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起点 第二十节 竹筒

章节字数:2592  更新时间:08-12-19 00: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黑风洞里篝火烧得很旺,宽大的洞室中一片温暖的橙黄色,到处弥漫着烤肉香味,十来个强盗坐在地上,一边听侦察员讲述周边情况,一边吃饭、商量对策,不多久,洞口匆匆跑进来一个人,是最后回来的侦察员。

    “秦川他们发展很快……”侦察员累得坐在了地上:“我们可能打不了他们了……”

    “别急,先休息一会。”刘大叉给他一块热气腾腾的烤兔肉:“吃吧。”

    “好,等会吃,”侦察员喘着气,休息了好一会儿才开始啃兔肉:“秦川他们搬家了,我小心找了好长时间才发现他们去了溪边一个高地,距离有点远,地形较好,厉害的是他们做出弓箭来了,一大群人在高地上射了好多箭,像是在试射。”

    “射程和威力知道吗?”头领问道。

    “威力不知道,他们试射的箭好像是没箭头的,射程也不是很远,就到一棵大树边,五十米上下吧,但是如果他们对我们连发齐射,我们是绝对不可能冲到他们面前的。”

    “你确定?”头领有些疑虑:“那弓箭是用什么东西做的?”

    “不知道,离得比较远,看不清。还有,他们很多人在砍竹子,搭建一个个很奇怪的东西,像是很多竹尖刺朝外的障碍,如果我们去了,他们可以躲在这些障碍后面对我们射箭。”

    “哦?”头领开始拿不定主意了。这样说来。

    应该都是新发明的,我可能低估了他们的创造能力。郭望这样想着,第一次觉得茫然,明天会怎么样呢……看来这个游戏里的人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笨,但是那个号令天下的辉煌一直吸引着他,他必须想出办法来,不征服这些厉害的对手,他是不会甘心的。他定了定神:

    “他们粮食够吗?人数、士气怎么样?”

    “我没走近看过,他们地形好,高地几边都是草地,树少,又开阔,走近了肯定会被发现的,”侦察员说:“他们干活射箭的人很多,睡觉的不知道有多少,高地上有几棵大树和一些灌木,看不见睡觉的人的,士气嘛……看起来都很开心。”

    郭望沉默。

    事情的确难办了。攻击的效果是恰恰相反,秦川他们不但没有被那一次冲击打成惊弓之鸟,还提高警惕、加强了武装,士气也没见回落,日后要再打击他们就更难了,至少偷袭已经很难得手……而且黑风洞里食物已经不多了,没有煮菜的器皿,过了今天就不知道明天的粮食在哪里,今天晚上是必须有所行动的。

    做强盗也难啊……

    “郭望,你看今天的事该怎么办?”头领问道。

    “这个简单,避重就轻,”郭望说:“侦察员发现距离我们最近的张任张让他们有兔子、野鸭、和鱼,而且没有防备,我们可以在凌晨时分侦察、并突袭他们,抢走他们的肉食和工具,他们只有二三十人,而且没有石斧,只有木棍石块和渔具,成功的把握是比较大的。”

    他这样说着,其实心里也没底,只要张任他们有足够的守夜队员,想一次突袭就灭掉人家是不可能的,如果说秦川他们会对袭击做出反应,那凭什么说张任他们不会?但是不偷袭他们就只能改行了……

    头领想了想:“好,那就就近袭击,我们先休息。”

    ……

    山林间的战斗中,林攸成飞他们不由得开始感谢秦川和卫郡,因为及时告诉他们世道险恶、教了他们单人PK和团队作战的方法,几个回合下来他们仍然牢牢掌握着主动权,用相对精良的武器和密切配合的队形挡住了对方一次次的进攻,并一直守护在公鹿身边,让对方无法带走,这一场仗虽然他们人少,但是给的要比受的多,这让他们很是自豪。

