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神偷司徒空

章节字数:2739  更新时间:09-03-23 12: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岳阳赌坊

    “呸!晦气!又输了!”一个穿着青麻布衣的男人在赌台前愤愤地搓着手,刚才他输掉了身上最后一两银子。

    一个衣着同样粗俗却比青麻衣人端整的黄衣男子从另一桌下来,拍了一下青麻衣男子的肩道:“阿安最近手气不好啊。”

    被唤作阿安的青麻衣男子一个侧身把搭在他肩上的手打掉:“去!别来添老子晦气!”

    黄衣男子被拍手也不生气,接着道:“刘三的事你听说了没?”

    “丫丫里个呸,你不提他我还不气。那短命鬼死之前还欠我十两银子呢,现在我跟鬼要去!真他娘的晦气!”

    同桌开赌的人听到两人的谈话问道:“你们说刘三几天前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间死了呢?”

    “哼!就他那混蛋样,今天不死明天也废!”青麻衣的阿安实在是后悔自己不该赊他那十两银子,十两,十两呐!

    黄衣男子:“好了好了,刘三他现在人都死了,你那十两银子全当是给他的送葬费了。”

    青麻衣:“就他那送葬费还要十两,啊呸!个不得好死的!”

    赌桌上刚才插话的男人突然开口:“我说这两天怎么没见着陆家老二来?他该不会输得没脸来了吧。”

    “没脸?陆延要是知道什么叫脸就好喽。你没听说么,陆家堡传家的宝刀被偷了,陆延这会子该是在陆家堡里忙活呢。”赌桌上另一个男人接口,他今天赢了不少,心情不错。

    “陆家的宝刀被偷了?谁那么大胆敢偷陆家堡的东西?”何况还是家传宝刀。陆家堡在岳阳当属地方一霸,即便在江湖上不算出色,但是有人敢在他们的地盘撒野,这人也忒胆大了。强龙不压地头蛇啊,更何况是犯上他人的地头。

    “还能有谁,神偷司徒空呗。”

    “司徒空?他偷陆家堡的刀干什么?”一人问道。

    “你不知道了吧,这司徒空啊就是个怪人,据说一身轻功绝顶啊,可惜偏偏要去做个偷。做偷就做偷了吧,哪个贼不是偷偷摸摸偷东西的,可他偏不,偷人东西前喜欢给人告知书,你们说哪有要偷人家东西还预先告诉人家的。”

    一人听了刚才那人的说话接道:“如此说来,这司徒空到真是个怪人。可是你还是没解释说他为什么要去偷陆家的宝刀啊。”

    刚才说话的男人被这人问得讪讪:“我这就是说啊,那司徒空就是个怪人,怪人做事我们常人哪能知道为什么啊。”

    大家听了那人的话嘿嘿哈哈哄堂笑了一会,复又埋头开赌。

    寒月化了妆躲在人群里听着,眼看这些人结束了话题又准备重新进入战局,她正打算离开,一个身着上等丝质白衣的少年摇着扇子进了赌坊。

    少年手摇扇子笑吟吟的在赌坊门口站了会,啪地把扇子一合,开口问道:“你们这里谁跟我赌一局?”

    众人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少年看去不到二十岁,一袭白衣衬得他姣好的面容越发白皙,张扬的眉眼顾盼生辉。

    这时赌坊的老板走出来笑道:“不知这位公子想要怎么个赌法?”

    白衣少年打量了眼前的赌坊老板一眼,开口道:“容易,赌大小。你们这里所有人都可以来跟我赌,赢了一人十两,输了只需回答我一个问题即可。”说着白衣少年从身上取下厚厚的钱袋拿在手里惦了惦,白花花的十两银子就怎么一个个落在了赌桌上。

    赌坊老板看着少年只是微笑,倒是后面有人等不及了,推开赌坊老板掳起手臂道:“我来跟你赌。”正是刚才那个青麻衣男子。

    白衣少年对他做了个请的姿势,青麻衣男子立刻立到赌桌前,对着自己的手掌呸呸吐了两口唾沫,搓了搓手开始摇色子。白衣少年也拿起自己跟前的色子只是拿起来摇了一下就合在了桌上。两人摇定白衣少年率先打开了自己跟前的色子,两个三一个一。青麻衣男子看着白衣少年得意得打开了自己面前的色子,一个四两个三。十两,一句话没有,白衣少年就将身边的十两银子扔给了青麻衣男子。

    “下一个……”

    一番轮转下来白衣少年的银子已经输的一两不剩了,可他的问题却一个也没机会提。

    几个性子直爽又被送了银子的耐不住了,说道:“小兄弟,我看你也是爽快人,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哥几个赢了你的银子也不在乎回答一两个问题。”

    “是啊,这赌坊里大家都知道的事也不是什么秘密,你想打听什么?”

