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部落 第五节 醒来

章节字数:2856  更新时间:08-12-19 01: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开饭啦~开饭啦~想吃饭的去墨磐宇文缺那边拿筷子~”高轩司马涂开玩笑似的敲着竹筒。

    “呵呵,来了来了。”

    午夜的营地里燃着几坑篝火,十来个竹筒热气腾腾,香味四溢,里边煮着洗净切好的鹿肉鹿骨头、双孢菇、丝瓜、和大白菜,主食则是烤土豆,只可惜了没有锅,否则他们一定能做出更丰盛的饭菜来。

    干了一整天的活,疲惫的队员们陆续聚到了篝火边,一边吃夜宵,一边聊天,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感觉很欣慰,高地的三面都围上了拒鹿角,就剩下一面靠溪的陡坡石崖,武器装备不仅有石锤石斧,还有16把鹿弦弓和几百支箭,初步形成了密集的远程攻击力,安放箭杆的箭壶也做了几十个,其实就是砍下两节粗竹子,然后打通当中一节,放个十来支箭没问题,再捆上个挂带,就能系在腰上了,而那头新逮的大公鹿,就是他们的弓弦储备。

    因为食物充足,毛豆、香菇和葫芦都洗净晾在了石头上,环颈雉和大公鹿也没有杀,公鹿栓在了树上,环颈雉则住进了鸡笼,杜仲鱼和其他几个伙伴在附近拔了些草料,挖了些蚯蚓给它们吃,看情况饲养还是能实现的。

    那些命苦的伤员也没闲着,他们挑了一些竹子的边角料,细心削了几十双竹筷供大家使用,还照料在篝火中煅烧的箭头,让大家意外的是,那个墨磐懂一点化学知识,她把柴禾灰和鹿油一比一装进竹筒,混合加热,搅拌后就制成了肥皂,说是如果有松脂的话还可以做抗菌皂,大家想想这里马尾松多,采松脂并不是件很难的事,明后天就可以做了。

    “姑娘们,还砸什么那?来吃饭了。”吃着饭,杜衡问道。

    “好,呵呵,砸黄麻杆,做麻绳麻袋的,”林攸笑道。

    “呵呵,黄麻呀,那不是用砸的,”杜衡笑道:“要挖个大坑,灌满水,然后把麻杆放进去让它烂,烂光肉之后漂洗晒干就是黄麻纤维。你们采的太少了,要多一点。”

    “呃……是这样啊。”林攸问道:“杜衡兄是农民?”

    “不是,呵呵,我16岁就下乡插队了,在农村学的。”

    “大叔我还以为你是在职医生呢,知道那么多草药。”高轩说道。

    “以前的村子里都有赤脚医生,我是学徒,用现在的话来说是实习生,干了几年后回城进工厂的。”

    “杜大叔,那我们这样处理葛藤纤维没错吧?葛藤也是洗净砸扁再拉纤维的。”林攸开始怀疑自己做得对不对了。

    “葛藤我不知道怎么弄,下乡的村子里没人做这东西。”

    “没事,”秦川笑道:“葛藤就先让她们织布试试,反正失败了这些纤维也跑不了,黄麻怎么处理杜大叔你就教吧,挖多大的坑你指挥下就成。”

    “呵呵,好,今天累了,明天再说。”

    林攸看看几个线坨,线的确粗了些,没有古代诗词上说的那么细,看纤维也没有弄干净,不知道织出来的布会是什么样子。

    一直躺在大石头上的张断忽然一个翻身,起来了。

    张断康复了?大家一阵惊喜。

    “我靠!你还活着啊!”卫郡冲上去就打了他一拳:“再不起来我们都想把你埋了!”

    “我靠!就这么欢迎我吗!我都两天没来了啊!”

    “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吗!你这个没良心的!PK技术么那么差,我们都以为……”

    “我靠!谁说我PK技术差!那天我是边打架边用语音喊话,哪知道我爸被我喊醒了,起来拔掉了电脑插头,又狠K我一顿!不然怎么可能被打晕。”

    大家一阵哄笑。

    “原来你是爸帮着强盗打你啊?”秦川调侃。

    “我已经很命苦了你还要说我……昨天下午放学了回家老爸不在,我登陆上来一看,发现自己昏迷中,真晕啊。”

    “那你今天怎么那么晚才上?”虞美人笑着问道。

    “虞姐姐好,我爸罚我两天内不得玩电脑,所以现在才来的。”

    林苜蓿想了想:“到现在两天也不到啊。”

    “当然到了!已经过了12点!”

