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新希望 第五节 逃命

章节字数:4369  更新时间:09-04-26 21: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晚上六点十五,藏兵洞里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弥漫着香浓的烤肉味和烩菜味,一大帮人按时上线,用冷子朔的配方做了一顿游戏里的早餐,打算填饱了肚子再干活。

    “秦川,怎么才来啊?大家都在等你呐。”林攸笑道,递给他一块嗤嗤作响的烤羊肉。

    “呵呵,不好意思,刚才去食堂打饭了,”秦川接过:“谢谢,你们商量得怎么样了?”

    “现在刚弄清楚有多少人可以干活,情况先跟你说一下吧。”

    在林攸的简单介绍中,秦川得知大部分伤员伤势稳定,除了两个重伤员不治身亡外,其他人都活了下来,只要精心调理,过些天即可康复。

    慕笑天一组睡了一天的十来个人都陆续上线了,刚弄明白事由,因为没有受伤,全部可以干活,成为新的一组生力军,其他作战人员相对重伤员来说伤势较轻,吃饱睡足之后体力精神都增长了不少,但为了不让伤势加重,杜衡不让他们干重活,说最好只是在附近干些轻活,这样,所有体力充沛的队员差不多是50人。

    再就是工作序列,目前最需要的是草药和食物,其次是制作三头流星锤,要用于打猎,藏兵洞还需要大量竹筒,用来放置草药、制作炊具和食具,敌我双方的阵亡者也需要尽快掩埋。

    秦川听完了点点头说好,然后叫大家一起讨论工作的先后次序和方法,在讨论过程中他们发现,制作物品的第一关键是藤蔓植物,做竹筏、拒鹿角、和三头流星锤要用藤皮绳;制作箭壶、背篓、和篮子要用到藤条,慕笑天闻言说,在悬崖附近就有很多藤蔓植物,可以就近采集,再运输、加工,附近有资源他们当然不会反对,这样第一工作地点就确定了下来。

    第二是竹子,它是竹箭、竹矛、竹筏、拒鹿角、和炊具食具的原料,需要大量砍伐,一部分还要运到这里,时间和体力消耗是极大的,说到这里,河湾营地的一个队员忽然岔开话题,说可以把一节竹子从中间劈成两半当碗用,其容量比秦川他们说的蚌壳碗大很多,而且可以装汤,大家听着都觉得有道理,一问才知道,他就是河湾营地那个做小马扎的,叫许正,三十多岁,以前学过木匠,秦川他们很高兴,在这种情况下多一个木匠,其意义不言而喻。

    砍竹子不是问题,问题是要从桃花源运到藏兵洞,苏暮城说最好按照杜仲鱼的建议,直接做竹筏,搞几根竹篙,叫会水的队员撑着,从竹溪顺流而下,沿着苹果河直接运到藏兵洞,然后拆开几条,作为工业用竹搬上山再加工,这样可以省下不少体力,解开的藤皮绳还可以重复利用,这个建议一样被接受了,就是秦川说不要拆除所有的竹筏,第一可以当交通工具载人载物,第二在回程时还可以带些石灰石到临湖营地,作为工业原料储备。

    食物问题比较好解决,三头流星锤排在了第一序列生产,得到大量成品后立即组队出发至北方丘陵,找到鹿群、捕捉,估计都不难,至于蔬菜类,因为林攸秦川他们知识丰富,也不成问题。

    剩下的就是阵亡者的掩埋工作,这主要是心理上的,河湾营地、张任营地曾经并肩战斗的兄弟姐妹为整个团队而死,总不能叫他们一直挨雨淋吧,所以这个工作要优先完成,这时,一直不吭声的魏冲说道,在河湾营地和张任营地的丘陵间有一块小洼地,可以把双方阵亡者放进去,然后盖上土,这样可以节省挖掘时间,这个建议一样被接受了。

    大家商量后确定工作安排如下:

    杜衡子布带上全队轻伤员,在藏兵洞附近采集草药、照顾伤员,不回桃花源;秦川带上石斧组,在悬崖边砍伐藤蔓植物,并剥皮加工成藤条和藤皮绳,大部分藤皮绳带回桃花源营地,以制作竹筏,并储备;一半藤条留下,叫一个会编织藤器的队员教空下来的轻伤员们制作箭壶、背篓等器具;剩下的成员全部由慕笑天带队,负责搬运、掩埋阵亡者,工作完成后由林攸带队采集可食用植物,并等待秦川组一起回桃花源营地,张断卫郡张兴邦持鹿弦弓、林苜蓿持长枪保护团队安全,玄墨儿队则先回苹果河营地,把剩下的两个队员和一头鹿带到桃花源,并告知详细情况;郭望因受伤,跟随杜衡子布队干轻活;魏冲辛剧加入慕笑天队。