    可惜世事无常,对方有几个人看看持续攻击都讨不到什么便宜,就索性绕路去追落单的淡夏秋言,争取打灭林攸他们的援军,但是追去的几个人其实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要追一开始就得追,现在再追,只要淡夏秋言的体力可以支撑到营地附近,涌出来的几十号人就够他们受了,可惜他们并不知道秦川那边是一个有三十多人、装备精良的团体,实力放在这个蛮荒之地哪是好惹的?而错误的结果就是……

    林苜蓿一看对方几个人往淡夏秋言方向跑,瞬间就明白了他们要干嘛,但是她担心的并非淡夏秋言,而是段小影和侯思恩,她们两个负责守护采集来的物资,淡夏秋言若是原路返回,那必将路过溪边的临时休息点,而敌人的追击也必然同路而行,她们两个女人如何抵挡这六七个敌人?林苜蓿来不及解释,就急追在他们后面。

    ……

    中午的营地仍然忙忙碌碌,篝火的青烟袅袅升起,队友们一边说笑,一边干活,简陋、却结实耐用的产品源源不断地被生产出来,受了伤的宇文缺则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看兄弟们忙活,看着拒鹿角一座座地搭建、并拼接整齐,身边的张断仍然昏迷不醒。

    “哈哈!在干什么呢?!”

    大家一看,竟然是司马涂,大伙儿都打了个招呼。

    “来啦,呵呵,”郑不顺笑道:“不是说上中班么?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我要值班一晚上呢!现在没什么事了,决定玩一通宵。”司马涂笑道:“有活儿吗?分给我!”

    “先吃饭再干活!哎,一个鹿腿已经吃完了,你去切另一个吧。”

    “鹿骨头呢?”司马涂问道。

    “搁在石头上。干嘛?打算啃骨头?”

    “我搞点骨头熬汤喝,加点蘑菇那就是一顿美味啊!哈哈~”

    单美美好奇道:“司马哥哥你打算拿什么东西做锅呢?”

    司马涂一时语塞,锅还没有被发明啊……

    “怎么?想喝汤?叫姐姐,就给你汤喝。”高轩笑道:“叫不叫?”

    “我叫你姐姐可以,但是叫了没汤喝怎么办?”

    “这么多人呢,我能赖嘛?呵呵,叫姐姐!”

    他犹豫了一下:“姐姐。”

    “哈哈!我来搞锅烧水,你把鹿骨头砸小一点,最好都是很小一块的。”

    司马涂满腹狐疑地看着高轩,拿了把石锤去砸鹿骨头,大家也都停止了聊天,好奇地看着她,不知道她有什么办法。

    只见高轩砍了两节粗大的竹筒,去溪边各舀了半竹筒水,然后拿一竹片挖坑,点火后找了一根树枝桠,把竹筒架在上边,一时大家恍然大悟——就是竹筒饭啊,事情说破了就这么简单。在一边的单美美佩服不已。

    “呵呵,弟弟待会儿水开了你就把鹿骨头和蘑菇放进去煮,记得竹筒烧一会儿就要转个方向。我继续干活,你忙。”高轩笑盈盈地走了。

    神了……司马涂看着竹筒锅。人多力量大啊……

    不一会儿,杜衡和子布各拿一个篮子回来了,里边是几棵洗净的草药,数量并不多。

    “找到两棵滴水珠,先回来救急,我们还发现了些伤药,可以治跌打损伤,等会去采。”杜衡说:“宇文缺,你把这个吞了,记得要吞,不要嚼。”

    “好的。”宇文缺就着水吞下了杜衡带来的滴水珠根,看看杜衡子布他们在捣烂另两个:“这是干什么?”

    “外敷药,得捣碎了。”杜衡继续捣药:“等会没有布可以盖,只能限制你的行动了,要不药敷好你就下线睡觉?”

    宇文缺无语。

    墨磐说道:“他想在线就让他在嘛。能不能用叶子做覆盖的?”她指指杜衡他们垫在篮子底下的阔叶。

    杜衡想了想:“也好,就是要勤换,不然不透气。”

    程不悔

    戊子十月初五

    2008。11。02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