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PK:雪蚕VS金乌

章节字数:2396  更新时间:08-12-31 14: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莫问对着练完剑就潇洒离开的身影哭笑不得。他进明日楼才两个月,一次任务都还没出过,几乎倒成了这大小姐的练剑石。每天准时来报到,打完了就走人。不过这大小姐的资质也确实让他刮目相看,乐意陪她练剑。

    寒月有了第一杀手当陪练武功更是突飞猛进,从原先的接不满百招到现在能对打上两个时辰。不过这里面当然有莫问在关键时刻的故意放水和寒月的有时的花招百出。

    就连薛凌璧都说:“丫头,你是不是对自己太严苛了,我十岁的时候都没你这功夫。”

    每每这个时候寒月就会异常认真地说:“乘年轻打下扎实的坚固基础将来才好为社会做贡献啊。我可是祖国未来的花朵~”

    每次听到寒月这么认真的表白时南宫千都会抑制不住的一阵恶寒哆嗦。而后他就会异常虔诚的祈祷:让寒月快点长大去给社会做贡献吧,别再造福家里了。他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她折腾。

    时值深秋,济南的气温已降至十度以下,寒月比剑过后脱去芽黄色的缎袄只穿着件夹衣立在院中。红润的脸上满是喜悦:“莫问我赢了!你这次出任务要带我一起去。”

    “莫问适才没有答应大小姐的要求。”

    “胡说,你明明就默认了。”今天莫问接到了他加入明日楼以来的第一个任务,寒月听说目的地是福建,一来一回路程至少要两个月乐得嘴都歪了。她上辈子做沐菲凡的时候就是个不安分的主,要让她十年待在同一个地方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现如今在这济南,她为了要打好基础可是安安分分的过了十个春秋,十个春秋啊。这次眼看着是个出远门的好机会她怎么可能放过。

    “那是大小姐根本没给莫问开口的机会。”她一说完话就开打,他哪有机会开口拒绝啊。

    “我不管,大丈夫言而有信。你沉默就是默认了。莫问~你就带我去吧~我保证不会给你添麻烦的~你就带月月出去见识见识嘛~我保证,在你杀人的时候离得远远的,绝对不干扰你。”

    撒泼,耍赖,肉麻攻势……这丫头,真是——让人头疼。

    “楼主不会同意的。”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这么说只要哥哥同意了你就肯带我去了?你等着,我这就去找哥哥,明天我们一起出发。”

    仍旧是不等莫问回答,寒月一下就跃出了莫问的院子向楼主阁飞去。

    “我哥哥在吗?”

    “大小姐,楼主出去了,刚走。”

    “出去了?有没有说去哪?”

    “属下不知。”

    看守的护卫给寒月指了条路让她追去。寒月一路用轻功追到了集市,正好看见萧朔日捧着堆衣料进了万家客栈。

    过冬的衣服都早已做好了,哥哥还买那么多衣料做什么?加上那鲜明的颜色,怎么看都是给女儿穿的啊。寒月可不会那么自作多情的认为他哥哥是给她买的这些布料。如此说来……嘿嘿,有JQ!

    寒月笑得一脸猥琐,贼兮兮地跟进了客栈。看着萧朔日上楼进了右边的地字一号房,寒月乘着客栈里没人注意到她也跟身上了二楼偎在地字一号房外——听墙根。

    “这些门里都有……”果然是女人的声音。

    “这是我的心意。昨天的那些胭脂水粉试过了没,哪一种好?我下次全帮你买那一种。”是哥哥的声音。

    “呵呵……你对女孩子都这样?给她们买胭脂水粉绫罗绸缎甚至床铺被褥?”哈哈,居然有人是这么追女孩子的。寒月捂着嘴在下面笑到抽筋。

    “客官,您要找的人就在楼上,我带您上去。”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

    “好,好。二楼右手边地字一号房就是。”楼下传来了掌柜的和一个年轻男子的交谈声。寒月赶忙起身从另一边出口离开,下楼时瞥了一眼往楼上来的人,只看到了一个背,但只需这一眼寒月就确定这男子远不如他的声音年轻。因为这人有着一头灰白的长发,只怕要有五十来岁了。

    寒月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去打搅他们,准备在楼下等她哥哥出来。

    刚下楼就看到一人头束紫金冠,身着一袭大红色镶金边秋装,腰上缠着的是三年未见的金乌鞭跨入客栈。那人一进入客栈就随手逮到一小二:“请问……”

    “斯陀含哥哥。”寒月看到他绝对是意外的惊喜。

    斯陀含闻声回过头来打量,一个十岁的女娃娃,娇小的脸袋隐约看得出她长大后的俏丽,粉粉的脸色薄薄的唇……怎么看这女孩都有点眼熟。

    “斯陀含哥哥,好久不见呀。你三年前说要带我去你门里,现在还算数吗?”要是哥哥实在不同意她去福建,去婆罗门玩个两天也不错啊。此刻的寒月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的出现对于斯陀含来说可不是什么惊喜,惊怒倒是有可能。

    三年前……小女孩……

    斯陀含猛地抬头眼睛灼灼的盯着萧寒月。就是这个女孩,三年前他翻遍了整个山东都没有找到她,此刻她倒自己出现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寒月看见斯陀含的眼神突然变得肃杀不由得一愣,再看斯陀含二话不说抽出金乌鞭就向她袭来。寒月仓惶躲过,嘴里还不忘叫道:“当初是你自己要求的,我不过随了你的意,就算你事后后悔了也不能翻脸不认人啊。”

    斯陀含气急,追上寒月又是一鞭:“我几时要求你了!你竟然敢对我,对我……我今天就杀了你。”

    寒月钻身于客栈左闪右躲,斯陀含的鞭子紧随其后却总是打不到她。所幸是上午,还没到用饭时间,客栈里没什么客人,掌柜和伙计此刻都已躲身到柜台底下了。寒月掀起的一张桌子被金乌鞭击得粉碎,眼看就要被逼至死路,寒月不再闪躲抽出雪蚕鞭接下了斯陀含攻势凌厉的一个横鞭。只听见金属摩擦碰撞的声音,雪蚕和金乌缠在了一起。

    金乌鞭身紧密光滑,本是像蛇一样能在打斗时能击伤对手却不被对手抓住。可偏偏遇上雪蚕,雪蚕鞭身具是反刺“刺啦”一声两条鞭子就缠在了一起。斯陀含使力一拽“锵”地两条鞭子上擦出火花来,这样的对决无疑对兵器的损害极大。两人有所顾忌微一松力让两条鞭子分将开来,再相斗时也不再用鞭子互相格挡,而是相互错开抽鞭攻击对方。这样一来斯陀含开始搏命的气势也变为了普通的打斗,气势弱了那么几分招式也就不那么狠辣致命了。

    寒月对习武本就刻苦,再加上这几个月来跟莫问的提炼,一时斯陀含竟有些颓势。眼看一鞭直击斯陀含下盘,而斯陀含已无处闪身,若是用鞭子格挡这两条鞭子势必又会缠在一起两败俱伤。

    “住手。”伴随着一声悦耳的男声一只茶壶唰地飞向二人中间,格开了寒月的攻势。

    “呼,好险。”险险逃过一劫的斯陀含只是微微松了一口气,却听到对面萧寒月夸张的拍胸、叹气、擦汗直呼好险。这……可恶的臭丫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