    在桃花源营地汇合后,立即到竹溪边寻找适当的石块,制作三头流星锤;其他如砍竹子、做竹筏等工作待人员到齐后再决定。

    讨论完毕之后,他们用灌木伪装好洞口,然后全体出发。

    ……

    跑路之后,程朗就开始后悔,刚才怎么就不先洗个生番薯吃呢,甘蔗只能提供一些糖水,一旦剧烈运动,这点热量根本撑不了多久,想用加速跑逃回营地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他身上还背了那么多东西,耗费体力不说,在剧烈奔跑下,背篓里的土豆芋艿还像长了腿似的到处乱跳,不时就飞出一个,搞得他超级郁闷,心想回去一定得加编个盖子,否则亏吃大了。

    因为黑渎他们刚才堵着西边的树林,所以他不得不绕了一圈后才往西边跑去,在不停地加速中,体力是刷刷地往下掉,这样下去可能连竹溪东岸可能连都跑不到了,这个念头不禁让他痛苦万分,要是被抓住,身上的东西肯定被抢光了。

    他咬咬牙,就近冲进了一处茂密的樟树林,而不是直接往西——既然一下子跑不掉,那就和他们兜圈子、捉迷藏,对方要找就得费时间和体力,而他则可以抽空休息,他粗略一看地形,往植被最深的地方跑去。

    黑渎和梁铁两个一人拿石块、一人拿木棒紧紧地追着,卡卡则忙着捡地上散落的食物,一边追还一边叫他们停下别打停下别打,可是谁都没有理他。

    程朗冲过植被密集处,一大群麻雀被他惊起,他忽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林间空地,没别的东西,只有大片大片的迎春花,他看了一眼体力,已经到了1/4以下,再不躲就惨了,他来不及多想,一头钻到了迎春花丛中。

    才十多秒钟,黑渎和梁铁就跑了过来,四面一看之后,竟不能确定程朗的逃跑方向,这里连绵不绝的淡黄色花丛和四面青翠的树林,叫他们如何去找呢。

    “胆小鬼!有种偷没种认啊!”黑渎又气又急地喊道:“老子要是抓了你,绝对把你砍成一块块的!”

    梁铁四处一看,认为程朗不会那么快就跑出这块空地,他想了想,对黑渎使了个眼色,然后开始大喊道:“我告诉你!我们知道你就在这里!要是现在出来,我们只拿东西!不打你!如果给我们找出来!哼哼!在砍之前我们还要把你吊起来打!”

    然后示意黑渎一起拨着花丛找。

    黑渎和梁铁一边找,一边大声预言着程朗被抓后的种种悲惨结局,程朗躲在花丛中是大气都不敢出。

    这时,卡卡抱着一捧番薯土豆什么的追了上来——都是刚才程朗一路弄丢的,气喘吁吁地喊道:“别打了……别打了……有话好好说……”

    “你这个蠢货哦……”黑渎看着气不打一处来:“这些东西不能回去的时候再捡啊?快帮忙找人!”

    “哎——”卡卡累得坐在了地上:“绕来绕去的,等会还找得到啊——”

    “快抓小偷!!笨蛋!”

    卡卡也不管黑渎说什么,自顾自地四面寻找:“哎?奇怪啊,本来他跑着,都会有吃的掉下来的,怎么这里一点都没有了呢?你确定他是从这里过的?”

    还没等黑渎回答,卡卡拨开一处灌木,就惊讶地看见程朗坐在里边,对方正像只小老鼠似的在啃生番薯。

    “我晕!”程朗站起来就跑。

    “哈哈哈哈……”黑渎看见他就开始大笑:“他出来了!杀了他!”

    这下程朗知道什么叫痛苦了,这才坐了多久,体力根本没有恢复多少,饥寒交迫之下连一个番薯没啃完就要再次跑路,那真叫一个悲惨,而且剩下的体力可以支撑多久呢,搞不好被撵着撵着就跑不动了。

    他加速跑着,回头看看身后的追兵,黑渎一行还是哇哇大叫地追着他,这样下去被抓住是迟早的事,一定得想个办法出来,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在他往后看时根本没注意到前边的路,于是一根伟大的树根绊倒了加速奔跑的他,使他整个人都飞了出去,背篓里的土豆芋艿甘蔗什么的洒了一地。

    晕死!!