    众人绝倒,这理由不错。

    “来!兄弟,废话少说,哥哥带你看个新玩意儿。”卫郡说着,去武器架上拿出了一把鹿弦弓:“看!我们做的!”

    “我靠!弓箭啊!这么快就做出来了。”张断接过看看,做工虽然粗糙些,但拉拉弓弦还是紧绷有力的。

    “呵呵,爽吧,呐,这些是训练箭,没有削尖箭头的,我们玩几箭。”卫郡给他一个箭壶:“看好了,先学动作。”

    “好好。”张断挂上了箭壶,兴致很高。

    “射箭时蹲下是最稳的,站立差一点,跑动中发箭几乎没有准头可言,还有,射箭时最好用第一人称视角,这样玩起来顺手。”

    卫郡直立,对着营地尽头的一棵马尾松连发几箭,张断在一边认真地学着。

    一壶箭还没射完,张断就学会了,他兴奋地一拉弓——他要玩起来可没像卫郡那么规矩,只见他左右闪动,在奔跑中射箭,箭支虽然没有准确命中目标,但也射得个八九不离十,张易张兴邦见三哥玩得高兴,也各自拿了把弓加入,一时,张断、卫郡、张易、张兴邦四人组成看一个远程攻击小组,在运动中对准马尾松乱箭齐发,看起来还挺漂亮的。

    郑不顺看他们玩得那么开心,暗暗贼笑道:“张断!你爸来了!”

    张断一惊,回头看看,没有人:“胡说!今天周末,我爸来了又怎么样!”

    “那你怕什么?”

    大家一阵哄笑。

    “要玩都玩玩吧,吃饱了练习射箭!”秦川笑着,也拿起了一把弓。

    ……

    皎洁的月光下立着一座新坟,没有墓碑,没有标记,两个青涩的苹果,就是唯一祭品,张任跪在墓前,没有眼泪——男人不相信眼泪,只相信复仇。

    “好了,慕大哥,”他站了起来:“现在我们怎么办,做什么。”

    “那些强盗是从哪里来,往哪里走的?”

    “那边。”张任指了下西北面:“来回都是这个方向。”

    “好,这一面应该就是他们营地的大概所在,如果他们也需要睡觉的话……”

    “明白了,他们可以趁我们人少的时候偷袭我们,我们一样可以趁他们睡觉偷袭他们。”

    “对,所以我们现在应该往他们走来的方向去,先找他们的营地,然后再做打算。”

    “好!”张任一点头,他往篝火堆里扔了几根枯枝:“走吧!”

    月光下的草地透着灰白色的光,夜枭不时鸣叫着,张任慕笑天两人仔细观察,仔细倾听周遭情况,加速前进着,他们穿过树林,翻过了两个小山坡,忽然听得讲话的声音,隐约还有火把的火光。

    “隐蔽!”

    张任慕笑天两人迅速躲进了林中的灌木丛,趴在了地上。

    “哈哈,今天真是丰收啊!”

    “是啊,哈哈,这个小山羊就够我们吃好几天的了!”

    “哈哈哈哈……”

    讲话的竟然就是那帮强盗!张任的双眼不禁要喷出火来。

    不一会儿,一队强盗扛着分门别类的战利品,说说笑笑,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他们眼前,看来今晚上抢的绝不止一家。

    “他们人比你们多。”慕笑天小声说道。

    “23人。”张任轻声回答。

    慕笑天笑,这个张任够细心,这个特点以后可以帮他。

    “看,就是那个歪鼻子,拿火把的那个。”

    “明白。等他们走过了我们就跟在后面。”

    强盗们在山坡下蜿蜒前进,张任趴在灌木丛后默默地数着他们抢来的物资,十来捆柴火、几卷绳子、两个木架、几把小马扎、两只三黄鸡、两只野鸭、一只小山羊、几条草鱼、及其他各种蔬菜N捆,这的确是丰收啊!

    看着强盗们走进了对面一个小山谷,两人一跃而起,加速冲上了对方行进边的一个小山坡,在灌木丛里趴下。

    很有默契。

    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林木稀疏的草地,强盗们正在往对面的山上走去。

    这下两个人有些犯难了,如果现在就跟上去,那么强盗们只要一回头就会发现他们两个,如果现在不跟着,那么等强盗们上了山就很难找了,而且这个小平原树实在太少,这么长的一段路很难隐蔽的。

    “等拉开一点距离,然后我们上,以最近的那棵树为目标。”

    “明白!”张任一点头。

    程不悔

    戊子十月二十七

    2008。11。24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