好,”先前那个女孩子很配合:“我们去哪里?”

    “强盗窝。”

    “强盗窝?回去不是羊入虎口么?”她有些急了。

    “相信我,快跑。”

    夜色中,两个女孩子在幽暗的树林里开始狂奔。

    ……

    关二冲向秦川他们时忽然发现地上躺着的人似乎有些熟悉,仔细一看,竟然是下午打他的黄战。

    “哈哈!你睡啦?老子砍死你!”说着狠狠一石锤砸在黄战头上,想不到黄战一下跳了起来,照他脸上就是一拳。

    关二吓了一跳:“你TMD装睡?!”他拿着石锤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会儿,只见被打破了头的黄战闭着眼睛握拳相向,就像梦游一般。

    “别打下线睡觉的人!有反抗值的!打其他醒着的!”头领在一边大喊。

    “哼,算你运气。”关二悻悻然地走开,转身看看,又哇哇叫着冲向卫郡他们。

    眼见着一组强盗开始抢他们的蔬菜母鸡,程朗不干了,他脱离队伍,冲向满地发财的强盗,强盗们一时没料到有个家伙会发疯,只得捡了母鸡大白菜什么的左冲右突,试图躲过程朗疯狂的攻击。

    郭望见状大喊:“二组掩护一组!边打边退!”

    二组强盗迅速合成队形,像人墙一般地挥舞石锤挡住秦川程朗,郭望见有一个空挡,不失时机地捡起篝火中燃烧正旺的两枝马尾松:“兄弟们,边打边退!如果他们追赶得远了,就几人一起杀他们睡觉的人,记住,杀女人比较保险!”

    这最后一句话显然是说给秦川他们听的。

    追到了湖边树林,六七个手拿石锤的强盗果真绕了一圈,再次杀向篝火边下线睡觉的人,秦川他们一组不得不回防,几个回合格斗下来,强盗又逃走了……

    ……

    两个女孩子竭尽全力地跑到了强盗窝附近。

    “妹妹你叫什么?多大?我叫冷子朔,19岁。”出主意的冷子朔气喘吁吁地问道。

    “我叫杜仲鱼,17,叫声姐姐还真对了。”杜仲鱼累得索性坐在了地上。

    “好,树林里有他们切开剩下的半头鹿,我们去拿来。”冷子朔说着就往树林里跑:“妹妹快!”

    “这是他们的鹿,我们这样做不是盗窃么?”杜仲鱼不解地问。

    “你这个笨女人,他们是强盗,我们偷强盗的东西叫做替天行道。”

    “但是……”

    “少废话,快。”冷子朔迅速找到了藏鹿所在,一把扛起一条粗大的鹿腿:“你也背一个鹿腿,其他能带的都带走。”

    杜仲鱼背起一个鹿腿,又捡了几大块肉:“姐姐,太多了我们带不动啊。”

    “谁说要带走的,鹿腿是要给张断他们的,其他全部扔到他们强盗发现不了的地方。快快,走了。”

    杜仲鱼费力地背上二十多斤鹿肉:“辛苦背了,还要扔掉?”

    “当然!背多了我们跑不了,不背走难道便宜那些强盗啊?!快!我们还要绕路!”

    两个女孩子偷了强盗的鹿肉,不顾体力消耗多少便在山间树林里狂奔,跑了没多远,忽然看见前方几双绿油油的眼睛。

    杜仲鱼大骇道:“这是什么?!”

    冷子朔也停下了脚步,仔细观察后,她想明白了:“可能是狼群,我们把散装鹿肉都扔给它们吃,我们一人背一个鹿腿继续逃!”

    “好!”

    两个女孩子扔下散装鹿肉,背着鹿腿继续狂奔。黑暗中,几只恶狼谨慎地走了出来,嗅嗅鹿肉……

    程不悔

    戊子八月十三

    08。09。12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