    程朗一个空格站起来,来不及捡东西就转身一个Tab键切换成战斗模式,可是看到设置动作时他傻眼了,刚才出来时因为拿了把匕首,所以他删除了其他战斗动作,就用了个【刺】,可是挖出萝卜后他把匕首放在了背篓最底下(怕丢),现在手里只有半个番薯,总不至于拿这玩意儿去捅人吧?

    眼看黑渎他们已经追到了面前,程朗急中生智,扔掉番薯,把音量开到最大,大喊一声:“慢!!”

    黑渎梁铁吓了一跳:“干嘛?!”

    程朗迅速调好了动作:“给你一拳!”

    啪!一拳暴击结结实实地打在黑渎的脸上,黑渎一个踉跄后仰,程朗转身就跑。

    “我靠!”梁铁发现上当,把手里的石头用力扔了出去,可惜没砸中:“操!”

    “你小子竟敢偷袭……”黑渎晕乎乎地往脸上一摸,竟然被打出了鼻血:“NND……给我抓住他!把他碎尸万段!”

    雨中的小树林里,前面一个疲于奔命,后面两个倾情追杀,队伍的最后还有一个卡卡在四处捡着散落的甘蔗土豆,已经捡了一大捧了。

    跑着跑着,程朗冲上了一个小山坡,看见底下就是那片曾经见过的蔺草地,这证明离自己湖边已经不远,看看剩余的体力,就算撑不到竹溪,至少也能和他们在蔺草地里捉迷藏,他这样一想,加速往山坡下冲去,可是没想到命运之神再次跟程朗开玩笑,一根幼小的马尾松卡在了程朗的背篓上,把高速奔跑的他拖了个仰天一摔,乒一声,他从小山坡上滚了下去,画面一阵天旋地转,连背篓都丢了。

    程朗急了,不顾短暂的晕眩大喊道:“等一等!”

    梁铁冲上来毫不犹豫地给他一拳,啪!程朗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

    “你当老子还会上当?”梁铁说着两拳一脚,把刚爬起来的程朗又打翻在地。

    这时黑渎也跑了上来:“留给我!留给我!老子要搞死他!”

    他手里拿着的可是棍子啊……

    程朗拼命操作着,躲开梁铁连续两脚,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边躲边大声喊道:“你们已经捡了那么多吃的了,还要怎么样!”

    “搞死你!”黑渎一棍打在程朗肩膀上,痛得他呲牙咧嘴。

    梁铁几下拳脚都没打到,发起狠来加速撞了上去,程朗猝不及防,被撞倒在地。

    “哈哈哈哈……杀了他!杀了他!”黑渎冲上去就开始狂殴。

    “别打了!黑渎!梁铁!”卡卡追了上来,见状扔掉了满怀的粮食,用力拖开了他们。

    “你干嘛啊!!”黑渎生气道。

    程朗坐在地上,已是鼻青脸肿。

    “算了!东西都在了!”卡卡大声说道:“难道非得打死他啊?而且他可能真的没有撒谎,你们看看这个!”

    卡卡从地上捡起了那把竹匕首,递给他们。

    黑渎疑惑地接过,看了看:“还真是好东西。”

    “把背篓和匕首还给我!这是我兄弟送给的!”程朗大声说道。

    “你还想要背篓?”黑渎又走了过来:“我还想给你根棍子呢!”

    说着往程朗脑袋上狠狠一棍。

    乒一声,打得程朗眼冒金星,呃……他抱着头,愤怒地说道:“你们太不讲道理了!”

    “道理?”梁铁也恶狠狠地走了上来,把拳头在他面前晃晃:“看见这拳头没有?它就是道理!”

    又是一拳。

    “TMD……”

    “别打他了!”卡卡再次拖开了他们:“你们要的东西不是都拿到了啊!”

    “我知道你想把背篓和匕首还给他!告诉你!不可能的!”黑渎凶道。

    卡卡看看梁铁也站在黑渎一边,叹了口气:“好吧,那放他走,别弄死他。”

    程朗看看他们:“我出来一趟也不容易!好歹给我留点吃的!”

    “滚!再说搞死你!”黑渎骂道:“卡卡,你把东西都放到背篓里。”

    “唉。”卡卡看看程朗,把散落的食物都放进背篓:“这样吧,他吃过的半个番薯还给他吧。”

    “哼!”黑渎拿过程朗吃剩的半个番薯看了看,然后对准程朗砸过去,“啪”地一下打在他脸上:“TMD别让我再看见你!以后见一次打一次!走!”

    程不悔

    己丑四月初二

    2009。04。26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