    白衣少年沉默半晌:“陆家堡怎么走?”

    众人愣了,随即一个不知什么人笑道:“咳小兄弟,我说你这人也太逗了,这问题随便拉个路人都能会答你,你非得来这里输银子。陆家堡就在岳阳城西尽头最大的那间宅子便是。这里马车过去也不过两刻钟时间。”

    少年听了默默记下:“第二个问题,你们哪个是陆延?”

    赌坊老板双眼一眯,即而笑着答道:“陆延这些天没来过赌坊。陆家堡的传家宝刀被偷了,我看短期内他是没功夫来了。”

    “最后一个问题,刘三的尸体?”

    “已经给埋了。还是欧阳家的大公子欧阳清和韩榕韩神医给埋的。”

    白衣少年灿烂一笑:“如此,多谢诸位了。”随即一把撑开他的扇子,摇着离开了。

    众人看着少年离开,又哄得一声重回到了赌场上进行新一轮的战斗。“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啊~”“开大,大,大!”“小,小!”……

    赌坊老板向周围使了个眼色,立马就有四个人跟着那少年出了门。

    寒月躲在暗处把一切看得清楚,随即也不动声色的悄悄从赌坊侧门跟出,远远随在那群人的身后。夜色下少年白色的身影显得格外的突兀。

    四个人尾随白衣少年一路向西出了城,来到了西边的一片树林。寒月看着这片茂密的树林,钩钩嘴角,飞身找了棵枝叶茂盛的高树栖下,屏气敛息观察下面的动静。

    果然看见白衣少年停住了脚步道:“不知诸位一路跟着在下有何贵干?”

    四个人相互对望了一会,其中一个大胡子开口道:“公子想是误会了,在下兄弟四人只是恰巧路过这里。”

    “哦?”白衣少年转过身来看着他们,月色下扇着扇子笑着的他突然变得痞痞的。“我还以为是我魅力无边,半夜引狼了呢?居然不是。”说完还抛了个媚眼过去。

    四个人一怔,僵了半晌。正不知如何回应时白衣少年又开口了:“有道是明人不说暗话,几位从岳阳赌坊出来就一直跟着我,目的用心可说是昭然若揭啊。”

    听了少年的话有两人抽出了兵器准备拔刀相向。

    “怎么?打算杀人灭口?连我是敌是友还没分清楚,诸位是不是太草率了些?更何况,你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话音未落少年手中的纸扇飞出,击在了两人的手背上,又飞回少年的手里,适才两人拔出一半的刀又重新回进刀鞘。

    “少侠慢动手!”先前跟白衣少年说话的大胡子一步向前,把刚才两个拔刀惹怒少年的兄弟挡在身后,“想必少侠询问陆家堡找陆延也是为了追债吧?”

    白衣少年摇着扇子嘴角噙笑:“何以见得?”

    大胡子道:“那陆延是个什么东西哥几个都知道,少侠来我们赌坊问那三个问题定是为了陆延欠了少侠银两,想来那刘三的事少侠也只是随口问问。只是那陆延还欠我们老板三万两银子,少侠若是方便还需留他性命安全。否则哥几个就是拼了性命即便留不下少侠,也要去帮陆家堡通风报信的。”

    白衣少年侧耳听着,复又看了那大胡子一眼,道:“多谢阁下提醒,只是我这人生来好管闲事,有些事情拦是拦不住的。”

    一阵沉默。大胡子的声音沉了几分:“少侠须知,好管闲事的人不长命。”

    “哈哈哈哈……”白衣少年:“多谢你的劝告,后会有期。”声音落下,以不见少年踪影。如此轻功,天下间不做第二人想——神偷司徒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